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魚琥珀 作品

第11章 第十一章

    

十五那日我去靈昭寺,碰著他要強搶民女,搶的還是章家的三少夫人,忒無法無天。”晏行陵輕輕撫著玉扳指,不動聲色道:“嗯?他當真敢強搶人?”和慧:“怎的不敢,劉立臨囂張的緊,我碰見時,他陰狠著神色正叫他的侍從要強行將人拖走。”“是張狂了些。”晏行陵頷首,在母後旁邊坐下,微微沉冷的聲音不急不緩道,“敢強搶有夫之婦,到是不怕豐康伯發怒。”和慧知道弟弟是以為莫姝的丈夫還在呢,便接著他的話道:“莫姝到也不算有夫...-“母後,您冇見著劉立臨的囂張樣,若非我那日恰去靈昭寺,莫姝就被他給搶去了。”和慧公主說著上回的事,對劉家十分不喜。

太後果然皺眉,當初看走眼將女兒錯嫁了劉家人,她就一直後悔,這會兒聽和慧說劉家人還在寺廟腳下行那強搶之事,哼道:“劉家越發冇規矩了。”

和慧點頭:“可不是,這麼些年也冇個長進。”

得虧她當初果斷,冇聽劉夫人的哄,堅持要和離,否則不定這些年要被氣成什麼樣。

“嗯?皇姐說誰冇長進?”晏行陵走進來。

和慧聽到他的聲音,笑著先行了個禮,道:“怎冇人來通傳?我說劉家人呢,劉立臨,陛下可還記得?二十五那日我去靈昭寺,碰著他要強搶民女,搶的還是章家的三少夫人,忒無法無天。”

晏行陵輕輕撫著玉扳指,不動聲色道:“嗯?他當真敢強搶人?”

和慧:“怎的不敢,劉立臨囂張的緊,我碰見時,他陰狠著神色正叫他的侍從要強行將人拖走。”

“是張狂了些。”晏行陵頷首,在母後旁邊坐下,微微沉冷的聲音不急不緩道,“敢強搶有夫之婦,到是不怕豐康伯發怒。”

和慧知道弟弟是以為莫姝的丈夫還在呢,便接著他的話道:“莫姝到也不算有夫之婦,陛下您可還記著章家二月的那場喪事?死的就是章家二房的幼子,在章家嫡孫這輩行三,新婚當天就去了,莫姝也就成了寡婦。”

晏行陵似笑非笑,隨意道:“是有些忘了。”

太後笑橫他:“你日理萬機,事忙。”

晏行陵笑說:“兒臣來陪您吃飯,您還埋怨兒臣,看來以後還能再忙些。”

太後笑瞪他:“走走走,就知來氣我,你回勤政殿吃去,哀家有和慧陪著。”

晏行陵笑一笑:“兒臣說笑呢,這月二十四是您的千秋節,六月的頭一日,兒臣自當來陪陪您。”

太後被哄得笑容滿麵,等晚膳擺上來,這麼大一張桌子,卻隻三人吃飯,頓覺有些空,朝和慧道:“怎不將哀家的外孫帶進來?有好幾日冇見著榔於了。”

“他今兒去爹那了,下回,下回女兒一定將他帶進宮來,榔於也想母後呢。”和慧道。

太後點頭,又看向晏行陵:“去年弱冠,你說纔是登基第二年,當以朝事為眾,選妃娶後之事不急,如今登基兩年都過去了,你也二十一了,尋常人家都已有兒女,哀家何時才能抱上孫子?”

晏行陵眉眼動一動,裡麵內藏著暗光,緩緩道:“又有人在母後耳邊說道了?”

太後說出來,就知道是瞞不過她這兒子的,“是,他們都知往你跟前說不動,便讓家裡女眷往我這邊遞了話,說千秋節那日,你瞧一瞧,可有看得入眼的,召進後宮來,也不必立時給封號,先在後宮住著也成。”

晏行陵銀箸夾著一片熏鵝脯,往母後前麵的小碟遞,不甚在意:“兒臣才二十一,父皇遇見母後時,已是三十二了,兒臣覺著,不急。”

太後:“你父皇不一樣。”

晏行陵微挑了眉尾,“如何不一樣?兒臣還記得幼時您說過,不叫兒臣太早通人事,傷身子。”

太後噎住,有些後悔當初與先帝說這話,那時是不想後宮先太後往兒子房裡塞亂七八糟的人,她才與先帝這般說的。

“罷罷,隨你,你二十五歲之前,哀家要見著孫兒。”

晏行陵輕笑,並不將這話十分放在心裡,父皇和他說過,有些事,不必委屈自己。

於這兒女之事上,他覺得,就斷斷不能委屈自個兒。

飯罷,他再次回到勤政殿,直至戌時末,才放一放筆墨,召來李懷德:“回寢殿。”

將要歇寢時,晏行陵手上拿著一卷兵書,這些兵書他早已倒背如流,隻是粗粗看一眼,腦海中便會浮現其中道道字句。

不過這會兒,他看了一會兒卻是將書空置在一邊,心中有些煩悶。

定是因母後今兒提起後宮之事,晏行陵眉心微微擰著,扯一扯明黃裡衣,覺得寢殿悶窒,不禁有些不悅,“李懷德,誰減的冰?”

李懷德連忙進來,跪在地上道:“陛下,許是哪個手腳不利落的乾差了事,奴才這就去將人找出來,再著人添些冰來。”

晏行陵:“再有下次,直接將人打出去。”

李懷德應聲,小心翼翼出去,趕緊叫人添了冰來。

添完冰又覺納罕,明明冰量未減啊,今天還比昨天涼了些,陛下怎還覺得更熱了呢?

太監添過冰,晏行陵覺著寢殿裡舒服了些,但他這會兒還冇甚睡意,便執筆寫起字來。

寫字最能靜心。

一刻鐘後,晏行陵停下筆,腦海中想起皇姐傍晚時說的。

輕嗤一聲,罷,與他又有何乾。

不過章家那新寡到是頗招人惦記,就上回微服出去那日,便不知聽那些人說了幾遍她的相貌。

好像,現在是傳成禍水了?

晏行陵又想起那夜的旖夢,隻那一回,卻是想起就令他煩躁。

眉目一沉,晏行陵看什麼都不順眼起來,將寫的這幅字一掀,沉聲道:“將東西收拾乾淨。”

李懷德躬身應下:“是,陛下。”

仔細將字收好,這是陛下的墨寶,可不能馬虎待了。

夜深,寢殿裡靜下來,李懷德到外麵守著,眼皮越來越沉,他閉目睡起來,他睡得正香,突聽寢殿傳來聲音,立即一個激靈,撐著身子起身,恭敬道:“陛下。”

晏行陵睡了一個淺覺,夜半醒過來,嗓子有些乾啞,道:“水。”

喝過一杯茶水,晏行陵再次躺下,這會兒卻冇什麼睡意了,無奈的揉一揉額角,有些頭疼,這回的夢當真是無緣無故,他竟然夢見有人夢裡哭哭啼啼和他告狀。

“手腕,掐疼了。”

輕輕軟軟的一道聲音,好像和上回的旖夢有些像,卻又有些不同,更為稚嫩些。

待他要去分辨是何人,卻是一下子就驚醒了。

(https://www.biqukan8.cc/18568_18568852/20916327.html)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kan8.cc。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kan8.cc-氣成什麼樣。“嗯?皇姐說誰冇長進?”晏行陵走進來。和慧聽到他的聲音,笑著先行了個禮,道:“怎冇人來通傳?我說劉家人呢,劉立臨,陛下可還記得?二十五那日我去靈昭寺,碰著他要強搶民女,搶的還是章家的三少夫人,忒無法無天。”晏行陵輕輕撫著玉扳指,不動聲色道:“嗯?他當真敢強搶人?”和慧:“怎的不敢,劉立臨囂張的緊,我碰見時,他陰狠著神色正叫他的侍從要強行將人拖走。”“是張狂了些。”晏行陵頷首,在母後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