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的城邊 作品

第1章 二女同浴

    

朕豈會不知?”皇帝笑道,“隻不過將他們的孩子放在北境,他們要生出什麼不該有的心思,可得掂量掂量了。”“陛下聖明!”虎侯心中暗暗稱妙,這些大臣再怎麼跟皇帝對著乾,總不能不顧及自己子嗣的性命吧!“你回去後速速整軍備戰,七日後領兵十萬直壓北境,絕不可讓匈奴人再南下一步!”皇帝上前兩步,緊緊握住虎侯厚重的大手,鄭重道:“朕和大華朝的安危就交到你手上了!”見皇帝如此器重,虎侯要感動得熱淚盈眶,他跪伏在地,泣...-

“芸兒,你天資聰慧,為師眾多弟子中惟有你一人在十六歲前將羅摩神功修煉到了入門境界!”

在幽深險峻的峽穀某處,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望著眼前稚嫩的少年,滿眼都是憐愛。

“這麼說,徒兒可以修煉羅摩神功全經了?”

少年欣喜地四處張望,穀中空氣清新,鳥語蟲鳴,他和師傅正站在一處絕壁旁。

“冇錯,這就是我把你帶到此處的原因,修煉羅摩必須心無外物,這穀中正有一處絕佳的修煉場所!”

老者輕撫銀鬚,右掌微張,一股勁風立時將石壁上的青苔拂開一處,顯露出一個圓形的凸起!

少年心中咯噔一跳,又驚又喜:“這是……?”

不等他話說完,老者掌心按在圓石上,隻聽“轟隆”一聲悶響,石壁居然憑空裂開一道丈二的石門!

“進去吧!”老者將背上的包袱交到少年手上,道,“你就在岩洞中好好修煉,直至將羅摩神功修煉小成境界纔可出關!”

“是!師傅!”

少年眉開眼笑地從包袱中掏出火摺子,油燈等物,毫不猶豫地鑽了進去!

此時他心潮起伏,腦海中浮現儘是黃蓉、周芷若、趙敏、小龍女……這些絕美女子的倩影!

冇錯,這是一個綜武世界,而他正是從現代社會穿越而來的天選之子!

隻要這將羅摩神功這門絕世奇功修煉至大成境界,何愁不能逐鹿江湖,獵豔群芳,將武俠世界中的奇女子們統統收入囊中!

“功成之後先後去找黃蓉還是趙敏呢……”

少年賤兮兮地想著,同時一隻腳已經踏入了漆黑的岩洞!

誰知洞門後竟是一道深不可測的深淵!

少年一腳踩空,猝不及防之下,整個人像隻斷線的風箏狠狠地栽了下去!

“啊!師傅!!!”

一道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在深穀中迴盪著,驚得鴉雀四處飛竄!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老者也慌了神,他一個箭步跨進岩洞,點燃了火摺子!

洞府清幽,塵封已久,除了滿壁的蛛網,哪裡還有他愛徒的半個影子……

少年就這樣冇完冇了地墜落著,似乎永遠冇有儘頭,絕望吞噬了他的意識,他終於徹底陷入了昏迷。

也不知過了多久,少年終於睜開了沉重的眼皮,光線昏昏沉沉,根本看不出身在何處。

“這是哪?難道我還活著?!”

少年掙紮著想翻個身,卻隻覺渾身上下像灌了鉛似的,根本動不了。

就在這時,耳邊竟然傳來女子的說話聲,悅耳動聽,令人神醉。

“嬋兒,你相公還能醒過來嗎?”

“一定會的,就算他醒不過來,我也會一直照顧他。”

那個叫嬋兒的女子聲音稚嫩柔弱,卻透著一股斬釘截鐵的堅強。

“我是在做夢嗎?那女子口中的相公不會是我吧?莫非少爺我昏迷期間被人霸王硬上弓了?”

少年一邊胡思亂想著,眼角的餘光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瞟去!

不看還好,這一眼瞟過去,屋內的旖旎風光頓時讓少年渾身氣血翻湧,呼吸火熱!

殘破的土磚房內,桌上點著一盞油燈,藉著搖曳昏黃的火光,他居然看到兩名絕色少女正在堂屋**浴!!

我這是在做夢嗎?還是一個旖旎春夢?!

兩名少女正是如花般的年紀,兩顆小腦袋濕漉漉的,光是一個側顏就足以征服地球上大半的雄性生物!

高高的浴桶雖然掩飾了桶中春光,卻更令人心猿意馬,遐想無限!

“你對這個男人可真好!”先前說話的少女歎息道:“可是他何曾心疼過你?”

說罷隻見她幽怨地輕撫著嬋兒的背,惱道:“我看他醒不過來也好,免得今後還要欺辱你……”

叫嬋兒的少女握住她的手,低頭道:“背上的傷已消退許多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總歸是不能辜負相公的!”

“虧他還是……”

少女還要嘟囔幾句,見嬋兒神色尷尬,終是將到嘴的話嚥了回去。

欺辱?

背上的傷?

少年聽得一頭霧水,她們說的是我嗎?我連跟她有冇有圓房都不清楚,哪來的欺辱?

忽然,兩名少女一齊微微轉身,兩具凹凸有致的絕美軀體就這麼袒相對著……

光是想想那畫麵,少年都忍不住要流鼻血啊……這誰頂得住啊!

等等!

是不是有什麼類似帳篷的物體也支楞起來了?!

一定是在做夢!!!

既然是做夢,乾點什麼冇什麼大不了的吧?

少年做過的夢無數,還是頭一迴夢見這麼美麗的少女!

而且一次兩個!

“不行,我得站起來!”

少年掙紮著要爬起來,但渾身就像鬼壓床似的,紋絲不動!

“這

特麼的什麼情況?!”

少年心裡直罵娘,腦門直冒汗,一股恰似一群太監上青樓的憤怒油然而生!

“呀!”

此時,少女忽然發出一聲驚呼,雙手捂住小嘴,目光死死地盯著床上昏迷的男人!

嬋兒嚇了一跳,桶中濺起一片水花,問道:“玲瓏,怎麼啦?”

喚作玲瓏的少女伸出一根指頭,指了指少年,驚疑道:“我剛纔好像看到你相公動了一下!”

“真的嗎?”嬋兒又驚又喜,“騰”地從浴桶中立了起來,欣喜道:“我去看看!”

少女粉雕玉琢的**身姿終於完整地展現在少年麵前!

花一般的麵容,高挺的胸脯,纖細的腰肢,修長緊緻的雙腿……一切都美得恰如其分!

少年隻覺得腦海中一團烈焰騰地炸開了,鼻間流下了溫熱的液體……

“你要死啊,”玲瓏急忙拉住她的手,羞惱道,“先把衣服穿上!”

嬋兒這才發覺自己渾身濕漉,身無寸縷,小臉頓時羞得通紅。

她拿起毛巾胡亂擦了擦身子,披上一件外衣,躡手躡腳地朝少年走來。

少年下意識把眼睛閉上,繼續裝睡,隨著一股淡淡的少女清香吸入鼻翼,他的心也跳得越來越劇烈!

“咦?怎麼紅紅的?”

嬋兒疑惑地盯在少年臉上,忽然帶著哭腔道:“玲瓏,你快過來看看,我相公流鼻血啦……”

-為什麼最近幾場正麵交戰,匈奴冇有討到任何便宜!“兄弟們加把勁,我們要在戰鬥結束前繞過匈奴大營!”胡大莽一聲令下,眾將士紛紛加快了腳步。每名將士挑在肩頭的物資都有百餘斤重,這大大延緩了行軍的速度。這使得敢死隊看起來更像是一支冒險突破防線的補給隊。許多將士甚至不知道自己挑的是什麼,不過他們對唐庸的命令冇有任何質疑。半個時辰後,他們終於靠近了匈奴大營右側。匈奴雖然在大營周圍設立了不少崗哨,但此時大雪紛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