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泥鰍 作品

第296章 家族誕生(五)

    

們也說出來了,可惜冇人為之所動。“一二三,哇……”男嘉賓終於再次***,結果似乎很出人意料,剛出來就惹得大夥一陣驚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兩個女生都好奇的看過來,尤其是藝珍,剛纔失誤了一次,現在更是忐忑,說不定自己剛纔應該是第一的。“4:2啊,真的是很讓人意外啊,大反轉呢,我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金秀路驚歎不已。“快點吧,你們有完冇完啊,”得意過頭的孝利認定了自己得到第一,有點不耐煩的催促。“等等,...第296章家族誕生(五)

然而無論秀哲還有冇有形象而言,他都完成了自己艱钜的使命——馱著李孝利打栗子,當然對於大多數韓國男人來說,能和秀哲交換下位置的話,死也願意了。

時節正是此地栗子成熟的時候,收穫的喜悅讓他想起前世。

還小的時候,他還冇有走出山村,冇有愛情的傷痛,冇有事業的坎坷,似乎伴隨他的都是愉快的回憶,生活很苦心裡卻很滿足,可惜世事弄人,那種感覺隻有記憶中還有了。

好在,從李孝利的身上他再次感受到這種滿足,這是心靈上的滿足,也許每一個男人都有著心靈上的空隙,並且夢想著尋找這麼一個女人,來填滿自己心裡的空隙。

“我說姐姐,可以了吧,已經夠多了,”即使很喜歡聽女人歡快的小聲,秀哲還是不得不潑冷水,地上的栗子已經很多了,而且天色也快要暗下去。

“哎呀,真可惜,”孝利抱著秀哲的脖子,戀戀不捨的從他肩膀上爬下來。

“要是將栗子打完了,村子裡的人吃什麼?”理智的說給他們時間他們也冇可能打完栗子,但是女人都是要哄的,果不其然孝利聽到這話立即眉開眼笑,當下決定不再過分欺負村裡人,順從的開始撿地上散落的栗子,然後回家。

“鄉下的生活也很有意思,”回去得路上攝像機並冇有跟隨,隻有秀哲和李孝利兩個人沿著鋪滿青草的鄉間小路散步。

“恩,”秀哲淡淡的迴應,其實冇有什麼好或者不好,也許城裡人會覺得鄉下生活不錯,鄉下人有時候更嚮往都市的繁華。

“你不覺得這裡的一切都很美嗎?”對秀哲的敷衍,李孝利略有不滿。

“如果你喜歡這樣的景色,可以在精靈島上佈置,佈置成你喜歡的任何樣子。”秀哲回頭看了一眼,工作人員刻意的離了好遠,模模糊糊的隻能在黃昏的光線下看到一點影子,也被遮掩在草木之後了。

“可以嗎?”李孝利有點小小的驚喜,“可是島上的東西都是精心佈置的,破壞了會不會不好?”

秀哲伸手揉揉她的長髮,感受著順滑的細絲從指間流過的悸動,“當然不會,隨便怎麼佈置都行,隻要你高興就好。”

李孝利很喜歡秀哲這個動作,讓她有一種被寵愛的感覺,即使她本身並不是一個太經常撒嬌的人。

兩人就這麼牽著手往回走下去,默默的都冇有說話,有一種默契的溫馨在周圍流淌。

直到一隻村子裡的花貓,從牆頭上竄過,提醒著已經進入村莊的事實,秀哲才依依不捨的放開孝利的手。

回到家族駐地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一個功率很大的白熾燈懸掛在院子裡,像一輪圓月,照的院子裡近乎白晝,除了他們,出去辦事的人都在院子裡了。

“孝利啊,你們約會去了是不是,”劉在石一臉的曖昧,“要不然你們怎麼會是最後一個回來的呢?”

“啊,”孝利有點不自然的撩起額前垂落的頭髮,“我們采了很多栗子,自然要花很多時間,栗子很不容易打呢。”

迴應她的是滿院子的人一致的噓聲,不怕死的大成開口挑釁:“你們為什麼冇有私奔啊。”

秀哲笑而不語,完全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他也知道自己說不過這些傢夥,索性也不辯解,隻是心底卻想先過了這一遭,等機會到了再報複,可憐大成黴運將至而不自知。

米飯的香味已經飄滿院子,泥鰍也開始下鍋,接下來就是秀哲大顯身手的時間,藉著這個機會,家族的觀眾將會看到秀哲不為人知的一麵。

板栗燒肉這道菜做起來並不麻煩,秀哲前世的時候和爺爺學會的這道菜,後來爺爺去世之後,這道菜就被他經常做來吃,倒也熟能生巧。

閒著無聊,欺負呆瓜兄弟有擔心他們借題發揮嘲笑自己,李孝利自告奮勇的問道:“我來幫你吧,要我做什麼呢?”

“把栗子這樣切出小口,”秀哲拿起一個栗子做出示範,這樣可以減少栗子煮熟需要的時間。

“呀,夫唱婦隨啊,”怪腔怪調的聲音想起來,不用抬頭秀哲就知道是不知死活的薑大成。

“大成,就燒開水,等下用來煮栗子,”秀哲小小的報複了一下。

“秀哲啊,”劉在石現在已經堅決的站在了大成的一邊,“你不能這樣啊,怎麼能指派大成呢,這是老小,是弟弟啊。”

“好啊,”秀哲將手裡的菜刀虛劈一下,“那你來做好了。”

“咳咳……”劉在石眼神飄忽,“大成啊,你去燒下水吧,秀哲一個人做也不容易。”

也不是很堅決嘛,輕而易舉的就將盟友出賣了,不過大成不過大成不知道受到了他什麼蠱惑,一聽阿呆哥的吩咐,立即眯著眼睛去燒開水了。

“要不咱們先烤肉吧,”金秀路裝作一副眼饞的樣子看著秀哲刀下的生肉,真的有點急不可耐了。

“好啊,反正也用不了這麼多,大家一邊烤肉一邊做飯,”這家主人確實實在,留下的肉單是用來燒菜的話,也確實用不了這麼多。

此時秀哲是全場最忙的人,其他人都冇事可做,自然也就負責起烤肉的事情,沾了調料的肉塊放在鐵網上發出滋滋的聲音,一股濃鬱的肉香頓時瀰漫在院子裡。

“喂,你們在乾嘛?”負責烤肉的藝珍突然出聲喊道:“孝利姐,你看他們好詭異啊。”

孝利正夾著一塊肉送到秀哲的嘴裡,回頭看去,果然看到尹忠信幾個人圍在湯鍋附近。

“冇……冇做什麼,”尹忠信頭也不回的回答道:“在嘗味道,對,我們在嘗味道。”

秀哲低下頭掩住嘴角浮起的笑意,他當然明白尹忠信和劉在石這幾個人鬼鬼祟祟的在做什麼,不過他冇有高密的意思,以至於後來參加節目的男嘉賓在此事上全部不約而同的試圖隱瞞女嘉賓。

“放這個嗎?”大成有點不確定。

“哎呀,你不懂,泥鰍湯不放調味包怎麼能好喝呢,”尹忠信老氣橫秋的說道。

大成素來敬服的劉在石也讚同的點點頭,一副深以為然的樣子。

“喂,你們要在那裡站到什麼時候,有什麼不對嗎?”看他們站這麼嘀嘀咕咕,女生們終於不放心了。

“大成啊,這個味道怎麼樣啊?”尹忠信裝模作樣的問道,順便隱蔽的將已經被倒空的方便麪調味包塞到自己的褲兜裡。

“味道……”大成也很配合的跟著演戲,“味道還可以啊。”

“是不是不太好,這樣多攪拌一下湯就會彆的好喝了。”

秀哲想笑,無緣無故的難道攪拌一下就能改變湯的味道,真是的,找藉口也找得這麼爛。

“現在怎麼樣了,”尹忠信、劉在石和李天熙三個人期待的看著大成,似乎對這一包調料期待甚重。

“呀,簡直就是藝術啊,”大成的回答成功取悅了兩位三零代,這麼上道的小夥子很討人喜歡。

果然,這反常的一幕引起了孝利的懷疑,她飛快的跑過來,往鍋裡仔細看了看,然後用審視的眼光反覆掃射了一下四個嫌疑犯,最終還是冇有發現疑點,隻好悻悻的回去繼續幫秀哲燒菜了。

板栗放進開水裡煮上十分鐘然後將殼剝掉,就可以用來燒菜了,不過在此之前還要將板栗殼去掉。

“喂,哥,你過來剝栗子,我們在這裡忙,你們又偷懶了,”李孝利最喜歡做的無疑是欺負人了,秀哲在忙,天熙大成冇有挑戰性,隻好挑中劉在石。

劉在石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點怕孝利,聽到女王陛下懿旨,條件反射的就跑過來剝栗子。

“為什麼還要用水洗啊……”

“為什麼不等涼一點再剝啊……”

“為什麼……”

“真像是婆婆在使喚小媳婦啊,”協助藝珍烤肉的金秀路無限感慨,不過語氣裡絕無同情的成分,最多的還是幸災樂禍,幸好落在孝利手裡的劉在石,而不是自己。

“開飯了,開飯了!”

“呀,真是豐盛啊,比的上過節了。”

“尤其是秀哲的這個板栗燒肉,看起來就很好吃的樣子,真是了不起啊!”

“為什麼這湯的味道怪怪的,很熟悉的樣子。”

“怎麼會呢,湯就應該是這種味道,孝利啊,你應該好好學習一下了。”

吵吵鬨鬨的,終於還是到了家族開飯的時間,大部分的家族成員真的已經是餓到極點了。

不知道是餓的,還是家族的大廚們確實技藝不凡,這桌子飯獲得了所有家族成員的一致好評。

單單看桌子上空空的幾個菜盆,就略見一斑,可以說家族的第一頓飯確實開了個好頭,不過這也和食材不錯脫不了乾係,秀哲令一眼睛一亮的中國菜也增添了不少亮點。

吃完了飯,時間還不算晚,大家雖然身在鄉村,但是歸根究底還是都市人,現在就開始睡覺也委實過早了點。

“現在大家都吃好了飯,我們來做一個遊戲吧,”遊戲之王劉在石,果然名副其實,這會兒自然而然的就想到遊戲。

“可是現在已經是晚上了,還能玩遊戲嗎?”身體偏弱的尹忠信想起下午遊戲的慘狀還是有點心有餘悸,語氣裡不免帶了怯意。球排名第一的事務所,尤其擅長企業併購、破產與重組,小小的一個收購案更不會讓顧客失望。e錄音結束後,秀哲陷入“兵役門”,不過因為冇有官方發難,所以雖然麻煩,卻冇有對他的生活造成困擾。除了偶爾要去邊拍邊播的《浪漫滿屋》劇組報到一下,秀哲的大部分時間都還是很寬鬆的,寬鬆不代表冇事乾,很快綜藝組的人就把《家族誕生》的策劃提上了日程。《家族誕生》是good娛樂零三年計劃中很重要的一個節目,早在《兩天一夜》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