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元朗水婷月 作品

第1813章 外又生枝

    

家中,厲元朗泡了個熱水澡,吃了點夜宵,和老婆報個平安就早早躺在床上,安然入睡。這一覺,厲元朗睡得很沉。現在的他很少熬夜,頭疼病早就緩解,睡覺也不是問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厲元朗似乎聽到一陣手機驟然響起的聲音。以為是在做夢,翻了個身,耳畔仍然有鈴音。他馬上睜開雙眼,果然,床頭櫃上的手機嗡嗡響個不停。厲元朗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開床頭燈,抓過手機一看,淩晨五點來鐘,手機號碼竟然是妹妹葉卿柔的...保安眉頭緊鎖,有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對不起,二位,無可奉告。請回!”

聞言。

其中一個稍矮的黑衣人,立刻上前一步。

似乎想要動手。

卻被身旁高大的黑衣人輕輕搖頭製止了。

“彆衝動,我們走。”

兩人出了酒吧。

他們並未離去,而是在附近徘徊,希望能打聽到更多訊息。

這時。

一個老者醉醺醺的老者靠了過來:“你們在打聽誰啊?我老包,可是這一帶的熟人。”

聞言。

那高大的黑衣人忙拱手道:

“老人家,跟您打聽個事,雷總現在在招待誰啊?”

老者眼中閃過一絲貪婪:“想知道這個資訊,可是有條件的。”

說著。

他伸出兩根手指,做了個點錢的動作。

見狀。

高大的黑衣人輕笑一聲,摸出一塊金子,“隻要您說,這個都是您的!”

看到這麼一大塊金子。

老者雙眼立刻放光。

他四下張望,隨後將兩人拉到一旁暗處,低聲說:“雷總在招待一個年輕人。”

“哦?什麼年輕人,他叫什麼名字?”高大黑衣人好奇地問。

老者答:“聽說,是叫秦羽。”

想了想。

黑衣人繼續追問:

“此人不是我們本地人吧?”

老者點頭:“對,外地來的。聽說醫術、武功都高的很。”

聽到這裡。

兩個黑衣人的雙眼都泛起了一絲亮光。

彷彿找到了什麼重要的線索。

“好了,該說的都說了,金子給我吧?”老者伸出手,貪婪地盯著那塊金子。

高大黑衣人微笑著遞過去金子,“當然,這是您的!”

“太好了!”

老者迫不及待的接過那塊沉甸甸的金子,雙眼放光:

“這麼大塊金子,得換多少錢啊?”

“哈哈,能喝一年的花酒了!”

不過。

他臉上的笑容還未完全綻放。

突然!

老者捂住胸口,雙眼瞪大,臉上肌肉扭曲。

顯露出極度痛苦的表情。

“呃......啊......”他艱難的呻吟著。

低頭一看,赫然發現,一把匕首已經深深地洞穿了他的胸口。

鮮血正順著傷口汩汩流出。

老者張大了嘴,剛想發出驚恐的呼喊,但身後的稍矮黑衣人迅速伸出手,緊緊地捂住了他的嘴巴。

“嗚嗚......”老者隻能發出含糊的聲音。

黑衣人毫不留情地用力一扭!

隻聽到“哢嚓”一聲。

老者的脖子被狠狠地扭斷,他的頭無力地歪向一側,雙眼圓睜,已然再無生機。

“呸!老東西,還真想要我們冥河殿殺手的金子?”

稍矮的黑衣人望著地上的死屍,不屑地吐了一口唾沫,“哼,老子再給你添點化屍粉!”

他從腰間摸出一個瓷瓶,輕輕一拔瓶塞。

“嘩啦啦”撒了些黑色粉末在老者的屍體上。

隻見下一刻。

老者的屍體在粉末的侵蝕下,開始“嘶嘶”地冒起白煙,皮膚迅速潰爛,肌肉和骨骼也隨之溶解。

最終,化為了一灘腥臭的血水!

整個過程隻持續了短短一分鐘。

兩各黑衣人冷漠地注視著這一切,彷彿已經習以為常。

他們都是冥河殿的殺手!

兩人是兄弟。

長相高大的,叫古毅。

而另一個稍矮的,是弟弟,古傑。我有些交情。你去了之後,遇到問題可以和他多多溝通,實在解決不了的就找我,我跟邵萬友還能說上一兩句話。”“謝謝你的肺腑之言,我會的。元朗,你那裡怎樣?忙不忙?”見季天侯正好問起,厲元朗便將心中疑問和盤托出,並把那個程老闆的資料發給季天侯,讓他幫忙確認一下。過了一會兒,季天侯給他回了電話,說那個程老闆和他認識的南方老客不是一個人,讓他放心交往便是。第二天,厲元朗和譚剛劉樹喜以及黃文發四人乘車去往劉家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