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澤伸明 作品

第1章

    

西……這是命令嗎?」伸明將手機一把扔了出去。「冇什麼大不了的,奈美不必擔心!因為跟奈美冇有關係。」「可是……」「奈美現在隻要先顧好自己就行了,不必替我擔心!」伸明的手機響起了鈴聲。「手機在響耶,你不去接嗎?一定是擔心伸明的人打來的吧?……噯……」「我不想接。」「你不接電話,他們會更擔心啊。」「或許吧。可是,這次的命令,我打算靠我自己解決。我不想再牽連我周遭的人了。」上一通的手機鈴聲纔剛停歇,下一通...-

第四卷

滅亡6.08

第1章命令1

6/8

[TUE]

AM

00:00

遊戲規則

1

住在日本的所有高中生強製參加。

2

收到國王傳來的命令簡訊後,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使命。

3

不遵從命令者將受到懲罰。

4

絕對不允許中途退出國王遊戲。

【6月8日(星期二)午夜0點0分】

高層公寓大廈最頂樓的4LDK公寓裡,就讀私立三和高中二年級的工藤智久,正躲在關了燈的房間內哭泣。

「爸……」

——嘟嚕嚕嘟嚕嚕嘟嚕嚕。

智久的手機響起了三次鈴聲。收到簡訊時就響三次是他早就設定好的。幾秒鐘後,手機又響了起來,這次是智久的女朋友——今村友香打來的。

「乾什麼啦,友香!每天都打來,煩不煩啊……」

『你還在哭嗎?——打起精神來吧。智久一直沉溺在悲傷裡,我也會連帶感到悲傷啊!來學校上課吧,大家都在等著你呢。』

「被殺的人是我爸啊——他之前在大廈裡,每一間公寓都去按電鈴拜訪,呼籲大家『一起拿出錢來補償對方吧』。不但犧牲自己的假日,連平常下班回來,就算再累,也還是這樣四處拜托!可是,他們卻都說『跟我們無關』,就這樣把他給趕走!但是我爸不肯放棄,一直說『是我們給周邊住家造成困擾的』!我爸拚命想要說服大家——結果呢,為什麼被殺的人是我爸!這太不公平了吧!」

對話暫停了好一會兒,伴隨著凝重的沉默。幾秒鐘後,友香打破了沉默。

『智久——你快點看電視。』

「我冇心情看電視啦。」

『彆說那麼多了,快點看!電視上出現了奇怪的字幕耶,就像緊急地震特報那樣的跑馬燈,而且,每一台都有出現!』

智久半信半疑地拿起遙控器,按下電源開關。

【國王遊戲:這是住在日本的所有高中生一起進行的國王遊戲。國王的命令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不允許中途棄權。✲命令1:廣島全部的高中生移動到岡山縣

END】

智久皺起了眉頭,盯著電視畫麵上一串陸續跑過的文字瞧。

「這是在搞什麼鬼啊?國王遊戲?——蠢斃了,是電視台在惡作劇吧!這是什麼線路故障,還是播出意外嗎?」

『手機也收到了同樣內容的簡訊呢。』

「手機也有?」

智久把手機從耳邊拿開,確認一下剛收到的簡訊。

【6/8星期二00:00

寄件者:國王

主旨:國王遊戲

本文:這是住在日本的所有高中生一起進行的國王遊戲。國王的命令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不允許中途棄權。✲命令1:廣島全部的高中生移動到岡山縣

END】

「這……這是在開什麼玩笑啊……」

困惑圍繞著智久。這時,電視上正在播映的深夜動畫節目突然中斷,熒幕上出現一位女性播報員,應該是負責深夜新聞的記者。

「準備好了嗎?」錄影現場傳來助理導播高亢的喊聲,將現場那一股帶有慌張的異樣氣氛傳達給觀眾。

接著女性播報員抬起頭來,雙眼直視著攝影機。

「抱歉在節目播出中途打斷各位收看——現在,電視熒幕上出現的跑馬燈字幕並非電視台的播出意外狀況,有可能是電波遭到入侵乾擾,當局仍不明瞭發生的原因為何,目前正在緊急調查當中。為了避免突發的混亂狀況,節目將暫時中斷播出。抱歉打擾各位的收視,在此致上最誠摯的歉意——各家電視台目前正在互相聯絡,瞭解狀況中。」

畫麵上的跑馬燈字幕還是冇有消失。智久說道:

「這是怎麼回事?是大規模的惡作劇嗎?」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

接著,助理導播拿了一份稿子,遞給心神不寧的女性播報員。

「根據剛纔收到的資訊,電視畫麵上出現的跑馬燈字幕,也以手機簡訊的方式傳送出去了。雖然無法肯定是否僅限於高中生——但是,目前已知的情報顯示,收到簡訊的都是15歲至18歲的年輕男女。這是某種大規模的惡作劇嗎?過去未曾有過先例,一等我們收到更詳細的訊息,將會立刻為您報導。」

當女性播報員照著稿子念出文字時,智久關掉了電視的電源。

「蠢斃了!我要去睡覺啦!」

『等一下!智久,你都不會擔心嗎?』

「友香,是你太過神經緊張啦。冇錯,我們的確是住在廣島縣,而且是高中生,簡訊上說,要我們24小時之內移動到岡山縣去。可是,又冇說清楚目的是什麼!我們要是冇去,難不成會發生什麼事嗎?我敢發誓,一定什麼事都不會發生。我倒還真想看看,有哪個蠢豬會照著這種冇頭冇腦的命令去做呢。」

『說得也是。』

這樣閒聊了一會兒之後,智久說了聲「晚安」就結束了手機通話。

【確認服從】

不知過了多久,電視畫麵上再度出現了跑馬燈字幕。不過,智久和友香因為都已經關掉了電視,所以冇看到這一幕。

女性播報員歪著頭,不解地說:「剛纔,電視畫麵上出現了【確認服從】的字幕。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呢——難道是有人從廣島出發,抵達岡山了嗎?」

掛了電話之後,智久來到佛壇前,對著父親的遺照雙手合十。

——我絕對饒不了那傢夥。雖然不知道他會在少年觀護所裡關多久,但是,等他哪天被放出來,我一定要親手懲罰他。

緊握著拳頭的智久,立誓要替父親報仇。

那位殺害智久父親的少年,目前被收容在廣島縣東廣島市八本鬆町的廣島少年觀護所裡。少年觀護所位於廣島縣內,而那名少年也是高中生。

——那傢夥,也是剛纔那個意義不明的跑馬燈命令對象之一嗎?

「哼!無聊透頂!」

智久抹去臉上的淚水,鑽進棉被裡去。

【6月8日(星期二)上午7點3分】

比平日更早起床的智久,到洗臉檯前洗了把臉,「呼」的歎了一口氣。

照入室內的朝陽,把白色的廚房照得一片光亮。餐桌上放著早餐和一張字條。

早餐是麪包、炒蛋和色拉。

字條上是這樣寫的:

【媽媽有重要會議要參加,會晚一點回家,你記得自己買東西吃喔。

媽媽留】

字條底下壓著三張千元大鈔。意思是,今天的午餐和晚餐就自己解決吧。

打從智久念中學開始,母親就經常這樣,把晚餐的錢壓在字條下,要智久自己去張羅。而父親也總是工作到很晚纔會回來。

【有重要會議要參加,會晚一點回家。】

過去,這樣的字條不知道看過多少次了。因為總是重複同樣的內容,每次都要寫紙條,寫著寫著,連父母都嫌麻煩,還曾經想過乾脆買一塊白板和油性筆來留言。這樣一來,就可以免去老是要找紙條的麻煩,如果有必要,直接寫在餐桌上也可以。

念中學時,剛結束社團活動、滿身疲憊回到家的智久,總是見不到父母的身影。就連餐桌上都冇有預先準備熱騰騰的晚餐,當然也冇有聽過那句「你回來啦!」的親切迴應。

眼睛所看見的,常常是放在餐桌上那幾張長方形的紙片——還有紙片上冷酷的麵容。那傢夥永遠不會露出微笑,也絕對不會說「你回來啦!」。畢竟隻是鈔票罷了。

或許有人會說,至少還有錢可以吃晚餐,很不錯了。學校裡甚至有些同學很羨慕他。可是,智久並不喜歡這樣。他希望社團活動結束後,回到家時,家裡會有人等著他,對他投以溫柔的笑容。

智久打開落地窗,走到陽台上,把三張千元鈔票扔向空中。

「什麼都想用錢來打發我!」

三張紙片在空中飛舞飄落。

在父親葬禮的時候,母親這樣對他說:

「還好被殺的不是智久。」

智久實在無法原諒這句話。

「難道爸死了就沒關係嗎?」

不顧葬禮正在進行的智久,這樣怒吼道。

母親的心情,其實也不是那麼難以理解。假使說智久和父親兩個人之中,必定有一個人要死,那麼,的確會慶幸死的人是父親——這句話應該是這個意思吧。

智久也明白這點。可是,心裡這麼想也就罷了,偏偏在葬禮的時候說出這種話,難怪智久會生氣地破口大罵。

此後,智久和母親的關係就漸漸疏遠,智久甚至不再叫她「媽」了。

智久看著空中飄舞的千元鈔票。

鈔票已經飛到伸手無法觸及的遠處,就像是要逃離自己似的,拚命逃得遠遠的——

「再也回不來了……父親也是。」

智久看向地麵,就在這一瞬間,他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國道2號線公路上,塞滿了車輛。雖然平常偶爾也會塞車,但是今天的車輛多到不尋常。望向更遠方,公路周邊的道路也塞滿車輛,還聽到警笛聲四處響起。

從公寓大廈的陽台望出去,廣島市的市區陷入了一片騷亂之中。

智久把上身探出陽台,朝天上看。上空發出啪噠啪噠的聲響,是直升機,而且不隻一架。是電視台的采訪直升機嗎?

「喂喂喂!真的有人當真,要趕去岡山啊?連直升機都出動了——真是難以置信。」

既然電視台派出直升機了,那麼,電視應該會播出相關新聞纔對。智久趕忙回到屋內,打開電視機。

「今天淩晨,內閣官房長官內田茂夫先生突然宣佈辭職,並冇有召開官方記者會發表任何聲明。」

新聞播報員正在征求滿臉正經、端坐在一旁的大學教授的意見。

誰管這種小事啊。智久趕緊轉檯,看到了昨天半夜那位女性播報員。

「……強製接收簡訊的對象是高中生,也就是從15歲到18歲的年輕男女。但是,曾經留級、現年19歲的高中生,也一樣收到了簡訊。根據當局提供的資訊,這場混亂的主因,是有人在網路上大肆散播謠言,說【不服從命令將會受到懲罰,而懲罰就是死亡】。這個謠言引起民眾恐慌,於是出現了趕往岡山的人潮。據說,從廣島縣出發、抵達岡山縣的人,手機會立即收到【確認服從】的簡訊。

另外,大眾交通工具目前仍正常行駛。本縣教育委員會表示,不希望學生們任意聽信謠言,呼籲大家返回學校上課。這究竟是什麼人發起的大規模惡作劇呢?

這次的事件,就彷彿1973年爆發的豐川信用合作社事件,在短時間之內,民眾大量提領現金高達26億圓。該事件的起因,是一名女性散播謠言所致。日本政府瞭解事態的嚴重性,因此決定在今天中午發表正式聲明。」

「……還真的有人聽信這種命令啊?白癡!」

智久拿起餐桌上的麪包,咬了一口。

智久接到了同班同學渡邊修一的來電。智久和修一是感情很好的同學,下課時間也總是在一起打鬨。

『蹺課大王智久同學!你有看電視新聞了嗎?好像很有趣耶。我們也湊熱鬨跑去岡山吧?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逃課啦。』

「我纔不要。」

『喂,你怎麼這麼冷酷啊。我們以前不曉得一起乾過多少件蠢事了,不要扔下我嘛。一起參加這場慶典呀。』

「抱歉,我今天實在是冇有那個心情。」

『冇辦法,這次就放過你吧——快點來學校啦,大家都很擔心你耶,友香也是。你一個人悶在家裡,很寂寞吧?東想西想的,隻會讓自己鑽牛角尖罷了。還不如到學校來,跟大家一起鬨一鬨,把煩惱都拋開。你還要這樣閉關在家裡多久啊?我們兩個惡棍夥伴,還要一起做好多好多蠢事呢。』

「謝謝,不過,我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

『是嗎,我明白了。不過,你要快點回來喔。等你想要上學的那天,我會準備好特大號的驚喜派對的。』

「真的很謝謝你,修一。」

『拜托,彆跟我客氣啦!我隻是希望智久能夠快點來上課罷了,可不是在擔心你喔!我隻是想要找你一起乾壞事,說穿了,其實是為了我自己啦。』

「修一,你還是冇變呢——有空再聯絡啦。」

『那我要去上課囉,真是的,冇有你的學校,讓人覺得特彆無聊呢。』

【6月8日(星期二)上午11點55分】

智久橫躺在客廳的沙發上。他用手臂墊著當作枕頭,閉上眼睛,什麼也不去想。這是他唯一能夠放鬆心情的時刻。

落地窗全部開啟,初夏的清爽微風灌入室內,拂過全身,他就這樣無所事事地度過了平穩的上午時光。

到了中午,智久突然想起,之前看電視時,提到政府好像要發表什麼聲明的樣子,這讓智久感到有點好奇,於是按下了電視遙控器的開關。

電視熒幕上,出現的是內閣官房長官廣瀨敏也。廣瀨是個40歲出頭的人,由於前任官房長官突然辭職,他才被緊急拔擢為官房長官。據說,首相的內閣班底有不少人批判他,說廣瀨是個冷血無情的傢夥。

如今,他接下這個爛攤子,負責危機管理。舉凡與國家安全相關的事項、國民的生命與身體遭受重大威脅,以及有可能發生這類緊急狀況時,官房長官必須迅速立案,提出重要對策,並且協調各部會共同應變。

「請各位冷靜地聽好我接下來要說的話。現在的日本,極有可能正遭遇某種威脅。」

電視台和報社的記者、拍照的攝影師,以及所有記者會現場的人,聽到這番話後開始一片嘩然。廣瀨則是把視線投向麵前演講桌上的文稿。

「或許各位會覺得我是不是瘋了,但是,關於電視熒幕上出現的跑馬燈文字,我想現在應該還冇有消失吧,那並不是任何一家電視台造成的機械故障,或者播送意外。

我就單刀直入地說吧,全天製的高級中學、夜間部的高級中學、通訊教學的高級中學、5年製的高級專科學校,凡是在這些學校上課的學生,以及年齡在15歲至18歲的青少年,還有因為留級而仍在就讀高中的19歲青年,以上提及的所有人,現在都統稱為高中生。現在,請人還待在廣島縣的高中生,立即前往岡山縣。我再重複一次,正在上課的高中生請立即返家,並且移動到岡山縣。

政府已經要求各方提供協助。包括JR、私營電車等大眾運輸工具,以及山陽新乾線在內,都暫停收費,可以免費搭乘。另外,加班車和公交車也會加入,協助運輸。從廣島縣通往岡山縣的國道2號線高速公路,現在禁止一般車輛駛入,唯一能夠通行的,隻有搭載高中生的車輛。請家中有高中生的家長們,立刻帶著您的孩子前往岡山縣。高速公路和都市快速道路都暫停收費,不過,為了避免塞車,還是期望大家能夠儘量利用大眾運輸工具。由於廣島縣還有許多離島,我們會派遣高速渡輪前往各個離島,協助運輸。詳細資訊請立即與各地區的鄉鎮市公所洽詢。另外,也請岡山縣的居民能夠儘速接納前來的人群,提供各項協助。

現在還有12個小時。冇有必要驚慌,希望大家能夠冷靜並且正確地采取行動。一旦事態有所進展,敝人將繼續為各位報告最新的進度。完畢。」

廣瀨拿起手稿,轉身就從講台上離去。記者群一擁而上,爭先恐後地詢問道:

「什麼完畢?記者會就這樣結束了嗎?」

「【國王遊戲】到底是什麼東西?」

「原因呢?」

「不前往岡山縣的話,會發生什麼事?」

「簡訊是從哪裡發送出來的?」

廣瀨在這一瞬間突然停下腳步,轉頭向記者們鞠躬致意。

「目前仍在調查當中——人類在科學發達的同時,經濟也不斷向上成長,同時因為有著悠久的曆史,累積起來纔有今日的成果。」

再度行禮之後,隨即步出記者會現場。

智久愕然地張大了嘴巴,呆呆地看著電視。

「這算什麼?這是……電影嗎?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啊?」

廣瀨快步來到走廊。

「真是的!怎麼會這樣!」

他邊走邊罵,一旁的秘書官們全都無言以對。

在記者會開始前3個小時,也就是早上9點時,廣瀨被叫到首相辦公室。

「廣瀨,記者會的時候,你就照著這份稿子唸吧。」

仔細看過一遍手稿的廣瀨,對首相的指示感到不解,抬起頭來問道:

「……首相,這是怎麼回事?要我遵從這樣荒誕無稽的命令,總該給我一個理由吧?」

「你隻要照著稿子念就行了,冇必要知道太多。」

「這個國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難道不應該清清楚楚地告訴全體國民嗎?」

「當然,我們正在擬訂能夠拯救全體國民的方案,但是你的任務就隻有這樣。」

首相丟下這句話之後,便站起身來,離開了辦公室,隻留下廣瀨一人愣在原地。

在此同時,其他人也和智久一樣,呆呆地張大嘴巴,楞在原地,不知道剛纔那一段電視直播是在耍什麼把戲。

——這是什麼?我纔不相信呢。

——開玩笑嗎?

全日本都陷入了困惑之中。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大家心中都懷抱著不安。

凡是聽到廣瀨剛纔那段聲明的人,都被不安與恐懼所籠罩。最驚愕的,當然就是命令的下達對象——廣島縣民了。尤其是高中生,反應更是激烈。

有人直覺認為「這是開玩笑吧?」,不過,也有人半信半疑,不知該如何是好。

——有些高中生冇有手機,他們怎麼辦?有些高中生家裡冇電視,他們怎麼辦?

——難道說,手機和電視機,是唯一能夠傳達命令的媒體嗎?

最讓人在意的是,假如不遵從命令移動到岡山縣的話,又會發生什麼事呢?

剛纔的記者會中,政府官員並冇有明講。不,應該說冇辦法明講。

即使在政府內部,也隻有少數幾人知道關鍵情報——也就是不遵從命令,一旦遭受懲罰,下場極有可能是「死亡」。

要是把這件事情完全攤開來,必定會造成極度的混亂,甚至暴動。可是,不公開說明可能的後果,就是有些人不會遵照指令行動,到頭來反而會有更多人受害。

剛纔官房長官的記者會,實在是不得已的措施之一。

畢竟現階段難以明瞭的內幕實在太多了。

把所有住在日本的高中生,全都送到外國去避難,這個方法可行嗎?可是,那些住在日本的外國人又該怎麼辦?假如政府動點手腳,在戶籍上把全部的高中生都列為死亡人口,這樣可以躲過一劫嗎?

——不允許中途棄權。

這句話有什麼含意?

隻能一邊觀察局勢,一邊做出反應了——這是目前唯一的方法。

可是,政府的對應方法,其實是很殘酷的。為了保護多數,不得已必須犧牲少數。說得難聽一點,這個政權到時候肯定會被追究失職等過失責任——

就在全日本都陷入不安之時,那些無法自主行動的人,也就是被收容在廣島少年觀護所的少年少女們,正搭上專用的護送巴士,啟程前往岡山縣。

滅亡迫在眉睫——這個賭上人類存亡的命令巨輪,已經開始轉動了。

【6月8日(星期二)中午12點13分】

全日本的移動電話都一起響了起來。質問和抗議的電話瞬間湧入電視台和鄉鎮市公所。

網路上的討論區和推特、SNS上的留言迅速暴增。有些服務器因為處理不瞭如此龐大的資訊量,就這麼當機了。

【好像很好玩耶!雖然跟我無關,不過,也跟過去看看好了。】

【喔!好耶好耶!】

【政府給我說清楚講明白啦。】

【國王遊戲不是那個很色的遊戲嗎?】

【wktk(非常期待)。】

【日本完蛋了。】

【不服從命令的話就會死,那就都去死吧。上帝降臨了。】

【怎麼有人還笑得出來?要是真的死掉該怎麼辦?】

【居然有人相信WWW】

【去時雨舞的網站上看看吧,輸入人肉模型就找得到。噁心到會吐出來喔,上麵有記載國王遊戲的事情。】

之後,又有更多服務器當機了。

智久的手機接到來電,是修一打來的。

「你看過電視了嗎?學校陷入一片恐慌了!老師們也不知該如何是好,現在正在召開緊急會議呢。』

修一的語氣充滿了慌張,同時,電話另一頭傳來了鬧鬨哄的聲音。大概是班上同學冇人管,在大吵大鬨吧。

簡直就像是一邊逛夜市,或是一邊打著小鋼珠一邊講電話一樣,幾乎聽不清說話聲了。

智久小聲地說道:

「你不覺得這樣很蠢嗎?」

『我旁邊太吵了,聽不清楚,你剛纔說什麼?』

「我說,你不覺得這樣很蠢嗎?要是我們不去岡山,又會發生什麼事呢!」智久用沙啞的嗓音大喊。

『……你也覺得很焦躁吧?』

「嗯,好像被人耍得團團轉一樣。」

『等一下,老師來了!』

電話並冇有掛掉,此時班上同學全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仔細聽老師在說些什麼。

過了一會兒,耳邊才又傳來修一的說話聲。

『我們全班都要去搭新乾線耶!智久,你也來吧!你有看到電視了吧?這絕不是什麼普通的事件。』

「我纔不要。」

『怎麼這樣啦?——你想成為悲劇的主角嗎?你心裡一定在想,父親被殺之後,根本就冇有人瞭解我的心情,對吧!其實,你要是感到傷心難過,大可以找朋友尋求安慰啊!』

「我並冇有這麼想!」

『快點恢複到以前的你吧!你要這樣鬧彆扭到什麼時候呢?』

「你很囉唆耶!」

片刻沉默之後,修一首先開口打破寂靜:

『抱歉,我說得太過分了。我們1點過後就要搭上新乾線了,智久,你一定要來喔,友香也會一起去。』

「……好啦,知道了,我去就是了。」

『我會等你,你一定要來喔。』

按掉手機之後,智久又倒回沙發上,深深地歎了口氣。

——冇有那麼簡單啊,修一。我也很想恢複到以前的自己啊。

智久自己也很希望能夠跟以前一樣,當個開朗的人。這個總是躲在房間裡的他,連他自己看了都覺得越來越厭煩。

寂靜的屋內,冇有與人接觸的機會,時間也毫無變化可言。正因為如此,更讓人感受到強烈的孤獨感,回想起傷心的過往,將自己逼向苦惱的死角。

把自己關在房裡,什麼都無法解決。如果能夠到學校去,跟同學們有所接觸,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說不定纔是最好的治療方法。漸漸的,智久也想通了這點。

可是,偏偏自己就是無法到學校去。

為什麼會這樣呢?

——因為同學們都太耀眼了。那些充滿幸福的表情,耀眼得讓人睜不開眼睛。他打從心底羨慕那些冇有煩惱,內心充實的同學和朋友們。

所以,智久就像是在盛夏的大太陽下,必須戴上太陽眼鏡一般,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其實每個人都有煩惱,隻是有些人選擇埋藏起來,有些人則是選擇說出來。這世上的每一個人都有各自的煩惱,比如戀愛、學業、人際關係等等,根本冇有那種毫無憂慮的人。

好友的加油打氣之聲,在他耳裡聽來像是同情與憐憫——說不定這纔是智久遲遲不肯再回去學校的最重要因素。

——我的心情根本冇有人能夠理解。因為,你們冇有經曆過失去最重要的人的那種痛苦。

【6月8日(星期二)下午1點12分】

——時間差不多了,友香和修一他們搭乘的新乾線,就快要出發了吧?

「大概有人會把這次的全班集體活動當成是校外教學旅行吧。嘴上說著『隻是做做樣子嘛』,然後順便買些紀念品回家。」

智久這樣自言自語道。

電視上,正在實況轉播著廣島車站的月台狀況,許多穿著製服的高中生擠在月台上,有些人發現了電視台的攝影機,開心地比出V字手勢,也有人在攝影機前蹦蹦跳跳,大喊萬歲。

通知下一班新乾線即將抵達的警鈴聲,在月台上響了起來。

這時,突然傳來了一陣驚呼聲。被高中生擠滿的月台上,突然多出一塊空位,大家都退開一步,遠離站在那裡的兩名學生。

「你剛纔撞到我的肩膀了吧!不要擋路!」

「很痛耶……是你的錯吧?笨頭笨腦的傢夥,給我乖乖排到隊伍後麵去!」

「嗄?好大的口氣!」

口頭爭執終於演變成扭打,一人揮拳打了對方的臉,另一人則是飛撲上去。被飛撲的人一個踉蹌,結果倒在周圍的高中生身上。

四周的高中生就像推骨牌一樣,被這突如其來的撞擊力接連推倒。

跌倒的波浪一直延伸到月台邊線。就在月台邊上的兩名男學生和三名女學生,就這樣摔落到鐵軌上。

「喂!有人摔下去啦,快下去救人啊!」

「不、不會吧……」

「不要下去!不要引發二次災害!」

「快點通知站務員,叫新乾線刹車!」

「不要下去!」

大家七嘴八舌地大吼大叫,月台上瀰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氛。

摔落鐵軌的5個人,有4個人交疊在一起,另一個人——一個女孩子,額頭冒出大量鮮血,好像失去了意識,一動也不動。

新乾線正毫不留情地朝這摔落的5人接近,警示的喇叭聲和刹車聲尖銳地刺入耳膜。

如果是平常,若是有人從月台跌落軌道,電車一定有辦法及時煞停。可是,今天的新乾線加掛了比平常更多的車廂,導致車重增加,所需的刹車距離也變得更長。再加上臨時發車的緣故,完全冇有正確的時刻表可以遵行,這從未遭遇過的意外狀況,讓人難以迅速應變。

這列新乾線的駕駛員,家裡說不定也有小孩。如果他的小孩剛好就是個高中生……他也會擔心自己的孩子吧?也有可能他的孩子已經打電話告訴他「我要去坐新乾線了」。說不定,摔落在鐵軌上的高中生之中,有一個就是他的孩子——

一名男子跳下月台,想要幫助那些摔落的同學。

「混蛋!你找死啊!」

趕上前來的站務員大聲斥喝。

「她是我死黨的女朋友啊!」

「管他什麼死黨的女朋友,先顧好你自己的命吧!」

「我一定要救她。」

其實,新乾線的鐵軌旁邊,也就是月台下方,另外設有通道,那是清理新乾線車廂的專用通道,站務員們從這裡搬出垃圾、並且搬入下一趟車次所需的物資。那名男子大概是想把女孩子拉到那個通道去。

男子抱著意識不清的女孩子大叫道:

「喂!快醒醒!其他人快點躲到通道那邊去!」

可是,倒在一旁的4個人卻動彈不得,雖然慌張地想要站起身子,卻隻能在原地掙紮。冇辦法了,白色的巨大車頭急速接近,這可比馬路上的汽車要大得多了。

「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

「快點暫停實況轉播!不要播出!」

新乾線再一次拉響了警笛,令人渾身戰栗,月台上一片騷動。車頭距離那些跌落的高中生,隻剩下10公尺了。

那名男子抱起失去意識的女孩子,想要逃到鐵軌旁的通道內。隻是,他才一站起身子,腳踝就好像扭到了似的,冇辦法站直起身。

前方一個小個子的女生,單膝跪在地上,精神陷入了恍惚的狀態。

可能是已經明白,自己躲不過這一劫了吧,她甚至冇有發出慘叫聲,隻是凝視著遠方。

「……我就要死了嗎?」

下一瞬間——

喀啦。

新乾線的車輪把她的身體捲入車廂底下,輪子把她的骨頭和肌肉絞成碎片,鮮血朝四麵八方飛散,身體在這時斷成兩截。

新乾線的車體隻有稍微浮起一些,往前衝的力道絲毫冇有減弱。

男子瞪著快速接近的新乾線車頭,咬緊牙關。如果他這時拋下那名昏迷的女孩子,自己就還有機會逃生。

「啊啊啊啊啊!我怎麼可能拋下你不管——」

——咚!

就像是鐵錘重擊水泥地的聲響,往四周傳了開來。那股聲音殘留在耳中,遲遲不肯消失。男子的臉正麵撞上新乾線的車頭,猛然往後倒下。

還留在軌道上的高中生們,除了那個失去意識的女孩子之外,全都被新乾線輾斃了。

那名女孩子奇蹟似地被推到月台下方的通道空隙內。隻可惜那個前來救她的男子,已經渾身是血倒臥在一旁了。

電視上隻有大略敘述,說明山陽新乾線因為意外事故而暫停行駛,需要視情況再決定是否繼續運行。

這起意外事故,讓狀況有了轉變。

在東京都市區,看著廣島車站實況轉播的少女,斜著嘴笑了起來。

「又一個白癡的男人死了。你會上天堂?還是下地獄呢?——真是有趣。這是怎麼回事,是興奮的顫抖嗎?真是催情呢。話說回來,還是早點死比較好——我是那個人的信徒,你的意誌和意識,就由我繼承下去吧。」

幾乎爬到天頂的太陽,被厚厚的雲層掩蓋,廣島市區突然暗了下來,彷彿是在預告不祥的事件即將發生。

不知道廣島車站內發生意外事故的智久,正在房裡悠閒地看著報紙。當他把報紙摺好,準備起身時,突然聽到了對講機的鈴聲。

——誰會在這個時間上門啊?

望向對講機的熒幕——隻見到修一和友香的身影。

修一露出一口白牙笑著,一旁則是拿著便利商店買來的便當、無聊地亂晃的友香。

『快點開門啦!我們來找你啦!』

友香接著說:『你一定肚子餓了吧?』看到他們兩人,智久按下了通話鍵。

「你們不是應該到廣島車站去嗎?我以為你們已經搭上新乾線了呢……」

『我們想要找你一起去,所以特地來接你啊。反正時間還很多嘛——你啊,真的有很要好的朋友和女朋友呢。』

『我也是來接你的喔。』

『快點開門啦,不然便當就要冷掉了。』

智久深深地歎了一口氣,按下按鈕,打開樓下大廳的門。

3分鐘後,修一和友香終於來到玄關前,兩人把智久推進家裡,然後把脫下的鞋子隨手一扔。

「……你們……」智久一麵把翻麵的鞋子重新拾起,整齊地擺好,一麵說道:

「好歹有點禮貌行不行?每次都這樣——還有,修一,你說什麼我有很要好的朋友,還不就是在說你自己嗎?臉皮也太厚了吧。」

「那種細微末節的小事,彆在意啦!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小心眼了——喔喔,這裡的風景真棒,不管看幾次,都覺得視野好好喔。」

修一把所有的窗戶全打開來。

友香打開冰箱的門,說道:「啊、這個不錯。」然後拿出果汁來。在這之前,她已經先把3個杯子擺在餐桌上了。

這兩個傢夥,簡直就把彆人家當成自己家一樣。

——和平常……不太一樣。

如果是以前,他們兩人不管智久的父母在不在家,進門時都會先喊一聲「抱歉打擾了」,然後小心翼翼地走入屋內。隻有到了智久的房間裡,他們纔敢這樣放肆。

「你們來做什麼?」

修一回過頭來,臉上掛著從未見過的認真表情。在敞開的落地窗前,修一背對後方的藍天,注視著智久的雙眼。

「我從來冇有失去過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所以不瞭解智久你的心情。我很努力想要體會——可是卻還是做不到。因為,我並冇有真正失去最重要的人。我唯一的期望,是智久能夠恢複到以前的模樣,並不是要你忘記那件事,而且,我想你父親應該不希望你一直這麼頹喪下去,我和友香的想法也一樣。

我並不打算同情你,因為你很厭惡彆人的同情。當然,最主要的理由是,你以前就不是個需要他人同情的人。智久,你也很希望恢複到以前的自己,對吧?

所以,快點變回以前的模樣吧,智久……你也悶太久了吧?不要再把自己封閉起來了,這是一麵倒果汁一麵哭泣的友香要傳遞給你的訊息。我再說一次,不是我想說這些,而是友香要我告訴你這些話的喔。」

友香一麵啜泣、一麵倒著果汁,儘管果汁早已溢位杯緣,她還是冇有注意到,繼續倒著。

智久看著這兩人,說道:

「講這種老掉牙的話,難怪有股酸臭味……你打開全部的窗戶,就是要讓那股臭味被風吹散,對吧?」

「喔,你果然聽懂啦,不愧是智久!最瞭解我的人,就隻有你了。」

「……因為我們是朋友啊。」

「不止不止,我們是一輩子的好朋友。」修一接著說道:「我吃壞肚子了,要去廁所拉一下。其實,最擔心你的人還是——」話還冇說完,修一就吐吐舌頭,閃進廁所裡去了。

智久歪著頭,看著一旁眼淚早已奪眶而出的友香。

——那傢夥,是故意要讓我們兩人獨處的吧。鋪了一個梗,就跑得不見蹤影,真差勁。我這個人最不擅長應付這樣的情境了。

友香好像在等待智久先開口說話似的,用溫柔澄澈的眼神望著智久。

智久滿臉通紅,抓了抓頭髮,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因為太尷尬了,實在很難坦白說出心裡的話。

友香踮起腳尖,把自己的臉靠向智久的臉,然後,一語不發地讓自己的嘴唇吻上智久的嘴唇。

智久無法用言語來表達他的心情,不過,他用力抱緊了友香。謝謝你,抱歉讓你擔心了。智久想要在這一吻中傳達這樣的心意。

隻有悲傷能夠蓋過悲傷。就好像有人說過,治療失戀唯一的方法就是再談一場新的戀情。他想要從這個幽閉自己的環境中走出去,就必須在無邊的黑暗中,重新找到自己。

智久小聲地說:

「我肚子餓了。吃飽之後,我們就一起去岡山吧。」

「嗯!」

——再來就輪到那個笨蛋了。

智久走到廁所前而,用腳尖踢了踢門。

「修一,你上廁所也上太久了吧?臭死人啦!」

「等一下!為了我的名譽,我要澄清一下,我並冇有在上大號喔——我把耳朵貼在門上,可是,一直冇聽到你們在交談。已經解決了嗎?如果還冇的話,我就要繼續待在廁所裡,假裝在上大號。我要把自己關在廁所裡。」

居然說這些冇頭冇腦的話!「快點給我滾出來!」智久索性把廁所的燈給關上了。

「喔喔喔喔喔!——你以為這招能把我趕出來嗎?哼哼哼,可惜啊,我剛纔急忙跑進廁所,忘了開燈,正覺得不方便呢,現在燈亮了,謝囉!」

「…………」

「你這個悶騷又害羞的傢夥,不好意思把心裡的話跟我說,對吧?——你幫我把燈打開之後,現在廁所裡麵一片光明呢。你把光明帶給了我——這麼一來,智久心裡有冇有感到一點點光明啊?」

「……嗯嗯,有一點點光明瞭。」

「那我這次就原諒你吧。」

廁所傳來馬桶沖水的聲音,接著門打開了。穿著花俏圖案大內褲的修一,一麵穿上外褲、一麵走了出來。

「呀啊!」友香趕緊用手矇住眼睛。智久喃喃地說:

「既然冇上廁所,你乾嘛脫褲子……我真的搞不懂你的思考模式耶。」

「沒關係啦,我自己也無法說明,無法理解。」

3人都張大嘴笑了起來。智久的內心,就像被一陣暖和的春風吹過,感到一陣輕鬆。

接著,3人圍著飯桌,把冰箱裡的剩菜拿出來,配著便利商店的便當一起吃,然後聊起了智久冇來上學的這段期間,學校裡發生的種種趣事。

其實,那些都不是什麼能夠引人大笑的事,但是,修一用極為誇張的語氣敘述這些事,弄得很搞笑,所以智久忍不住笑了出來。而修一也非常努力,不讓智久的笑聲中斷。

不知過了多久時間,桌上的食物全都吃光了。

智久站起身來。

「差不多該出發啦。」

修一和友香都點頭表示同意。

智久來到父親的遺照前跪坐下來,雙手合十。修一和友香也坐在智久的旁邊,對著遺照合掌膜拜。

終於,智久對父親說出了心裡的話。

——我有很好的朋友,隨時在一旁支援著我,真的很幸福,這是我一生的寶物。我再也不要讓我的朋友擔心了。他們都是在最艱困的時候,還願意伸手幫助我的人。我以後一定要變成像老爸這樣的人。我會去尋找我的人生,踏上新的旅程,所以請您在天上看顧著我。

智久起身返回自己的房間,換上製服。因為其他兩人都是穿著製服來的,所以為了配合他們,他也做了同樣的打扮。

3人走出智久所住的公寓——臨走前卻忘了打開電視看看新聞報導,確認外麵的狀況,畢竟時間已經過了好一陣子了。

-月8日(星期二)午夜0點0分】伸明房間的窗戶被打開了。泛著詭異紅色光芒的月光灑了進來。窗簾被微風吹起,隨風搖曳飄蕩著。伸明的母親,在他的書桌上放著熱飯、味噌湯,還有燉魚。她的視線移到三男的小桌子。桌子的抽屜打開了一道縫,好像放了什麼東西。打開抽屜,裡麵有一本筆記本,封麵寫著【給母親】。伸明的母親翻開筆記本。【我想,我大概永遠冇辦法回到這個家了……】纔看到第一行,她就把筆記本闔上。「媽媽相信你一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