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染 作品

《全文閱讀甜寶濕身撩,大佬實在把持不住!》 第10章

    

取,否則,那將成為組織的滅頂之災。“那批貨是三天後交付?對嗎?”單佐立刻點頭。“是的,這次單佑親自去。”“算了,安排一下,明天晚上我親自跑一趟。”聽到傅司爵的話,單佐頓時臉色驟變,直接開口阻止。“爵爺,太危險了,你身體裡的……”“無礙,珺楠那邊不是有壓製的特效藥了嗎?”傅司爵說著,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方向,嘴角劃過一抹苦澀的笑,稍縱即逝。單佐眉頭皺的更緊了,忍不住嘮叨了句。“祁南祁北這都找了有半年...爆火言情小說《全文閱讀甜寶濕身撩,大佬實在把持不住!

》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竹公子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顧染傅司爵,其主要內容講述了......《全文閱讀甜寶濕身撩,大佬實在把持不住!

》第10章免費試讀暗網上,牛鬼蛇神,各國官方的人都有,一般一些冇辦法在明麵上解決的事,都會通過暗網釋出,然後就會有人在上麵接任務賺錢。

而傅司爵這次並不是釋出任務,隻是將那三名黑客的真實身份發到了暗網這個充滿殺戮和死亡的網站,但凡和這幾個黑客有過節的人,估計都會買他們的命。

傅司爵這算是借刀殺人,同時還能賺幾個人情。

解決完這三名黑客,傅司爵盯著自家的係統看了許久。

這次攻擊他們內部係統的一共有四名黑客,而且都是全球頂尖的黑客,要不是他及時出手,恐怕他們的係統就會被攻破。

傅司爵的黑客技術很厲害,這套防火牆也是他親自設計的,可他還冇有清高到覺得自己天下第一,至少在黑客界,還有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秘大神,也是這些年蟬聯黑客榜第一的King。

隻是這半年來,這位黑客界大佬像是銷聲匿跡了,不再接任何的單子,甚至有傳言這位大佬已經不在人世了。

傅司爵修長的手指輕釦著桌麵,房間裡發出噠噠噠的聲音,一旁的單佐安靜站立,不敢有任何的聲響。

片刻之後,傅司爵忽的停下了手裡的動作,開口道。

“聯絡銀狐那邊,五億,請KING出手建立防火牆。”

傅司爵說話間,目光一直緊盯著電腦上的係統,剛纔但凡他和KING聯手,那第四名黑客絕對不可能逃走。

一旁的單佐聽了,一臉為難。

“爵爺,半個月前我們才下單,三億,但對方根本不搭理我們?

你說那個KING是不是真的死了?”

單佐說出心裡的猜測,傅司爵直接搖頭。

“不會,如果KING真的不在了,他們會直接拒絕掉我們這一單,而不是說等訊息。

這個King接單不是一向隨心而為嗎?

那咱們每個一段時間就和銀狐那邊下單,我就不信那個King一直不接。”

傅司爵的眼底閃過一絲堅定,這次有人想要攻破他們係統盜走最新設備的核心技術雖然冇有成功,但對於這種陰溝裡的老鼠,絕對不會就此罷休。

這些核心技術是組織立於全球之巔的立身之本,絕對不能被外人獲取,否則,那將成為組織的滅頂之災。

“那批貨是三天後交付?

對嗎?”

單佐立刻點頭。

“是的,這次單佑親自去。”

“算了,安排一下,明天晚上我親自跑一趟。”

聽到傅司爵的話,單佐頓時臉色驟變,直接開口阻止。

“爵爺,太危險了,你身體裡的……”“無礙,珺楠那邊不是有壓製的特效藥了嗎?”

傅司爵說著,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方向,嘴角劃過一抹苦澀的笑,稍縱即逝。

單佐眉頭皺的更緊了,忍不住嘮叨了句。

“祁南祁北這都找了有半年了,到現在還冇打聽到毒醫的行跡。”

“行了,最近你話是越來越多了,去安排吧,對了,給染染弄一部手機,最新款的。”

單佐見傅司爵下定決心,隻能認命點頭,隨後默默離開了書房。

主樓這邊,顧染剛吃完飯,就有人給她送來了一部手機,是GR集團的最新款,目前還在預售中,市場上還冇有現貨。

顧染挑了挑眉,不愧是她的男人,居然連這種市麵上還冇有的新品都能拿到。

手機功能很全,而且常用的軟件都已經下載安裝,手機號冇變,還是她原來的那個手機號。

顧染拿著手機上了二樓,來到臥室外的陽光房裡,慵懶的躺在搖椅裡,隨意的倒騰著手機。

隻見顧染登錄了自己的微信,下一秒,手機發出滴滴滴的資訊通知聲,然後,微信介麵,一個個九十九加未讀簡訊的微信群。

顧染看著置頂的這幾個微信群,忽然眼眶濕潤,鼻子發酸,想想自己兩個月前做的那個決定,怕是把這些人的心都傷透了吧。

顧染猶豫著要不要點開這些微信群,她很想看看自己說出那番話後,群裡這些人是不是都在怪她,怨她,可她又不敢。

哎,易碎的玻璃心啊,當初自己犯蠢說出那樣的話,現在隻能含淚承受所有人的怒斥了。

就在猶豫著,顧染一不小心,直接點開了那個‘赤腳醫生一家親’的微信群,裡麵最後一條微信停留在兩天前,是她的二師兄特地@她的。

“小師妹,我三天後要去帝都,順道途徑北城,師父讓我給你帶了點花顏丹,你要是方便的話我們見一麵。”

顧染一看,三天後,不就是明天。

什麼順道途徑北城,從那裡去帝都根本不需要經過北城,分明是二師兄的藉口之詞。

顧染眼眶都有些模糊了,強忍著淚,網上翻閱群裡的訊息,大多都是和她有關的。

幾乎都是關心她的話,還有就是擔心她回到北城受委屈,被顧家人欺負。

隻是越往上,那些資訊就變了味,幾乎都是一些氣話,尤其是昵稱為‘精神小老頭’的那位,幾乎都是不好聽的話。

可看到這些罵她的話,顧染一點都不生氣,反而覺得心暖。

原來師父看清了一切,知道那些人都不是好東西,可自己呢,就因為那可笑的親情,那份荒唐的證據,說出了最傷人的話。

顧染手在顫抖,她猶豫著要不要回覆微信。

就在這時,手機又響了一下,群裡有了一條最新訊息,依舊是二師兄的。

“小師妹,師兄隻是想看看你過得好不好,既然你決定和那位韓先生在一起,不知明天能否帶著他一起過來。”

看到這條微信,顧染再也忍不住,眼淚決堤而出。

她之前都說出了和他們斷絕師兄妹關係這樣的話了,可師兄們也隻是一開始生氣,後麵幾乎都是關心她的話。

顧染相信,要不是穀裡的規矩,估計這幾位師兄們早就來北城找她了。

想到這些,顧染不再猶豫,直接在微信裡發了一條資訊道。

“我想你們了。”

想了想,顧染又編輯了一條微信,特地@了那個昵稱為‘精神小老頭’的人。

“師父,對不起,我錯了。”們每個一段時間就和銀狐那邊下單,我就不信那個King一直不接。”傅司爵的眼底閃過一絲堅定,這次有人想要攻破他們係統盜走最新設備的核心技術雖然冇有成功,但對於這種陰溝裡的老鼠,絕對不會就此罷休。這些核心技術是組織立於全球之巔的立身之本,絕對不能被外人獲取,否則,那將成為組織的滅頂之災。“那批貨是三天後交付?對嗎?”單佐立刻點頭。“是的,這次單佑親自去。”“算了,安排一下,明天晚上我親自跑一趟。”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