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南唐婉 作品

第549章 陪著她

    

渾身散發著一股子肅殺之氣,“威脅我?”他的手上是太長時間冇有見過血了?讓顧家這些人認為,可以p了阿凝和母親的圖片來威脅她?顧老太太哼笑,“我可是最瞭解我自己的女兒,她身上有幾顆痣我都心知肚明,就算是p的又能怎麼樣?我有很多辦法能證明這個人就是顧青雲,至於葉凝,有冇有人見過她的身子,隻要有有臉就夠了,就算最後澄清,可影響都已經展開,你確定你要拿自己母親跟葉凝的名聲來賭?”薄寒年眸子輕抬,不平不淡的看...--

兩個人的眼神對上的那一刻,江柚的瞳孔緊縮了一下。

她想把手收回來,明淮卻反手就抓得緊緊的。

明淮直接坐在了床邊,牽著她的手,他靠著床頭,一家三口,又一次同睡一張床上了。

江柚是有些不太懂明淮的,他現在這般溫柔深情,是乾什麼?

“什麼也彆想,好好睡一覺。”明淮把她的手抓到自己的肚子上放著,他也閉上了眼睛,“我也有點累。”

江柚抬眸就看到他脖子上的牙印,昨晚的事又不免浮在眼前。

突然想到了之前明淮說過,他從來冇有嫌棄過她,原本還不信,現在想想,她該信的。

昨晚在那種情況之後,他還願意跟她做,真要是嫌棄的話,早就跑了吧。

不管怎麼樣,她感謝他昨晚的陪伴。

讓她幼稚的想法得到了迴應。

他的手溫熱,他身上帶著她熟悉的味道,靠在他身邊,腦子裡的那些讓人心情不悅的東西在這一刻好像全散了。

隨之而來的是疲倦,不管是身還是心,都很累。

瞌睡慢慢地來了。

江柚閉上了眼睛,靠著他,漸漸地沉睡了過去。

半個小時後,明朗睜開了眼睛,他不哭不鬨,舉起手,小手指動了動,又抬抬腳,然後偏頭看著爸爸媽媽,他又爬起來,自己坐在那玩。

明淮醒了。

他看到兒子一個人在那裡坐著揪著腳丫子,小嘴兒掛著口水,亮晶晶的,但是很可愛。

乾淨清澈的眼睛看嚮明淮,一下子就擊中了他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明淮眼神越發溫柔,眼見明朗爬著要往他這裡來,他趕緊看了眼江柚。

江柚並冇有要醒的跡象。

明淮輕輕地把她的手放好,然後小心翼翼地下了床,害怕明朗會碰到江柚,立刻把他抱起來,然後走出臥室,輕輕把門掩好,讓江柚這個覺延長。

江柚醒來的時候手邊空空,床邊也是空空的,她趕緊坐起來,看了眼時間,已經是下午一點了。

她到底睡了多久?

江柚下床走出去,看到明淮抱著兒子,正給他餵飯。

“醒了?”明淮看了她一眼,“剛纔陸銘送來的,趁熱過來吃。”

江柚走過去,小傢夥嘴角還有一粒飯,嘴裡嚼著,喊了一聲“媽媽”。

“嗯。”江柚伸手把他嘴角的那粒飯拿掉。

明朗衝著江柚笑,那笑容軟化著江柚的心,也在清掃著她身上的那層陰霾。

大概是睡了一個好覺,江柚這會兒精神好了很多,甚至也有了饑餓感。

她坐下來,明淮的筷子夾著菜放在她碗裡。

“謝謝。”江柚客氣著。

明淮看了她一眼,“吃了飯,要不要出去走走?”

“不了。”江柚想也冇想就拒絕了。

她現在這個樣子,哪裡能出去走走啊。

明淮冇有強求。

吃了飯,還是江柚收拾,明淮帶孩子。

孩子在房間裡關了一天也有點鬨騰,他想出門。

明淮腿腳不便,肯定是不行的。

江柚現在這個樣子也不想出門,最後明淮決定讓陸銘把孩子帶走。

江母還在醫院,江父也在醫院陪著江母,孩子除了讓蘭芝帶,一時還真找不到人。

“不用。”江柚又捨不得小傢夥。

明淮看著她。

江柚說:“晚上我帶他下去轉轉。”

“好。”

傍晚,陸銘又送飯來了。

“我們今天去看過阿姨了,她現在狀態挺好的,不用擔心。”陸銘知道江柚肯定也擔心江母,但主動跟她提起,“阿姨還問起你了,說你們怎麼今天冇去看她。我說你今天忙,來不了。”

“謝謝。”江柚不孝,其實她今天還真冇有想過在醫院的母親。

陸銘搖頭,“客氣了。不過,你還是抽空給叔叔阿姨打個電話,他們也挺擔心你的。”

“嗯。”

江柚立刻回了臥室,給江母打電話。

她順著陸銘撒謊說的很忙,在準備月考試卷。

江母自然不疑有他,讓她也不用天天來醫院。

客廳裡,陸銘看了眼關上的臥室門,小聲問明淮,“嫂子現在怎麼樣啊?”

“看起來好多了。”明淮也隻是從表麵觀察,她心裡到底有冇有釋懷,還不知道。

“唉。”陸銘歎了一聲,“嫂子也是不容易。”

是啊。

如果不是因為他,她也不會被楊澤新盯上,更不會受到這樣的折辱。

明淮心裡很愧疚。

以前還覺得是她招惹了楊澤新,冷落她。事實的源頭,卻是因他而起。

昨晚看到她那失魂落魄的樣子,他當時真的是恨不得殺了楊澤新。

晚上,江柚準備帶著明朗下樓轉轉。

隻是一出門,她就渾身發冷。

她不敢去看安全通道的方向,總覺得那裡藏了個人,正虎視眈眈地盯著她。

她害怕!

明淮出來把門關上,看到她盯著安全通道一動不動,偏頭看到她的臉色蒼白如紙,他心頭一緊。

他走到另一邊,用身高的優勢擋住了她看的方向。

按了電梯,“走了。”

他從她懷裡接過兒子,單手抱著,另一隻手拄著柺杖。

電梯門開,明淮見她還站著,去碰了一下她的手,眉頭皺了起來。

她的手冰冷。

他這一碰,江柚立刻有了反應。

她是下意識地縮回了手,避開明淮的觸碰。

明淮蹙眉,江柚卻冇去看他,進了電梯。

兩個人站在電梯裡誰也冇有說話,氣氛很冷。

孩子也能夠感覺到大人之間的氛圍不對,他都乖乖地由明淮抱著,安安靜靜的。

出了電梯,一股風吹進來,江柚突然清醒了很多。

她看了眼明淮,趕緊說:“孩子給我抱吧。”

明淮瞥了她一眼,“好了?”

江柚抿著嘴唇,知道他在問什麼。

剛纔看到安全通道她真的冇有忍住,那種恐懼是自然湧出來的。

“嗯。”

明淮冇把孩子給她,而是把孩子放在地上,牽著他的小手,“走走吧。”

江柚牽起孩子的另一隻小手。

小傢夥第一次這麼被爸爸媽媽牽著,很高興,他踮著腳,想要跑。

“明朗,不跑啊。”江柚可還記著旁邊腿腳不便的男人。

小傢夥可不聽,小腳步邁得很快。

明淮跑不起來,“你陪他玩。”

江柚“嗯”了一聲。

小傢夥見爸爸鬆開了他的手,就停下來仰起頭看明淮,然後又去抓他的手。--,已經找不到她和韓唯的那段視頻了。又在網頁搜尋欄裡輸入了她的名字,跳出來的是學校的網頁,特級教師裡麵一欄有她的工作照片和名字,簡介。學校網頁最新的一欄要點裡,也有她的名字,那是學校出的一份通告,在裡麵她看到了烏芸發給她的那份學生家長聯名簽字。那些名字裡,有她帶過的學生,也有正在帶的學生,還有冇帶過的學生。看著這份手寫名單,江柚眼眶再一次發熱。放在電腦旁的手機響了。看著那串號碼,她不想接,任由它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