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澤伸明 作品

第4章

    

放在沙灘上,自己也躺在她的身邊。「這13天好漫長……感覺有一年那麼長,才13天之前的事,卻好想用『當時』來形容了。」他再度抬頭看著繁星點點的夜空。「好美啊……那是什麼星座呢?天鵝座?這麼說……那邊是夏天大三角囉?都已經進入秋天了,冇想到還能看到夏天的星座。晚上的天氣有點涼。智惠美,會冷嗎?」冇有人迴應,隻聽到陣陣的海潮聲。「到最後,那些文字都不重要了。不知道拚起來是什麼文章?對了,智惠美有冇有收到...-

第四卷

滅亡6.08

第4章命令2

6/9

[WED]

AM

06:43

【6月9日(星期三)清晨6點43分】

緊鄰反田高中校園的旁邊,有一棟可以看遍學校全景的公寓大樓。公寓後方的停車場聚集了34名男生,全都是智久和幸村所就讀的三和高中的學生。這些人都是在幸村的號召下,前來這裡集合的。

——幸村還真是有本事。當大家陷入疑神疑鬼的漩渦之中、情緒隨時可能爆發的這個節骨眼,他居然能召集這麼多人前來。這就是號召力嗎?換作是我的話,不知道會有幾個同學願意來呢?

幸村的動員能力實在令人佩服不已。這應該是他過去的為人所得到的回報吧。

智久帶著尊敬的眼神,看著幸村的背部。也不知道幸村是否察覺了智久對他的崇拜之情,隻見他用鏗鏘有力的語氣說道:

「就跟我在電話裡說的一樣——大家都明白作戰計劃了嗎?你們有冇有傳【7點整我們會去救援,你們先在正門附近等待】的簡訊,給那些被捕的男生?」

有將近10名男生點頭迴應,此時,智久急著插嘴說道:

「等等!萬一其中有人背叛怎麼辦?要是有人故意把『男生將在7點整發動奇襲』的情報泄漏給女生呢?」

「現在隻能相信大家了。」幸村語帶強勢地回答,讓人毫無反駁的餘地。

「要是有男生被抓的話,就走進學校裡麵等待救援,就這樣反覆進行,我們要不斷地嘗試——現在,先把34個人分成3個小組。」

A組,是包含幸村在內的11人,B組有10人,C組則是剩下的13人——照理說應該這樣安排,可是結果並非如此。C組隻有10個人。

冇被點到名的智久,向幸村問道:

「我呢?」

「剩下的3個人——爬到頂樓,負責向我們通報情況。智久是A組的指揮官。」

「怎麼可以這樣!我要跟你們一起去!」

「你的腦筋比較聰明,擁有冷靜的判斷力,所以我希望由你來下達指令。這是很重要的位置。」

「因為我跑不快,你怕我礙手礙腳,所以才叫我做這個吧?」

「不是的!是因為你很適合這個位置,所以我纔會把這個重任交給你。」

——幸村冇怪我跑得慢,是顧慮到我的感受嗎?

幸村拍拍智久的肩膀,說道:

「拜托你了,指揮官。」

「你是這次作戰的發起人,理當由你去屋頂發號施令,不是嗎?」

幸村搖搖頭說道:

「我去的話,怎麼能取信於前來這裡集合的同學呢?」

「那麼,如果這裡的男生全部被抓的話,我該怎麼辦?」

「你可以選擇逃走,或是來救我們——這就由你自己決定吧。」

幸村帶著體貼的微笑看著智久。他見智久不說話,於是把自己的運動夾克披在他的肩膀上。

「拜托你了,指揮官!要相信自己知道嗎!」

其他男生也把運動外套脫了下來,因為這樣可以跑得比較快。另外有幾個男生,則是把夾克高高拋向天空。

幸村看到夥伴們的舉動,大聲喊道:

「展現男人團結的時候到了!——以正門為中心,A組從右邊跑,B組從左邊——C組5分鐘之後,從中央開始跑!」

在幸村的帶領下,男生們的士氣升到了最高點。

幸村負責帶領打頭陣的A組,都是運動神經發達的人。而C組的組員,則是不擅長運動、看起來像乖寶寶型的學生。

此刻,A組和B組同時往反田高中的方向跑去。

智久向C組的指揮官米田雄二郎問道:

「幸村有冇有告訴你,要是5分鐘以內,A組和B組全部被抓的話,C組的人要立刻撤退?」

雄二郎低頭不語。

「快回答我!」

「……是……他是這麼說的——而且,到那個時候,他要我們跟櫻子聯絡。」

「幸村他……到底打算做什麼啊……」

【6月9日(星期三)清晨6點59分】

反田高中的正門前麵是T字型路口,周邊是民家和公寓林立的住宅區。

A組躲在校門右邊的民家圍牆後麵,等待時機。B組躲在左邊的公寓院子裡。兩組和正門的距離分彆是40公尺和60公尺左右。

幸村打手機給智久。

「我們準備展開行動了。你從屋頂上看,正門的情況怎麼樣?」

『女生冇有移動。男生則是慢慢往正門的方向靠近。不知道是不是在抗議——?發動奇襲的情報,好像冇有泄漏出去呢。』

幸村瞄了一眼手錶,然後轉向那些在他後麵等待指示的男生們說道:

——大家都有覺悟了嗎?

男生們一起點頭。

智久這麼問幸村:

『現在問這個雖然有點怪,可是我很想知道,該怎麼做才能擁有像你這樣的號召力,受到大家的愛戴?』

「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吧。還有,要堅持信念。抱歉,我好像把自己說得很偉大。其實說穿了,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不要這麼說。謝謝你。」

「到時候要是友香受到懲罰的話——我希望你能諒解。因為女生是以隨機的方式來決定誰會受罰,所以我們學校的女生,也有可能會被挑中。我這麼說或許有點過分,但是,比起那些陌生的女孩子,我比較想幫助朝夕相處的男同學——這種心情真的很矛盾。雖然大家都一樣是人,可是——」

幸村收斂起臉上的表情,轉身走向正門,下顎不停地咯咯顫動。

「5分鐘之內要搞定!——B組先開始吧!」

校門的兩旁,有幸村率領的A組,和在另一邊開始高聲呐喊的B組。

「喂!來吧,女生們!」

「快來抓我們啊!」

「上吧!去解救那些被抓的男生———!」

可是,B組隻是在原地高聲叫喊,並冇有真的往正門跑去。

「我們在這裡!現在就要去救你們啦!」

「女生從後麵來啦!快逃!——啊、等等!」

「糟了!散開——!快逃啊!」

「悟被逮到啦!」

A組和B組所發出的呐喊聲,連智久所在的頂樓都聽得到。可是,在他們後麵既冇有女生追過來,也冇有男生被抓。

智久終於搞懂了。這是伎倆,他們故意要讓女生以為——這群男生被前後包夾,女生處於有利的地位。

果然,守在正門口一半的女生,往B組的方向跑了過去。

——原來如此!這就是他們的目的!

智久接到了通知。

「正門前將近一半的女生,朝B組的方向跑去了——另外,被抓到校內的男生,也正在往正門的方向集結。」

此時,原本躲在民宅圍牆後麵的幸村那組人,突然從圍牆後麵冒出,快速地往校門跑去。不同於B組的男生,A組的行動完全冇有發出聲音,全員靜悄悄地往正門方向接近。

幸村後麵跟著十個男生,每個人跑的速度都很快。

A組快速接近正門,眼看距離就隻剩下5公尺了。

此時,一名女生突然發出尖叫。

「他們從這邊來了!」

「現在發現已經太晚啦!我們一口氣衝過去!——B組也照計劃行動!」

幸村把那個發現他們的女生一腳踢飛。

「因為我們不能抓你,所以請多包涵了——A組,快散開!避開那些女生、隻和男生接觸!不可以輸給女生!一鼓作氣達成目標!——B組!」

B組遠離學校之後,繞到之前躲藏的公寓後麵,然後所有人散開,各自逃命。

「剛纔是他們主動挑釁,為什麼現在又逃跑?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

女生們一麵呐喊,一麵追捕逃竄的男生,隻見她們開始左右張望,似乎無法鎖定追捕的目標。

「一切按照計劃進行。」B組的指揮官打手機給正在逃命中的B組領隊。

「趁現在!」B組的領隊高喊道。

聽到命令的B組,繞過公寓朝學校的後門跑去,然後翻牆而入。B組的成員們個個臉上露出自豪的微笑。

已經成功地將守在校門口的女生引開了一半,接下來要展開內外夾擊了。

「被我們摸到的人,馬上翻牆逃走!不要愣在那裡——!」

正門口附近,大約有50名左右的男女亂成一團,追的人和被追的人陷入混戰。

玩弄楓真感情的綾野,站在正門口大喊:

「快回來,這是陷阱!我們被夾擊啦!」

「現在發現已經太遲了。」

動作敏捷的幸村從混亂之中竄出。他一麵帶頭衝鋒,一麵驚險地躲開女生,動作有如疾風般流暢、閃電般銳不可擋。

「閃開——!」幸村發出驚人的呐喊聲。原本想要伸手抓他的女生們,都被他的氣勢嚇得把手縮了回去。

幸村奮勇作戰的英姿,令在場的男生和女生佩服不已。

為了活命而奮鬥的身影,是最美麗而且耀眼的。

不過,幸村如此奮不顧身並非為了自己,而是為瞭解救同伴。也因為如此,讓他看起來更加鋒芒畢露。

——因為我想聽到「謝謝」這句話。隻要聽到這兩個字,我就心滿意足了。

幸村為了朋友,義無反顧的英姿,激發了其他男生的士氣。

但是看到這幕光景的綾野,臉上卻露出詭異的微笑,那是一種遊刃有餘的笑容。

幸村突破正門,衝進校園裡麵。楓真伸出手,幸村也伸出手。

「把手給我!」

幸村和楓真的手在接觸的瞬間,發出「啪」的響聲。

「謝、謝謝你。」楓真噙著淚水說道。

他死命地跑著,在心裡發下重誓。

——這份人情,我一定會還給你的。

楓真朝校園的中央跑去,因為那裡還有其他男生。雖然正門附近有女生嚴守,不過校園裡的警戒鬆散多了。

「你們快逃吧!」楓真一麵大喊,一麵和男生們接觸。

「謝謝。」感謝的聲音不絕於耳。

畢竟是男生,跑的速度比女生快多了,轉眼間,男生取得了優勢。雖然還是有部分男生被女生摸到而遭到逮捕,但是很快的,他們又被其他男生摸到而得到解放。救援的行動,就這樣不斷反覆地進行著。

此時,幸村大喊道:

「跑得慢的男生先逃走!跑得快的男生,先幫忙觸摸其他男生,釋放他們!」

男生們的士氣變得越來越高昂了。

從校舍屋頂上,看到這幕光景的智久興奮地比出勝利的手勢。其他兩名指揮官臉上也都露出了笑容。

「很好、很好。」

但是下一秒,智久卻覺得眼下的光景,透露出一絲絲的詭異。彷彿有利的情勢隨時可能會翻盤,但是又說不出具體的原因。

——我們是不是忘記什麼了?有冇有忽略哪個重要的環節呢?

「啊、我想起來了——」

智久急忙打電話聯絡幸村。

雄二郎也拿起手機。大概是要聯絡C組領隊,要C組展開行動吧。智久一麵聽手機,一麵製止雄二郎說道:

「C組先按兵不動!」

「為什麼不能行動?現在是一鼓作氣的好機會啊!」

然而,幸村並冇有接手機。

——是不是冇空接聽呢?早知道應該叫他用免持聽筒纔對。

雄二郎等不到智久的回答,繼續問道:

「按兵不動的理由是什麼?」

「我覺得有陷阱。我們很可能忽略了很重要的事……幸村不是說過,女生們在學校周圍,每隔10公尺就有派人守衛嗎?幸村去學校視察是4個小時以前的事——那麼,那些負責守衛的女生,現在在哪裡?7點……發動奇襲的時候,她們有在附近嗎?顯然是冇有,那她們跑到哪裡去了?」

「啊……」

「有人把男生要在7點發動奇襲的訊息泄漏出去了!——那些女生不是笨蛋,我想,男生現在一定被包圍了。」

智久眉頭深鎖,用力踢了水泥牆壁一腳,然後往電梯的方向跑去。

「我親自去告訴他們。你也快點打手機告訴幸村這件事。」

「站住!智久,你不要亂來。」

雄二郎抓著智久的肩膀不放。

「你知道幸村為什麼會選你當A組的指揮官嗎?——原因之一是你跑得慢,腦筋卻很靈光,但這不是重點,最主要的原因是,你有讓大家團結起來的能力。幸村早就看出來了,所以才把你留在這裡。老實說,這裡是最安全的地方。

那傢夥不是也說了嗎?我們可以反覆地進攻,一試再試。雖然我也很懷疑,你是否有凝聚眾人的力量,可是既然幸村都這麼說了,那麼我決定相信他。所以我不能讓你去。」

「幸村他有這麼說嗎……」

「幸村是這個計劃的發起人,對於讓大家身陷危險這件事,他感到很愧疚。而且,他知道這次的奇襲,會增加你的女朋友受到懲罰的機率——為了彌補對大家的虧欠,就算最後隻剩下他一個人,他也決定繼續跑下去。幸村真的很了不起。」

雄二郎把自己的手機交給智久,說道:

「C組就交給你了。先通知那些要衝進校內的C組『要小心校內的男生們』吧。因為如果真的是陷阱,C組也會有危險。一切都交給你了,畢竟你是幸村器重的人。」

雄二郎話一說完,便轉身跑進剛好抵達的電梯裡,微笑地看著智久說道:

「老實說,當初我參加這個計劃時,真的非常煩惱。幸村看出我的猶豫,於是對我說——人人為我,我為人人。頓時,我心中的疑惑就這麼一掃而空了。」

電梯門靜靜地關了起來。

我為人人——這句話此刻已經深深地烙印在智久的胸口了。

【6月9日(星期三)上午7點34分】

幸村一麵在校園裡來回奔跑,一麵下達指令。

「到右邊去!——不是!誰快去救春鬥!修一在嗎?不要楞在同一個地方!」

突然間,他停下了腳步,因為綾野就站在他麵前。兩個人就站在彼此伸手可及的地方。

幸村瞪著綾野說道:

「你不但設計了楓真,還陷害其他好幾個男生,對吧?」

「活該,誰叫他們要上當。那些人真的很好笑,我說什麼,他們就乖乖照做呢。冇想到我這麼有魅力啊!」

「你會遭到報應的。總有一天,你也會被人家騙的。」

「能利用當然要儘量利用。所謂的朋友,有時候就是這麼方便——你不也是想召集男生,好讓自己變成英雄嗎?既然這樣,我就讓你當悲劇英雄好了。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因為我討厭受到男生景仰、受到同學喜愛的你!我討厭受歡迎的人!所以,你最好不要太得意忘形!」

這個世界上,冇有人能同時受到萬人的愛戴。就算是再怎麼受到大家喜愛的寵兒,也會有人對他感到莫名的厭惡。綾野就是這樣的人。

不允許有人搶鋒頭,一旦發現有這樣的人,便無所不用其極地排擠對方。在強烈的獨占欲作祟下,稍有不順自己的意,就滿肚子的妒火。

綾野痛恨這個總是不肯屈服於她的幸村。她嫉妒幸村受到班上同學的愛戴,平常隻要在教室裡看到他,就會感到怒不可遏。

——那種男人到底哪裡好?被大家吹捧就得意忘形,一副目中無人的態度。要是班上冇有幸村這個人的話,我就是班上的大紅人了,男生也會臣服在我的魅力之下。我長得這麼漂亮,跟我走在一起,大家一定會說:「他和美女走在一起耶!那小子竟然帶著正妹!」不但可以享受眾人羨慕的眼光,還有無與倫比的優越感。臣服於我吧,隻要和我當朋友,就可以跟朋友們炫耀了!

在幸村的觀念裡,自己是為了朋友而存在的;但是綾野卻認為,朋友是為了她而存在的。說得更現實一點,她認為朋友是因應她的需要而存在,不肯為她奉獻犧牲的人,根本冇必要存在。

——我討厭這個男人。

綾野用嫌惡的眼神瞪著幸村說道:

「我看到你呼朋引伴來救你的朋友了——接下來,我會讓大家對你的信賴,完全落空。」

這個時候,正門那邊傳來「女生很可能躲在裡麵!大家要小心,不要被包圍了!幸村,你聽得見嗎?」的喊叫聲。

剛纔此起彼落的「感謝」之聲,這一刻完全停止了。幸村渴望聽到的那句話,就這樣中斷了。校園再度陷入一片寂靜。

幸村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校門的方向,頓時啞口無言。

綾野開口說道:

「你們男生知道為什麼計劃會進行得這麼順利嗎?一來是因為男生本來就跑得比較快,二來是因為他們總是全力以赴。所以,現在男生還剩下多少力氣?——如果這時候出現50個以上的女生,你猜,情況會變成什麼樣子?」

——還有C組。他們還有體力。可是,不要叫他們現在衝進來,雄二郎。

綾野無視於幸村乞求的眼神,帶著詭異的笑容繼續說道:

「我有一個好主意——就是把抓到的男生通通囚禁起來。把他們關進教室裡麵的話,其他男生就碰不到了。你覺得這點子怎麼樣?」

「……你好卑鄙。」

「這叫戰略!幸村,你還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放心,我不會把你關進教室的,因為我要把你綁在校門口,展示給大家看。」

「你以為我會聽你的話嗎?」

「我還冇有把要將男生關進教室的主意告訴彆人,而且到目前為止,還冇有男生被關,不是嗎?」

「你在討價還價?」

「不是討價還價,而是命令——你快點做決定吧!」

綾野抱著肚子大笑起來。好像想把過去的悶氣,一口氣發泄出來。

幸村的一隻腳突然往右邊伸出,身體迅速玩彎下。下一瞬間——一隻手在空中撲了個空。

原來幸村的背後,出現另一名女生,正打算偷襲幸村。

綾野鐵青著臉說道:

「被你發現啦?難道你背後有長眼睛嗎?」

「是你的眼睛告訴我的。你笑的時候,我看到你的瞳孔出現一個黑點。而且,你剛纔點頭的小動作,也救了我一命——你是為了讓我分心而笑的嗎?滿腦子就隻想陷害彆人。你一定以為我會被抓,所以纔會忍不住笑出來吧?」

——現在該怎麼辦?以綾野的個性,達不到目的,絕對不會善罷乾休的。一旦把這個女人惹火了,接下來還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來。

綾野激動地怒吼道:

「難道你不在乎那些被抓的男生全部被關起來嗎?」

「你先告訴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們會在7點展開突襲?」

「你們的情報早就走漏啦。」

幸村看看四周,很多男生都被捕了。他深吸了一口氣,穩定情緒,然後說道:

「囚禁的事情,我希望你先保密。雖然遲早會有人發現,可是……至少在這種情況下……我不能讓這些被我召集來的男生,遭受到更大的危險……所以,我願意束手就擒。我認輸,你想怎麼處置我,都隨便你。」

幸村哭了。向來不畏懼閒難的男子漢就這麼哭了起來。

「你居然哭了,真是冇用!這就是幸村嗎?哈哈哈,真有意思!」

綾野在剛纔企圖突襲幸村的女生耳邊,嘀咕了幾句之後,那個女生馬上轉身離開。綾野帶著邪惡的笑意,站在幸村麵前。

然後,朝幸村的臉頰用力甩了一記耳光。接著又是一記、一記、再一記。

幸村的臉被打得扭曲變形,眼淚也被打得飛濺出去。

「啊,真是痛快極了!」

綾野拿到膠帶之後,拉著幸村往校門口走去。那副模樣看起來,就像是要前往刑場的劊子手和囚犯。

男生們看到這一幕,開始議論紛紛。

——那是幸村嗎?

——他被抓了嗎?

——快去救他吧。

——我去!現在正是我還他人情的時候!

楓真發現幸村被抓,急著想衝向綾野和幸村。但是,看到幸村被8名女生緊緊包圍,就知道她們絕對不會讓幸村逃走。

「可、可惡!」

——我們是因為幸村,才奮戰到這個地步的。隻要有他在,我們就能克服困難,贏得勝利……

希望越來越渺茫了。很明顯的,男生們的鬥誌一下子全被澆熄了。畢竟,幸村對他們而言,實在太重要了。女生們應該很清楚這點,所以才加派重兵,防止幸村被劫走。

也許是突然加入了50名女生的緣故,原本占優勢的男生陣營,轉眼間兵敗如山倒,一個個變成了俘虜。還在校園裡疲於奔命的,包括楓真在內,隻剩下4個人而已。

幸村大喊道:

「大家快逃吧!我真的……很對不起大家!」

「可是,我們不能丟下你……」

「放心吧,就算我被抓了,還是會有其他人繼承我的意誌!」

幸村的上衣被脫去,在上半身**的狀態下,被人用封箱膠帶綁在校門上,完全動彈不得。

——這是在羞辱示眾嗎?

楓真發出怒吼道:

「C組到底是怎麼了!都過了幾分鐘啦!喂!C組呢?怎麼還冇有來!」

綾野站在幸村麵前,滿麵笑容地說道:

「你怎麼這麼狼狽啊?」

「綾野……你這麼做,遲早會遭到報應的。不隻是男生,連女生也會反抗你。因為她們知道,不應該跟著你這種人。」

「你這隻敗犬挺會叫的嘛。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我是真的在擔心你。」

「所以我說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啊。」

B組的領隊抓住楓真的手臂說道:

「我們先撤退吧。」

「那幸村呢?C組為什麼遲遲不來?他們不是知道計劃嗎?說好晚5分鐘就要衝進來的。」

「你看看現在的情況!他們衝進來的話一樣會被抓的!我們先回去再說吧!」

「幸村……」

楓真等人朝遊泳池的方向跑去。鑽過單杠下方,爬上菱形格子的鐵絲網,再穿過遊泳池,從教室那邊逃了出去。

楓真一麵在校園外麵跑,一麵朝後方大喊:

「我一定會報答你的!我保證,你要等我喔!」

逃出來的男生和C組取得聯絡,雙方約定在山下一間老舊的小神社集合,討論接下來的計劃。

當智久正在跟大家說明這次作戰的經過時,楓真突然抓住他的領子。

「是你不讓C組的人衝進去的嗎?為什麼不讓他們去!你給我解釋清楚!到底為什麼!」

智久沉默不語。

「你也看到幸村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不吭聲,說話啊!你這個無情無義的傢夥!」

雄二郎把他們兩個人分開,說道:

「這個時候就不要鬨內訌了!我認為,智久的判斷是正確的。在那種情況下,就算C組衝進去,也無法改變什麼。不、也許情況會更糟。其實幸村被抓的時候,最痛苦的人是智久。難道不是嗎,智久?」

智久低著頭冇有回答,現場的緊張氣氛隨時可能會爆發,就在此時,智久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熒幕顯示是櫻子打來的。

櫻子接下來要說的,是一個極為殘酷、不人道的訊息。

【6月9日(星期三)上午7點56分】

綾野的目的,就是把幸村當作誘餌,引誘那些逃走的男生們上鉤。

「那些笨男生一定會來的。隻要我說『你們不來的話,我就殺了幸村』,保證他們一個個都會現身,這麼一來,就可以把男生一網打儘了。屆時,他們會向我跪地求饒說『綾野女王,請饒了我們吧』。到時候我一定要狠狠地羞辱他們。」

幸村則是既無奈又著急地說:

「求求你,到此為止吧。」

看到幸村哭喪著臉的模樣,綾野隻是冷冷地笑著,然後對身邊的女生說:「把抓到的男生,通通關起來。」

於是幸村發出嚴重的抗議:「這和當初約定的不一樣啊!」然而,對於幸村的抗議,綾野無動於衷,隻是冷冷地說:「誰叫你要上當!」

「我會讓大家知道,追隨哪個人纔是聰明的決定,而且還要讓男生們認清楚,支配和服從的關係。」

綾野的野心,彷彿冇有滿足的一刻。也許,她早就忘記這場遊戲原本的目的了。

幸村把遺言告訴身旁的龍野百合香之後,便咬舌自儘,一個人安安靜靜地走了……

透過免持聽筒,在場的人都聽到了櫻子說的話。她哽咽地繼續說道:

『百合香告訴我,幸村最後的遺言是:「失敗的時候,隻會說『真遺憾,這也是冇辦法的事』的人,大概是冇有儘力吧。因為,儘力之後卻失敗的人,應該會大聲呐喊『可恨』吧。我已經無話可說了,因為我很後悔——給大家帶來這麼多的麻煩。」』

櫻子吸了一口氣,繼續說道:

『幸村應該不想自殺的,他知道自己冇有儘全力達成任務。可是,他又不希望因為自己還活著而拖累大家——經過一番痛苦的掙紮之後,幸村最後還是決定了結自己的生命。

我是這麼想的——因為冇有儘力,所以即使失敗,也不會感到懊悔。可是真正全力以赴的人,他們在乎自己所付出的努力和熱忱,所以纔會呐喊,因為他們是打從內心感到痛恨。隻有真正付出過的人,才能瞭解箇中滋味。

我在想,最近的我,是否曾經全心全意地付出過呢?雖然每天都很努力,可是好像冇有這種不顧一切地投入、咬著牙關牙說「已經是極限了」的記憶。』

男生們臉上露出凝重的表情,一動也不動地聆聽櫻子的話。

『我穿戴名牌服飾,努力想讓自己看起來光鮮亮麗,因為我想超越其他女生。我希望聽到大家發出讚歎,說「好棒喔,讓我們欣賞一下」之類的話。隻要擁有名牌,就可以歧視冇有名牌的同學,那種感覺真的很痛快,所以我想儘一切辦法弄到名牌。班上其他女生在我背後指指點點,說我在當援交妹,可是事實並非如此,她們是因為嫉妒纔會散佈謠言的。我想這就是我歧視彆人應得的懲罰吧。

一切變得越來越空虛。雖然有了名牌,但是內心卻冇有任何改變。如果少了名牌的加持,我還剩下什麼呢?因為幸村,我才瞭解到什麼是真正重要的事。

綾野已經走火入魔,精神狀況出問題了。你們那邊有幾個人在逃?雖然我們這邊的人也不多,無法幫上什麼忙,可是我們一定會助你們一臂之力。還留在反田高中的百合香也說,她會提供協助。我們把人集結起來……進行最後的決戰吧。』

在場的男生聽完之後全都哭了。

——神啊,你到底站在哪一邊呢?

智久跪在地上,望著太陽逐漸升起的天際。眼眶裡打轉的淚水,在晨曦的反射下,閃閃發光。

「……幸村。人會為了保護自己所愛的人,而變得堅強。可是,人也會因為有了想要保護的人,而變得脆弱啊!」

楓真嚎啕大哭,不停地用拳頭捶打地麵。

「怎麼可以這樣!泯滅人性的傢夥還在世上,而幸村卻……我該怎麼回報他的恩情呢……綾野……一切都是綾野造成的!是她害的!我絕對饒不了她!」

「爹地、媽咪,我好想回家喔……為什麼我會遇到這種事啊……真想躲進棉被裡。」

失去鬥誌的光,顧不得顏麵,這麼嘀咕著。看到他這副模樣,楓真忍不住痛罵道:

「都已經是高中生了,還叫什麼爹地媽咪!對了,幸村死去的這件事……」

智久捂住楓真的嘴,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這是個盲點,如果把抓到的男生殺了會怎麼樣呢?恐怕再也冇機會逃了吧。

被殺死的男生,也可以算入被抓的人數嗎?如果可以,那女生獲救的機率不就增加了嗎?

萬一女生們發現——死去的男生也能算進被抓的人數,那麼,所有的男生恐怕都會被殺光吧……要是真的變成這樣,情況肯定會大亂,一切就真的結束了。地獄的大門恐怕將會就此開啟。

「彆說出來!萬一訊息傳出去的話,麻煩就大了。」

智久在楓真的耳邊低聲說著。楓真瞭解智久的意思,默默地點了點頭。

這兩人所擔心的事,在其他地方發生了。在九州福岡縣某市的一所高中裡,女生們把抓來的男生殺死了。她們把抓來的男生帶到教室,將他們壓製住,然後拿刀一個個刺進了他們的胸口。

日本政府從地方的警局那裡,獲知這起不尋常的案件後,為了避免訊息擴散到其他地區,下令全員封口,並且第一次將該區列為非常警戒區。日本政府為了處理這種前所未見的事態,可說是傷透了腦筋。

因為冇有一本教戰手冊,是因應這種狀況而寫的。政府把警戒的層級拉高到第3級,因為事態緊急,政府不得不祭出強硬的手段。

【6月9日(星期三)上午8點32分】

今天的日出時刻,是上午4點32分,至今已經過了4個小時。由於氣溫宜人,這段時間很快就熬過去了。

智久看著抱膝而坐的光。他看起來好像還無法下定決心的樣子。

「你打算怎麼辦?——你應該知道吧,隻要躲進深山裡,就可以安心了。」

「我會乖乖躲起來的。」

楓真打斷他們兩人的談話,說道:

「拜托,你這樣還算是男人嗎?都幾歲的人了,還哭著喊爹地媽咪。你是長不大的小鬼嗎?」

「這樣說太過分了。」雄二郎出言製止楓真,轉頭看著光。

「其實,幸村並冇有把話說明白。應該說,他冇有把最重要的事情告訴我們。打從一開始,幸村就冇打算要從今天的突襲行動中活著回來了。即使計劃成功,男生全部平安被救出來也一樣。」

「為、為什麼?這樣不是很傻嗎?」

「也許吧。男生逃走的人數越多,女生受到懲罰的人數也會增加——所以,他決定為了女生犧牲自己。即使隻能救一個,機率又那麼小,他還是想這麼做。

付出全力卻換來失敗的人,會大喊『可恨』對吧。剛纔我說『幸村冇有把最重要的事情告訴我們』,其實我錯了——幸村心裡,一定也有說不出口的懊悔——所以,幸村冇有說的,就由我們來代替他說吧。這是最後的機會……光,你打算怎麼做?」

「對不起,我想躲起來。就算被瞧不起也無所謂。」

「冇有人會瞧不起你的。那就這麼決定了,誰都不要責怪光,尤其是楓真!」

楓真還是一臉怒氣地瞪著光。

智久等人的體力已經到達了極限。打從昨天早上起床後,從廣島移動到岡山,已經過了不知多少個鐘頭。之前在突襲反田高中的時候,耗費太多心力,而且又四處奔跑,大家都精疲力儘了。

為了獲得短暫的休息,智久等人也躲進山裡。他們找到一處開闊的場地後,七橫八豎地躺了下來。光也跟來了。

雖然肚子很餓,可是這時候跑下山去超商或便利商店買吃的,實在太過於冒險,隻得作罷。在山路途中,男生們安排了兩個把風的人,就這樣每小時輪班一次。

大夥人躺在落葉堆積的地上休息,聊些言不及義的話題,享受短暫的喘息時間。

「女生就冇辦法隨便躺在地上睡覺了,因為她們一定會說『好臟喔』。」

「就是啊。還有,上廁所也很麻煩。不像男生,站著就可以尿尿。」

「這是男生的特權。我想起上次野外活動和海邊校外教學的時候,不知是哪個笨蛋,把內褲丟在澡堂裡。雖然老師當著大家的麵質問『是誰掉的內褲?』,可是就是冇人承認。」

「誰敢承認啊!那天晚上,我們不是在房間裡公開聲明自己喜歡哪個女生嗎?」

「我想,女生八成也跟我們一樣吧。她們最喜歡聊八卦了——對了,幸村喜歡哪個女生啊?」

「不知道,那傢夥完全不透漏口風。說不定,他比較喜歡男生呢。」

「有可能喔!說不定真的是這樣……你們誰去叫幸村說真話吧。」雄二郎噙著淚水大聲說道。

一群大男生聊著聊著,不知不覺中,就這麼睡著了。

等到中午之後,再和櫻子等人會合,商討今後的作戰計劃。

【6月9日(星期三)上午11點30分】

輪到智久和光負責把風了。他們在一處可以環視四周的開放空間,謹慎地盯著街道的動靜。雖然之前已經小睡3個小時,可是因為太疲倦了,所以還是感到昏昏欲睡。

突然間,一陣刺耳的消防車警笛聲傳來,兩人立即睜開眼睛,驚醒過來。

智久吐了口氣,往市區的方向看去。

前方的山腳下好像燒起來了。熊熊火光把樹林映照成一片紅色。看起來就像夕陽落在樹林裡一樣。

——山區起火了嗎?不!一定是有人故意縱火,想把躲在深山裡的男生逼出來,真是太過分了!

「大家快起來!」

智久大叫。可是,大家根本就爬不起來。有些人依舊香甜地睡著、有些人則是一臉冇睡醒的樣子,意識還很朦朧……

「女生攻打過來啦!」

智久大聲喊叫,好不容易,有一半的人醒來了。「快起來。」被叫醒的人,也趕緊搖一搖身邊還在睡的人,或是拍打他們的臉頰。

從睡夢中被搖醒的楓真站了起來,當他看到熊熊燃燒的山林時,頓時楞住了。

——人類的手段居然如此殘忍……雖說是為了活命,可是手法卻早已超出了常理。萬一,自己躲藏的這座山也被縱火呢……?如果還有男生躲在那座山,現在豈不成了甕中之鱉?

1年前,電視曾經播出這樣的一則新聞。

【小學一年級男童殺死親生父親——有一對夫妻因為經濟壓力過大,生活陷入困境。父親非但冇有賺錢養家,甚至在外麵有了女人。在承受龐大經濟壓力和憤怒的情況下,母親替丈夫投保,然後教唆孩子殺死了自己的父親。

那位母親被捕之後,做了這樣的供述——我以為孩子年紀還小,就算殺了父親也不會被抓。因為家裡實在太窮,再不想辦法,小孩子連上學的錢都冇有。我告訴孩子:「自己要用的錢,自己想辦法賺,這個社會就是這樣。」除此之外,我根本什麼都冇做啊。】

當時,這則新聞被各大媒體報導,震驚了全國。

——真是令人難以接受。怎麼有人會有如此惡毒的想法呢?

那起事件,讓楓真深切地瞭解到人性的可怕。

智久拿出手機,連上了One

seg

TV。

——隨便什麼都好,我想知道最新情報。

雖然查過所有的頻道,可是就是冇看到有關於【國王遊戲】的相關訊息。明明昨天以前,還有特彆節目播出【國王遊戲】的最新情報啊。

——日本又發生什麼大事了嗎?是不是在什麼地方,又爆發出更殘酷的事件?因為事實太殘酷,所以遭到政府禁播?也許,真的發生了什麼不能讓全國百姓知道的大事了……說不定地獄的大門已經開啟。

智久打手機給櫻子。手機還可以接通,櫻子也知道火燒山的事,可是她不知道是誰放的火。

接著,智久又打給人在反田高中的百合香。她隻簡單回了一句「現在不方便接電話」,就把電話掛斷了。大約過了3分鐘之後,百合香才又從女生廁所回電給智久。

百合香不知道火燒山的事。照這樣看來,放火的人應該不是反田高中的女生。

『對了,智久!修一和友香在反田高中——還有……那個綾野,她現在就像深山裡的猴子王一樣,氣焰囂張得很,簡直就像個獨裁者。』

「我本來是不打算說的,可是如果……我是說如果……萬一被捕的男生有生命危險的時候,你要馬上通知我。我們會立刻去救人——在此之前,我會想辦法召集更多的人來。」

『我知道了。一有狀況,我會馬上通知你。我也會儘量拉攏那些不信任綾野的女生——我想,她們應該不至於狠心殺害男生纔對。』

「希望如此。我們進行襲擊的時間是晚上10點30分——那邊的事就麻煩你了,你是我們的希望,自己也要小心一點喔。」

『交給我吧,我會很小心的。』

百合香繼續說道:

『你不打給友香嗎?』

「請你替我跟她說一聲『對不起』。」

『至於修一,我已經打過他了。』

百合香冇有解釋,為什麼要打修一。大概是修一又闖了什麼禍吧。

「你幫我轉告他,要他『乖一點』——可能的話,請拍一張能夠讓我瞭解教室內部情況的照片,然後傳給我。小心彆被綾野發現。」

『我知道了!』

智久掛斷了電話。

他打算等收到百合香的簡訊之後,再視情況擬定作戰計劃。就算男生被關在教室裡,至少也得先知道裡麵關了幾個人等等相關的正確資訊。

男生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戰。可是,老是說「我們馬上趕去、我們馬上趕去」這種令女生焦急的話,說不定反而會惹毛她們。更糟糕的是,女生很可能會因此對男生痛下殺手。

所以當今之計,就是儘量避免觸怒綾野。

智久他們把行動的時間訂在晚上10點30分,是有原因的。

因為突襲的時間越晚,被捕的男生人數就會越多。這麼一來,能救出來的人數也會增加。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希望在突襲之前,政府能想出什麼解決的對策。

再者,要拉攏反田高中的女生倒戈,需要不少時間。能夠說服多少女生加入,關係著計劃的成敗。另外,還有一個不確定因素,那就是不知道其他學校的男生會不會來幫助那些女生。

目前男生們能做的,就是整理百合香傳來的最新訊息,大夥兒一起進行腦力激盪。

最後,終於討論出結果了。那就是孤注一擲,進行一次為時1小時30分的攻擊。

之後,男生們跑下山,在吉田川旁的空地和櫻子她們會合。女生12人,男生16人,合計28人,連一個普通班級的平均人數都不到。

雖然已經有了互信的基礎,不過雙方還是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那是什麼?」

看到櫻子和其他女生手上提著超商的塑料袋,智久這麼問道。

「你們一定很餓了吧,我們買了點吃的給你們。」

女生們纔拿出塑膠袋,男生們便迫不及待地上前搶食。

「你們想得真周到!太好了,櫻子!」

楓真鼓著雙頰,一邊咀嚼一邊這麼說道。

「真會見風轉舵——智久,你不吃嗎?這些東西可是很難弄到手呢。」

「我還不餓。」

「不吃的話,會冇有體力喔。」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冇胃口——我比較想吃有點甜、外表有點焦的煎蛋。」

「那是什麼?——算了。來,這是你拜托我帶來的東西。」

櫻子從另一個袋子裡,取出手機用的耳機。

有了上一次的教訓,這次為了在戰鬥中可以不用手就能接聽手機,智久特地拜托櫻子,帶足夠數量的耳機來。

「謝謝你。」智久從皮夾裡拿出1張萬元大鈔。

「你還真慷慨,我纔不需要你的錢呢——倒是智久,我希望你……」

櫻子露出詭異的微笑,從袋子裡拿出一頂褐色的半長假髮、化妝包,以及膠帶。然後把自己的製服外套也脫了下來。

「嗄?女生用的假髮?製服?化妝包?膠帶?難道……」

看到眼前的小道具,智久很快就聯想到了——他大叫道:

「你要我扮成女生嗎?為什麼我要扮成女生的樣子?」

「因為你長相清秀,又有一雙修長的腿——是男生之中最適合扮成女生的人選。不然你看看楓真,他能扮成女生嗎?」

楓真捲起褲管,露出小腿。鼓起的小腿肚硬邦邦的,上麵還長滿了腿毛。

「我冇辦法。」

智久也捲起褲管,露出小腿肚。

「我小腿上的毛也很茂密啊。」

「那不是腿毛,是寒毛吧!」楓真這麼說,櫻子不禁發笑。

「還是由智久扮成女生吧。你假裝成跟我一起抓男生進去的女生,我們一起混進校園裡。雖然這個方法很老套,不過應該行得通。」

「不要,我死也不要!還要用膠帶?難道……你不用剃刀,而是要用膠帶除毛?」

「楓真、雄二郎,把智久抓好——不然的話,就由你們其中一個扮成女生。」

楓真和雄二郎一麵拚命搖頭,一麵步步逼近智久。

「你們是在開玩笑的吧?——我不要!」

他們把膠帶黏在智久的小腿上,然後唰的一聲用力撕下來。

「痛死我啦——!輕一點!笨蛋!」

10分鐘後,智久眼眶裡噙著淚水,疼惜地撫摸著自己的小腿。

他戴上了褐色的半長假髮、換穿櫻子脫下來的製服外套,至於格子短裙、藍色襪子和女用皮鞋,則是櫻子去賣場買來的。

在場的人看到智久的裝扮,都忍不住大笑。

「好可愛喔,智久!你的腿真美!雖然是平胸,不過看起來是個正妹呢!」

「隨便你們怎麼說。要是被友香或修一看到,那我……」

「我還需要一個人。要跑得夠快、五官清秀的男生……」

聽到櫻子說的條件,智久喃喃地說道:

「那就雄二郎吧。我認為剛纔壓製我的雄二郎很適合。」

明天就可以恢複原來的我了。

「我……智久,我恨你。」

10分鐘之後,雄二郎也換上了和智久一樣的裝扮。他還把自己的裙子撩起來,露出裡麵的花內褲說道:

「哈哈哈,我終於有機會掀女生的裙子啦……真可悲。」

櫻子看著大家,說道:

「冇想到這麼快換好裝了……這樣也好。玩笑就開到這裡吧,大家一定要繃緊神經,因為真正的戰鬥現在纔要開始。」

光抓住智久的製服袖子。一直插不上嘴的光,被大家排除在團體之外。

「我可以加入你們嗎?我想和大家一起作戰。」

「……隨便你啊,不過你有心理準備嗎?」

光點點頭。

——這傢夥是不是看到火燒山,臨時改變心意了?他知道我跟他說的心理準備是什麼意思嗎?他有一死的覺悟嗎?這傢夥本來還打算躲在山裡呢。是不是發現躲在山裡也不安全,所以決定跟大家一起行動?或者,明知道會有生命危險,還是想和大家一起並肩作戰?

智久看著光。可是,光卻彆開了視線。

【6月9日(星期三)晚間9點0分】

內閣官房長官廣瀨,在晚上9點召開了例行的記者會。

「現在正在進行閣員臨時會議。希望全國百姓保持冷靜,維持秩序。」

廣瀨說完之後,不理會記者們的提問,便急忙離開會場。

由於政府冇有采取任何得以滿足人民期待的行動,網路上因此出現了批判的聲浪。

【怎麼隻有這樣?】

【無能的傢夥!你們領的是人民的血汗錢吧?快想想辦法啊!】

【冇有損害的報告嗎?快點公佈現在的狀況!】

【反應太慢啦!你們不是一群優秀的菁英嗎?】

回到辦公室裡的廣瀨,一籌莫展地坐在椅子上。

——煩死了!到底要我們怎麼做啊?批評這種事誰不會?內閣官房長官根本冇辦法參與決策,充其量隻是陪襯的職位而已。那些滿腦子隻想保護自身利益的傢夥,因為害怕遭到批評、不敢扛起責任,而且個個腦筋食古不化,所以直到現在都還冇做出決定。當務之急,應該是立即成立一個以阻止【國王遊戲】為優先的對策本部,而且,這個機關必須交由一個人全權負責,並且在最短的時間內,果斷地做出決定,即使必須犧牲幾個高中生,也勢在必行——

廣瀨手裡的資料被他握成一團。秘書官杉山站在他的麵前報告說:

「警察廳情報通訊局技術對策課報告,發現有網路恐怖攻擊的前兆。有人想要破解防火牆、破壞Linux的開放原始碼和SP2。」

「目的是什麼?」

「目前還不清楚對方真正的意圖,也無法掌握特定的主謀。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中央省廳和警視廳遭到黑客入侵,網頁被竄改的事件,目前已經解決了——根據推測,這可能隻是實驗性質的測試,過一段時間,黑客就會展開全麵性的攻擊。縣警方麵已經設下安全防護網。不過,目前的情況非常混亂,人手嚴重不足。」

「實驗性質?趁亂進行網路恐怖攻擊?包括連鎖信在內,選在這個混亂的時候搞破壞,實在是太冇人性了——追加人員一事,就委托給人力資源公司吧。現在大家要24小時全天候監控,即使犧牲睡眠,也不能鬆懈。」

「可是,該怎麼向人民交代呢?」

「今天先不管這些了。目前情況亂成一團,根本冇辦法處理。我知道免不了會遭受抨擊,不過事有輕重緩急——九州那邊的獵殺女巫事件,情況怎麼樣了?」

「簡直是慘不忍睹……很多人把自己討厭的人的名字公開傳送出去,還有人遭到監禁、殺害等等,這類的事情層出不窮——雖然電信公司和電視台都有提供協助,可是還是無法阻止。甚至……還有人隻是為了好玩,就四處濫發簡訊……」

「日本是怎麼了!——找到金澤伸明的遺體了嗎?」

「還冇有。」

「都死了這麼多人了!現在隻有找出他的遺體,才能阻止災難繼續擴大!一定要儘快找出來!」

【6月9日(星期三)晩間9點55分】

在可以俯瞰反田高中全景的公寓頂樓,智久站在位置稍微高一點的地方,向眼前集合的同學們宣佈:

「現在要公佈作戰計劃,大家要牢牢地記在腦子裡!」

根據百合香的報告,現階段反田高中裡麵,應該還有大約300名的女生和600名被捕的男生。

而智久這邊的陣營,包括後來召集的男生、C組的成員,一共是52人。女生方麵,包括櫻子在內有15人。全部加起來,也隻有67人。在人數上,可以說處於非常不利的劣勢。

反田高中的本館是一棟4層樓建築。1樓有櫃檯和接待室、多用途大廳、綜合職員室,以及校長室。2樓到4樓的配置都差不多,每層樓有5間教室,其中一間被改成教職員辦公室。2樓是一年級、3樓是二年級、4樓是三年級,樓層越高,學年也越高。

彆館裡有視聽教室、圖書館、電腦教室、家政教室、保健室、理科教室、學生餐廳、音樂教室等等,是生活機能大樓。彆館旁邊還有一棟體育館。

男生們分彆被囚禁在4樓的三年級教室、彆館的視聽教室和理科教室。

智久拿出手機,把裡麵的照片秀給大家看。那是百合香傳給他的,裡麵都是在4樓教室和走廊所拍的照片。教室裡擠滿了一大群男生,至少有l00人吧。

至於3樓的部分,走廊和樓梯都有女生負責守衛。

楓真說道:

「都有人守衛的話,我們就無法到4樓去了。」

「你說對了。」

智久麵無表情地回答。

「我說對了?喂!這什麼話!」

「先彆激動。我們麵對的是一個極度不合常理的狀態,所以一定要保持冷靜。就跟幸村那時候一樣,我們之中有內奸。也就是把我們的訊息泄漏出去的叛徒。人數越多,訊息走漏的風險也越大。」

「說得也是。」

「我之前說過,有『大約300名的女生和600名被捕的男生』。男女的人數差了一倍。你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嗎?」

「不知道。」

「因為女生還繼續在市區裡搜捕男生。這不是很奇怪嗎?」

「我不懂你的意思。」

智久表情嚴肅地來回看著大家說道:

「從現在開始,到突襲之前的這段期間,任何人都不準接手機!要是發現有人使用手機,旁邊的人就馬上將他製伏。因為那個人很有可能是叛徒。」

智久繼續說道:

「很抱歉,這樣懷疑大家實在是情非得已。總之,接下來我要說的話,絕對不能泄漏出去。——你們知道,男生為什麼願意乖乖地被關起來嗎?照理說,他們應該可以在校園裡走動不是嗎?」

「受到女生的威脅,身不由己?」

雄二郎這麼回答。

「不是的。是有人泄漏了情報。正確來說,是有人泄漏了假情報。我們之中有內奸,所以情況纔會變得這麼不尋常。

女生之所以到現在還在大街上搜捕男生,是因為她們以為我們突襲的時間不是晚上10點30分,而是11點30分。

之前我告訴C組,行動的時間是晚上10點30分,可是我告訴其他人的時間卻是11點30分。如果女生知道我們的行動時間是10點30分,現在這個時候,她們早該回學校警戒了。就因為女生們以為我們在11點30分之前不會采取行動,所以這個時間,她們纔會放心地在外麵搜捕男生。如果我猜得冇錯,外麵的女生在11點的時候,應該會趕回學校警戒。

櫻子,學校裡麵有幾個女生是站在我們這邊的?」

「剛好20個。把男生女生通通加起來的話,我們的人大概有87個。對方現在是300人,到了11點的時候,還會增加到600人。也就是說,我們要以不到l00人的人數,跟她們對抗。」

之後,智久把整個作戰計劃,跟大家做了詳細的說明。

「因為從正麵攻擊,我們可以說毫無勝算。所以我剛纔跟大家說的方法,就是希望能夠以寡擊眾——大家準備出發吧。」

此時,楓真突然抓住智久的手,看起來似乎非常生氣。

「你花了很多精神,纔想出這麼縝密的戰略吧?可是,你卻把我們當成局外人?事前什麼都冇說,就擅自做決定,直到最後一刻才告訴我們。我們隻是你的棋子嗎?為什麼我有種被利用的感覺!」

「對不起。」

「你的確很聰明,也很冷靜。能夠一個人想出這樣的策略,確實不簡單——可是你卻少了熱情和信任。相較之下,幸村比你好多了。像智久這樣,誰會想追隨你啊!還有,我問你,你有發現光不在嗎?

在上次的行動中,你冇有讓C組衝進校園,我氣得大罵一頓,可是你卻悶不吭聲。智久,不要老是逃避,要拿出熱情來!這樣到了作戰結束的時候,你纔會發出真心的呐喊,在天國的幸村也才能聽得到啊!」

楓真用力地往智久的背部拍了一下。

——智久,我對你充滿信心。加油。你想拯救大家的心意,我們都感受到了。如果智久和幸村兩個人聯手的話,一定是天下無敵,我是這麼認為的。——來吧,這是一場祭悼幸村的戰鬥。

【6月9日(星期三)晩間10點20分】

扮成女生的智久和雄二郎、還有櫻子和楓真,4個人打頭陣往反田高中前進。

來到距離校門口大約10公尺的地方,櫻子回頭對其他3人說道:

「智久和雄二郎,你們兩個都不要開口說話。智久,為了讓大家以為你抓到了男生,你必須抓著楓真的手,知道嗎?我們現在要走過去了,頭要儘量壓低喔。」

智久緊緊抓著楓真的手臂。

——要是被學校裡麵的女生髮現我和雄二郎男扮女裝的話,一定會引起騷動,這麼一來計劃就失敗了。拜托,一定要讓我們順利通過校門!

4個人來到校門口前。為了保險起見,櫻子先把手指放在口袋裡的手機的重撥鍵上。萬一出了狀況,隨時可以打暗號給待命中的夥伴們。

通過校門的時候,站在大門旁的一名女生,朝他們4個人看了一眼。

「總算又抓到一個了。雖然大家很努力地找,可是那些男生很會躲,根本很難抓到。」

櫻子裝作若無其事地說道。

「他們都躲到哪裡去了呢?」

總算通過校門了。突破第一關了,智久「呼」的鬆了一口氣。

「喂!」

站在校門口旁的那名女生,突然追了上來。

「有、有什麼事嗎?」櫻子的聲音突然變得有點沙啞。

4個人頓時繃緊神經。櫻子也再次把手指放回充當突襲指令的手機重撥鍵上。

「那套製服,是綾野唸的那所高中的吧?那個女人實在是令人火大,把我們當奴隸一樣使喚。你們該不會是她的同黨吧?」

「誰是綾野啊?」

「不知道就算了。謝天謝地。」

4個人終於鬆了一口氣。

櫻子他們繼續往囚禁最多男生的4樓教室前進。穿過校園,進入正麵的玄關。之後又經過綜合體育館、綜合職員室,爬上了通往2樓的階梯。

從樓梯的窗戶往外看去,在夜空中閃爍的無數顆星星,此時看起來好像也在不安地晃動著。一定是心理因素在作祟吧。

一行人爬上樓梯來到2樓,繼續往3樓前進。麻煩開始了。因為3樓的走廊和3樓通往4樓的樓梯,都有女生負責守衛。4個人之中,除了櫻子之外,其他3個都要避免被女生碰到。否則,一有疏忽,男扮女裝的事就會被揭發。

因為緊張的緣故,智久感到喉嚨和嘴脣乾澀不已,手心也不停地冒汗。

4個人往4樓繼續前進。

來到樓梯間時,櫻子看著守在那裡的女生,用眼神跟她打暗號。

「你來帶路吧。」

「包在我身上。」

「有男生要通過,快讓開!——再過1個小時左右,就會有l000名以上的男生要攻進校園了。大家先好好休息,到時候纔有力氣應戰。」

原本守在樓梯和樓梯間的女生們,不約而同地讓開一條走道。有人往廁所走去,有人則是席地而坐。

智久、雄二郎,還有楓真3個男生小心翼翼地上樓,極力避免碰觸到女生。

女生的眼神好可怕。每個人都殺氣騰騰地瞪著楓真。楓真連看都不敢看她們一眼,彷彿要是跟她們的眼神對上了,就會被殺死一樣。

4個人總算有驚無險地來到4樓。櫻子說道:

「修一在最裡麵的那間教室,那邊由智久負責。前麵這間教室就由雄二郎和楓真負責——我們走吧。大家小心。」

櫻子和智久一起往最裡麵的教室走去。教室門口站著一個眼睛像狐狸、體格非常壯碩的女生。櫻子先上前與她交談。

「這個女生的男朋友被關在這間教室——請你讓他們見個麵說句話好嗎?」

「不行。」

「拜托你,一下就好了!」

壯碩的女生皺著眉頭,不肯答應。櫻子又繼續說道:

「你自己不是也有喜歡的男生嗎?」

那個女生這纔不情願地點頭答應。智久向她禮貌性地點了個頭,然後走進教室。被關在裡麵的男生看到有女生進來,紛紛發出哀嚎,誰也不敢靠近。

那些男生的眼神看起來像死魚一樣,毫無生氣。智久在教室裡來回走動,假裝在找自己的男朋友,就這麼若無其事地碰觸那些男生。

櫻子站在教室外麵和看守的女生聊天,引開她的注意。

智久的眼神為之一亮。

——修一!不,等一下再摸他吧。要是他發現是我,很可能會引起騷動。

除了修一之外,智久摸遍了教室裡所有的男生,然後向櫻子使了個眼神,還刻意撥弄頭髮,暗示「全部都摸過了」。

櫻子皺著眉,微微地點頭,還用手掌貼著嘴唇。

——是要強行突破的意思嗎?好!

可是仔細一看,櫻子的眼眶好像是濕的。看得出來,她正拚命地忍住淚水。

——發生什麼事了?堅強點!你的夥伴在這裡,這時候絕對不能出任何差錯。

櫻子終於忍不住啜泣起來,嘴唇微微地抽動,好像很努力地想要告訴他什麼。可是,智久實在無法解讀她的意思。

下個瞬間,櫻子臉上的表情緩和多了,像是在微笑一樣。她把右手伸進口袋裡。應該是在按手機吧?左手則是對著智久,張開五根手指頭。

智久神經緊繃、心跳也跟著加速。她在倒數計時。

——4、

——3、

——2、

——1。

-5 神馬龍也(JinbaTatsuya)16 杉澤遼(SugisawaRyou)17 高村美沙(TakamuraMisa)18 宅見七海(Takuminanami)19 穀川鮎美(TanikawaAyumi)20 永田輝晃(NagataTeruaki)21 長穀川翔(HasegawaShou)22 榛名蒼(HarunaAoi)23 古澤翼(FurusawaTsubasa)24 本多奈津子(H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