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泥鰍 作品

第295章 家族誕生(四)

    

)度假集團在夏威夷舉辦的董事局酒會上回來之後,秀哲就馬不停蹄的回國準備年末大賞。零三年的韓國娛樂圈是good年,但是單就歌壇來說,則是名副其實的reg年,無論是從音樂本身,還是從觀眾情緒的角度考慮,秀哲在今年年底大賞上獲得大滿貫,幾乎冇有任何反對的聲音。&am;清一色的大賞,秀哲真正做到了拿獎拿到手抽筋,感言感到無話可說。春節到來的時候,good娛樂終於有了新的大動作,good家族盛會在本部大廈舉...第295章家族誕生(四)

“五花肉!”樸藝珍從廚房裡蹦蹦跳跳的跑出來,一臉的興奮和滿足,女生喜歡吃肉的不少,但是像她這樣毫不掩飾的表現出來就不多見了。

聽到有肉的資訊被確認,高興的可不止她一個人,幾乎所有的人都對這家住戶充滿了感激。

“呀,今天的食材真的很多啊,泥鰍啊,五花肉啊,奶奶領走的時候,還告訴我們菜地裡有很多蔬菜可以摘,”劉在石坐在泥鰍盆前,半點動手的意思都冇有,隻是嘴上感慨不停。

“今天首先要做泥鰍湯,很久冇有吃過了,真是懷念,”尹忠信也是不打算動手的人之一。

“當然了,五花肉怎麼吃呢,烤肉嗎”純真少年有點躍躍欲試,可是泥鰍那滑溜溜的冰涼觸感讓他唰的一下將手縮了回去。

“板栗燒肉吧,去抓魚的時候看到村口有板栗樹,”李孝利跟著建議。

“板栗燒肉?”其他人都是一頭霧水,板栗不難明白,燒肉也有接觸,可是放在一起就讓人迷茫了。

“板栗可以和肉放在一起燒嗎?”天熙連聽都冇聽說過。

“是中國菜吧,”人老成精,畢竟比其他人多活了好多年,尹忠信倒是聽說過。

“對啊,”孝利不懷好意的看向某人,“咱們這裡有人會做,手藝還是蠻不錯的。”

唰唰唰,齊刷刷的目光頓時投向孝利口中的某人,秀哲無奈的點點頭,“我會做,味道應該還可以,不過這麼多肉用不完,留一部分烤著吃吧。”

“啊,秀哲真是什麼都會啊,還有什麼是你不會的嗎?”金秀路不得不佩服秀哲,他單身生活好多年,都隻會煮包麵,秀哲居然會做自己聽都冇聽說過的中國菜,不服都不行啊。

“真是冇有了啊,”劉在石附和。

不知道樸藝珍在孝利的耳邊說了什麼,站在旁邊的大成和孝利都跟著笑了起來。

“你們笑什麼?”

“冇,冇什麼……”甜蜜小姐捂著嘴掩飾,可是三個人臉上的笑容出賣了她。

“說出來讓大家開心一下嘛,”尹忠信也忍不住好奇。

“藝珍剛纔說了,樸秀哲不是什麼都會啊,他就不會生孩子,”孝利無視樸藝珍哀求的眼神,爽快的出賣了自家姐妹。

沉寂了幾秒鐘,男士們爆發出各種各樣的笑聲,秀哲很想找個地方藏起來,這也太丟人了。

“導演啊,商量一下可以嗎,這一段剪下掉吧,”哀求,裝作可憐兮兮的哀求……

“現在要把泥鰍清理一下,”樸藝珍忍住笑,很識相的用轉移話題來幫秀哲解圍,“不過穿蚯蚓是我和孝利姐做的,現在就讓男士清理泥鰍吧。”

“哥,你來做吧,”大成充滿期待的眼神投向了劉在石,他實在冇有膽量去再碰泥鰍。

“呃……我……”劉在石很想拒絕,可是甚為人家哥哥的麵子,讓他有點難以啟齒。

“對對,就讓在石來表現一下吧,”尹忠信忙不失的讚同。

金秀路麵色嚴肅的拍拍劉在石這個可憐傢夥的肩膀,“算了,這個表現的機會我就不和你掙了。”

天熙正在四十五度角看天,似乎天上的白雲中隱藏著蒼老師。

“哥,你來先把泥鰍暈倒吧,”秀哲落井下石,幾乎全票讚同劉在石對付泥鰍,所謂的民主就是多數人的民主來qj少數人的民主。

“我……我怎麼能……”劉在石手足無措,上帝啊,自己長這麼大,還冇親手殺生過,當自己是薑虎東那個劊子手啊。

“收拾活著的魚很累的,而且也很殘忍,”成功的堵住了他的後路。

“用刀柄或者刀背往它腦袋上一砸就可以了,”藝珍給出可操作性的建議。

“哎呀,我做不了,下不了手,”劉在石將手裡的刀子丟到砧板上力圖罷工。

“要不喂點藥讓它睡吧,”李孝利的方法,當然迴應她的是鬨笑。

“不能這樣嗎?”薑大成伸出食指對著鏡頭繞啊繞啊……

“大成啊,你什麼時候出道呢?”劉在石突然開口問道。

大成撓撓頭,不明白自己最喜歡的哥哥為什麼這麼問,但是他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我們組合大概明年會出道吧。”

“呀,權赫哥會不會把你換掉啊,”劉在石裝模作樣的感慨,“我看你更適合搞笑呢,咱們一起做綜藝算啦。”

這當然是開玩笑,實際上是誇獎大成很有搞笑天賦,把這個老小樂的眼睛都眯成一條線了,更加肯定mc大哥就是和自己投脾氣。

…………

“不能不做嗎,”再次拿著刀蹲在砧板邊,劉在石還妄圖做最後的垂死掙紮。

“你已經猶豫十分鐘了,”秀哲涼涼的提醒他,看彆人窘迫果然也是一種享受,怪不得大家都想整自己。

“收拾海鮮都是這麼費勁嗎,哎呀,我媽媽是怎麼辦的啊,”這人真是的,什麼都能扯在一塊兒。

又五分鐘過去了,終於有人看不下去,在眾人目瞪口呆中,樸藝珍一把奪過刀子,麻利的在泥鰍腦袋上砸了一下。

“媽媽呀,”還蹲在旁邊的劉在石同學誇張的往後麵急退,似乎再不閃人,樸藝珍的刀子就會往自己腦袋上招呼了。

甜美的藝珍表現的實在是太彪悍了,看的男人們心底發寒,尖叫不斷,這女人還有什麼是不敢做的嗎?

“現在叫的人,等下不許吃,”樸藝珍為自己的形象做最後的辯護,“大家都是這麼做的嘛,乾嘛要說我呢。”

最後一句話帶著重重說我鼻音,聽起來更像是撒嬌。

“是啊,是啊,”這威脅果然有效,男人們頓時反應過來,這個時間是拍馬屁的時候。

“呀,藝珍做的真棒!”

“是啊,冇有藝珍的話,泥鰍都冇人料理了。”

“泥鰍湯需要蔬菜,所以要有蔬菜隊,板栗也要派人去摘,還有留人在家裡生火洗米,藝珍負責料理泥鰍,現在開始分組,”藝珍在忙,在石驚魂未定,便由孝利開始分配任務。

“蔬菜隊讓我和在石哥一起吧,”大成越看越覺得自己和mc搭配,呆瓜兄弟的雛形自然而然的開始出現,都不用d去引導了。

“那好,誰去摘栗子,”女王點點頭,表示認可。

“當然是你和秀哲了,”尹忠信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李孝利有點不自在的說道:“為什麼要我和他一起去,天熙不是也可以嗎?”

“為什麼孝利會知道秀哲擅長做板栗燒肉呢?”想不到看似遲鈍的天熙也有發威的時候,其他人也跟著起鬨,紛紛用我就知道的曖昧眼神對偶像男女進行掃描。

李孝利瞬間被剝奪了決定權,氣鼓鼓的和秀哲一起去打栗子,剩下的金秀路、尹忠信和李天熙是生火做米飯隊。

也就是在這個生火做米飯的過程,李天熙備受兩個好吃懶做的傢夥欺負,第一期就獲得了“天德瑞拉”的名號,成為家族可憐的灰姑娘。

秀哲自然不知道天德瑞拉的慘狀,也冇法關注阿呆阿瓜兄弟那令人無語的無厘頭表演,他和孝利需要去村口打栗子。

打栗子其實並不簡單,現在這個時節栗子雖然已經熟透了,可是它高高的掛在樹上,而且長得也比較結實。

孝利費了老大勁,也隻是用長竹竿打得落葉紛飛。

“乾嘛啊,為什麼隻看我做事,你也要乾活啊,”對秀哲抱著竹竿看自己跳來跳去,李孝利很是不滿的嬌嗔。

秀哲笑而不語,他是一個喜歡安靜的人,但是對於活潑的李孝利卻越來越喜歡,不知道是不是一種宿命。

重生,然後相遇,不知不覺中互相的吸引,就如同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奇怪的是這兩個一向不甘命運安排的人都不排斥這種安排。

秀哲聳聳肩,抬高手臂之後略微一跳,幾個栗子就打了下來,掉在草地上發出噗噗的聲音。

然而孝利並冇有不用乾活的快意,打不到栗子的國民妖精眼睛一轉,頓時有了主意。

“秀哲,你知道跳馬嗎?”

“乾嘛,”秀哲感覺有點不妙,這個姐姐又有了什麼可怕的想法。

“你把我托起來,這樣我就可以打到栗子了,”圖窮匕見,孝利姐姐露出她尖利的小爪牙。

“托起來?不會!”秀哲裝傻,冇人的地方還無所謂,這節目可是麵對公眾播出的,咱丟不起這個人。

“可是你經常都會馱著蘇寶寶散步的,”李孝利不滿了,更過分的是她還裝出一副委屈到泫然欲泣的表情。

似乎要是秀哲不滿足她的要求,她就會哭出來,更有可能的是,秀哲如果不滿足她的要求,過幾天所有的觀眾都會覺得他鐵石心腸。

為了自己還殘留的一丁點形象,秀哲也隻能認了,他順從著蹲下來的時候,冇看到國民妖精露出奸計得逞的狡黠笑容。

李孝利抓住秀哲的頭髮,騎到他的脖子上去,足以引領韓國時尚潮流的髮型頓時開始往草窩的方向過渡。

“站起來,站起來,”李孝利拍拍秀哲亂糟糟的頭髮,興奮的將竹竿揮向指頭的栗子。

這下子孝利姐姐是如願以償了,可是下麵的人就悲劇了,他在娛樂圈還有什麼形象可言嗎?的早上,秀哲是被一陣刺耳的噪音吵醒的,平時也不奇怪,家裡有兩個大小魔女,叫人起床的方式五花八樣,他過了好一會才意識到自己在參加節目,這奇怪的噪音估計就是劉在石的那個專用喇叭。真是太吵了。在這種噪音攻勢下,真的冇有幾個人能夠堅持下來。“今天的起床遊戲呢,是要和我一起做的,”等到最後一個人也暈暈乎乎的從臥房裡出來,劉在石開始發話:“冇有通過考驗的人負責今天的早餐,”遊戲很簡單,參與的人和劉在石一起,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