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杯百香果 作品

第48章 大腸非要跟大腦擠一塊?

    

奶奶隻留下了最乖的一隻,也就是老八。南星看著滿臉黑線的靳堯,“工作固然重要,可也不能忘記多陪陪家人,靳公子可以多向老八學習學習。”靳堯:“……老八又不用上班。”南星:??見兩個小年輕交談甚歡,靳奶奶眯眼偷笑,怎麼看倆人都是郎才女貌的存在。她從枕頭底下翻出大孫子新給買的華為mate60prO手機,手指靈活的點開微信,接著是掃一掃,“好丫頭,加奶奶個聯絡方式,等奶奶出院了請你吃飯。”“奶奶您客氣了。”...-

回到南家,南星一邊走一邊給厲北添發訊息。

說過幾天有東西要送給他。

厲北添打了兩個問號,此時正在去魅色的路上。

就在前不久,也就是厲北添去接南星的時候,薄祁燼給厲北添發訊息,約他去魅色喝酒。

當時厲北添隻丟下三個字:忙,冇空。

之後便再也冇看手機。

這會把南星送回家,厲北添打開手機,上麵發來薄祁燼一連串的轟炸。

【好你個小添添,把我一個人丟在酒吧,又去泡妞了是吧?】

【是不是上次一敵四那個?我說老厲,你口味彆太重行不行?我不是說給你介紹漂亮妹子嘛?快來快來。】

【我親愛的好兄弟,你馬上來魅色找我,立馬給你安排妹子!】

【我薄祁燼保證,隻要你敢起立,妹子必定夾道相迎!】

最後一句,薄祁燼冇正行地開了句黃腔,後麵跟了一堆色色表情包。

這邊,南星聽見手機響,第一感覺是厲北添發過來的。

正準備劃開螢幕,聽到有人叫她。

原來是南臻兒回來了。

“姐姐,有個不好的訊息告訴你,你那個閣樓漏雨,裝修師傅正在修繕,看來今天晚上你得住酒店了……”

“滾!”

看她一眼都覺得噁心。

南星耳根聒噪,抬手掏了掏耳朵。

“好你個臭不要臉的南星,我還想好心幫幫你,你不識好歹是吧?”

南臻兒跟在南星身後,氣勢洶洶吆喝道:“要不是看在你和司辰哥哥關係的份兒上,四叔纔不會幫你!今天就算你又走了一次狗屎運!”

“哼,南星,你就等著瞧吧,等哪一天你本性徹底暴露,我看還有誰幫你!”

南星冇搭理她,步伐輕快上樓。

回到閣樓一看,屋子裡被翻得亂七八糟。

包括她那些唯一不多的東西,也被丟到了門外。

“誰讓你們動我東西的?”

南星骨節泛白,定定瞧著地上狼藉的一幕,以及正在她房間翻箱倒櫃的幾名傭人。

“姐姐你彆生氣,她們在清理屋裡的垃圾,得全部收走纔不妨礙裝修呀。”

南臻兒杵在樓梯口,幸災樂禍看著她,“對了姐姐,你身上還有錢嗎?等下要是冇錢住酒店,我可以借你點。”

聞言,南星冷冷看了她一眼。

南臻兒被南星冷徹襲人的目光嚇到,嘴角笑容僵住,忙不迭縮了縮脖子。

走到房間,南星用最快的速度把全部家當收拾好。

卻發現有個東西不見了。

是上次林未央送她的那瓶香水。

她記得最後一次用完,直接放在了梳妝檯最左邊的抽屜裡。

怎麼會突然不見了?

南星黑眸轉動,路過一名叫小芳的傭人身邊時,忽然聞到淡淡的香水味。

味道和林未央送她的那瓶十分相似。

“你,”南星一把抓住小芳的手。

小芳一激靈,被嚇了一跳。

“怎麼了……南星小姐,您說。”小芳目光不敢與南星直視,語氣吞吞吐吐。

南星淩厲的眉眼漸漸淡去,一抹笑意漾在嘴角,問所有人,“冇什麼事,就是丟了一瓶香水,請問你們看見了嗎?”

“冇,冇看見。”

包括小芳在內,幾名傭人齊刷刷搖頭否認。

南星攤了攤手,“那好吧,反正也不重要。

“隻是……這瓶香水是我從拚多多上買來的明星同款,9塊9包郵到家,”

“唉,就是擔心被不知情的人撿去了,萬一用起來過敏可怎麼辦……”

聞言,小芳下意識抓了抓手背跟脖子,好像身上長了什麼臟東西。

“冇什麼,就當破敗免災了吧。”

南星看在眼裡,默不作聲地把打包好的行李裝進拉桿箱。

“姐姐,用不用我借點錢給你?你現在還冇實習,身上應該冇幾百塊吧,要知道咱們北新的酒店可不便宜呢。”

“如果你實在不想去酒店住,跟我一個屋也行,姐姐你彆嫌棄我就好。”

南臻兒追出來,開始當著傭人的麵兒給自己發好人卡。

“臻兒小姐,你人可真好,不知道南星小姐去不去你那裡,要是去的話,這幾天下雨比較冷,我再去抱一床被子。”

“臻兒小姐人美心善,真羨慕你們姐妹之間的情誼。”

一名女傭笑著問南星,“南星小姐,你今天是出去住酒店還是跟臻兒小姐一個房間睡?”

“不用麻煩了,”

南星越過傭人,下樓時,故意撞了南臻兒肩膀一下,“嘴閒就去舔馬桶,在這兒叭叭什麼六十四!!”

南星力度驚人,南臻兒驚呼一聲,雙手死死抓住欄杆,差點從樓梯上滾下去。

這一幕被在場的傭人全部看到了

在心裡替南臻兒感到不值。

冇想到臻兒小姐對南星這麼好,卻換來這樣不公平的對待。

也難怪經常聽到夫人在背地裡說南星壞話。

看來是有一定依據的。

唉,看來這位南大小姐在鄉下生活慣了,小時候冇有被爹媽好好教育,思想品德果真差到極點。

傭人們一個個低著頭,站在那裡竊竊私語。

正交流的工夫,碰上南星迴來拿落下的東西。

冷不丁目光對上,幾名碎嘴子的傭人頓時閉上嘴。

“姐姐,你確定要走嗎?真的不在家裡住了?”南臻兒試圖拉住南星的手,愛姐心切。

南星倏地笑了,“你的大腸好像不願意在下麵住,非要跟腦子一塊擠。”

“啊,姐姐你怎麼這麼說我?我……剛纔是在關心你呀,”

南臻兒假裝後知後覺南星話裡的意思,委屈地抿了抿櫻桃小口。

南星拿上那本落下的小冊子,黑色封皮,表麵有些泛黃,看上去有些年頭了,“說你,我說你都是看得起你。”

令南星冇想到的是,下一秒,南臻兒居然哭了。

哭的梨花帶雨,好像自己纔是受委屈的那個。

南星正想再諷刺她一頓,就見南臻兒抬手擦了擦淚水衝身後喊道:“爸,你怎麼來了?”

哦,怪不得剛纔哭的那麼凶。

原來是有人來了,故意裝樣子給對方看的。

有時候南星就想,要是她也有這種表演天賦就好了。

A方一哭,B方必輸。

冇錯,這個世道就是這樣,有些人明明是過錯方,卻輕而易舉能夠用眼淚博取大家的同情。

“臻兒,你怎麼哭了?是誰欺負你了,告訴爸爸,爸爸去教訓她!”

-濕發挽成低馬尾,正認真打著洗潔精,細小的水流從她潔白細膩的手背上滑落,素麵朝天,有一種溫婉居家的氣質。“哦,”厲司辰剛要進行下一句,突然又聽到一些不合時宜的動靜,詫異道:“四叔,什麼聲音?你那裡養貓了?”厲北添回頭看了一眼不小心磕在壁櫥上的女人,後者癟了癟嘴角,向他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一隻小野貓。”厲北添嗓音淡淡,透著幾分愉悅。“原來是隻小野貓啊。”厲司辰信了他的話,步入正題,“四叔,明天回老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