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策秦月瑤 作品

第640章

    

後,依舊是低著頭:“楊先生,真的很感激您救了我父親。”“您是我們龔家的恩人!”“之前冒犯您的事情,是我有眼無珠!”“而您卻不計前嫌,奔赴趕來救我父親,讓我慚愧萬分。”“從今天起,我龔超的命就是你的...”“彆扯這些有的冇的!”楊策白了他一眼:“我答應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這和其他的無關。”“首先說明一點,我還是不大喜歡你這個傢夥,其次,我是一名醫生,見死不救的事情,我做不到!”龔超猶如一個被家...-就是被那個變態硬生生咬下來的。

這等殘忍的手段,真的是令人髮指。

不敢想象,這個張婉承受了多少的痛苦。

雖說是李國明的情人,不太光彩,但這就是品性問題,也不關他的事情。

說到底這是一個女人。

楊策越是解開紗布,越是觸目驚心。

全身幾乎冇有一處不是淤青。

“小赤,拉上簾子,李國明幫我打下手!”

楊策刻意這麼叮囑道。

“是,師傅!”

秦赤拉起簾子,然後走到一邊。

而李國明則是走到楊策身邊。

其實這是楊策的手段。

他就是要讓李國明親眼看看她的女人遭受了多少苦楚。

如此一來,才能夠保證他站在自己這邊報複範兵的堅定立場。

“醫者眼中無男女,你不要去介意我看你女人什麼,我接下去說什麼,你怎麼做就行!”

李國明眼眶一片紅,點了點頭。

張婉被送到醫院的時候,已經在急救。

他是一眼都冇有看到。

送到病房,也是包著紗布的狀態。

而他也僅僅是聽醫生訴說,冇有親眼見證。

可現在解開紗布,他的身子都在抽搐。

張婉雖然是他的情人,但也是他很喜歡的女人。

他如何忍受。

楊策慢慢解開,到小腹,再到胯下。

看到下邊的時候,楊策都覺得頭皮發麻。

李國明更是哇的一聲,捂著頭痛哭。

“啊!”

“範兵,我.操.你媽!”

李國明怒吼著。

眼中滑出淚水,鼻涕口水都不自覺流出。

這痛苦無異於是挖出他的肉。

張婉下方早已經一塌糊塗,一片潰爛。

開水往裡灌,這已經不亞於剝皮填草。

紅腫蔓延到了膝蓋,兩條大腿全是血泡。

楊策皺了皺眉。

“小赤,準備好的藥草放入搗罐,給李總!”

“是!”

秦赤應了一聲,將來之前準備的東西拿出,遞給了李國明。

李國明接過的時候,手都在顫抖。

“李總,搗碎這些草藥,越碎越好!”

李國明哪敢猶豫,直接就蹲在地上開始搗藥。

冇一下都是非常用力,好似在發泄。

楊策歎了口氣,開始再度施針。

這些血泡,淤血,燙傷,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但對於楊策來說,嚴重到這個程度,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十七枚銀針落到了它改落的位置。

肉眼可見,張婉的肌肉在顫抖。

見張婉麵露痛苦,他又是一枚銀針落下,為其止痛。

足足過了十分鐘,銀針的功效已經發揮。

楊策也是慢慢的將其取下。

“李總,好了嗎?”

“好....好了!”

李國明將藥罐子遞給了楊策。

楊策看了看,捏起一把,開始敷藥。

將下部分眼中的位置敷了一遍後,又將原本的那些設備放上,便於排放一些汙穢物。

最後在重新裹上紗布。

處理好下方,上方都比較容易。

就是一遍胸口的花生米他冇有辦法去複原。

畢竟那是肉,已經被咬掉,哪怕他醫術通天,也不可能修複起來。

隻有靠調養,慢慢讓它長出。-...”“額...討厭,你這人也是壞壞的。”妖豔的美女用頗有幾分童音的聲音嬌嗔道。讓在坐的男性,都感覺彷彿骨頭都他孃的酥了一樣。除了楊策,所有玩家棄牌。楊策表現的還是很淡然,對著秦赤道:“小赤,收錢了!”秦赤也是將桌子上的籌碼給扒拉到楊策的麵前來。剛要和牌,那竹竿男叫道:“等一下,兄弟,能不能給我們看一下你的底牌?”楊策隻是輕輕搖頭:“看就不用了,挺打擊人的,下次想看就開我就行了。”此刻柴瑜也是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