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泥鰍 作品

第299章 大結局

    

道,老小一看就不像久經花叢的人物,說不定到現在還不知道啥是交往和愛情呢。大成將腦袋重重的砸在麵前的床板上,無言反駁,未語淚雙行……“秀哲或者孝利有一個是第一,”天熙將分析目標轉向偶像男女,“因為長得好看,交往就多,被甩的次數也就不會少。”“我冇有被甩過,”國民妖精不服氣的反駁道。“你說的是真的?我不信,”尹忠信倒是很讚同李天熙的論斷,善水者溺,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孝利一甩肩上披散下來的長髮,儘展...第299章大結局

十月份的時候,good娛樂一次性推出兩張專輯,分彆來自於因為錄像帶時間沉寂的白智英和“江郎才儘”的金鐘國。

如果這件事發生在去年,也許很多人會認為good娛樂這個初出茅廬的愣頭青真是瘋了,這兩個人可都是被業界判了死刑的人。

但是現在冇有任何人敢這麼以為,即使是無風也起浪的娛樂媒體也表示,good娛樂很可能再次創造奇蹟。

原因很簡單,前幾天的娛樂產業峰會上,與會的李秀滿社長在發言時,帶著明顯的酸味說過,預祝good娛樂全盤收購ihq成功。

他的本意是提醒眾多的娛樂公司們儘可能的阻止這件事,但是對於站在其他立場的人來說,是不會有這種危機感的,更多的是帶著驚奇的心情給予最大的關注。

能夠收購韓國第一大娛樂公司,這是什麼概念,無論是鯨吞魚也好,蛇吞象也罷,都說明瞭good娛樂在韓國娛樂圈王者的地位。

果不其然,十月份之後的音樂***,成為白智英和金鐘國角逐的戰場——good娛樂的內戰。

初冬的陽光透過打開的玻璃窗,灑進辦公室,秀哲坐在窗戶之前,看著公司院子裡的草坪上一群人正在踢足球。

男隊vs女隊,都是公司裡的練習生,蘿莉和正太的比拚,可惜雖然人數眾多,但是體力方麵的天生弱勢,讓女孩子們氣得哇哇大叫。

叮鈴鈴的聲音打斷了他欣賞蘿莉的思緒,拿起桌子上的電話,就聽到一個意料中的聲音。

“我是薑俊承……咳咳……”

“知道是你,我等你有一段時間了,你在哪裡?”秀哲攤開桌子上的報紙,半個版麵巨大的黑字觸目驚心:百年望族,一朝冰融。

報道寫的是韓國崔氏的瓦解過程,涉黑、販毒、多次刺殺政府企業要員,得罪的人太多了,冇有任何可能再翻身了。

可能他們也無法想象,隻因為一個崔建元,就毀掉了幾代人百餘年的心血。

“我應該……我應該相信你嗎?樸秀哲,你果然夠狠,我隻是想讓建元死,咳咳……你卻推動整個崔家完蛋,”對麵的人言語斷斷續續,情況似乎很不好。

“我想你也許需要幫助,”秀哲用簽字筆在“舉報人薑俊承生死不明”下麵劃了一道橫線,聲音很是輕柔,像是情人間的低語。

“咳咳……你不會放過我的,我知道,我知道的,”那端的聲音越來越低,“反正我也快死了……嗚嗚,冇得救了……我要死了……”

放下漸漸安靜的話筒,秀哲歎了口氣,他真的是打算幫薑俊承的,可惜聰明的人太過聰明也不是好事,太喜歡以己度人有時候容易走進死衚衕。

三天後,首爾郊外的一戶人家在自家的度假小屋了發現了薑俊承,這位揭露出崔家真麵目的功臣,可惜死去多時了。

崔家的消亡隻是帶給秀哲一些無關緊要的感慨罷了,他的時間很少,能夠連續兩天等待著薑俊承的求救電話已經仁至義儘。

good娛樂收購ihq雖然已經是鐵定的事實,但是最終完成的時間,不到年末是冇有太大可能成功的。

還有vugames,這個被秀哲改為goodgames的新企業,雖然已經正式的掛在了秀哲名下,但是產業太過零散,還需要整合,通過獵頭公司招聘的新總裁也需要親自觀察。

再加上,偶爾還要參加一下《兩天一夜》和《x_dygaga,以及1987出生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市的ke$ha。

按照計劃,北美分部將在零四年將這兩位秀哲推薦的小女生包裝出道,主打歌曲全部出自秀哲之手。

而goodgames,並冇有因為所有權的變化,產生太大的動盪,秀哲在研發人員待遇方麵一擲千金,再加上新總裁實力不俗,不出意外的話,本年度就可以產生盈利。

goodhilton度假集團方麵,在秀哲的牽線下,通過海島販子弗拉迪或租或買,將十幾個處於旅遊勝地的海島攬入囊中,集團前景尤為可觀。

從goodhilton(希爾頓)度假集團在夏威夷舉辦的董事局酒會上回來之後,秀哲就馬不停蹄的回國準備年末大賞。

零三年的韓國娛樂圈是good年,但是單就歌壇來說,則是名副其實的reg年,無論是從音樂本身,還是從觀眾情緒的角度考慮,秀哲在今年年底大賞上獲得大滿貫,幾乎冇有任何反對的聲音。

&am;清一色的大賞,秀哲真正做到了拿獎拿到手抽筋,感言感到無話可說。

春節到來的時候,good娛樂終於有了新的大動作,good家族盛會在本部大廈舉辦,這是good家族第二屆晚會。

比起第一屆隻有u_nee、神話、李孝利和樸秀哲,這次的晚會堪稱陣容驚人,去年參加的幾位全部到場不說,新加入good的原ihq旗下藝人全部都在會上出現。

以至於good娛樂的練習生每個人都拿著很多海報去求簽名。

進入零四年,對於秀哲來說,最主要的事情莫過於四十六屆格萊美。

二月十四日,情人節,也即秀哲二十四歲生日,這一天他是和全世界的觀眾一起度過的。

在頒獎典禮上,格萊美組委會耗時十一分鐘為秀哲慶生,並且邀請與會明星合唱生日快樂歌。

也就是在這屆頒獎典禮上,席琳迪翁參與為秀哲唱生日歌,並表示秀哲是她最喜歡的新生代歌手。

也就是在這屆頒獎典禮上,秀哲力壓碧昂斯,十二項提名中,完美命中年度最佳單曲、年度最佳r&am;am;b歌曲、年度最佳新人、年度最佳流行男歌手等等九項大獎,成為四十六屆格萊美最大的贏家。

然而對秀哲來說,美好的開始,並不意味著事事順心。

不開心,很不開心!

可能是零三年的大賞一無所獲的緣故,不知道是李秀滿還是樸振英,向媒體透露了秀哲是good娛樂真正老闆的事實。

出身豪門的藝人雖不常見,但也不是冇有,身為藝人自己開公司的也非罕見,但是從來冇有人達到秀哲這個高度。垃圾桶。“第一組是秀哲和金秀路,哇,巔峰的對決啊,”劉在石宣佈比賽開始。“秀路啊,你很想贏啊,”尹忠信笑著說道,金秀路的表情太過正經,讓人忍不住發笑,倒是秀哲一如既往的溫和,帶著謙遜的微笑,讓人忍不住想撕掉他的麵具。“呐,即將趴在你背上的是韓國國民妖精,全韓國男人的夢中情人,請問你有什麼感想,”mc拿著一個木棒,裝作記者采訪的樣子。秀哲扯扯嘴角,臉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這活寶!“好吧,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