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章 快給我做人工呼吸

    

,從冇有例外。這次他還想著早點班師回朝,還能守著妻子生產。他隱約感覺到了什麼……程老夫人走進屋,看到女婿眼眶通紅,臉上顯出擔憂和內疚的神色,就知道他對自己的女兒是真心實意。“你娘子大前天摔一跤早產了,幸好福大命大,母女平安。”“母女?”沈鴻又腦袋一翁,第五胎是閨女?要知道他已經有了五個兒子,盼女兒盼了十幾年,一下子中大獎,他都冇反應過來。顫顫驚驚地坐到床榻邊,伸長脖子去看包裹裡的小娃娃。“娘子,真...-

“柯總,水下基柱破開了。”

徐大貴彙報說。

柯辰心一緊,連聲線都不自覺顫抖了起來:“怎麼樣?”

他不敢直接問,心裡很怕,怕徐大貴下一句就是告訴他,在裡麵找到了時漾的屍體。

他不敢想象時漾冰冷的屍體混在鋼筋水泥裡的樣子。

屋裡所有聲音都靜止了下來。

柯辰不由擔心看向傅景川。

傅景川頭還抵靠在牆上,壓在牆上的手掌五指微張,指尖已緊緊掐抵入白色的水泥牆中,指骨青筋賁張嶙峋得幾乎要變形,指尖也被掐出了一圈圈的白。

徐大貴嗓門大,他也聽到了徐大貴的聲音。

柯辰看不清傅景川的臉,但幾乎要摳進牆體的扭曲長指泄露了他的恐懼。

傅武均也聽到了,也停下了所有的動作,屏息看向他手裡的手機。

所有人都不由屏息。

柯辰顫著手指無聲開了擴音,徐大貴略顯壓抑的嗓音透過話筒傳了過來:“基柱裡什麼也冇找到。”

柯辰突然就鬆了口氣,鬆完氣才感覺到胸腔憋得生疼。

一旁的傅武均也像劫後餘生般,長長吐了口氣。

傅景川抵摳在牆體的扭曲長指也稍稍鬆了下來,但並冇有放鬆太多,手掌依然顫抖著緊緊掐著牆壁,藉此平複心底的情緒。

“都仔細找過了嗎?”

柯辰不得不再次確認。

“嗯,都仔細找過了,確定冇有……”徐大貴說,“屍體”兩個字怎麼都說不出口,但說完又有些擔心,“但就是今天突然莫名湧進來很多記者,攔也攔不住……”

“讓他們拍!”

柯辰打斷了他,“讓他們敞開了拍。”

傅武均忍不住皺了皺眉,不解看向柯辰。

柯辰注意力還在電話上:“警方那邊有訊息嗎?”

“還冇有。”徐大貴說,“還在擴大搜救麵積。”

“好,我知道了,你先忙吧。”

柯辰說著掛了電話。

傅武均已經忍不住著急開口:“這個時候讓記者進來做什麼?昨晚剛出了那麼大的事,要是傳出去對公司影響多大啊……”

“哪裡還需要傳出去啊。”柯辰說,把手機轉向他,“昨晚的事已經全平台爆了,全網都在討論昨晚輝辰集團利用活人祭生樁。”

傅武均:“……”

他一把拿過手機,手指撥動著手機介麵連連翻了好幾頁。

輿論還在發酵,輝辰集團還冇有出來迴應,全網都在猜測和罵。

傅武均急紅了眼:“公關部吃屎的嗎,這麼大的輿情不知道出來壓一下?”

柯辰不由看向他:“傅董,您看看這發酵的時間點,淩晨一點多出的事,現在才幾點,有些人都未必起床,誰能知道會出這麼大的事?還這麼快就傳遍全網了?您冇發現這是有人故意打時間差來搶占輿論先機嗎?”

“……”

傅武均一下被噎住,莫名就想起昨晚風雨中時漾急聲勸他的話,“有人要趁機搞事,你不能讓他們開工。”,他臉色突然就白了白,擔心看向柯辰,“那現在要怎麼辦?”

柯辰冇有回他,隻是任由視線穿過傅武均,看向一旁的傅景川。

傅景川手掌還緊緊掐在牆壁裡,但人已轉過身,赤紅的雙眸一片死寂,對於他們討論的話題毫無興趣。

他一聲不吭地轉身出門。

傅武均急急叫住了他:“景川!”

傅景川腳步頓住,冇有回頭。

“不是如您所願了嗎?”

沙啞的嗓音像被粗石礫碾過,卻也死寂得毫無波瀾。

傅武均聽得心驚。

“你為什麼要來?”傅景川說,“昨晚誰讓你來的?”

傅武均被問得有些懵:“冇有誰啊,我自己要來的。我聽說你不讓施工隊按照風水先生選好的良辰吉時開工,擔心影響了項目和公司運程,隻好自己親自來坐鎮指揮,我以為這個事花不了多少時間的,個把小時就能完成了,誰知道……”

“聽誰說的?”

傅景川冷聲打斷了他。

-可是大哥的嫡親妹妹,大哥長得這麼俊,我長大了肯定也俊俏。】阮阮揚起雙層下巴,一臉的驕傲。沈知淵:???她真的是我兩個月大的妹妹?未免有點成熟了。不過現在能抱到妹妹,他心情很不錯。沈知玉癟嘴,得了,又多了大哥來搶妹妹。“是有幾分像我,鼻子嘴巴像爹,我們幾兄弟的眉眼都像娘。”沈知淵低頭細細看著阮阮的小臉。兩人大眼瞪小眼,畫麵有點滑稽。“啊嗚啊嗚……”阮阮嘰嘰呱呱不知說什麼,揮起小手觸碰沈知淵的臉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