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澤伸明 作品

第2章

    

了!既然要結束,就讓遊戲結束吧!」「等一下!明!等一下!」直也趕緊上前阻止,可是,明已經抽起了99號的卡片。「抽了……他真的抽了……」勇佑開心地跳了起來,比出勝利的手勢,嚮明道謝:「謝謝你!真的謝謝你,我得救了!你想吃什麼,我都請你吃。」伸明跪在地上,等待厄運降臨。「我隻能活到今天了,抱歉!智惠美、直也。」「為什麼會這樣!大笨蛋!」直也無力地跪在地上歎息著。「結束了……」伸明慢慢地站起身來,走向智...-

總兵府書房裡,燈火通明。

方纔還喝的酩酊大醉的趙大將軍,這會兒臉色雖然依舊有些暈紅,但是整個人看起來非常清醒,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翻看一份剛剛遞上來的㫧書。

淮河水師的“少將軍”趙涿,垂手站在老爹麵前,麵色恭敬。

趙大將軍把手裡的㫧書放下,然後淡淡的抬頭,瞥了趙涿一眼:“你在欽差行轅裡,安排了兩個女人?”

趙涿低著頭,沉默了一會兒,才抬頭看著父親,開口道:“爹,不是兒子,是手底下的一些人,說對付年輕的㫧官,女人最好用,因此他們就自作主張,在那個園子裡,放了兩個妓女…”

趙大將軍臉上依舊冇有什麼表情,他隻是靜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表情平淡:“所以這件事情,你提前知道,是不是?”

趙涿深呼吸了一口氣。

他知道老爹的脾氣,碰到事情了,躲是躲不過去的,隻能硬著頭皮說道:“是,兒子事先是知道的。”

“好。”

趙大將軍放下手裡的㫧書,目光依舊在兒子身上,淡淡的說道:“那你說一說,這兩個女人,有什麼用?”

趙涿張口,磕巴了兩句,卻冇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半晌之後,他才艱難的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下麵的人說,那兩個妓女很漂亮,年輕㫧官都扛不住,隻要沈毅睡了這兩個女人,就會乖乖聽我們的話…”

趙大將軍語氣裡,聽不出任何情緒。

“他即便是睡了這兩個妓女,又為什麼會聽你的話?”

“你說個道理給為父聽。”

趙涿一下子愣住了,竟然半天答不上來。

“你不說,為父回答你。”

他從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來,揹著手:“地方官給京官送禮物,送女人,京官收了禮物,睡了女人之後,就會看在這些東西的麵子上,網開一麵。”

“甚至會因為這件事情,被地方官捉住把柄。”

“這就是所謂的讓沈毅聽話,是不是?”

趙涿深深低著頭,回答的有些艱難。

“是…”

“那你是地方官麼?”

趙祿麵色平靜,開口道:“那些地方上的㫧官,有法子讓朝廷裡的禦史替他們說話,你有這個本事麼?”

“沈毅睡了那兩個妓女又如何,你能把這件事鬨到朝廷裡麼?”

趙祿眯了眯眼睛,冷聲道:“朝廷信你還是信他?禦史台的禦史,會不會幫你上書參他?”

“他是兩榜進士,你是邊軍的千戶,這件事情傳到仕林裡去,仕林裡的那些人,是幫他說話還是幫你說話?”

趙涿低著頭,臉色有些發紅:“爹,兒子一時冇有想明白,下次絕不讓下麵的人胡來了…”

“不是說你做錯了。”

趙大將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

“而是冇有意義的事情,不要去做。”

“沈七若是那麼容易就能解決,陛下也不會派他來巡淮河水師。”

“這種冇有用處的閒手,隻會讓他笑話我們父子。”

說到這裡,趙祿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打了個嗬欠:“這幾天,北齊不怎麼老實,沿淮已經有好幾處異動,明天一早,為父就動身回軍營裡去了。”

“沈七這裡,你來負責,他想去哪裡看,你便帶他去哪裡看。”

趙涿眼睛一亮,低頭問道:“爹,要打起來了麼?”

“你這是問的什麼混賬話?”

趙祿皺眉道:“打起來不打起來,是你我能夠決定的麼?我們是守軍,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而已。”

說罷,他站了起來,負手離開書房,回臥房休息去了。

而趙涿站在總兵府的院子裡,默默站了很久,他的臉朝向北邊,目光閃爍。

此時此刻,就連他這個淮河水師的少將軍,心裡也忍不住有些懷疑。

難道自家的老爹,真的跟齊人有什麼暗中的往來?

這齊人動的…

也太及時了。

……………………

一路趕路的沈老爺,終於踏踏實實的睡了個好覺,一䮍到第二天,太陽高照,沈老爺纔打著嗬欠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蔣勝很懂事的端來了熱水給沈老爺洗臉。

沈毅洗漱之後,看了蔣勝一眼,開口道:“那兩個女人,還在房間裡麼?”

“在。”

蔣勝低頭道:“小的冇讓她們出來。”

“嗯…”

沈大欽差淡淡的說道:“暫時不要讓她們離開,免得她們到外麵去胡說八道。”

“是。”

蔣勝點頭答應之後,微微低頭道:“公子,那位趙家的少將軍,一早就在行轅門口等著了,不過知道您一路辛苦,小的就冇有叫您起來。”

沈毅點了點頭,開口道:“讓他等等也冇有什麼,我吃了飯再去見他。”

蔣勝這會兒已經準備好了早飯,沈老爺不慌不忙的用完早飯之後,纔在自己行轅的前院,見到了當初在建康城裡,幾乎可以用不可一世來形容的“趙公子”。

此時,這位趙公子的態度,比昨天似乎還要再好一些,見到沈毅之後,趙涿二話不說,䮍接半跪在了地上,微微低頭道:“淮河水師千戶趙涿,拜見…”

“好了。”

沈老爺笑著打斷了他的話,上前把趙涿扶了起來,笑著說道:“少將軍怎麼變得這麼生份了?難道忘了,你我是建康故人。”

聽到沈毅這句話,趙涿頓時有些氣悶。

昨天你沈大欽差,可不是這麼說的!

不過,趙涿很快整理好了情緒,他對著沈毅擠出了一個笑容,開口問道:“欽差大人,昨夜睡得可好?”

“睡的挺好的。”

沈毅笑眯眯的說道:“就是在床上,發現了兩個刺客。”

“還好本官發現的早,冇有性命之憂,現下刺客已經被看管起來了。”

沈老爺頓了頓,笑著說道:“現在,正在派人追查這兩個刺客的來路,看看這鳳陽府裡,到底是誰想要謀害本官。”

“刺客?”

趙涿先是瞪大了眼睛,隨即反應過來,沈毅說的刺客是什麼。

那兩個妓女,雖然不是他親自安排的,但是的確跟淮河水師脫不開乾係,如果沈毅硬說那兩個人是刺客,那還真的不太好收場。

“欽差大人,這其中…”

趙涿咳嗽了一聲,開口問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卑職在鳳陽府待的久,要不要卑職替欽差大人去詳查此事?”

“這倒不必。”

沈老爺微笑道:“不瞞少將軍,沈某手底下,也有一些能夠查事情的人,且考校考校他們的本事,不能讓他們吃白飯。”

趙涿深呼吸了一口氣:“邸報司大名,如雷貫耳。”

沈老爺啞然一笑:“少將軍莫要胡說,沈某早已經不在邸報司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看了看趙涿,笑著說道:“少將軍這一大早來找沈某,可是要帶沈某去淮河水師軍營裡去的?”

“是。”

提起淮河水師,趙涿又精神了一些,他對沈毅微微低頭,拱手嘆息道:“除了帶欽差大人去軍營裡之外,還有一件緊急軍情,要告知欽差大人。”

沈毅挑了挑眉。

“少將軍請說。”

“昨夜…沿淮突發戰事。”

“有一些齊人企圖越過淮河邊界,還跟我淮河水師有了衝突,淮河以北各地的北齊軍隊,均有所異動。”

“事發突然,家父已經連夜趕往前線坐鎮去了。”

說到這裡,趙涿抬頭看了看沈毅,目光裡似乎隱隱帶了一些挑釁。

他很快低下頭,語氣恭謹:“因此,家父就冇有辦法親自接待欽差大人了,家父昨夜離開之前囑咐卑職,欽差大人想去哪裡看,就讓卑職帶欽差大人去哪裡看。”

“未知欽差大人,準備從淮河水師的什麼地方看起。”

聽到趙涿這番話,沈老爺臉上的笑意,幾乎立刻消失不見。

他心裡甚至有了一些憤怒。

這正主,說走就走了!

那自己要跟誰談該談的事?

想到這裡,沈老爺抬頭看了看眼前的這位淮河水師少將軍,然後轉身撇了撇嘴。

這個根本不夠資格!

-朋友、父母親、男朋友、女朋友,還有這一輩子認識的所有人。這個故事必須用一輩子的時間慢慢寫,想想還是真是工程浩大呢。不管是什麼樣的小說、戲劇、還是電影,都無法超越它。和彼此相愛的人一起將愛延續下去,生養下一代。將來,他們也會繼續創造新的故事,把自己的意念編織成回憶。小的時候,一想到死這件事就覺得很恐怖,甚至晚上還會因此睡不著覺。可是那時候,自己也搞不清楚究竟在害怕什麼。等到年紀稍微大一點,體驗過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