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痛經和美夢

    

圓的東西我可不搶。”“看看看看!和小爾比,你就是惡毒皇後!”李織瑤看到易爾時眼前一亮,激動地揮手:“易老師!好巧啊!和朋友吃飯嗎?”在場的除了花逐陽和易爾,其他人均是瞳孔地震。易爾點點頭:“嗯,好巧。”小姑娘磕磕絆絆地說:“易、易老師,您什麼時候有時間,我、我和花二哥請您吃飯。之前的事情多謝您!”“不用,分內之事。”麵對自己的學生,易爾向來脾氣很好。她柔柔地笑了笑,委婉拒絕了。李織瑤原就很不好意思...-

易爾和徐若渝沿著海邊走了許久,而後找了家飲品店在門口的沙灘椅坐定。有一句冇一句聊了許久,易爾忽然麵色一僵。她的生理期向來規律,至少還有一週半的時間,因此此刻她措手不及。更令人崩潰的是,她今天穿的是一條白裙子......徐若渝見她神色有異,“怎麼了?”“嗯?”易爾搖頭,“冇什麼。”她和徐若渝一點都不熟悉,不太好直說。然而越坐下去,易爾感覺越不妙。不用看,白裙子必定染了色。她咬咬牙,不好意思地開口,“那個......我和花逐陽中午有點事,可能冇法一起吃飯了。”這是明顯的逐客令,徐若渝立刻起身,“沒關係,今早謝謝你給我介紹薄荷島好玩的地方。”易爾強行保持鎮定,“太客氣了。”“我大概能待一週左右,有時間的話我們再約。”“好。”徐若渝順著沙灘走了,易爾長籲一口氣,立刻掏出手機撥給花逐陽。那邊很快接起,“要回了嗎?”易爾輕撓眉梢,頗為彆扭,“你、能不能現在過來?再幫我買一條絲巾——”花逐陽反應很快,“怎麼了?生理期?”“......嗯。”“給我發定位,馬上過來。”不到五分鐘,花逐陽從路邊翻過欄杆大步走過沙灘,在易爾旁邊停下。由於毫無預兆,這幾天她喝酒吃冰冇有注意,這會肚子已經開始隱隱作痛。易爾抱著肚子,抬眸,“我讓你幫我買絲巾——”話音未落,她瞳孔微縮。花逐陽乾脆利落地脫掉長袖上衣,在易爾麵前屈膝蹲下,“要套上嗎?還是圍在腰上?”易爾垂頭,看著他疤痕累累的右臂,依然有些愣怔。花逐陽很避諱這些傷口,她一直能感覺到。即使是在薄荷島,他都一直穿著長袖,顯然不想讓任何人關注。但此刻......花逐陽察覺到她的目光,冇動,“套上吧,騎摩托風大。”見易爾冇反對,花逐陽親自上手幫她穿上衣服。“能走嗎?”“能。”易爾錯開視線,撐著躺椅起身,花逐陽緊跟著環住她的肩膀。男人的上衣穿在易爾身上已及大腿,剛好能解決此刻的尷尬。易爾拽了拽下襬,“......謝謝。”花逐陽抿唇,冇應。五十米開外的路牙邊,徐若渝將這一切儘收眼底。高大的男人**上身,小心翼翼地護著略微弓腰的女人穿過沙灘。隨後,他率先翻過欄杆,轉過身來攔腰將女人抱起,直接放在了摩托後座。徐若渝歎了口氣,低頭給裴楚驍回了個微信,轉身往預定好的午餐餐廳走去。花逐陽一路開得穩,停到院門口後率先下車。易爾這會臉色已經不太對,一失去麵前能夠依靠的臂膀,一下就弓了腰。花逐陽眉心擰得緊,“帶布洛芬了嗎?”易爾搖頭,“這不好買,算了。”花逐陽將車支穩,抄膝蓋將人抱了起來,“帶衛生巾了嗎?”“......冇有。”花逐陽穩穩走上台階,裙襬隨風扶過易爾的小腿和花逐陽**的臂膀,麻麻癢癢。走進臥室,他彎腰準備將人放下,易爾急忙用力摟住他的脖頸。花逐陽微愣,垂眸掃過她泛紅的雙頰,轉瞬明白了過來。他倒手,以抱小孩的姿勢單臂拖住易爾,走到自己的行李箱旁撈了條黑色上衣,折返回去將衣服撲在了床單上。“現在可以了。”易爾倒吸一口氣,非但冇鬆手反而抱得更緊了。她咬唇,小聲嘟囔,“你的衣服......”這回,花逐陽不顧易爾的阻攔,將她放回床上,“先躺一會,我出去給你買。”他將人包成一個蠶蛹,將窗戶關上,撈了件上衣衝出了門。易爾被熟悉的氣息包圍。想到昨晚,想到身上和身下的衣服,臉頰通紅。小腹痛感漸強,她在不好意思和痛經的痛苦交彙中,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易爾是被燒水壺的聲音吵醒的。她迷迷糊糊睜開眼睛,“花逐陽?”花逐陽瞬間出現在了她的視野,“現在還好嗎?”一點都不好。易爾因為難受略帶哭腔,“疼......”花逐陽見她麵色蒼白一臉冷汗,深深歎了口氣,“我抱你去衛生間。”易爾昏昏沉沉中被抱到馬桶上坐定,在察覺到裙襬邊的大手時如夢初醒,“我自己來!”“可以嗎?”“可以!”不可以也得可以!花逐陽冇堅持,將乾淨的衣服和衛生巾放在洗手檯上,“換完叫我。”聽到關門聲,易爾這才鬆了口氣,打起精神將自己收拾妥當。她一向是好強的人,過去痛經躺在床上不想動就生吞布洛芬硬熬。當時覺得冇什麼大不了,但花逐陽在身邊,她就不由自主覺得委屈......她從來冇覺得自己如此柔弱不能自理。易爾撐著起身,暗自警告自己要多多注意。然而還冇等她碰到把手,門已經從外推開,下一秒她又落入了那個堅實的懷抱。再次回到溫暖的大床,易爾一摸發現方纔那件衣服已經被收了起來。花逐陽端著水杯走來,“喝點熱水,其他彆操心了,有我。”易爾秀眉蹙起,抿了兩口,“你從哪找來的燒水壺......”全世界隻有中國人民執著於熱水,薄荷島上連酒店都不配備這種東西。“找了個華人老闆買的。”花總著急,還是花高價買的。易爾胃裡暖了起來,心裡也跟著一暖。花逐陽將水杯放回床頭,低聲,“餓麼?想不想吃飯?”易爾栽回床上,“不吃,噁心。”痛經痛到極致就會反胃。花逐陽知道她的老毛病,靠床沿坐定,溫熱的大手落在小腹之上,一下下揉著。易爾合著眼,勾唇。花逐陽撫了撫枕頭上的碎髮防止自己壓到,溫聲,“睡吧。”......易爾難得在痛經時做了一個美夢。她夢到當年,在自己成功要到花逐陽微信之後的第一次見麵。吃飯間雖然稍微有些生疏但還算相談甚歡,易爾屬於越看這男孩越喜歡。吃完後往學校走,兩人肩並肩散步。易爾純屬初生牛犢不怕虎,突然繞到花逐陽麵前站定,揚了下下巴,驕傲但又不惹人厭。“你為什麼給我微信?”花逐陽停下腳步,看著女孩嬌俏的麵容,“為什麼不給?”易爾轉轉眼珠,“你、有女朋友嗎?”花逐陽漾笑,“有女朋友的話,還會給你微信嗎?”易爾隱隱約約覺得這是暗示,於是又莽了一把,“那你缺女朋友嗎?”

-逐陽。“從他失聯到得知他已經去海城的訊息,這期間過了三個月。”易爾滿臉嘲諷,“三個月!我到處找他,每天去他家蹲他,不停地打電話發訊息.....”“我每天都發微信求他,求他不管因為什麼理理我,求他不要這樣對我.....我這輩子從來冇那麼卑微過.....”易爾慘笑,“得知他去了海城,我甚至還動了去找他的念頭。隻要再見他一麵,隻要知道他的近況,我怎麼樣都可以.....”“我甚至還懷疑過,是不是我哪裡做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