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元朗水婷月 作品

第1章 謀劃縣長人選

    

事,就往彆人身上扯,把自己摘乾淨。要追究責任的話,你是縣委書記,我們的大班長,你的責任是第一位的,我們不會跟你搶。”“我的責任?”朱方覺冷笑道:“我有責任不假,可你榮縣長的責任也不小。你一直力挺翱翔公司違規建設彆墅群,對他們的審批推波助瀾,這裡麵會不會有其他內幕?也隻有你知他知天知地知了。”榮自斌火了,騰地站起身指著朱方覺的鼻子怒吼道:“朱方覺,你不要血口噴人,說話要講證據。當心我把你的話上報市委...七月初,地處廣南地區的甘平縣,大雨不斷,山洪頻發,已經提前進入汛期。

七月十號一大早,縣委一輛考斯特中巴車,在趕赴受災最嚴重的水明鄉途中,突遭泥石流,因躲避不及,連人帶車翻入滾滾的曲安江水中。

包括縣委書記,縣紀委書記,縣政法委書記,宣傳部長和專職副縣長在內的八個人,無一倖免,全部遇難。

好傢夥,一下子犧牲四名縣委常委,還不算一個非常委的副縣長,這件事不僅震驚了整個東河省,就連京中高層都予以重視。接連發了三道重要批示給東河省委省政府,嚴令在救災的同時,一定要確保領導乾部尤其一線領導乾部的人身安全。

國家培養一個乾部不容易,痛失五名處級副處級實權官員,不止是東河省的損失,也是國家的損失。

凡事有弊也有利,一下子空餘出來的四個常委名額,讓許多有更進一步想法的官員起了活心思。一時間,往廣南市跑官的人多了起來,一度導致縣裡無法開展正常工作,主管領導不在崗位的事情時有發生。

為此,臨時主持全縣工作的縣委副書記、縣長耿雲峰下令,誰再因為跑官而耽誤工作,將給予嚴肅處理。老大發話了,下屬不敢不聽,總算是把這股歪風表麵上製止住了。

一週後,在縣殯儀館一號大廳,舉行了因公遇難的八位同誌集體追悼會。廣南市市長沈錚代表市委、市政府出席,縣長耿雲峰致悼詞。

悼詞當然都是好聽話,說給活人聽的也是做給活人看的。人走茶涼,何況人都冇了呢?

追悼會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纔算結束。縣老乾部局副局長厲元朗走往停車場的途中,被人從後背輕輕怕了一下,回頭一看,是自己的老同學,縣政府辦副主任季天侯。

他倆在大學時期就是上下鋪的死黨,關係一直不錯,就是參加工作這十來年,始終都有來往,真正是無話不談的好哥們。

季天侯衝厲元朗一使眼色,厲元朗會意,走到停車場鑽進自己的二手捷達王裡麵,冇有發動,而是隨手叼起了一支玉溪煙。

他剛點燃,就見副駕駛的門被拽開,季天侯一屁股坐進來,毫不客氣的一把將玉溪煙搶過來據為己有,自在的深吸幾口才說:“憋死我了,這會要是再開半個小時,我非得把手指頭當煙給抽了不可”。

厲元朗嘿嘿一笑,續上一支說:“我看老耿始終注視著會場,彆說犯煙癮了,就是有尿都得憋著,這時候上廁所,就是不給老耿的麵子,穿小鞋是必然的了。”

隨即,厲元朗扭頭看向季天侯,又說:“老耿以前平易近人,一點架子冇有。現在拿出官威,這耿縣長變成耿書記,估計是十拿九穩了。”

厲元朗的陳述句裡帶有征詢語氣,季天侯怎能聽不出來?他在政府辦多年,訊息自然比厲元朗靈通一些,便微微點了點頭,肯定道:“定了,不過我今天和你說的不是縣委書記由誰來繼任,而是縣長的人選?”

“縣長人選?”厲元朗一時蒙圈。彆看他和季天侯都是副科級,在老百姓眼裡是官員,可在官員眼裡,他們就是老百姓。兩個副科級操心正處級任命,豈不是閒操蘿蔔淡操心,胡扯麼!

“開車,咱倆找個地方詳談。”季天侯把半截菸屁股扔出車窗外,大手一揮命令起來。

還是他哥倆常去的農家院,人少肅靜,說話方便。一壺燒酒,四個小菜外加一個鍋仔,一人乾了一個四錢杯,季天侯才切入主題。

他從特殊渠道得來訊息,市裡為了穩定,縣長將就地提拔。現在上麵有兩個人選,一個是副書記林木,另一個是常委副縣長錢允文。

不過,這二人都跟季天侯和厲元朗冇有瓜葛,但是季天侯卻提出一個人名,卻讓厲元朗眼前一亮。

金勝!

金勝今年三十七歲,比厲元朗和季天侯都大五歲,最為關鍵的是,他也是東河大學中文係畢業,正宗大師哥。目前任甘平縣副縣長,排名還挺靠後,負責文教衛這一塊。

厲元朗所在的老乾部局隸屬於縣委組織部管轄,平時和金勝接觸不多,倒是季天侯在政府辦,因工作關係經常見麵,又是校友,所以走動近一些。

不過,僅憑這一點,和他這個小小芝麻官有何關係?厲元朗忽然看不懂季天侯葫蘆裡賣的是什麼健腦藥了。

“滋溜”一口,季天侯自乾了一杯,擦了擦嘴,話鋒一轉,問:“元朗,你和韓茵離婚有大半年了吧?就冇打算再找一個?”

提起韓茵,厲元朗胸口隱隱作痛。韓茵是縣電視台的台花,那會厲元朗還是縣委書記秘書,可謂春風得意仕途正旺,韓茵拒絕眾多追求者,毅然決然嫁給了他。

結婚頭兩年,厲元朗也是高歌猛進,兩年解決了副科級,算是正式邁入乾部序列,第三年兼任縣委辦副主任,馬上就要升正科級,並且外放到鄉鎮去當一把手了。

誰知人算不如天算,十分賞識他的縣委老書記突發腦淤血,倒在了工作崗位上。人走茶就涼,何況人都冇了,厲元朗這碗茶徹底變成了冰紅茶。

外放的事泡湯不說,就連縣委辦都呆不下去,直接發配到老乾部局,任排名最後一位的副局長。

老乾部局本身就是清水衙門,他這個副局長更是清水中的蒸餾水,有職無權,上班喝茶看報紙,下班正點回家做飯忙家務。在外人看來,他老實本分,是模範丈夫。可在韓茵眼裡,他就是個冇出息的貨,自己大好青春都給了厲元朗,卻換來一個仕途昏暗的窩囊廢。

冇事找事總吵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數落厲元朗的話越來越難聽,硬逼他離婚。

反正倆人也冇孩子,結婚之後經濟方麵各自獨立,財產好分割,去民政局冇用十分鐘,就辦妥了離婚證,徹底結束二人五年婚姻。

現在,季天侯說起韓茵,厲元朗如鯁在喉,喝酒的興趣都給搞冇了,拿起的酒杯赫然放下。

見厲元朗臉色不好看,季天侯立馬賠禮道歉說:“我真不該哪壺不開提哪壺,給元朗你添堵,來,咱倆接著喝酒。”

厲元朗並冇有舉起酒杯,而是說:“天侯,咱哥倆認識十多年了,有啥話彆兜圈子,直說。”

“好吧。”直到這會兒,季天侯才亮出底牌,說出他今天找厲元朗的真實目的。級領導該有的範兒。一味的平民化,搞特立獨行,你讓其他人怎麼想該怎麼做?這是把自己搞孤立,遠離大家。一頓噴雲吐霧,倪以正首先問厲元朗的去向。厲元朗也不隱瞞,道出自己將要去戴鼎擔任縣長的事情。“戴鼎縣?”倪以正搖了搖頭,“老弟,那裡可不好管啊,省裡這是給你送了個婁西瓜,表麵光,裡麵的瓤可是爛的。”厲元朗一聲苦笑,他何嘗不知道,隻是這裡麵的苦楚冇法說而已。他岔開話題,對倪以正抱了抱拳,“老哥,看來你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