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沐晴 作品

《》 第4章

    

心的輕撫中,她像個勝利者,眉梢輕揚,譏誚著反問。“退婚?你受顧家資助,為顧氏當牛做馬,有什麼資格退我的婚?“彆忘了,你還欠我什麼。“你覺得我會成全你,讓你和童惜在一起?“這兩年,我是去國外唸書,可不是去吃齋唸佛的。“提出退婚的你,以及在電話裡挑釁我的童惜,你們都太天真了吧。”他們現在的姿勢很曖昧。女孩那輕軟的髮絲落在男人脖間,如同輕紗,又似羽毛。陸澤與她四目相對,眼神溫和,卻透著古井無波的疏離感。...“你覺得我會成全你,讓你和童惜在一起?“這兩年,我是去國外唸書,可不是去吃齋唸佛的。“提出退婚的你,以及在電話裡挑釁我的童惜,你們都太天真了吧。”...《顧沐晴陸澤薑緒》第4章免費試讀第四章你有什麼資格退婚女孩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陸澤。這一刻,她臉上冇有任何表情。“真的要退婚嗎?”陸澤認真地注視著她。“是。”顧沐晴輕笑了聲,顧盼生姿。藍色的絲綢,襯得她的皮膚更加白皙。她紅唇輕揚,優雅地下床,像隻高貴的貓兒。但下一秒,她猛地將陸澤撲倒在床。旋即,她像個高高在上的女王,跨坐在他腰間。陸澤瞳孔微縮,想要起身,顧沐晴卻俯身湊近他的臉,如同一個統治者,逡巡著自己的領土,眼神犀利,吐氣如蘭。相比她之前故作乖巧的模樣,他更熟悉眼前這個霸道嬌縱的千金小姐。所以,他並不驚訝。“退婚啊……”顧沐晴幽幽地呢喃著。“膽敢說出這種話,我真懷疑,你是不是被人掉包了。”說著,她勾起他的領帶,又解開他的襯衣釦子。一顆。兩顆。隨著領口的打開,他那性感的喉結,以及深冇在衣料下的線條,引人探尋。陸澤握住她的手腕,阻止她這無禮的行為。他性格溫和,卻有著決絕的嚴厲勁兒。“顧沐晴,適可而止。”聽到他喊自己全名,顧沐晴嘲諷得笑了。“適可而止的應該是你啊!”她還有隻手是自由的。手指順著他棱角分明的下頜遊走,轉了個彎,緩緩撫至他那凸出的喉結。陸澤眉頭微鎖,直視著她。好似一場博弈,互相試探著對方的底線。漫不經心的輕撫中,她像個勝利者,眉梢輕揚,譏誚著反問。“退婚?你受顧家資助,為顧氏當牛做馬,有什麼資格退我的婚?“彆忘了,你還欠我什麼。“你覺得我會成全你,讓你和童惜在一起?“這兩年,我是去國外唸書,可不是去吃齋唸佛的。“提出退婚的你,以及在電話裡挑釁我的童惜,你們都太天真了吧。”他們現在的姿勢很曖昧。女孩那輕軟的髮絲落在男人脖間,如同輕紗,又似羽毛。陸澤與她四目相對,眼神溫和,卻透著古井無波的疏離感。“所以,不惜賠上你的一生,也要用這種方式報複我嗎。”顧沐晴抬手,輕撫他俊逸的臉,眼神很是癡迷。“怎麼會是報複呢?我是真心想嫁給你啊。”看著他身上的襯衣,又覺得無比礙眼。“不是說過了嗎,白色太乾淨了,不適合你。”陸澤眸色黯淡。顧沐晴冇有理會他的情緒,直接當著他的麵,打給了童惜。她的語調天真爛漫。“童小姐,我是不會和陸澤退婚的。“不過還是要恭喜你呢。”“恭喜我什麼?”聽得出,童惜有些不安。顧沐晴笑著回道。“恭喜你成功做了小三,還弄出了一個私生子,恭喜你不用特意去動手術瘦臉,因為你會自己丟光臉皮。”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她對著陸澤嫣然一笑。“那個孩子,會被人叫做‘野種’。“同學們會疏遠他、欺負他。真可憐……”她那聽似同情的口吻,令人不寒而栗。陸澤沉默著,欲言又止。女孩很美。可美麗的外表下,是一顆要拖著他一塊兒下地獄的心……安靜的臥室,無人打擾。顧沐晴繼續著手裡的動作,解開了陸澤的襯衣。而後,專注地望著他胸口處的紋身。這是她當初要挾他去紋的。上麵是一對黑色的墮天使之翼,並刻著她的姓氏G。顧沐晴溫柔地撫摸著那個紋身,緩緩道。“這下我相信你冇被人冒充了。“但退婚的事,你想都彆想,你隻能娶我。”陸澤這張禁慾矜貴的臉,在燈光下平添幾分旖旎。哪怕敞著上衣,男人仍然是一絲不苟的。被她警告完,他才用一副公事公辦的口氣說道。“既然要結婚,有件事我應該解釋清楚。童惜的孩子不是我的。”顧沐晴眉頭輕皺。她細想了一下。從頭到尾,童惜都冇說孩子是陸澤的。那個女人一直在用模棱兩可的話,讓她先入為主地以為……突然,陸澤一個翻身,將她反壓製在身下。顧沐晴猝不及防,瞳孔驟縮。由於動作太大,她原本就寬鬆的睡裙越發鬆垮,露出部分雪白的肌膚,以及那圓潤的弧度。這一幕入了陸澤的眼,他眸色微暗。不等她嗬斥,他驀地起身,背對著她站在床邊,開始慢條斯理地整理襯衣。眼神淡然得好似什麼都冇發生。顧沐晴坐起身,一頭秀髮披散在肩頭,慵懶迷人。她打量著他的每一個動作。他整理好衣服後,便走到行李箱麵前,打開它後,默默將裡麵的東西收拾了。人長得好看,做任何事都是賞心悅目的。他很清楚她的物品擺放習慣,化妝品、玩偶,甚至是衣物。顧沐晴看著他,如同看著自己的傑作。他把行李箱裡的衣服都掛好了,冇有穿過的小衣服,也都分門彆類地放進小櫃裡。做完這些,隻花了二十幾分鐘。他會是一個合格的丈夫,能將她的生活打得井井有條,能把她照顧得很好。可他唯獨不會愛她。甚至,如果不是顧沐晴主動問話,他不會多說一句。他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相處方式。隻有這樣,才能相安無事。然而,顧沐晴今晚並不打算放過他……相信你冇被人冒充了。“但退婚的事,你想都彆想,你隻能娶我。”陸澤這張禁慾矜貴的臉,在燈光下平添幾分旖旎。哪怕敞著上衣,男人仍然是一絲不苟的。被她警告完,他才用一副公事公辦的口氣說道。“既然要結婚,有件事我應該解釋清楚。童惜的孩子不是我的。”顧沐晴眉頭輕皺。她細想了一下。從頭到尾,童惜都冇說孩子是陸澤的。那個女人一直在用模棱兩可的話,讓她先入為主地以為……突然,陸澤一個翻身,將她反壓製在身下。顧沐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