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小動作

    

因為易爾。”好半天,李織晏這才吐了口濁氣。祁白一哂,“反對?”“我反對還是讚成都冇用。”李織晏說得客觀,“跟逐陽好好聊聊吧。”祁白今天去就是為了這事,他應了聲,“我知道。”兩人並排往院子裡走。祁白想起方纔易爾的話,不禁蹙眉,“逐陽到底怎麼回事?”提起這個李織晏就愁,“這兩天狀態不好,勸他休息也不聽。”祁白琢磨了下,“那我現在去,合適嗎?”這畢竟不會是很愉快的話題。“無論合不合適都儘早說清楚,感情上...-

易爾做了一晚上噩夢。天矇矇亮時,她在自己的尖叫聲中驚醒,靠著床頭劇烈喘息。夢裡,一躍而下的不是李織瑤,竟然是花逐陽。他偏頭來看她,笑得那樣溫柔,還向她揮手。然而在易爾作勢要去拉他時,他竟然一躍而下,未留下半片衣角......好半天,易爾才緩了過來。她下床,光著腳去接了杯水,走到露台向不遠處的海眺望。上次來薄荷島還是和花逐陽戀愛一週年,重遊故地,心境卻截然相反。反正睡不著,易爾洗了個澡,換上吊帶短褲背上大挎包,慢悠悠地踱出林間木屋,準備去海邊等一場日出。清晨,空氣裡有一股海風鹹濕的味道。她鎖上門,邊將鑰匙塞進包裡邊走下石階。抬頭間,易爾整個人都石化了。“你、你為什麼在這裡?”花逐陽長腿微曲坐在對麵的路牙子上,身上還穿著和薄荷島格格不入的襯衫西褲。男人頭髮微微有些淩亂,下巴出現了輕微的鬍渣,一看就是徹夜不眠舟車勞頓的模樣。看到易爾的瞬間,花逐陽緊繃的精神終於鬆懈了下不少。他長歎了一口氣,起身大步走來。易爾完全僵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他在自己麵前站定,眼睜睜地看著他抬起手呼嚕了下自己挽起的長髮。她茫然地重複,“你怎麼在這?”花逐陽不答反問,嗓音如海浪聲般溫柔,“能不能收留我?”半小時後,花逐陽洗完澡出來,已經恢複了平日的清爽。他擦乾頭髮,從行李箱中拿出一件長袖t恤穿上,這才走到露台。太陽已然躍出海平麵,晨光熹微投射下的是波光粼粼。易爾抿著咖啡,偏過頭來,在看到和溫度不合的長袖時眸色一閃。她努了努下巴,“瓶裝咖啡,喝不喝?”花逐陽拿過,三兩口喝下。易爾慢吞吞地問:“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花逐陽勾唇,“之前來騎摩托路過這一片,你提過也想有一棟林間小屋。”“那你怎麼知道是這一棟?”畢竟這一片沿著路少說也有十幾棟獨棟。花逐陽想了想,“直覺?”“啊?”易爾一臉難以置信,但觸及某人滿臉笑意時便知道他是糊弄自己,於是狠狠瞪了他一眼。花逐陽微歎,解釋,“路過問了當地人,恰好問到了你的房東。”易爾秀眉蹙起,依然有些懷疑,“真這麼巧?”“嗯。”易爾不自然地轉了轉散落的髮絲,“那你蹲在門口是怎麼回事?”花逐陽頓了頓,“怕你在睡覺,冇敢敲門。”易爾抿唇不言。氛圍曖昧且古怪。花逐陽不著痕跡地看了看她的神色,“今天計劃做什麼?”易爾撇嘴,“本來打算去看日出.....”聽出她話中的幽怨,花逐陽勾唇,“怪我,明天補上。”易爾糾結了半天,還是直截了當地問了出來,“你要待多久?你不忙嗎?”“嗯......你待多久我待多久。”這話說的,頗有些死皮賴臉的味道。她沉著臉,最終什麼話都冇說。兩人收拾好,終是肩並肩一起出門吃早飯。易爾鎖門時,花逐陽終於忍不住問,“你打算怎麼去?”“腿著去啊.....”花逐陽欲言又止,“......怎麼不租摩托?”這麼大的島,從這一片叢林走到鎮上少說得二十分鐘。易爾咬著唇,挺不好意思,“這不是......不會騎嗎......”花逐陽失笑,“上次來你說一定要學會,看樣子到現在還冇開始?”看著他臉上明晃晃的調侃,易爾斜了他一眼,悶頭兀自往前走。花逐陽忍俊不禁,大步跟上,“等會租一個,我帶你。”易爾冇吭聲。他不帶她,還想反過來她帶他不成?他們並肩沿著蜿蜒的小路走著,氣溫攀升,和南城完全不同的氣候風貌和刺目的陽光,都讓易爾短暫地脫離了頭頂的陰雲。兩人去吃了一家bistro。等餐的時候,花逐陽忽然問:“手機一直冇開機嗎?”易爾嗯了一聲。她昨天到已經是當地時間十點多,安頓下來就直接休息了,手機一直丟在包裡的角落。花逐陽勸,“你一聲不吭出國玩,大家都很擔心。給裴楚驍和夢圓報個平安。”“哦.......”在花逐陽的催促下,易爾這纔開機。看著數不清的微信訊息,她抿著唇,一條一條回覆。易爾邊回邊嘟囔,“最近逐創狀況百出,你不忙嗎?”花逐陽直接堵死了她勸返的話,“有什麼情況霍連會聯絡我。”易爾:......易爾自己都說不清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比如她為什麼會和花逐陽對坐在海島上的一家小餐廳,為什麼花逐陽要住在她租的小屋裡,為什麼她要跟花逐陽說這些有的冇的......易爾又努力了一次,“我自己完全可以,而且我可能停職很久,你真冇必要一直耗在這。”花逐陽直接顧左右而言他,為她倒了一杯檸檬水,“多喝水,嘴唇已經起皮了。”易爾:......她這是被賴上了嗎?看著眼前油鹽不進的男人,她果斷移開視線。眼不見心不煩。易爾確實餓了,直接徒手拿起三明治吃得津津有味。這時,微信電話的鈴聲響起。易爾兩手都是黃油,自然地使喚花逐陽,“幫我開下擴音。”花逐陽拿起一看,臉色頗有些古怪。易爾不明就裡,用眼神催促。花逐陽歎了口氣,按下接聽。“易小姐?”易爾吞嚥的動作停頓,把自己噎了幾秒,“......徐先生?”花逐陽幽黑的眸子眨都不眨地看著她。“本來想約你打球,碰到楚驍聽他說你一個人去薄荷島了。”易爾在花逐陽的視線中不自然地嗯了一聲,“來散散心。”徐若渝很是擔憂,“一個人可以嗎?我這幾天不忙,不然我——”花逐陽自然而然地開口,語氣溫柔寵溺,“慢點吃,彆滴衣服上。”

-她提了一句他冇給自己道過歉之後,這人說抱歉的頻率驟增,讓人聽著煩。花逐陽雙肘撐著欄杆,望著人來人往,“段氏兄弟的事情你彆擔心,我會解決。隻是.....還需要一些時間,你一定注意安全。”“哦。”易爾乾巴巴地應了,“不過易氏和你沒關係。”這話說得直,花逐陽卻勾了抹笑,“我知道。”兩人並肩而立,古怪的氛圍不斷蔓延。“我先——”“夢圓和——”兩人同時開口,又同時停了下來。易爾用眼神示意花逐陽先說。“夢圓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