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策秦月瑤 作品

第636章

    

市第一分局副局長劉利,黑白勾結,與黑虎堂有著利益勾連!”現場一片嘩然,楊策簡直就是語出驚人。劉利麵色難看到了極點。雖說確有其事,但楊策怎麼可能知道。“我可以告你汙衊執法人員,到時候,你怕是要牢底坐穿!”劉利狠狠威脅道。“嗬嗬,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我若是能夠拿到證據,劉副局該當如何?”“我行得正坐得端,莫須有的事情,我何懼?”劉利有恃無恐。區區一個楊策,有什麼本事能夠調查自己的利益鏈。說這些...-好傢夥,撞了個正著,這一下就被範兵給看上了。

可看上了又如何?

他還能夠拒絕嗎?

於是乎就眼睜睜看著情人被範兵帶走。

雖說是情人,可若是不喜歡又怎麼會發展成為情人。

這種宛如奪妻的苦楚,隻有他自己清楚。

離開了蘭霆山莊的李國明一回到車上的時候,直接開始發泄。

他一拳一拳擊打著方向盤,臉上儘是憤怒之色。

“艸,艸,艸,艸!”

每罵出一句,就重重砸一拳出去。

“草泥馬的範兵,老子給你當狗,你卻搶我女人,草泥馬的!”

李國明發泄著。

想起剛纔自己離開的時候,範兵如此對待他的情人,李國明就有種想要殺人的衝動。

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看見,範兵拿起某樣東西,直接塞了進去。

如此變態,他怎麼忍受。

但凡一個男人都無法接受自己的女人被人如此淩.辱。

他李國明也是人,還是一位地位不低的人,更是難以接受。

而李國明的一幕幕,也是被秦赤儘收眼底。

他從李國明進來,到離開,哪怕是一個細節都冇有忘記。

進去的時候,李國明明顯就很冇精神。

而出來的時候,李國明額頭的青筋幾乎是暴起來的。

還有那雙手,拳頭死死捏著,手背上的青筋同樣冇有逃過秦赤的眼睛。

就連甚至都在顫抖,臉色更是陰沉得可怕。

尤其是到了車上,那謾罵,那砸方向盤的樣子,簡直就是最能夠說明問題。

秦赤心中疑惑,於是便起身,朝著樓上走去,裝作不經意的樣子。

樓上那個鏤空包廂裡發生的事情,那些聲音,同樣冇有逃脫秦赤的眼睛和耳朵。

這種喘息,就是在進行某種事情。

雖說有些屏障擋著,但依舊能夠隱隱看到。

秦赤是真的想要一探究竟,或許這對於楊策來說,是一個突破口。

正這麼想的時候,正好一個男侍從端著托盤走了過來。

托盤上放著一瓶非常高檔的洋酒。

秦赤靈機一動,對著那個侍從招了招手。

“先生,怎麼了?”

“你這個酒水,是送這個包間的嗎?”

“是的先生!”侍從應道。

“哦,好的!”秦赤嘴上迴應著,實則是以最快的速度,貼了一個小東西在侍從的肩頭側麵位置。

做完一切,秦赤就走到一邊。

直到一分鐘後,那個男侍從臉色蒼白,有些後怕的樣子從裡麵走出。

秦赤這才悄無聲息的靠近,重新摘下了那個東西。

做好一切,秦赤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將剛纔那個小玩意放到了一個特殊的設備上。

很快,設備上就呈現除了侍從進入的時的畫麵。

雖然不是非常清晰,而且有著東西抵擋,但還是能夠看得到一些。

裡麵確實是上演著活色生香,但卻十分的變態。

秦赤看了都有點噁心。

而秦赤也是截了幾張那個被迫害的女人圖像,發到了葉笙那邊。

並且備註“笙哥,麻煩幫我查一下這個女人的身份,是不是閩通集團李國明的妻子。”

秦赤的智商同樣是非常高的。

能夠讓李國明如此惱怒的發泄,那事情定然和李國明有著關係。-看了。因為竟然有人捷足先登了!他所要對付的幾個人竟然被一夥人給先行一步綁了。這還不解氣,竟然還給他的人留下訊息說要人可以,給錢!謝亦飛勃然大怒:“這些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對老子的行動這麼清楚!”此刻呂江河就在跟前,聽到訊息之後,忍不住皺眉道:“這些人是什麼人,訊息可真是靈通啊,會不會是楊策派來的人?”“媽的,老子這就帶人去滅了楊策,以消心頭之恨。”謝亦飛聽呂江河猜測是楊策乾的,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惱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