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羽彤薑昕?古代宮鬥:深宮寵妃進階計劃 作品

第519章 何錯之有?

    

事情報了上去。皇帝對這個設計自己的前朝餘孽痛恨非常,但她懷了孩子,隻能將事情交給皇後去處理。朱皇後將人安排在冷宮附近的偏遠宮殿,周懿樂一直到死,都冇再見過皇帝。而皇帝也不知是忘了還是真的不關心,四皇子從出生到現在,他連麵都冇見過,更彆提給他什麼好的待遇了。錢盛早年間受過周懿樂父親的恩惠,為了報恩才留在了四皇子身邊,肩負起保護他的重任。他看著皇帝略帶心疼的眼神,心中很是平靜,早乾嘛去了?現在珍嬪娘娘...--

父子相殘,兄弟相爭的局麵,也不排除,會發生在小糰子的身上。

人心,是會變的。

薑昕玥甚至不知道,小糰子登基之後,會不會變得多疑?

將來的事,誰也說不好。

皇帝重重的從鼻子裡撥出一口氣,起身來來回回走了幾道,還是下令道:“唐士良,傳朕旨意,三皇子謙卑恭順、有君子之風,深得朕心,即日起,封三皇子為昭王,賜封地潯陽,允許其周遊大燕,不必留守等地,所到之地見昭王者,必須俯首稱臣,護其周全,如有違令者——斬立絕!”

這道聖旨裡,已經包含了皇帝所有的慈父之心,也相當於一個保障,在向世人宣告,他封三皇子為昭王,並非是為太子剷除異己。

而是不想讓兩個兒子將來反目成仇,是為了保護三皇子的性命,是為了不讓三皇子陷入困境和危機。

而且“昭”之一字,已經說明瞭皇上對三皇子的喜愛與器重。

日乃天,召為昭,天為皇,昭乃皇命也。

“兒臣叩謝父皇、母後聖恩。”

從現在起,他就不是三皇子,而是奉皇命而周遊全國的昭王殿下了。

景家——

景老太傅坐在書房的首位,底下鴉雀無聲,連呼吸聲都清淺到幾乎聽不見。

“說吧!”

“誰的主意?”

景家大房的所有主子,全都跪在地上。

大房的老爺景亭山看了一眼兒子景封傑,又看了看低著頭的夫人,身後還有幾個庶子庶女,臉上一片燒紅。

冇有人說話……

安靜的書房裡,景封傑突然抬起頭:“祖父,孫兒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太子殿下,孫兒何錯之有?”

“是孫兒親眼所見,三皇子和晏輕輕拉拉扯扯,摟摟抱抱。太子殿下豐神俊朗,善良大度,晏輕輕為什麼不願意做太子妃?還不就是受了這二人的蠱惑?”

這天底下,怎麼可能有人不願意做太子妃?

他要是個女的,和太子殿下冇有輩分之差,他都想嫁給太子。

“混賬!”

景亭山扭頭,瞪著自己兒子:“怎麼跟你曾祖父說話的?趕緊認錯!”

景封傑卻突然起身:“兒子不該這麼對祖父說話,但兒子不認為兒子這事做錯了,三皇子和五皇子一個笑麵虎,一個山中狼,都不是什麼好貨色,我絕不會讓他們威脅太子殿下的地位。”

“你這個犟種。”

景老太傅起身,一柺杖甩在景封傑的肩膀上,打得他身子一矮,痛撥出聲。

“老爺子!”

“封傑!”

景夫人賴氏一把抱住兒子:“老爺子,您當初讓封傑去做太子殿下的貼身護衛,是要封傑誓死保護太子,現在封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太子殿下,您為什麼要打他?他做錯了什麼?”

二房、三房的人都扶著景老太傅:“老爺子,您消消氣,可彆氣壞了身子。”

景老太傅呼吸急促,眼角的皺紋都又多了幾條:“天後孃娘心善,但不代表她什麼都不知道,整個皇宮都在她的掌控之下,如果三皇子和五皇子有什麼風吹草動,你覺得她會不知道嗎?她對三皇子等人視如己出,你覺得是為什麼?”

三皇子背後還有落魄的成國公府眾人,雖說國公府不存在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隻要三皇子還在,那些人就不會散。

隻要三皇子心思純良,念著天後孃孃的好,這些人都能為太子殿下所用。

就連三皇子本人,他喜歡周遊天下,將來這整個大燕的地圖,也可放心交給他去製作。

五皇子背靠朱家,雖說朱家曾經獲罪,但皇上對先皇後有愧,朱家複起的速度,也可謂神速。

朱謙益本人又得用,皇帝也有意啟用,朱家再度風光,也是早晚的事。

天後孃娘算無遺漏,事事都替太子殿下想好了,可如今,被景封傑這個蠢貨全毀了。

如果三皇子和五皇子記恨這一次的事情,將來給太子殿下小鞋穿,娘娘這麼多年的付出就全都白費了。更何況……

景老太傅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壓下心裡的暴躁:“你們算計三皇子,想置五皇子於死地,那你們可曾想過,他們也是我的曾孫?你們算計他們的時候,可曾想過,他們也是皇上的兒子?他的兒子們老老實實的,卻被你們栽贓陷害,讓他不得不將他的兒子們遠遠的安排出去,他會怎麼想?”

“皇上……”

景封傑安排人散播謠言的時候,完全冇想到這層關係上來。

因為景封傑一直以來就是太子的人,旁的皇子,都是敵人。

而太子的敵人,就是皇帝的敵人,皇帝就應該為太子清理儲君之路上的所有障礙。

他從未想過,他認為的“障礙”,在皇上的眼裡,也是他的兒子們。

這件事,景封傑也冇想過瞞著皇上,他甚至故意讓皇上知道,想讓皇上幫著太子處理三皇子和五皇子。

“也……也不一定吧!”

景封傑已經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而他的母親賴氏卻還冇有搞清楚狀況:“封傑又不是為了自己,他是為了太子,難道皇上還能……”

“老祖宗……老祖宗……宮裡……宮裡來人了,要……要大郎……大郎進宮去。”

賴氏雖然分不清狀況,但他看兒子瑟瑟發抖,還是緊緊抱著兒子:“老爺子,夫君……到底怎麼了?封傑入宮不會有事吧?”

“父親!”

景亭山也一把年紀了,老淚縱橫的拉扯著景老太傅的衣襬:“父親,兒子求您……求您救救封傑,他是被豬油蒙了心,他是不敢做壞事的,他隻是想把三皇子和五皇子趕去封地,他冇有壞心啊父親!”

景老爺子閉了閉眼睛,嘴唇顫抖,人越老……

心也越軟。

他最終吐出一口濁氣:“來人,給老夫更衣,老夫……帶封傑一起入宮。”

他舍下麵子,能救自己的孫子一命,但這老臉一舍,景老爺子這個太傅,也做到頭了。

可能怎麼辦呢?

這是他嫡親的孫子,他年紀大了,管不了那麼多了,隻要家宅和睦,子女兒孫都平平安安,這輩子,

他也能壽終正寢了。--的哭聲響起:“綠茵姐姐,我上有老,下有小,我不想死在宮裡嗚嗚嗚……”“行了!”綠茵有些不忍心,但還是硬下心腸道:“你們好好為娘娘辦差事,自然不會有什麼事的,剛剛那些話,我就當冇聽到過,若是傳到娘孃的耳朵裡,我也救不了你們幾個小宮女嚇得身子顫了顫,都閉上了嘴。房間裡——一個穿著粉色宮裝,赤腳披髮的女子躺在地上,十個手指頭鮮血淋漓的,指甲蓋全都被拔掉了。十指連心,她卻是痛得都動彈不得了。綠茵開門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