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羽彤薑昕?古代宮鬥:深宮寵妃進階計劃 作品

第518章 想遊曆大燕

    

,已經是所有人可見的。皇帝如今新鮮著,待她頗有幾分喜愛之情。這不,昨夜才宿在洗荷殿,今日一早,流水的賞賜便進了珍容華的寢宮。今早去翊坤宮請安的時候,又收割了一波仇恨值。但如今皇後孃娘將她視為自己人,良妃這快嘴更是不饒人,她隻要稍微紅紅眼眶,自有人替她衝鋒陷陣。“你這人什麼都好,就是膽子太小禦花園裡,薑昕玥跟在良妃身後半步,亦步亦趨,對於良妃的評價,她羞澀一笑:“有皇後孃娘和良妃姐姐護著嬪妾,嬪妾就...--

“你是說……”

皇帝被薑昕玥“嬌寵”了十三年,過著不用再過多動腦的安逸生活,但這並不代表他就不會獨立思考了。

玥兒的意思怕是在說,景家大房故意放出太子失寵,天後孃娘要被廢的訊息,表麵上看起來好像是有誰在故意和薑昕玥做對,想動搖太子的地位。

還故意提到三皇子和五皇子,讓皇帝懷疑是他們想奪太子之位放出來的流言。

皇上隻要一聽到薑昕玥和太子被人胡亂猜疑,就會怒火攻心,治罪兩位皇子,說不定還會一氣之下直接將他們攆出皇城。

這樣,其實最後得到好處的,還是薑昕玥母子。

所以,這個流言針對的不是太子,也不是薑昕玥,而是三皇子和五皇子。

坤寧宮門口,五皇子瞪了三皇子一眼:“你怎麼在這兒?”

三皇子長腿邁過大門:“你怎麼在這兒的,我就怎麼在這兒。”

“我是……”

五皇子那到了嘴邊的話,又嚥了回去,沉默的跟在他身後,等宮女出來傳召他們,才又並肩,一道兒往內室去了。

“兒臣參見父皇,參見母後。”

“兒臣參見父皇、母後。”

皇帝和薑昕玥對視了一眼,這不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了嗎?

這事兒畢竟牽涉到了薑昕玥,皇帝想著,她先開口不合適,所以率先問道:“老三和小五怎麼過來了?”

三皇子不相信,皇帝會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過來,隻不過做帝王的,習慣性的掌握主動權,想讓他們先說明來意。

“兒臣此來,是向父皇和母後告彆的。”

三皇子一撩衣袍,雙膝跪地:“兒臣此生所願,便是有生之年,可以踏遍大燕的壯麗山河,兒臣想在太子弟弟大婚後立刻啟程,望父皇、母後成全。”

他知道,說一千道一萬,景家都不會相信,他對皇位冇有任何野心。

隻有他遠遠的離開京城,從此閒雲野鶴過一生,才能保留著過去的美好,將來太子弟弟登基,也會念著他的好。

留在京城,早晚會被有心之人挑撥離間的。

薑昕玥歎了一口氣,從桌子後走上前來:“軒兒,本宮知道你今日來是為了與輕輕之間的流言一事,本宮不是會被彆人牽著鼻子走的人,那些莫須有的謠言,本宮也不會信。你和小五都是本宮看著長大的,你們的性子,本宮也都瞭解,若是你們之中,有人真的喜歡輕輕,本宮也不會有意見。”

她的意思是,如果沈明軒是真心實意的想去遊覽大燕的美麗河山,她很高興他找到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但如果他僅僅是因為怕薑昕玥因為謠言而對他產生誤會,所以想遠走他鄉來避禍,那大可不必。

若是他真心喜歡晏輕輕,她也不會顧忌驃騎大將軍府的兵權,不肯同意這門婚事。

唯一需要考慮的,就是輕輕是不是也喜歡他,願意嫁給他?

五皇子站在三皇子身後,聽了薑昕玥的話,雙手垂在身側,緊緊的握拳。

可舅舅說了,他娶誰都可以,就是絕不能娶晏輕輕。

原本朱家就曾有謀反的罪名,是薑家為了朱家上下奔走,舅舅朱謙益纔有了翻身的機會,把朱家人從矮窄巷子裡接出來。

朱家人出來的日子長了,有些人就忘了,他們是為什麼出來。

特彆是五皇子從皇陵返回京城後,他們大概覺得這潑天的富貴,他們還能再爭一爭,所以私底下小動作不斷。

舅舅可以約束那些聽得進去的朱家族人,卻無法管教那些聽不進去的族人。

儘管他已經多次在朱家人麵前表明,先皇後的遺願是讓他遠離皇宮,做一個不受宮規控製的閒散王爺,他們依舊想把他推到那個位置。

為什麼不死心呢?

父皇寵愛天後孃娘越盛,朝事也越發依賴娘娘,他現在根本就已經冇辦法失去娘娘了。

他怎麼會想廢了天後孃娘?又怎麼可能想廢了太子?

這種話,連三歲孩子都不信,隻有那些對皇位還有覬覦之心的人,纔會被這種話矇蔽。景家或許,就是想讓他和三哥行動起來,再被天後孃娘給滅了。

薑昕玥是誰啊?

那是極其護短的一個人,特彆是護著自己的孩子這件事上,絕非口頭上說說而已。

他們安安分分,做一個善良的人還好,她也會護著他們,平等的對每一個皇子。

可若是有人惦記太子殿下的儲君之位,做出傷害太子的事來,等著瞧……立馬就會被薑昕玥挫骨揚灰,此生再無動手害人的能力。

她殺伐果斷,不會念舊情的。

五皇子倒也理解,甚至很羨慕太子弟弟有一個這樣的母親。

他曾經也有,但後來……

三皇子被薑昕玥從地上扶起來,眼睛裡是對世俗的厭倦和淡然:“兒臣是真心想去遊曆大燕是其一,兒臣這輩子都不想娶妻為其二,最後……兒臣知道,隻要兒臣還在京城一日,這些謠言隻是一個開始,將來還有無數次的離間和陷害,就算太子弟弟不信,他的謀士呢?他身邊親近的大臣呢?當所有人都說兒臣要謀反的時候,他就算不信,難道他不要給支援他的大臣一個交代嗎?”

等沈明燁做了皇帝,很多事情不是他想不想的問題,而是輿論會把他推出來,逼迫他做自己不想做的決定。

隻要,他不想當一個暴君的話。

這些話,三皇子不說,皇帝也深有體會。

薑昕玥已經不是剛穿越過來,那個初生牛犢的珍貴人了。

她能改變女子的地位,除了有皇帝做後盾,還有這世上千千萬萬想要掙脫封建枷鎖的女子支援她。

可想要改變一個皇朝,一個皇帝的未來,她自認為,自己冇有這個本事。

從後宮走到前朝的垂簾聽政,她花了十四年,還是在皇帝全身心的愛她,相信她的情況下,願意裝病配合她,大臣們才勉強接受。

等太子大婚,她這個女流之輩,又要退居幕後。

皇帝的無奈,是一整個皇朝根深蒂固的傳統。

她改變不了。

她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一大半已經被這個時代同化,但這就是事實,她再怎麼努力都改變不了。--宣武帝將麗貴妃抱進長信宮,大喊著:“傳太醫!快些傳太醫來麗貴妃無子,是他刻意為之。一旦麗貴妃有子,以宋家在朝堂上的地位,馬上就會有一半的大臣上書,讓他封那孩子為太子。可他正值壯年,決不允許自己的皇位被人惦記。貴妃可以有寵,但絕不能有子。他眼神看向一臉忐忑不安的淑妃,真不知是該感謝她為自己解決了麻煩,還是痛恨她殺死了自己的孩子。他是剝奪了麗貴妃做母親的權利,所以這麼多年他對麗貴妃偏寵,就是為了彌補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