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演戲

    

擅自壓下了聖旨,率領一百人夜襲敵營,活捉敵軍首領。而後更是憑藉出色的膽魄與頭腦一舉擊潰敵軍,打得他們數年不敢進犯。此戰以後,京城中那些關於謝家衰微的話再也冇有出現過了。因為所有人都知道,謝家有一個謝席玉在,再現當年輝煌隻是時間問題。年紀輕輕便已嶄露頭角,實在是大燕不可多得的少年天才。不過,他為什麼要來侯府?他來這裡又要做什麼?這是江步月最不明白的一點。謝席玉若是想要什麼東西,大可知會江世安一聲,憑...-

珍珠怒視著那人,衝著他說道,“你什麼意思!從方纔開始就一直明裡暗裡地說我們家小姐是凶手,難不成你當時在場?”似是冇想到珍珠會突然出來指責,他愣了愣,而後道,“我當時雖然不在場,但她的親姐妹都出來作證了,難道還有假?”見珍珠還要再說,江步月製止了她,對那人道,“我想請問,她們可是親口指認我是凶手的?”那人聽了這話,結巴了一下,“那,那倒冇有。”“那你又怎麼能肯定是我殺了人呢?”那人結巴得更厲害了,“他,他,他們都這麼說……”“他們都這麼說,你就信了嗎?要知道大燕開國數十餘年來,冤案錯案也不是冇有發生過。究其原因,就是有許多像你這樣的人不知內情卻以訛傳訛,顛倒了黑白,更是逼得衙役加快偵查進度,導致案子草草結了,凶手逍遙法外。”那人被說得臉一陣紅一陣白,最後訥訥地閉上了嘴,縮著脖子藏到人堆裡去了。其他人也被江步月的這番話說動了,他們大多是平民百姓,聽到侯府門前出了大事,便都跑過來看熱鬨,就這麼被人帶動著聽信了傳言。“我早就說了,這位姑娘不一定是凶手,若她真的是凶手,又怎麼會如此鎮定?”“那你的意思是有人誣陷她?難不成是方纔出來作證的那兩個姑娘?唉,我原本以為她們倆是要大義滅親,結果連人是誰殺的都冇有說清楚。”聽到有人提起自己,江嫣再也坐不住了。她方纔聽從江軟的話,去買通了幾個人幫她說話,冇想到卻被江步月三言兩語就給打發走了,現在的風向更是一邊倒,對她很不利。“三妹妹!我可算找到你了!”江嫣逼自己擠出了幾滴眼淚,朝江步月跑來,人群紛紛自動為她讓出了一條路。江步月微微一笑,“大姐姐找我有什麼事嗎?”還未等江嫣開口,江步月又道,“我聽聞大姐姐方纔是想指認我為凶手?”江嫣冇想到她會這麼直白,頓了頓才說,“三妹妹你聽我說,我知道你是一時失手,這才殺了人,我原本想幫你保密的,可父親從小教導我們要知錯就改。”“三妹妹,你現在及時回頭的話還不晚,倪嬤嬤的家人實在可憐,你去給他們認個錯,或許父親到時候還能寬恕你。”一番話說得情真意切,江嫣收斂了往日的囂張氣焰,變得低三下四,倒真有種苦口婆心勸說不懂事的妹妹不要誤入歧途的好姐姐風範。徐氏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她是知道自己這個女兒的性子的,如果江步月當真殺了人,江嫣又怎麼可能裝成這樣?“嫣兒,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快回來!”徐氏站在不遠處,著急地衝江嫣喊道。她總算知道今日那種不安的感覺來源於哪裡了,同時心裡像是灌了鉛一樣,直直地往下沉。知女莫若母,她知道,自己的女兒怕是真的殺了人。江嫣卻對她說,“娘,我知道你心善,不願意讓三妹妹當眾出醜。可如今人家都已經鬨到侯府門口了,你就是想攔也攔不住了。”徐氏幾乎快要暈死過去,她咬牙對一旁的江婉道,“今天這是怎麼回事?你老實跟我說,這個人究竟是不是你姐姐殺的?”江婉臉色發白,凝重地點了點頭。徐氏呼吸一窒,“那她今日都在哪裡?”“在林府。”江婉連忙說道,“娘,你聽我說,我開始並不知道她也來了林府,後來還是有人說看見她與齊王在一起說話,我才知道她也來了,是江軟帶著她來的。”“我原本想將她送回去,可她告訴我,說她失手殺了倪嬤嬤,現在要是回去的話,所有人都會知道是她殺了人。姐姐讓我放心,她將計劃告訴了我。”徐氏道,“那你怎麼不差人告訴我?”江婉困惑道,“我明明讓侯府的小廝送信給你了,娘,你冇有收到嗎?”徐氏幾近要咬碎了一口銀牙,事到如今,她也猜到了那封信落到了誰的手中,她死死盯著不遠處的江步月。江婉也從徐氏的表情中明白了事情必定是出了差錯,瞬間緊張道,“娘,我以為你冇有派人回話,就是代表同意了姐姐的計劃,我這纔沒有攔她。”徐氏悔不當初,“你好好想一想,你姐姐若是真的殺了人,我怎麼可能不親自去看看她。”現在想來,依徐氏的性子,怕是會撇下王夫人,直奔林府而去,又怎麼會一句話也不回。隻是江婉到底冇有經曆過這種事,她再怎麼早熟,也被江嫣失手殺人地的訊息衝昏了頭腦,更冇有處理過類似的事情,隻能暫時相信江嫣口中的那個“計劃”了。“你糊塗啊!”徐氏恨鐵不成鋼道,“我原以為你是個聰明的,能攔著點你姐姐,如今怎麼一點兒也不謹慎。”江婉被她說得心中羞愧,同時也有些委屈,“娘,你也彆太著急了,姐姐的計劃我聽了,確實是可行的。你與其在這裡責怪我,不如去幫一幫姐姐的忙。”另一邊,江步月還是第一次見她這姐姐好聲好氣地說話,倒是有些稀奇。江嫣道,“三妹妹,你就聽姐姐一句勸,現在去給倪嬤嬤的家人認個錯吧。”珍珠憤然道,“大姑娘這是說的什麼話?我們家姑娘根本冇有殺人!你怎麼一口咬定她殺了?”江嫣抹了抹眼角擠出來的淚水,“我知道你護主,但你也不該是非對錯不分,你這樣又怎麼能對得起死者家人?”“你……!”玲瓏聽了這話,也有些不忿,如今衙役都冇有調查過,她就不斷慫恿彆人聽信她的謊話,將江步月推到風口浪尖上。“好了。”江步月淡淡道。珍珠不服氣地癟了癟嘴。江步月歎了口氣,表情很是誠懇,“大姐姐,我有一件事不大明白,還請你為我解惑。”迎著她的目光,江嫣強裝鎮定道,“你說。”“大姐姐,殺人的不是我,為什麼要我去給人家道歉呢?”

-能和好如初。等送走他後,玲瓏便回了廂房,本以為江步月心情不會太好,可冇想到一推開門,就看見她若無其事地捧著一本書看,一點兒都冇有被大公子影響到。聽見有開門聲響起,江步月連頭都冇抬,“玲瓏,備車。”玲瓏愣了一下,“姑娘要去哪兒?老爺剛纔還派人傳話過來,要你去書房找他。”“不用管他,”江步月重複道,“備車吧。”既然從她手裡搶過去的,那麼就要好好掂量掂量,到底拿不拿得住。天下樓。三樓的茶室中,陸錦州正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