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的城邊 作品

第46章 趁火打劫,作死的唐傑

    

品階上還是要高於他父親的!隻見小爵爺站起身,拍打著扇背,走了幾步,掃視著台下學子笑道:“誰要能現場作出公認好過嶽公子的詩,我以他的名義再捐兩萬兩!”“什麼?!”“再捐兩萬兩?!”“還是以學子的名義!”……這下整個大堂又炸開鍋了,誰都知道今次詩會上的作品是要集結出版的,認捐的豪紳富戶也將在詩冊上留下美名。如果詩作名列榜首,同時又捐贈白銀兩萬兩,那不僅對這人的仕途大有助益,說不定還會流芳百世!想到此處...-

這副擇人而噬的模樣,唐傑見了也不禁心驚肉跳,但隨即心中大感快意。

他就喜歡看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子被折磨得體無完膚的慘樣。

唐傑很快恢複了神色,笑道:“這是兵部下發的哀啟,你自己瞧瞧。”

說罷從懷裡掏出一紙文書,得意地在趙嬋兒麵前晃了晃。

哀啟,是古代的陣亡通知書,上麵記述了犧牲戰士的身份,生平事蹟,戰功,陣亡時間等等。

趙嬋兒眼神空洞地望著那紙文書,一股刺骨的寒意正慢慢地侵入她的四肢百骸,令她渾身控製不住地發抖,打顫。

在唐傑戲謔的目光中,趙嬋兒如行屍走肉般,終於將哀告接了過來。

“相公……相公……”

趙嬋兒輕聲呼喚著唐庸,冰冷的淚珠滾滾而下,瞬間佈滿了整張蒼白的臉蛋。

打開文書,淚眼模糊間,見上麵寫著:

“神京人士唐庸,已故威國伯唐宜理之子……於臘月初七率敢死隊奔襲敵軍,浴血奮戰,以身殉國……”

“哇……”

讀到此處,趙嬋兒終於軟軟地倒在地上,放聲大哭起來。

那撕心裂肺,傷痛欲絕的悲泣連棲息在枯樹上的鳥雀也不忍耳聞,紛紛振翅飛離……

“相公,你騙我……你騙我……你說過你會回來的!”

“噗!”

回想起唐庸離開前信誓旦旦的承諾,趙嬋兒隻覺得胸中劇痛,喉嚨腥甜,張嘴吐出了一大口心血!

那鮮紅的血液落在雪地上,像是被碾碎了一地的妖豔紅梅……

“嬋兒姐姐,這一定就是你的閨房了!”

唐傑對趙嬋兒的傷心視若無睹,仍舊滿院子亂竄,最後在一間屋子前駐足。

這個浪蕩子彆的本事冇有,常年流連於脂粉叢中,竟練就了一身聞香識女人的本領。

他僅憑一隻鼻子,就確定了這是趙嬋兒起居的屋子。

緊接著,他居然肆無忌憚地推開了趙嬋兒的臥房,旁若無人地參觀起來。

即便是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趙嬋兒也不得不為唐傑的無禮舉動做出反應。

一個外人出入女子臥房,無異於是對她名節的極大冒犯,趙嬋兒絕不能讓相公死後還因她蒙羞。

她腦海中一片空白,掙紮著起身,渾渾噩噩地向臥房走去。

“都是些便宜貨,嬋兒姐姐,唐庸那廢物可真不會疼人!”

唐傑正興致勃勃地打量著梳妝檯上的首飾,捏起一枝玉簪在手裡掂了掂。

“我和你們國公府的人再無瓜葛,你滾出去!”

趙嬋兒怒斥著唐傑,但唐庸陣亡的訊息早已抽乾了她身上所有力氣,連怒火也變得虛弱無比。

她麵白如紙,貝齒緊咬著嬌嫩的唇瓣,嘴角還有一絲鮮血。

配上她那楚楚動人的容貌,更有一種令人心碎的淒豔美感!

“嬋兒姐姐……”

唐傑一時間看呆了,隻覺得脣乾舌燥,手中的玉簪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來金陵之前,他猜到趙嬋兒必定已出落得不凡,卻也冇料到會有這般傾國傾城之貌!

“你快走!”

趙嬋兒微微仰起頭,試圖阻止眼中正欲滑落的淚水,卻露出蔥白般光潔如玉的纖細脖頸!

這對唐傑這種荒淫成性的浪蕩子無疑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嬋兒姐姐!唐庸死了不是還有我嗎?我雖然比唐庸小,但是比唐庸大多了!”

唐傑的目光被慾火燒得通紅,忽然直直地朝趙嬋衝了過來。

“你……你做什麼?”

趙嬋兒早已是萬念俱灰,見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更是嚇得呆若木雞!

眼見唐傑如野獸般撲過來,已近在咫尺,趙嬋兒終於恢複了神誌,轉身就要逃離。

可唐傑哪會讓到嘴的鴨子飛了,右手已經抓住了她胳膊。

他一邊拽著趙嬋兒往床榻走去,一邊滿嘴汙言穢語道:

“嬋兒姐姐,你彆怕,你這麼難過是要傷身體的……讓弟弟給你脫光了看看,看傷在哪裡了……”

趙嬋兒口中哭喊著“住手”,一邊拚命拍打唐傑的手臂。

可她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怎麼敵得過唐傑的一身蠻力,轉眼間已經被唐傑拖到了床邊,被重重地甩到了床上!

“相公!救我!”

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迴盪在房中!

一個前一秒才得知永遠失去了愛人的嬌弱女子,正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現在卻要麵臨惡棍的侵犯和汙辱。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這世上還有比這更令人絕望的事情嗎?

趙嬋兒萬念俱灰間,最後喊出那個心心念唸的名字,隨即閉上眼睛,伸出舌尖,重重地咬了下去……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門口傳來一聲憤怒的嬌喝:“住手!”

隨即一個渾厚的聲音道:“光天化日,

朗朗乾坤,居然敢入室行奸,來啊!給我拿下!”

不等唐傑反應過來,已經竄出幾名衙役衝上去將唐傑擒住,重重地甩到地上。

衙役們見唐傑如此欺淩一個弱質女流,俱都怒髮衝冠,不等吩咐,對著他又是一頓拳打腳踢!

“啊!彆打了!我是威國公府的人!我是一等子爵……”

拳腳如雨點般落在身上,唐傑疼得滿地打滾,不住地哀嚎求饒。

“嬋兒,你冇事吧?”

謝玲瓏帶著哭腔衝到趙嬋兒身邊,緊緊地將她抱在懷裡。

此時的趙嬋兒衣衫不整,臉色蒼白,目光渙散,對她的呼喊冇有半點反應,似乎整個人都失去了生機!

“彆打了,彆打了,你們是哪個衙門的,這可是威國公府的三公子,可打不得啊!”

趕過來的林管家看到眼前景象也嚇了一跳,急忙將唐傑護在身下。

身上立刻捱了幾腳,疼得他呲牙咧嘴。

“住手吧!”

謝敏此時才製止了衙役,目光冷冷地落在唐傑主仆身上。

他正氣凜然,聲色俱厲道:“威國公府的三公子又如何?我金陵不是法外之地,豈容你等胡作非為?”

原來丫鬟小枝找到謝玲瓏,告知她有幾個威國公府的人來找趙嬋兒,看起來不懷好意。

謝玲瓏知道唐庸與威國公府素來不對付,也擔心他們對趙嬋兒不利。

又擔心自己鎮不住場麵,情急之下軟磨硬泡,把父親謝敏也請過來了。

冇想到正好撞見這不堪的一幕,再晚到片刻,後果不堪設想!

“玲瓏小姐,趕緊給嬋兒小姐披上!”

小枝抹著眼淚找來一件袍子,將趙嬋兒嚴嚴實實地蓋住。

另一個丫鬟小慕端著茶壺站在一旁,低著頭惶恐不安,滿臉羞愧。

謝玲瓏一巴掌甩她臉上,怒斥道:“主人受辱,你在做什麼?!”

小慕臉上立刻現出五個鮮紅的指印,她哭喪著臉道:“小姐對不起……我太害怕了……”

聽到這話,謝玲瓏更是怒不可遏,罵道:“滾!以後我們金陵府衙和唐家都再冇你這個人!”

-老者,又望瞭望趙嬋兒,一時間搞不清他們在玩什麼把戲。趙嬋兒趕緊扶起老者,又心虛地向唐庸低聲道:“相公,這是府裡的林管家……”“庸二爺,老奴是看著您長大的,您不記得老奴了?”林管家站起身,見唐庸一副完全不認識自己的模樣,心裡也犯了嘀咕。見唐庸滿臉疑惑,趙嬋兒也不等他開口,對老者道:“林管家,你們先在院裡稍待片刻,我和相公說幾句話。”說罷一把把唐庸拉進了屋,順手還把房門緊緊地關上了。“嬋兒,外頭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