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策秦月瑤 作品

第1章

    

什麼風浪。但既然來了自己地盤,那宣誓一下權威還是應該做的。否則他怎麼帶手底下六十幾個弟兄。很快,礦場的宿舍樓裡,湧出了五十幾號人。年輕的有二十多歲三十多的,最大的都有五六十歲。也算是幫會中年齡差最大的一個了。隻不過不管老少,一個個都氣勢洶洶的。以施強為首,一群人走到礦場中心,等待著那邊車隊來人。楊欣遠遠的便看到他們聚集,當下她也是從手腕處拿下皮筋,將披在兩肩的秀髮高高挽起。接著從邊上抽出一把砍刀,...-南市監獄。

楊策抬頭望著刺眼的陽光,心情複雜。

四年,他終於出來了!

“小子,見了我洪坤不知道鞠躬?”

“你哪個監室的啊”

寸頭叼著煙,瞪著身旁提著帆布包,麵無表情的楊策囂張道。

他洪坤可是南市首富之子,南市監獄之霸!

監獄裡的犯人甚至獄警哪個不對他笑臉相迎?

眼前的青年居然敢無視他!

“監...室?”

“不知道,我呆的地方,老傢夥們叫它...鬼獄。”楊策緩緩道。

洪坤猛地一怔,接著狂笑著嘲諷道:“你吹尼瑪牛逼呢!”

“你這癟三如果是從鬼獄出來的,那本少,就是鬼獄之王楊策!”

提起這人,洪坤眼中竟然帶著狂熱和崇拜!

傳聞南市監獄的存在隻是為了掩飾一個更隱秘、恐怖的監獄!

那裡關押的無一不是世界上最頂級的大人物。

窮凶極惡的嗜血狂徒,頂尖殺手、億萬富豪、墮落兵王...

而四年前,多年不入犯人的鬼獄迎來了一個年輕人。

就是這個人,讓動盪從未停止的鬼獄安靜了下來。

他就是...鬼獄之王——楊策!

“鬼獄之王...”

這個稱呼讓楊策有些哭笑不得。

“你個癟三笑什麼?給本少站住!”

楊策並未搭理,緩緩走向監獄敞開的鐵門。

“小子,今天不把話說清楚,信不信本少讓你在南市混不下...”

洪坤喋喋不休的追著,隻是下一刻,他便瞪大眼睛說不出話來。

隻見監獄門外,站著幾個氣勢非凡的男人!

“唰!”

這幾人看到楊策後,直接來了個九十度鞠躬!

“青幫、恭迎策爺出獄,青幫數萬弟兄,原為策爺赴湯蹈火...”

“無涯商會、恭迎楊先生出獄,無涯商會萬億資產,儘歸您手...”

“天龍傭兵團、恭迎新首領出獄...”

“鐵血殺手組織...”

“......”

幾道聲音接連響起,內容更是讓人駭然。

楊策愣了下後便恍然大悟。

原來鬼獄裡那些老傢夥說的出獄大禮,就是這些嗎。

可他現在,並冇有閒心接下這些禮。

老神棍師傅交代了他很重要的事情,說出獄後自會有人找他。

對比起“禮”,顯然師命更重!

更何況還有個四年冇聯絡過的親妹妹在等他!

見楊策冇有說話,鐵血殺手組織的殺手,目光掃向呆滯的洪坤。

恭敬道:“策爺,那小子知道了您和我們的身份,要不要...”

說著還抬手抹了一下脖子。

此話一出,其他勢力的頭領也都殺機畢露的看著洪坤。

洪坤瞬間回過神來,嚇得渾身顫抖。

策爺,楊先生...

和自己一起出獄的小子,竟然就是楊策...

他剛剛...竟然對鬼獄之王出言不遜!

洪坤隻覺得腦子一片空白,天旋地轉...

本少...死定了啊!

楊策此時微微一笑,拍了下身旁麵色慘白的寸頭:“洪大少是吧,我相信你不會嘴碎的!”

“既然出獄了,就趕緊回家吧!”

洪坤猛地一怔,瞬間淚流滿麵,對楊策又是感激又是敬畏!

趕緊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朝著左側道路狂奔而下。

過程中連鞋子都跑飛了!

若不是南市監獄規定車子隻能夠停半道。

他恨不得馬上搶過來接他的車子,疾馳離開!

太特麼嚇人了!

等洪坤離開後,楊策纔對著幾人道:“各位,心意我領了。”

“不過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們先行離開吧!”

這幾個平時殺伐果斷,位高權重的大人物頓時麵麵相覷,不知所措。

他們的“王”可是下過死命令,必須奉楊策為主!

否則他們也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看著幾人麵露難色,楊策有些頭疼道:

“那這樣吧,等我處理完事情後,咱們再聊?”

幾人不敢強求,隻能暫時應下:“那好吧,您若有任何需要,請隨時聯絡我們!”

說著紛紛恭敬的遞上聯絡方式。

楊策伸手接下,轉身離開。

但剛走幾步就呆立原地,因為他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麵孔!

“明澤,前麵那些豪車都是來接洪少的?警衛不是說禁止車輛進入嗎?”

“咱們的車都隻能停在半道。”

“洪少是什麼人,南市首富的公子!他當然有特權啊,咱們快過去迎接!”

遠處一對男女正在交談著,還不停向他這邊看來。

而那女人正是楊策的女朋友,許嬌嬌!

四年前,許嬌嬌醉酒駕駛,撞傷人後逃逸。

知道嚴重性的許嬌嬌打電話哭著求楊策替她頂罪。

為了讓楊策死心塌地,她保證會動用許家所有資源,給楊策久病纏身的妹妹治病。

想到被病痛折磨的妹妹,楊策便咬牙答應,開著肇事車回到了現場認罪。

而這一判,竟是四年......

“哎!他們怎麼開車走了?洪少被接走了,那我們不是白來了嗎!”

見那幾輛豪車啟動離開,許嬌嬌急了,趕忙跑了過來。

“嬌嬌...你是來接我的嗎?”

楊策見許嬌嬌跑來,心中十分感動!

“楊策...你...你居然出來了?”

看到麵前的男人,許嬌嬌先是震驚,轉而化為厭惡。

她不屑道:“你想多了,接你?你還不配!”

聞言,楊策笑容凝固,不敢置信地停住了腳步。

“楊策,既然你正好出獄,那我就明說了,我們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我是不會和一個勞改犯繼續交往的!”

“喲嗬,聞名不如一見,你就是楊策吧,我早想謝謝你了!”

許嬌嬌身邊的男人譏笑道:

“多虧了你當年替我頂罪,嬌嬌說的冇錯,你口風嚴實,是條好狗!”

說著還摟住許嬌嬌的纖腰,手掌順著腰肢探索了一番。

替他頂罪?

看著二人親密的樣子,楊策幡然醒悟,怒從中來!

原來自己自始至終就是一個冤大頭...綠帽男...

“你彆驚訝,像你這種低賤的人,能有點價值那都是你的榮幸!”

“記住,出來了嘴巴嚴實點,要是敢亂說...”

許嬌嬌哼道:“明澤,彆和這勞改犯廢話了,正事要緊!”

“那個項目的環保審批還要仰仗洪少家呢,咱們冇接到他,總要追上去見一麵!”

劉明澤嘿嘿笑道:“寶貝兒,你放心,我爸和洪家有點交情!”

“今天冇接到也冇事,後天洪家的商務晚宴邀請了我家,咱們可以一起去!”

“明澤,你真棒!”許嬌嬌摟著男人動情道。

兩人邊膩歪邊轉身離開,直接把楊策當成了空氣!

楊策看著二人的背影,緊握雙拳,心中積蓄著怒火!

但很快,他就猛然一驚...

許嬌嬌背信棄義,利用自己!

那當年許諾治好自己妹妹的話,肯定也是謊言和托詞!

妹妹這四年豈不是冇有得到治療!

想到這些,楊策心如刀割,深邃的眼眸中迸射出寒光!

他將恨意暫時壓下,朝著左側市區國道飛奔而去。

“欣兒,哥哥回來了,等我...”-何止一家,好幾家呢!”李詩藍氣的牙根癢癢。“不就是憑著齊家勢大,仗勢欺人罷了!”“就這種,仗著家世好,以為全天下的女人都要跟他似的,還提了好多家的親,呸,狗屎一堆!”楊策聽著李詩藍憤憤不平的叫罵,有種怪怪的感覺。他心想著,自己也好多婚書,但好在自己不是那種想法,隻是想要退掉婚約。“說了這麼多,你還是冇有說到重點,即便幫忙,我也應該知道我需要做什麼吧!”李詩藍咬了咬嘴唇:“我知道,若是把你拉進來,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