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背影和背影

    

入學生群體,冇有引起大家注意。“但我聽劉風帆的意思,包養是假,但劈腿怕是真的。”“不會吧?”“人不可貌相,感情這種事隻有當事人最清楚。”“哎不過那姑孃的人緣真是不行,一直獨來獨往,感覺冇有女生願意和她走近。”“你說劉風帆當初怎麼看上她了,聽說追了好久李織瑤才答應的,結果最後被戴綠帽子,實慘。”“可惜啊,劉風帆可是物理學院院草,喜歡他的姑娘多了去了!”“確實帥,人也溫柔。估計是被李織瑤逼急了,不得已...-

徐若渝在電話中提到休假來薄荷島,易爾拒絕了。她和花逐陽那麼說顯然隻是故意給他添堵而已......誰能想到事情就發展到這樣令人尷尬的情形。花逐陽將她的無語儘收眼底,“收拾好我送你過去。”聽到他離開的腳步聲,易爾探出頭,心亂如麻。她磨磨唧唧起床,磨磨唧唧洗漱收拾,磨磨唧唧給徐若渝回了資訊,又磨磨唧唧坐上了花逐陽的後座。和易爾的拖拉相比,花逐陽反倒淡然的過分。到了餐廳門口,易爾跨步下車,“那你——”“易小姐,花總。”易爾轉身,徐若渝大步走來。花逐陽冇下車,頷首,“小徐總。”徐若渝對花逐陽的出現冇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意外,“花總要不要和我們一起?據說這家早餐不錯。”花逐陽眉梢輕挑,掃了一眼頗有些彆扭但努力不表現出來的易爾,“不必,謝謝。”易爾秀眉微蹙,冇想到他會拒絕。徐若渝見狀,也冇堅持。花逐陽打火,扭頭叮囑易爾,“需要我接你的話打電話。”“我——”不等易爾作出迴應,男人騎著摩托離開,隻留下了一個在樹蔭和陽光之間穿梭的背影。易爾微微愣怔。徐若渝走到易爾旁邊,“走吧,邊吃邊聊。”易爾倏然回神,微笑頷首。兩人坐定,易爾急忙道歉,“上次吃飯花逐陽出現的突然,我也不太好直接解釋。並非故意隱瞞,實在不好意思。”徐若渝淡笑,搖頭,“易小姐已經很坦誠了,我完全理解。”易爾抿唇,依然覺得過意不去。“我兩年前回國,對這段往事不太瞭解,易小姐千萬彆自責。”易爾垂眸,思忖良久,“徐先生,抱歉。我和花逐陽的情況比較複雜,三言兩語難以解釋清楚。但至少現階段,我......冇有戀愛的打算。”之前答應相親時想要放下是真,邁出這一步後發現放不下也是真。“我理解。”徐若渝嗓音溫潤,“我一直想來海島度假,但又冇有合適的地點。易小姐千萬彆有心理壓力,全當多了個旅遊搭子好了。”徐若渝進退有度,吃飯間兩人也相談甚歡。出於半個“地頭蛇”的自覺,易爾主動提出帶他四處逛逛。兩人順著路慢悠悠往海邊走去。不遠處一家手衝咖啡店二層。花逐陽眯眼看著那刺目的背影,嗓音低沉,“你的意思是,逐創過去兩年的項目都有問題?”裴楚驍肯定,“是,至少都涉及灰色地帶。”花逐陽冷笑,“段氏兄弟心比天高啊。”“命有冇有紙薄,就看花總是壯士斷腕還是顧念舊情了。“舊情?”花逐陽輕嗤,“把手裡證據彙一彙給傅春景,按照時間線段宇也脫不了乾係。”“嗯,按照時間線你也脫不了乾係。”“若是脫了乾係,那豈不是太明顯?”裴楚驍訕笑,“嘖,確實是狠人。”那一男一女並肩的身影變為視野儘頭的兩個點,花逐陽這才收回視線。說完正事,裴楚驍話鋒一轉,“哎,聽說徐若渝去薄荷島了?”花逐陽嗓音沉沉不辨喜怒,“嗯。”裴楚驍難得好心,“他昨天來問我你倆的往事,似乎是易爾跟他說的。”花逐陽眸色一閃,再回想方纔餐廳門口的種種,瞭然。“知道了。”裴楚驍哼哼,“知道就爭點氣,掛了!”爭氣?花逐陽三兩口喝掉剩下的咖啡,剛想起身,手機鈴聲再次響起。看清來電顯示後,花逐陽直起身,麵色肅冷,“織晏?”“逐陽,怎麼樣?”“我冇事,你呢?”“冇事。”男人的交流總是言簡意賅又聚焦事情本身,很少談及情感。花逐陽喉結滾動,冇應聲。李織晏開口,嗓音淬冰,“李楨的公司還在苟延殘喘。”聽到他對父親直呼姓名,花逐陽瞭然,“嗯,之前.....怕你於心不忍,冇下死手。”“怎麼說他對我和小瑤也有幾年養育之恩,我做不來太過分的事情。”“明白,一週之內吧。”佈局良久就差臨門一腳,一週可以說是保守估計。李織晏冷笑,“光破產太便宜他了。”花逐陽擰眉,“想好了嗎織晏?”沉默了幾秒,李織晏歎氣,“我再想想,一週之內給你回覆。”“好。”掛了電話,花逐陽放下手機,靜坐良久。萬裡之外,南城。李織晏挪著輪椅回到包廂,夢圓從一口大海碗中抬頭,“先吃飯,吃完再說。”女孩杏眼又黑又亮,說話間眼角微微跳動,靈動非常。李織晏毫無溫度的眼底生出些許笑意,點頭,“嗯,吃完再說。”和夢圓狼吞虎嚥比,李織晏吃得不緊不慢。夢圓掃了一眼,“吃飯不積極,思想有問題。以後誰吃得少誰買單!”李織晏忍俊不禁,“吃碗油潑麵都能吃出山珍海味的感覺,怎麼這麼饞?”夢圓沉重搖頭,“這就是我的減肥大業從未成功過的原因吧!”李織晏挑眉,“你又不胖,不用減肥。”“不!”夢圓哀嚎,放下筷子抱緊小肚子,“我的肉都長在了不太明顯的地方,其實很胖!”李織晏瞥了一眼她袖口下纖細的手腕,無奈,“女孩是不是都有睜眼說瞎話的本事?明明不胖非說自己胖,喊著要減肥但從未行動過。”“嗯。”夢圓重新拿起筷子在空中一揮,“不愧是心理醫生,概括精準。”李織晏笑意漸斂,“和心理醫生冇什麼關係......我妹妹也是這樣。”夢圓不著痕跡地瞥了眼他的神色,語氣如常,“小瑤那麼瘦,也覺得自己胖呐!那我平衡了!”李織晏一愣,“嗯?”“去年生日宴上,我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就覺得小姑娘長得真漂亮、身材真好,好羨慕。”夢圓談及李織瑤,嗓音輕柔,是發自內心的喜愛,“純天然美女都有這樣的煩惱,放在我這等小土豆身上更合理。”夢圓自嘲起來毫不手軟,李織晏輕撓眉心,方纔的陰雲也從眸中褪去。“夢圓?”夢圓猛吸一大口扯麪,“嗯。”李織晏摸了摸下巴,“花逐陽和易爾正在薄荷島度假。”“我知道啊,有錢人的生活就是這麼任性!”李織晏唇角的笑意漸濃,微微沉吟後問:“最近工作忙嗎?”夢圓轉轉眼珠,“你不會——要去薄荷島當電燈泡吧!”李織晏搖頭。“那就好那就好。”夢圓長籲一口氣,“除此之外李醫生有什麼吩咐,我在所不辭!”李織晏正色,嗓音微沉。“想不想、陪我去海城看看?”

-身後的手急忙去扯他的衣襬,“花逐陽......”花逐陽察覺到了易爾的小動作,吸氣,逮住了背後的手握在掌心。易爾定了定神。她最開始拿不準態度,但瞅著花逐陽和段綜是徹底撕破臉的節奏,也不再隱忍。她漫不經心地說:“段總,會咬人的狗——不叫。”“嗯,像花逐陽這樣的,那確實不叫。”易爾輕笑搖頭,“您誤會了段總,花總是人,當然不會叫。實在是.....段總剛纔叫得歡實,我纔有感而發。”段綜臉色陰沉,“你以為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