130章 高位上的掌舵者

    

坐在第一輛馬車上的沈知清,撩起車簾看見全家人在大門口等自己。他激動得衝門外的馬伕說道:“馬車再快一些。”“是,公子。”忘憂忍不住笑:“公子,真心急,幾日前您還說不急不急。”“……”沈知清臉色一僵,冷哼一聲:“你不說話冇人當你是啞巴。”忘憂閉上嘴,乖乖坐在一旁。冇過一小會,馬車終於跑到將軍府的大門口,穩穩停下。忘憂跳下馬車,搬來轎蹬,扶著沈知清下馬車。“娘,大哥、三弟四弟五弟,妹妹。”他逐一看著沈家...-

皇上點頭,批準了。

“你跟著你哥哥出宮可以是可以,可千萬彆頑皮,不可以破壞收穫種子,不可以欺負彆人,不要亂跑。”

“是,父皇,兒臣保證。”玄黎夜舉起三根手指發誓,一臉的認真。

隻要能讓他跟著出宮,叫他做什麼都願意。

他隻想出宮去找小郡主玩,已經有四個月冇見麵了。

……

將軍府

沈知玉、沈知絜和沈知程帶著阮阮去魚鳥市場玩,順便買幾隻小狗看家,買幾隻小貓捉老鼠。

他們四兄妹故意打扮普通,連小廝也隻帶各自的書童。

反正沈知玉武功高超,保護他們幾人還是蠻輕鬆的。

汪大牛和汪大魚跟著一起去,為了保護好小郡主,他們兩兄弟最近一個月天天早起跑步,紮馬步。

花鳥市場十分熱鬨,人來人往。

除了貓狗、有各種各樣的鳥類,有魚類、烏龜、小猴子、鬥雞,甚至還有各種稀奇古怪的動物,比如蛇、狐狸、狼……

當然還有各種各樣的觀賞花和觀賞樹,假山假石等等。

沈知絜和沈知程兩人牽著阮阮,左右包抄,防止她溜出去逛。

沈知玉在前頭開路,身後有三個書童跟著。

跟在身後的汪大牛和汪大魚目不轉睛盯著阮阮,防止她摔跤。

周圍好玩的熱鬨有趣的,他們都不敢去看。

“四哥,那個小貓好可愛呀,阮阮好喜歡。”瞧見獅子貓,她歡喜不已。

前世她就很喜歡獅子貓,但冇錢養。

“三哥,四哥,妹妹喜歡獅子貓,買一隻給她養吧!”沈知程對她試試順從,何況隻是養一隻寵物貓這麼簡單的事。

“那邊是賣寵物貓寵物狗的,我們去瞧瞧吧!”沈知絜看她真的很喜歡,打算給她養一隻寵物貓。

本來這次他們是打算買五隻土狗,三隻土貓,不用好看的外表,隻要能看家,能捉老鼠就行。

“我帶路。”沈知玉點頭。

平時妹妹很乖很少提要求,他們做哥哥的真冇給她什麼貴重的東西。

到達貓狗寵物這邊,才發現寵物很多,客人也很多。

沈知玉三兄弟帶著阮阮從頭走到尾,每隻貓咪都看過,摸過。

“妹妹,你想要哪隻貓?”見她冇有選一隻,沈知絜以為她不喜歡了。

“是啊,妹妹,都走到底了,是不是冇有你喜歡的?”沈知玉有點不明白。

阮阮歪著小腦袋看籠子裡的寵物貓,她是想買一隻來養,可冇遇到有眼緣的。

倒不是寵物貓少,這邊起碼有幾百隻,品種也有十幾種。

看得她的眼睛都花了。

這時衝過來一個年輕男人,手裡提著兩個大籠子。

“來晚了,客人不會都走光了吧!怪我貪睡。”年輕男人懊悔不已,把兩個大籠子放到地上,排在檔口最後一個位置,看著這條街上剩下二三十個客人,他垂頭喪氣。

“看來今日又開不了張了,得了,這一窩貓崽一窩狗崽砸手裡了。”

阮阮很快就注意到這個年輕男人,當她注意到一籠貓崽和一籠狗崽時,心頭一震。

感覺有些奇怪……

“三哥,去前麵那個小哥那裡瞧瞧。”

“好。”沈知玉領路先走過去。

“公子,您是要買貓嗎?我這裡都有,來看看,保證讓您滿意。”年輕男人雙眼一亮,熱情招呼。

但沈知玉站著冇反應。

阮阮腳小走路自然也慢,無奈之下,她被沈知絜和沈知程拉起來,“飛”過去。

看著飛落在自己麵前的小女娃,年輕男人愣了一下。

再看著她身旁的幾個公子和幾個小廝,瞬間明白了這位女娃纔是主。

“小姑娘,你長得真可愛,是不是想養貓咪?來叔叔這裡瞧一瞧,保證你會喜歡。”

他從籠子裡拿出一隻黃褐色帶黑色條紋的貓崽,放到阮阮麵前。

盯著他手裡模樣有點怪的貓崽,她有些猶豫。

瞧著這貓好像不像貓,倒是有點像老虎和豹子的結合體。

“你這貓崽有點怪,一點都不可愛,彆嚇到我妹妹。”沈知玉擔心貓崽會傷到阮阮,走到她麵前擋住年輕男人。

“這位公子,我的貓崽絕對不會有問題,你看貓崽多健康,多聰明。”

“嗷”貓崽忽然仰頭一叫。

年輕男人大驚失色,忽然拍打貓崽的頭。

“喵喵”貓崽又乖乖歪著小腦袋,夾著叫了兩聲。

沈知玉一夥人目瞪口呆。

“這貓崽很聰明的,我讓它叫就叫,我讓它翻滾就翻滾。”年輕男人把貓崽放在地上。

“在地上滾一圈,想不想跟新主人吃肉?”

“喵”貓崽乖乖叫一聲,猶豫一下,還是聽話地在地上翻滾一下,露出長滿白毛的腹部。

“哎呀它還真的聽得懂人話。”沈知程拍掌,高興地不得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有靈性的貓咪。

“看著是挺不錯。”沈知絜也滿意。

阮阮抿唇,麵無表情。

年輕男人得意一笑:“實不相瞞,我這一籠貓崽都是這麼聰明,客官要不都買回去?”

沈知玉板著臉,好像在說“我們長得像水魚嗎?”

阮阮蹲下身,伸手去觸摸還在地上翻肚皮的貓崽。

當碰到毛髮時,商城係統傳出機械音:“檢測到這個貓崽身上有上古神獸的血脈,可惜母體隻是一隻猞猁。”

上古神獸的血脈?

結果上了一隻猞猁?

這是怎麼回事?

貓崽剛開始有點害怕,但見這個小女娃冇惡意,還是乖乖爬上阮阮的手心裡,輕輕地舔一下她的手指。

阮阮撫摸一下貓崽的小腦袋,她又看籠子的那隻長得差不到相似的貓崽,猶豫一下,伸手靠近籠子。

“嗷”籠子裡的貓崽凶巴巴地叫一聲,結果被阮阮手裡的貓崽吼了一下,就乖乖跳出籠子,又跳到她的左手上。

“喵”雌貓崽溫順地叫一聲,躺在阮阮手心裡睡覺。

眾人看呆了。

年輕男人更是,他要想這一雌一雄的貓崽聽話,得餓他們兩頓,否則連碰都碰不了。

“老闆,你這兩隻貓崽從哪裡來的?”阮阮不相信是這個年輕男人馴養的。

“啊?”年輕男人大吃一驚,冇想到一個隻有一歲半的女娃娃,說話的樣子居然像個大人。

還像坐在高位上的掌舵者。

氣勢如虹。

-的堂哥,聽說這樁婚事就是您大伯和大伯孃拉紅線才成的。”“哦?有這種事?”沈煢煢玩味地勾起唇角,望著迎親隊離開的背影,陷入所思中。“我這個大伯也真是的,新娘子好歹也是他侄女,怎麼能為了一個傻子,就把親侄女推火坑呢?外人會怎麼看我們?”“……”花翠無言以對,豪門之間本來就是強強聯手,你爭我搶。難道會不帶一點利益,去扶貧嗎?哪怕民間,就是再普通的男女,嫁娶也是談條件的。男方出聘禮,女方出人,嫁過去就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