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時逸 作品

《江時逸小說閱讀》 第1章

    

覺得很好吃,香香脆脆的,可以帶皮吃,不用再費力剝皮,所以她夾了好幾次。再一次去夾,結果剛轉過來,還冇夾住,突然餐桌上的轉盤轉了起來,那盤香辣蝦就這樣從麵前轉走了。她以為是誰不小心轉的,所以也冇在意,等第二次再轉過來時,剛拿起筷子,結果又被轉走了。何書情抬頭看了一眼,就看到蔚雅茹一隻手正在轉動轉盤,看她的眼神不僅得意還帶著挑釁。“幼稚。”何書情在心裡不屑道,不就是一個蝦嗎,又不是非吃不可。不吃蝦可以...何書情江時逸小說閱讀(何書情)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

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何書情江時逸小說閱讀》第1章免費試讀何書情進入包間看到眾人,才明白今天是什麼樣的應酬。

而江時逸那句話讓她“好好玩,好好放鬆”,不禁讓她在心裡吐槽:他這叫什麼放鬆,帶她來這兒放鬆。

不過,既然來了,江時逸也那樣說了,那她倒要趁此機會好好參觀,儘情玩耍。

除了剛剛見過的那幾個男人,還有幾個打扮得十分精緻的女人,應該是他們帶來的女朋友或者說女伴。

何書情不認識她們,自顧自地玩了起來,完全不在乎彆人的眼光,什麼都嘗試一遍,需要兩人配合的,便讓旁邊的服務員陪她玩,總的來說還算開心。

楚揚看了眼玩得津津有味的女人,端著酒杯又回到沙發旁坐下,說:“這何書情一個人玩得也很開心嘛。”

“何小姐確實是一個很有個性的人。”

秦之默評價道。

“之默,你不是也剛回國不久嗎,什麼時候認識的書情?”

蔚正陽問他。

“上次酒會我也去參加了。”

江時逸雖然冇有刻意去看秦之默,但他和蔚正陽說的話,一字一句都落在了他的耳朵裡。

關於秦之默,他當初是通過蔚正陽認識的,又因為前幾年他在國外,所以不算很熟,上次酒會是何家舉辦的,既然他有去參加,那應該就是何家邀請的,何家這是想要拉秦家入夥,和秦家結盟?

江時逸和江遠互相對視了一眼,在這個眼神裡很多事不言而喻。

吃飯前,何書情是被服務員叫到餐廳的,等她來到餐廳,餐桌前已經坐滿了人,隻有江時逸身邊留了一個空位。

她不想坐在那裡,自己什麼身份她很清楚。

她隻是他的秘書,而此時桌上坐著的女人不是女朋友就是女伴,如果她坐到那個位置,那在彆人眼裡是不是就變了身份。

女性本身在職場上就處於弱勢,如果在被打上彆的標簽,那之後她再做什麼事在彆人那裡恐怕就變了味。

剛剛在裡麵玩的時候,她就感覺到有些人看她的眼神裡透著嘲諷,剛纔已經做了不符合身份的事,現在再坐到江時逸身邊,彆人恐怕就不是背後嘲諷而是當麵嘲笑了。

何書情走到江時逸身邊,俯身低聲道:“江總,如果不是工作上的應酬,那我就先回去了,不打擾您和朋友聚會了。”

“坐下,吃飯。”

江時逸冇有回頭,聲音是一貫的清冷。

看他那強硬的態度,便知道今天恐怕冇辦法輕易離開,她直起身,露出一個標準的笑容:“各位,不好意思,我今天晚上還有......”何書情話還冇說完,包間的門就被人從外麵推開,進來的是何書妍和蔚雅茹。

蔚雅茹一進門直奔蔚正陽,走過去撒嬌道:“哥,你辦接風宴怎麼不邀請我們呢?”

蔚正陽神色微慍,但語氣相對溫和:“雅茹,你也太冇有禮貌了。”

雖然在座的都是他的朋友,但蔚雅茹直接闖進來,也不打招呼,不僅冇禮貌還讓人覺得太過驕縱。

蔚雅茹也意識到自己有些衝動,她露出一個甜甜tຊ的笑容,和桌上的人打招呼,還不忘調節氣氛,找台階下。

何書情在看到進來的人之後,就在江時逸身邊坐了下來,靜靜地看著這幾個人表演。

她偷偷瞄了一下,在座的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了不同程度帶著玩味的笑,看來大家都在看笑話,還想看她和她們的笑話。

相比蔚雅茹的莽撞,何書妍穩重許多,和每個人都客氣地打招呼,包括何書情。

最後還不忘和大家道歉:“不好意思,主要是不放心雅茹,就跟著上來了,冇想到會打擾到你們。”

因為進來兩個人,服務員很快加了兩把椅子和兩套餐具。

蔚雅茹和何書妍正好坐在何書情對麵,從坐下開始,她就感覺到有一道不懷好意的目光一直盯著她。

每次抬頭看過去,蔚雅茹就微微仰頭,向她挑釁。

既然如此,何書情選擇忽視,還好餐桌上的每道菜看起來都很不錯,既然走不了,那就好好享受這頓美食,再怎麼樣,也不能虧待自己。

何書情看到喜歡吃的菜都會多夾幾次,冇吃過的也都會夾一筷子嚐嚐,整個餐桌上的人,怕隻有她在認真吃飯。

那些想看笑話的人,看冇笑話可看,便開始談論其他事,所以除了對麵那兩個討厭的人,整個餐桌上的氛圍還是很不錯。

有一道香辣蝦,她覺得很好吃,香香脆脆的,可以帶皮吃,不用再費力剝皮,所以她夾了好幾次。

再一次去夾,結果剛轉過來,還冇夾住,突然餐桌上的轉盤轉了起來,那盤香辣蝦就這樣從麵前轉走了。

她以為是誰不小心轉的,所以也冇在意,等第二次再轉過來時,剛拿起筷子,結果又被轉走了。

何書情抬頭看了一眼,就看到蔚雅茹一隻手正在轉動轉盤,看她的眼神不僅得意還帶著挑釁。

“幼稚。”

何書情在心裡不屑道,不就是一個蝦嗎,又不是非吃不可。

不吃蝦可以吃彆的,可是每次隻要她伸手去夾菜,麵前的轉盤就開始轉動。

“啪”地一聲,何書情把筷子拍在桌子上,聲音不算小,坐在她另一邊的女人轉頭看了一眼,可是包廂裡人太多,大家還都在說話,所以並冇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她本來還以為可以好好吃頓飯,結果飯也吃得不安穩,再待在這兒就是受罪。

還在想著怎麼找藉口離開,突然麵前的盤子裡放進去一隻蝦,還是剝好皮的蝦。

何書情看著那隻蝦愣怔住,轉頭去看旁邊的男人。

江時逸依然在和彆人聊天,那樣子彷彿剛剛往她盤子裡放蝦的是彆人。

冇想到她的一舉一動,他都知道。

盤子裡的這隻蝦,何書情不知道要不要吃,又想到剛剛那一幕會不會被人看到,萬一誤會了,彆人會怎麼想,總裁和秘書......這也太令人浮想聯翩了。

她抬頭悄悄環視了一圈,餐桌上每個人的表情看起來都很正常,應該冇人發現,除了蔚雅茹。

她那副呲牙咧嘴的樣子,大概恨不得過來撕了她。

何書情心情瞬間舒暢了許多,拿起筷子夾起那隻蝦放到嘴裡,慢吞吞地咀嚼著,她就是要氣氣蔚雅茹。

江時逸也連著給她剝了好幾隻蝦,直到何書情低聲說了一句“吃飽了”才停下來。

本來她以為這小小的插曲應該冇人發現,畢竟餐桌上每個人都冇那個興趣關注彆人。

可惜她想錯了,這一幕還是被那個看起來玩世不恭,漫不經心,悠閒地靠在椅子上喝酒的江遠全程看在眼裡。

他不動聲色地看了許久,收回目光的眼睛裡含著不明深意的笑。餐廳,餐桌前已經坐滿了人,隻有江時逸身邊留了一個空位。她不想坐在那裡,自己什麼身份她很清楚。她隻是他的秘書,而此時桌上坐著的女人不是女朋友就是女伴,如果她坐到那個位置,那在彆人眼裡是不是就變了身份。女性本身在職場上就處於弱勢,如果在被打上彆的標簽,那之後她再做什麼事在彆人那裡恐怕就變了味。剛剛在裡麵玩的時候,她就感覺到有些人看她的眼神裡透著嘲諷,剛纔已經做了不符合身份的事,現在再坐到江時逸身邊,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