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元朗水婷月 作品

第1808章 好心辦壞事(上)

    

,以居高臨下的口吻說:“還成,用了二十分鐘,你還算守時。”在座其他女人看見帥哥駕臨,並冇掀起太大波瀾,葛雯娜微微撇嘴:“原來是大名鼎鼎的影視當紅小生上官夜啊。菲菲,你挺有本事,一個電話就能叫來上官夜,我真是小看你了。”“那算什麼!”徐菲菲不以為然回擊道:“隻要人在京城的男明星,不論老的少的,雯娜你隨便點名,我讓他們分分鐘趕來陪你喝酒。哪一個不到,我就封殺他,一輩子都彆想有戲拍!”這話如果外人聽到,...馬明安聲音冰冷,語氣不善的質問道:“元朗同誌,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懂得分寸的人,可你卻把大家分寸都弄冇了。”

“地方上的事情,讓地方上的人解決,什麼事你都要親力親為,你負責的那一攤誰來弄?”

“人要有自知自明,要把握好自身定位,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心裡要有桿秤。多餘的話我不說了,希望你好自為之。”

“啪嗒”一聲,馬明安無情的掛斷電話,都不給厲元朗解釋機會。

厲元朗心裡不由得“咯噔”起來,腦海中迅速分析馬明安為何如此態度對他。

自從馬明安上任以來,從冇有這麼嚴厲批評過他。

而且言辭犀利,一點麵子不講。

不管咋說,自己身處鐵三角中的一極,是書記和省長爭相拉攏的對象。

把他歸納到自己一方,會有效的遏製另一方。

因而,絕大多數時候,無論馬明安還是廖士雍,對他基本上客氣有加,什麼事都商量著來。

尤其馬明安。

因為馬明安知道,相對比自己,厲元朗和廖士雍走得更近一些。

所以他纔在這方麵選擇放下身段,本著能不得罪厲元朗就不得罪的原則,厲元朗歸附於他最好,保持中立也可以接受。

決不能讓厲元朗與廖士雍達成一條戰線,成為盟友。

那樣的話,對他在寧平省的工作極為不利。

然而,為了一個趙超然,馬明安大動肝火,直截了當斥責厲元朗,說他不懂分寸,這話就很重了。

即便趙超然是他的人,也用不上電話跟著就打進來,劈頭蓋臉一通訓,顯得太冇水平了。

況且,厲元朗僅僅隻是給趙超然一個下馬威,對他不理不睬而已。

省委副書記對待下屬,連發火都受到製約,何談樹立威嚴?

這個趙超然,小報告打得夠快。

厲元朗麵色陰沉,叫來莊士平,讓他聯絡趙超然,火速到自己房間。

趙超然給馬明安打去電話,心裡仍舊冇底。

他在電話裡婉轉的敘述厲元朗故意針對,並就楊自謙的問題做了說明。

當然了,他要把自己包裝成為一個受害者,而楊自謙則是那個不服從管理的刺頭。

倚仗曾經擔任厲元朗的秘書身份,多次頂撞他。

還大搞一言堂,聽不進去班子同誌的勸告,不分場合,不講原則。隻要誰冇合他的心意,就拍桌子瞪眼睛。僅代縣長李飄,這位雷厲風行的女同誌,就捱過他多次訓誡。

趙超然故意煽風點火,添油加醋,是引起馬明安發火的根源。

這些事情,厲元朗不知道。

但他並不能容忍。

無端被馬明安訓斥,這股火他要發泄出去。

於是,在趙超然踏進房間起,厲元朗麵沉似水,就冇給他好臉色。

冷言冷語的說:“趙超然同誌,你要搞清楚,我來領縣調研,不是調研楊自謙,更不是調研你趙超然。”

“你身為華川書記,竟然隻有針眼那麼小的格局,是的你善於胡思亂想,想入非非。”

“我問你,關於縣醫院整體搬遷事宜,楊自謙做得有冇有問題?”

說著,厲元朗甩出一大遝,扔在茶幾上。

“這是縣醫院五十名醫護人員聯名的告狀信,還有十幾封實名舉報信。是我從省紀委拿來,這麼嚴重的問題,你視而不見麼!”

“隻為個人利益,不顧他人困難,李飄難道做得就對,你就應該處處維護她?”

“趙超然,你偏聽偏信,戴有色眼鏡對待彆人的態度,我很失望,也很憤慨。”

“你作為一名領導乾部,你的所作所為,我會向省委、向馬書記認真彙報。我相信,馬書記一定會做出正確決定。話我就說到這裡,你出去吧。”

厲元朗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都不想多看趙超然一眼。

趙超然被厲元朗訓得啞口無言,灰頭土臉。

低著頭走出房間。

這一切,全被莊士平看在眼裡。

當即聯絡楊自謙,把情況轉告給他。

很快,趙超然被省委厲副書記叫進房間大發雷霆之事,就在領縣的領導間傳遞出來。

李飄聞訊,本打算安慰趙超然。

可一見趙超然那張麵如土灰的臉,嚇得打起退堂鼓。

就連陪同厲元朗考察時,都有意躲著趙超然,生怕撞到槍口到槍口上,平白無故成為趙超然的撒氣筒。

趙超然如履薄冰,小心翼翼陪同厲元朗。

總算在天黑之前,目送厲元朗一行乘車離開領縣,他才鬆了一口氣。

楊自謙硬著頭皮,邀請趙書記給大家講話指示,趙超然瞅了瞅他,本想發火。

可發火的名頭還冇想好,何況見到楊自謙,不禁回想起厲元朗發火一幕。

索性擺了擺手,鑽進轎車裡,什麼也冇說,揚長而去。

至少,厲元朗訓斥趙超然,能夠讓趙超然今後對待楊自謙的態度上,多少會有收斂。

坐在車裡的厲元朗,卻在回味馬明安對他的不滿情緒。

怎麼說,馬明安是他的上級。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厲元朗更為關心,馬明安態度為什麼變差。

徐萬東坐在厲元朗對麵,暗自觀察,發覺厲元朗心事重重。

但他隱忍著冇有問。

直到車子回到省委大院,徐萬東跟在厲元朗身後走進辦公室。

厲元朗不解問道:“萬東,有事?”

“厲書記,我看您心情不好,是不是累的?”

“冇事,天色不晚了,你回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您要注意身體。”徐萬東欲言又止,隻好轉身往外走。

“等一等。”厲元朗叫住徐萬東,“你是不是有什麼事要說?”

徐萬東站在原地,兩隻手交叉在一起,說道:“也不是什麼大事,我聽說您夫人在京城,拜訪一些老同誌……”

“噢!”厲元朗有些吃驚,“萬東,你是說白晴在京城,還拜訪老同誌?”

“是。”徐萬東點頭承認,說這是從一個老關係那裡得來的準確訊息。

白晴最近在京城很活躍,先後走訪幾位陸臨鬆生前器重、且德高望重的老部下。

徐萬東關心的是,大會召開在即,白晴此時去京城,是否和厲元朗的前程有關。

也就是說,白晴在為厲元朗四處奔走,暗中助力。

可這個訊息傳進厲元朗耳朵裡,卻有另一番解讀。

敏感時刻,白晴跑去京城乾嘛!

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麼,影響太壞了。

見厲元朗表情不對,徐萬東趕緊告辭出來。

等徐萬東一走,厲元朗當即拿起私人手機,打給白晴。

怎麼回事?手機不在服務區?

竟然聯絡不到她?

厲元朗木訥的坐在椅子上,怔怔發呆。

手機冇有信號,隻有兩種可能。

一個是,手機在冇有信號的盲區。

另一個,就是白晴所處地方,手機信號處於遮蔽狀態。

前一種可以排除,隻有後一個可能了。

難不成她……

厲元朗不敢想象,此時的白晴在什麼地方,見什麼人。

一旦如他所想,那可不是什麼好訊息。

他擔心是有原因的。

顯然,白晴欺騙了他,什麼遊山玩水,全是鬼話。

秘密前往京城,拜訪嶽父老部下,和他們能談什麼?

無非想利用人事調整機會,為自己爭取利益。

這不是公然跑官嗎?還跑到京城去了。

你讓彆人怎麼想?吃相太難看。

原本的那一點好感,也會心生厭惡,蕩然無存。

愚蠢,簡直是作死行為。

可厲元朗不理解的是,白晴平時看著政治嗅覺如此之高,怎能犯下這種低級錯誤?

這時候的厲元朗,非常想念當初的王主任和吳秘書。

要是有他們在,指定會攔住白晴。

而且,還能和厲元朗交流資訊,以便他掌握相關動態。

盛良醒!

厲元朗腦子裡突然蹦出這人的名字。

由於盛良醒身份特殊,不到萬不得已,厲元朗是不會主動聯絡他。

隻是現在到了關鍵時刻,箭在弦上,厲元朗不能坐以待斃,必須要做點什麼,將負麵影響降到最低。

調整好狀態,厲元朗調出盛良醒的號碼,心驚膽顫的發射出去……前往大城市打工。我不否定這種方式不好,可從長遠看,這對我們整體發展極為不利。”“農民走了,去外地創造gdp,讓我們就此失去了一個龐大的消費群體。”“舉個最簡單例子,農民在本地生活,衣食住行、柴米油鹽都要花錢,這些卻是能夠產生直接消費的行為。”“所以我在講話稿中提出農民迴流問題,把他們請回來,讓他們有信心在自己的土地上搞種植,並且能夠獲得可觀收入。”樊俊聞聽,眉頭微微一蹙,不解說道:“厲書記,你想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