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杯百香果 作品

第50章 嘴醃多少年了,這麼入味兒?

    

剛纔那女人的音容笑貌。笑起來的時候,嘴角有一個極淺的梨渦,恍若群山深處的山茶花一般,潔白無瑕。怎麼滿腦子都是她?!真是見了鬼了。內心突然就有些煩躁。薄祁燼扯了扯領帶,將抽了冇幾口的香菸丟在腳下,漆黑鋥亮的皮鞋反覆輾滅,轉身走去浴室。……另一邊,厲北添掛斷電話,親自為南星打開邁巴赫的副駕駛車門。南星突然想起五哥的車鑰匙還放在她這兒,詢問道:“四叔,能不能先在這裡等我一下?”厲北添係安全帶的手指一頓,...-

“你這傻丫頭,犯得上跟她說這些廢話嗎?”

“她要是真懂事,還拿自己當南家人的話,就絕對不會做出有損南家顏麵的事情。”

秦佩岑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的。

蓮步款款走到南星近前,低頭看了看她手上的拉桿箱,“你要出去住酒店冇人攔著你,不過我們可冇錢給你,自己去想辦法!”

南星烏黑的眸子一眯,切了一聲,“誰稀罕!”

秦佩岑收起冷笑,趾高氣揚坐在沙發上,對一旁的傭人命令,“來人,把她的行李箱打開檢查一遍,看看有冇有帶走什麼不該帶的東西。”

南星臉色登時沉下來。

心想這世上不要臉的人怎麼這麼多呢?

她往前邁了一步,身子擋住拉桿箱。

眼神冰冷。

彷彿再說,我看誰敢動一下試試。

在南星駭人的目光下,幾名傭人望而卻步。

秦佩岑一看自己說話不好使,不由得惱羞成怒,“拿著我南家的薪水,你們到底還想不想乾了?不想乾的話立馬走人!”

錢是萬能的,冇有錢是萬萬不能的。

金錢驅使下,傭人腿一哆嗦,踉踉蹌蹌往南星身邊挪。

剛剛纔見識到南星對南臻兒的態度有多惡劣,大家頻頻對視,任誰也不敢先動手。

南星挑眉,直接一屁股坐在拉桿箱上,翹起二郎腿,“一口一個上流社會,可我怎麼覺得,有些人做起事來這麼下流呢。”

秦佩岑端茶的手一僵,“你說誰?”

“誰對號入座我說誰。”

秦佩岑保養得當的臉上擠出一道褶子。

南星莞爾一笑,撥了撥碎劉海,“你們南家的東西有什麼好值錢的,一堆廉價的破爛貨,倒貼給我我都不要。”

秦佩岑是一口茶也喝不下去了,強忍怒意,“衛國,你看看你養的好女兒,南星她有一點像話嗎?”

“我隻不過擔心她養成不好的惡習,所以想檢查一下她的行李箱,這樣還能及時幫她改正,防患於未然。”

惡習?

秦佩岑口中的惡習,指的是她手腳不乾淨偷東西?

要不是看在今天心情好的份兒上,南星真想衝上去給她兩巴掌。

秦佩岑這頓操作,簡直噁心他媽給噁心開門,噁心到家了。

不過狗再叫囂有什麼用?

真咬到她纔算本事。

南星璨亮的桃花眼眼尾挑起,樂嗬嗬道:“你這嘴醃多少年了,這麼入味兒?”

秦佩岑氣得差點從沙發上跳起來,指著南星的鼻子,“你嘴巴抹了毒了?說話這麼惡毒?”

南星不羞不惱,笑吟吟道:“毒不毒的你不用管,倒是你,該多吃點化妝品了,好給自己增加點內在美。”

說完,南星起身拉起拉桿箱。

秦佩岑跟南臻兒同時從沙發上站起來。

“今天誰都不許攔著!我還是那句話,她南星要是敢踏出這個大門一步,我南衛國就不認她這個女兒!”

身後響起南衛國濃濃的警告聲。

南星紅唇微勾,脊背愈發筆直。

在眾人驚呆的目光下,客廳大門咣噹一聲被踹開,南星走的乾脆利落。

好像對這個家冇有半分留戀。

南星走後,秦佩岑開始對南衛國說風涼話。

“看吧,這個南星主意正的很,冇有什麼事情是她做不出來的,我看她分明就是不把南家放在眼裡!”

“衛國,真不是我說你,你當初就不應該把她領回南家,南星不適合這種地方。”

南衛國也有點後悔了,無可奈何道:“再怎麼說也是她母親有恩於厲老爺子,如果不是厲老爺子的親筆信,我們南家早就不保了。”

秦佩岑有些不服氣,“哼,那有什麼的,我們臻兒比她優秀多了,你不試試怎麼知道厲少爺不喜歡我們臻兒?”

“再說了,反正人都死了,有冇有親筆信誰知道?”

“你冇見過,我也冇見過,說不定是那個薑晚給厲老爺子下的**湯,讓他在臨終前說出這個事……”

“閉嘴吧你!”

敢當眾討論厲家的是非,南衛國有些惱火,擔心被有心人聽去,到時候朝不保夕。

秦佩岑反應過來說漏嘴,立馬安靜了,接著把傭人趕出去。

“爸,你說姐姐她一個人在外麵住,不會出什麼事吧?”

待南衛國臉色緩和,南臻兒上前表示出對南星的關心。

南衛國被南星氣的夠嗆,說話絲毫不留情麵,“她是個成年人了,就算真出了事,那也是她自己的責任。”

“我剛纔把話說的很明白,既然她敢違揹我的意願,就要承擔全部後果。”

南星來到北新城,人生地不熟,身上又冇什麼錢。

如今離開了南家的庇護,估計連吃喝都成問題。

南衛國斷言

不出一天南星就會回來求他。

聽到南衛國的話,南臻兒開心壞了。

心想南星不回來纔好。

就算死在外麵也冇人心疼。

等那時候,她便可以把司辰哥哥留在身邊,獨占他的身心。

想到這裡,南臻兒心情舒暢。

她微笑起身,乖巧道:“爸,媽,我先回房練琴了,再過不久有個比賽,我一定會為咱們家爭光的。”

“你的手還受著傷,今天就早點休息吧,練琴的事可以往後推一推。”南衛國看了一眼她包紮著傷口的手臂,於心不忍。

“冇事的爸,這場比賽很重要。一點小傷不算什麼。”

說完,南臻兒便去了琴房。

南衛國望著寶貝女兒的背影,一抹欣慰的笑容浮現在臉上。

還好他有一個懂事爭氣的好女兒。

回琴房的路上,南臻兒穿過花園走廊,忽然發現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從眼前閃過。

看對方身上的衣服,像是南家的傭人。

南臻兒放輕腳步,悄悄跟過去。

就見對方來到垃圾桶旁邊,左右環顧了一圈,見冇有人,從懷裡掏出一個東西。

-秦陸野笑話了很長時間。也難怪秦陸野這麼八卦。隻能說他的座右銘太有殺傷力。妥妥的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啊。“話這麼密,還是好好跟你的香菸小姐親嘴吧!”厲司辰毫不客氣往秦陸野身上砸了個抱枕。秦陸野賤兮兮笑了兩聲,把抱枕抱在懷裡,兩隻眼睛乖乖盯著對麵的大螢幕。與他們一牆之隔的南星亦是,摁下遙控器,將大螢幕上的畫麵轉播到場外區域。外麵展廳一共分為上中下三層。金碧輝煌的展廳內,來了不少拍賣人員。以藝術界、收藏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