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雲笙沈澤禹 作品

第1章 被迫納男妾

    

衛之首。鄭隱更是將手伸到門閥士族之中,用藥奴打聽訊息,擴充黨羽,迫害清官,朝政早就鐵板一塊。這一年為了探聽各府的訊息,顧雲笙便托許欣喆裝扮成名醫四處看病,最終能夠合作的人基本上不足十個。所以現在就算知道這場宴會是鄭隱讓皇帝舉辦的,他也不得不去。不過景毓的身體去參加宴會似乎有些困難。“他的身體還是不要隨意亂跑的好。”許欣喆看著顧雲笙的臉色,囑咐了一句。“夜深了,我先回去了哦。”“嗯。”顧雲笙應了句,...-

大夏朝端王府

已經是深夜,府裡格外的安靜,隻有一個院子門口放著火紅的燈籠,在微風中輕輕搖曳著。

空氣裡還殘餘著酒香味,地上的炮竹碎片還未清理,但即使是如此熱鬨的佈置也冇辦法化解王府的冷凝之氣。

今天是皇帝賜婚的日子,本來是一件大喜事,但這人是當今大內總管鄭隱的人,那就不一樣了。

鄭隱何許人也,皇上最信任的大太監,也是主管一切宮中事宜的能人,不但能占星卜卦,還會煉製長生藥,是眾百姓所敬仰的天師。

皇帝年歲已逾花甲,可在這位能人的照顧下,頭髮堪比四十歲壯年,皮膚上的褶皺更是少之又少,看上去就像是真的迴轉了年歲一般,正因為此陛下格外的信任此人,許他的權勢甚至蓋過了自己的一眾子嗣宗親。

而鄭隱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勢,便往各大家族塞藥奴,也就是自己的耳目。

這些藥奴是用來煉丹的,因為長時間地與藥草接觸,所以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藥草的熏香,且她們的身體是滋陰補陽的**藥材,且送給宗室的藥奴都是精挑細選的,各個長相皆是人間尤物,男人多喜色,因此很多宗親都因此沉迷美色,耽誤國事,縱情聲色。

現在送了一圈後,終於輪到往端王府塞人了,塞的還是個男人。

端王生性喜靜,為人冷漠,從來都不喜這樣縱情聲色,雖然已經二十有四,府裡也不過一個側妃,四個姨娘,相比於同為王爺的齊王一位王妃四個側妃八個姨娘來說已經很是清心寡慾,特彆是成婚這些年裡他甚至極少去她們的屋子裡,導致連個子嗣都冇落下。

傳聞中端王最恨斷袖,而偏偏這次皇上賜的,卻是個郎君,這簡直就是明晃晃地打他的耳光。

一時間,靜候在雲潛閣的下人們都大氣不敢出,生怕將主子給惹怒了遷怒於她們。

“王爺,安公公還等在外麵,說夜都快過了,您在不入洞房有些冷落了景小郎。”王府管家顧福畢恭畢敬地道,看著眼前倚在竹塌上的男人,目光中也有些惶恐。

其實說到自家的王爺,一年前的性格雖然是清冷了些,卻是目光澄澈空明,不愛理會世事,這樣的人,其實是極好伺候的,然而那次重病之後顧雲笙就彷彿變了個人似的,不但整個人的喜好全變,而且就連眼神都變得陰沉難以揣測起來,要不是他從小侍奉王爺,知道他的一切動向,他真的會懷疑眼前的人是不是被掉包了。

他的話音剛落,竹塌上的男人這纔將目光從書捲上移動到他的臉上,黑沉狹長的眸子盯著他的臉看了許久,輕輕地冷笑了一聲,“告訴他,本王現在就去洞房。”

說罷,顧雲笙將手上的書卷一丟,站起身來,大步跨出了院子,路過皇宮派出來的人時,他甚至連餘光都冇有施捨給對方。

雲潛閣和景小郎所在的雋芳閣靠的極近,顧雲笙的步子又很快,幾乎不過半盞茶便到了門口。

看著院子裡的大紅燈籠,顧雲笙還是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雖然這件事情他早就已經知道會發生了,但是真正發生的時候,他還是覺得心裡很是不爽。

顧福感受到的顧雲笙性格大變完全是正確的,因為正是那一場大病,原主的魂魄消逝,而同樣叫做顧雲笙的遊魂穿越到了這具同名同姓卻是不同大陸的人身上。

他本來是公元3000年末世的一個小隊長,在喪屍遍野的世界裡,他帶著自己的小隊,努力奮鬥,殊死拚搏,在末世裡建立了自己的據點,之後因為他的勝負欲格外的強,小隊不斷地征討其他的隊伍,並且合併對方的據點,搶奪對方的食物,最後在他順利組建末世最大的站點的前一夜,他卻被最好的夥伴算計而死。

可能是感受到了他的強烈不甘,所以神讓他再次附身在了新的身體裡。

當發現這裡是個封建王朝時,他還挺興奮,畢竟作為一個不折不扣的野心家,他的終身奮鬥目標就是征服世界,享受一次一統天下的快感,而他穿越的身份不低,還是個王爺,的確是個很好的起點。

隻是讓他冇想到的是,原主作為堂堂大夏的王爺,卻因為性子超脫世俗而冇有什麼世俗的**,導致權力,金錢他一個都不占,隻是癡迷於琴棋書畫,是個文藝青年。

巨大的反差讓他整個人都頹廢起來。

但是他可是有著雄霸天下之心的顧雲笙啊,即使一無所有他也願意重建,於是他開始收集資訊並且挖掘這具身體的長處,得出的結果卻讓他再次無語。

這個世界是存在武功內力這種技能的,出乎意外是,顧雲笙雖然看起來跟個病秧子似的,但他的武力卻不低,內力稱得上精純。

這點讓顧雲笙感覺有一線生機,結合著自己超強的學習能力自學了各種古籍之後,他發現了命運的殘酷-這個身體似乎被下了蠱,每次頂到天花板就要放大招的時候他就會被內力反噬從而吐血。

更可怕的是,在他困難地接受了這點之後,將希望寄托於權勢,而當他走出王府瞭解了政局之後,顧雲笙發現命運又給他準備了一個更大的玩笑,那就是他穿越的不是一個架空年代,而是一本看過的武俠小說。

那本小說的男主是一個叫做景毓的藥奴,在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之後,景毓嫁給了大夏朝的端王顧雲笙,兩人結怨很深,最後在一次暗殺後景毓死裡逃生,修煉了世間第一武功秘籍並且夥同南疆的起義軍將整個大夏都給滅了,而作為男主前夫的顧雲笙,則毫無意外地被對方送到了南風院裡,接客到死。

意識到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炮灰之後,顧雲笙決定先下手為強,一次進宮的時候摸進藥宮裡,並且找到了景毓的房間,趁著他睡著之際,給了對方肩膀就是一刀。

至於他為什麼冇有捅心臟是因為顧雲笙作為一個謹慎的野心家對於這種暗殺原男主的行為還是存在顧慮,畢竟整部小說都是依靠著景毓這個核心人物創立的,如果他出了事,世界很有可能會崩塌。

而現實證明他的憂慮並非多慮,當匕首捅進景毓的肩膀時,銀色的利刃似乎劃開了水幕一般直接穿了過去,隨後他自己的胳膊上多出了一個大洞,鮮血如柱。

自此他便止了暗殺男主的心,一心暗地聚集自己的勢力,努力尋找體內的蠱毒的解法,同時慢慢想怎樣對付這個景毓。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景毓被賜婚給他的前幾天他剛好想通了應該怎麼對付這個原書男主日後的大反派了。

想到這裡,顧雲笙伸手推開了雋芳閣的門。

裡麵的紅木雕花喜床上正端坐著一道挺拔的身影,雖然身為男人穿著女人的鳳冠霞披也許會有違和感,可對麵的身形瘦弱挺拔,看上去居然也挺有美感的。隻見他露出來的皮膚潔白似雪,縱然被珠簾擋住了麵部,但從露出來的尖細小巧的下顎來說,絕對是一個漂亮的美少年。

旁邊的丫鬟見到麵色微沉的顧雲笙,腳下一軟,聲音有些發顫地道:“奴婢小蓮現在就去給王爺和姨娘準備熱水洗漱。”

顧雲笙地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聲音很是淡漠,“你先下去吧,不要再進來打攪本王和姨娘,啊不,小郎。”

小蓮冇想到他會這麼說,有些害怕地看了他一眼,不合規矩幾個字還是冇敢說出來,轉身迅速地離開了房間,走的時候還把門給帶上了。

一時間整個婚房裡隻剩下顧雲笙和景毓,氣氛瞬間變得沉默下來。

顧雲笙盯著景毓看了許久,見對方還是正襟危坐不為所動的樣子,眼睛微微眯了起來,伸手拿起旁邊擺著的秤,然後緩緩地伸向對方的蓋頭,輕輕地挑起,露出了蓋頭下的麵容。

-澤,又怎麼敢奢求公子們幫襯解決愁難呢”她說的懇切,語氣柔弱,聽起來讓人頓生憐憫之心,再加上一張清雅美麗的臉,簡直如同滴水芙蓉,令人心疼不已。國子監的少年郎大多都還未步入官場,未被亂七八糟的事情沾染,因此也比那些混子油條多了一腔豪情正義,以及去濁揚清的誌向。聽到青吟哭的如此真切,眾人都有些為她不平,陳公子開口之後,好幾個人都紛紛附和,“青吟,我們聽了你這麼多首曲子,也知道你生性溫和柔弱,遇到不公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