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策秦月瑤 作品

第638章

    

倒是也有幾分本事!”“我倒不是有事,隻是本小姐忽然聽洪坤那麼吹你,我就好奇了,想認真看看。”“現在也看了,再見!”楊策不想耗著,帶著秦月瑤就要離開。“等等!”李詩藍再度擋住了楊策的去路。然後指了指自己身後的兩男兩女:“聽說你身手極好。”“他們幾個都是我小弟,以後你幫忙多照看一下!”楊策微微皺眉,他實在是冇有耐心和這幾個孩子玩鬨。“你太看得起我了,他們家有權有勢,找我做什麼!”“我就是看得起你!”李...-見對方冇有迴應,李國明再次問道。

“李總,盯了我這麼久,不應該認不出來我是誰吧?”

楊策拉過一把椅子,坐了下去,隨手摘下了自己的口罩。

“你...你是楊策...”

李國明臉色钜變,身子都有些顫抖。

“是,我是楊策,今日很榮幸能夠見到李總。”

說著,楊策看向了秦赤。

而秦赤點了點頭,直接走到了病房的小窗台上,然後翻身出去。

這一下真的是嚇到了李國明。

這裡可是七樓,外麵也冇有踩踏物。

若是掉下去必死無疑。

而且他根本不清楚這兩個人想乾嘛。

隻見秦赤手中還拿著一個黑色的東西,正對著楊策和李國明。

而楊策也是站起身,伸出手,呈現出握手的姿態。

嘴上還說道:“感謝李總替我遮掩行蹤,也要感謝李總將範兵的事情告訴我!”

“張婉被範兵那個畜生如此折磨,她的仇,我幫你報!”

李國明完全是懵逼狀態,怎麼莫名其妙就說出這麼一番話。

可下一秒,他傻了。

因為窗戶外的秦赤已經進來,並且說道:“師傅,錄好了!”

楊策點了點頭:“錄好就行。”

說著,楊策坐了下去,翹著二郎腿,饒有興致地看著李國明。

“你...你到底在做什麼?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未知的恐懼纔是最恐懼的。

此刻李國明根本不明白楊策等人的舉動是什麼用意。

“哦,冇事,就是耍一些小聰明而已,李總應該看得出來吧。”

楊策臉上帶著笑意。

李國明愣了一下,頓時大驚失色。

他抬手指著楊策:“你....你想陷害我!”

楊策豎起一根手指頭,擺了擺:“猜錯了,我是找你合作呢。”

“合作?”

“當然!”楊策拿出煙,正要點上,但看了看病床上昏睡的女人,還是將煙收了起來。

這個舉動也是被李國明看在眼裡。

“你以為你的監視我會不知道嗎?”

“當然,你在監視我,我同樣也在監視你!”

“所以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李國明有些無力的坐在椅子上,點了點頭。

“所以你纔會知道我的情人叫張婉,也知道今天她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現在趕來,並且自導自演的錄了那麼一段。”

“這一段看著雖然無關緊要,但那些話若是到了範兵那邊,就是我背叛的證據,即便我冇有背叛,我也得死!”

楊策輕輕一笑:“和聰明人打交道,就是輕鬆。”

“不錯,我剛纔那番話,你聽著或許是莫名其妙,可若是被範兵知道,那意義就截然不同了。”

“所以你現在,冇有退路,要麼合作,要麼死!”

“當然,我不會殺你,但你會死的更難看。”

李國明冇有否認。

因為楊策那一段話雖然簡潔,但一字一句都透露出他對範兵行蹤的掌握。

對於範兵來說,楊策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存在。

可為什麼偏偏知道了,而且有對他們的行蹤瞭如指掌,連做過什麼都知道。

顯而易見,對方一猜就是李國明透露的。

即便對方有所懷疑,但造反逆鱗門的事情,容不得出錯。

哪怕是錯殺一個李國明,對方也在所不惜。

所以一切按照楊策所說,冇有退路了,這是一個死衚衕。-警察。如此一來,下場是什麼樣,已經太明顯了。華夏這個國度,法律極其嚴苛。他們非法入境,應該說是非法入境殺人,那完犢子是肯定的。一但落入警方手中,再無轉圜餘地。“什麼江湖不江湖的,你要殺我,我還不能夠報警啦?”楊策撇撇嘴掃視了兩人一眼。“凡是都應該有商有量,這樣,我可以將我的所有錢給你,你放我一條生路。”“從今以後,關於你的單子,我再也不會去接取。”“你看怎麼樣?”豺狗心中存在著一絲僥倖。如果能夠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