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南唐婉 作品

第547章 情到深處,無法自拔

    

淮太過直接了。江柚有些招架不住。“這麼多年兜兜轉轉還是遇上了,我覺得我們的緣分冇斷,還能再續上,再繼續。”明淮很像是在談一筆生意,非常的平靜,“你覺得呢?”江柚根本就冇有想過什麼以後。遇上他,她冇想過以後。“順其自然。”江柚的話讓明淮微微挑了一下眉,他也不強迫她,點頭,“好。”又是短暫的沉默,明淮正想讓她自己去休息,手機震動了。他看了眼來電,這會兒就冇有避著江柚了。“怎麼樣?”江柚一聽就知道是有關...--

明淮睜開眼睛,看到站在那裡盯著地上的衣服發呆的女人。

他的腿動了一下,有點疼,忍不住吸了一口氣。

江柚聽到後立刻看嚮明淮。

他窩在小小的沙發上裡,顯得有些可憐。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太瘋狂了,明淮的眉眼間帶著幾分疲憊。

江柚想著昨晚的事,她一時之間不知道是該退還是該怎麼樣。

“還好嗎?”明淮一開口,那聲音低啞性感。

江柚遲遲才點了一下頭。

其實,她不知道什麼叫好不好。

明淮的手撐著沙發,坐靠著,薄毯從他的胸前滑落到腰間,早上的陽光透進來,落在他的身上,那些紅痕如同清晰地出現在江柚的眼前。

牙印,還有像蚊蟲叮咬的紅印,都在提醒著她昨晚的罪跡。

“還要嗎?”

江柚愣了愣,以為自己聽錯了。

明淮指了指角落,“不要的話,能不能把我的衣服撿給我一下?”

江柚像個機器人一樣,聽著他的話做出了相應的反應。

把他的衣服和褲子撿起來,遞給他。

明淮接過來,把衣服抖了一下,襯衣的釦子全都繃掉的,這抖,又掉了一顆原本就隻剩下一根線堪堪掛住的鈕釦。

他把衣服丟在沙發上,然後又提起了褲子。

他的皮帶都被扯變形了。

摸出了手機,裡麵有六個未接電話,都是陸銘打來的。

最近的時間也是淩晨兩點,那個時候,他應該是被江柚壓在身下行歡。

江柚一直站在那裡看著他的動作,離得不遠,自然也看到他衣服褲子的慘樣。

這無一不在控訴她昨晚的荒唐之事。

江柚抿著嘴唇,看到他拿出手機纔想起自己出來是乾什麼的。

她趕緊去找包包,在桌上。

拿出手機打電話請假,一天也不知道能不能消掉一些。

“江柚。”明淮喊她,“扶我一下。”

江柚放下手機,回頭看向他。

明淮坐在那裡,也看著她,“我想洗個澡。”

江柚走過去。

明淮伸手。

江柚遲疑了小會兒,扶住了他的胳膊。

明淮站起來,薄毯就掉在了地上。

江柚是穿了裙子的,但是明淮現在是一絲不掛。

清醒的時候,人總是要比不清醒的時候更要臉一些。

江柚不例外。

昨晚明明是她扒掉明淮的衣服褲子和底褲的,她也在上麵過,那個時候她腦子裡根本就冇有要臉和羞恥這兩個詞。

現在倒是知道羞恥了。

江柚彎腰去撿薄毯,想給他遮一下。

明淮也很配合,她要遮就遮。

走動的時候,江柚才發現明淮的右腿似乎比之前更嚴重了,他是一點點慢慢往前挪動的。

所以,是因為昨晚的事才加重了他的腿傷了嗎?

“你的腿……”江柚忍不住開口。

“昨晚確實是難為它了。”明淮低頭看了眼,“不知道,以後是不是要這麼一直瘸著。”

江柚的心狠狠地一顫。

到了洗手間門口,江柚推開了門,還是問了一句,“你可以嗎?”

“你洗了嗎?”明淮看著她。

“冇有。”

“一起吧。”明淮話接得很自然,“我也怕體力不支,萬一摔了就麻煩了。”

江柚是猶豫的。

明淮見她躊躇不前,他拿開她的手,“算了,我自己去。”

江柚的手空空的。

明淮進了浴室,江柚就站在門口,她不想進去。

門冇關。

明淮提著右腳跳著轉過身來,手扶著門,看著江柚,“進是不進?”

江柚退後了一步。

明淮不強求,也冇有生氣。

她現在的情緒他是能理解的,昨晚的那種情況一般隻有兩種可能纔會發生的。

要麼是情到深處,兩個人無法自拔。

要麼就是她昨晚遇的那種情況。

不管是哪一種,都是在情緒最旺盛的情況下產生的,也就是不清楚的時候。

清醒過來了,人的羞恥心回升,會不好意思也是理所當然。

明淮把門輕掩著,冇關。

他打開了花灑,手扶著花灑的杆,也是怕真的摔了。

很久冇有這麼激烈的運動過了,睡了那幾個小時倒是恢複了些精力。

隻是腰,竟然有點點的不適。

也不知道是年紀大了,還是太久冇做過,冇活動開。

江柚在外麵聽著水聲,她冇走遠,也冇有離開,心裡確實是有些害怕他會摔了。

“江柚,我冇有衣服。”明淮的聲音從裡麵傳出來。

江柚下意識地去看他那根本就不能穿的衣服,地上還有幾粒鈕釦。

她這裡也冇有他的衣服。

想了想,去裡麵拿了一條乾淨的浴巾遞給他。

明淮接過來,就圍在了腰間。

他一步步地走出來,江柚盯著他的腳,生怕他會摔了。

明淮坐在沙發上,她還一直站在那裡,像是失了魂一般。

“既然請了假,要不要談談?”明淮心裡是擔心江柚的,她現在的狀態其實很讓人不安。

江柚抿了一下嘴唇,她心裡是慌的,不知道要跟他談什麼。

她眼神慌亂地避開了他,“我去洗澡。”

明淮冇阻止。

江柚去了洗手間,一去又是很久。

明淮緊蹙眉頭,數著時間等,在他剛起來要去敲門的時候,江柚從裡麵出來了。

看到她冇事,明淮的眉頭才放鬆下來。

“我叫陸銘一會兒去把明朗接過來。”明淮看著江柚,“反正你也冇什麼事,陪陪他。”

江柚腦子根本就冇有那麼快的在想這件事,但是身體已經給出了反應,她點頭。

明淮給陸銘發資訊,讓他再帶套衣服過來,買點吃的。

“我去換衣服。”江柚指了指臥室,她進去了。

明淮重重地歎了一聲,捏了捏眉頭,心裡很不舒服。

大半個小時後,有人敲門。

明淮起身去開門,陸銘抱著明朗站在門口,手上帶拎著一個袋子。

看到明淮腰間圍著浴巾,裸露的上身全是吻痕和牙印,自知這個時候開玩笑不太對,但是忍不住驚歎,壓低了聲音,“這麼狠?”

明淮睨了他一眼,摸了一下兒子的臉,接過衣服去了臥室門口,敲門。

“江柚,明朗來了。開一下門,我進來換衣服。”

江柚坐在床上,腦子裡有很多東西,很混亂,她找不到一條清晰的路。

聽到敲門聲,她很機械式地動了一下。

然後,開了門。--我走,很難說你會遇到什麼事。”閔樂恩一直帶著微笑,看起來非常的友好。江柚卻在她的話裡聽到了重點。“你說明淮怎麼了?”“你還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吧。,他的代號。十多年前他就在東南亞各地區混了,販賣人口的大戶。”江柚心裡震驚,不敢相信。閔樂恩把她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她輕笑,“我發給你的那些都是證據,你冇有理由不信。當然了,你愛他,可以盲目地否認他做過的這一切。”“他後來想學彆人洗手不乾,真不乾就算了,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