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羽彤薑昕?古代宮鬥:深宮寵妃進階計劃 作品

第517章 和景家有關

    

也冇逃過,直接被懸鏡司的人帶下去,嚴刑拷打她幕後真正的主子到底是誰。那人本想借皇後與良妃的手扳倒薑昕玥,順便再讓皇帝厭棄這二人,誰知道反被薑昕玥利用,抓住機會一舉讓她們失了聖心,隻要再抓到幕後之人,一箭三雕的就是珍嬪了。滿屋子的人都被皇上趕走之後,他還安慰“受了驚嚇”的薑昕玥:“日後再有這種事情也不需要擔心,朕隻信你,你要好好的,不要情緒激動,嚴太醫不是說了嗎?情緒不穩定會有早產的風險,朕方纔讓皇...--

東宮——

嚴錦嫿手裡提著一個小包袱,眼神四處遊走。

畫棟雕梁,金玉滿堂,隨處可見的花草,都是稀世罕見的珍寶。

這裡,就是曆朝曆代以來,最難坐穩的東宮嗎?

小越子甩了甩袖子:“嚴姑娘,以後這裡就是你的住處了,為了方便你查案,殿下安排你一個人住,十四年前溱州貪汙案的卷宗,殿下都放在你的房間了,以後若是你理清了思路,可要參加東宮女官的甄選。”

東宮女官,將來就是皇帝身邊的女官,身份不可與一般宮女相提並論。

太子若是想安排嚴錦嫿出宮為官也使得。

書案上的卷宗,是嚴錦嫿心心念念多年,卻始終冇能接觸到的。

她跑過去,快速翻了翻,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吸了吸鼻子道:“請越公公幫我謝謝太子殿下。”

她以為,自己全身上下最有用的就是自己的美貌。

可是太子教會她,有時候一個人的智慧、能力,無論哪一樣都遠比美貌更重要。

說實話,她挺喜歡太子的。

長得好看、家財萬貫、腦子好使還不亂搞男女關係,如果能喜歡她,那就是她的如意郎君了。

可惜,太子有心上人了。

麵對她的誘惑還能無動於衷的男人不一定是好男人,但為了自己的心上人守身如玉的太子,一定會是個很好的丈夫。

既然無法令太子對自己傾心,從而利用他的真心去為嚴家翻案,靠自己也不是不可以。

她的能力,從不在床第之間。

既然太子殿下願意給她機會,走出一條不一樣的人生,那她也不想當彆人愛情裡的墊腳石。

深宮磋磨人,說的不是身體,而是……心。

她不想以後變成一個怨氣沖天,善妒惡毒之人,她想要更廣闊的天地施展自己的才華,想和一個真正懂她、欣賞她、真心真意,一心一意愛她的人結成連理。

為官!

要讓更多像她父親那樣蒙冤而死的人討回公道,讓真正的壞人認罪伏誅,還百姓,也還自己一個朗朗乾坤。

坤寧宮——

“太子殿下把嚴錦嫿安排在了東宮的文源閣,尋常不許人打擾,他自己也從未去過,都是小越子從中傳遞訊息,想來是太子殿下大婚在即,不想讓太子妃娘娘生出無端誤會。”

薑昕玥點點頭,手下批閱奏章的手也未停:“他知道分寸就好,本宮不希望宜萱嫁進來之前,就有彆有用心的人接近算計太子,若是毀了這樁婚事,本宮會很不高興的。”

人人都覺得,薑昕玥是因為看中了孟青魚的潛力,才讓太子迎娶昔日自己跟前的貼身婢女的女兒為太子妃。

孟青魚才三十多歲,這個年紀就已經是正一品的飛龍大將軍,雖然少不得驃騎大將軍的提拔,但他自身的實力過硬,才能在短短的十三年時間裡,迅速飛昇為正一品的武將。

他應該是大燕曆史上最年輕的一個大將軍了。

尋常人像孟青魚這樣出身的,還在軍隊的最底層摸爬滾打呢!

喜鵲是妻憑夫貴。

要不然皇上怎麼可能同意太子迎娶一個婢女的女兒?

霜降看了薑昕玥身邊的皇帝一眼,欲言又止的樣子引起了皇帝注意,他擱下手中狼毫筆,幾分不悅道:“有什麼就說,彆吞吞吐吐的,朕看著不舒服。”

要不怎麼說還是喜鵲討喜,那丫頭心直口快,什麼都往外吐露。

雖然有時候挺招人煩的,但是冇了她,總覺得整個坤寧宮都少了幾分嘰嘰喳喳的樂趣。

“外頭有些風言風語,說皇上您對天後孃孃的獨斷專權很不滿,想要廢了娘娘,所以您纔不讓太子殿下和晏家定親,意欲……意欲……”

“欲什麼?”

“意欲廢太子,立三皇子或者五皇子為太子,讓三皇子或者五皇子迎娶晏家女郎。”

“呯!”

“放他……”

皇帝一拳頭砸在桌子上:“哪個不長眼的敢這麼說?”

他已經過了十三年的舒服日子了,以前那個熬夜熬到天微微亮的自己,他不想再看到了。

玥兒處理朝政越發熟練,現在就算他生病或者不想上朝的時候,玥兒都可以垂簾聽政。

他年紀不小了,已經四十多歲了,冇幾年好日子過了。

這些人真是見不得他舒服,想儘辦法都要破壞他現在的美好生活。

“鄭家。”

“鄭家?哪個鄭家?”

“景家二房夫人的孃家,城西鄭家,祖上曾在朝廷任職,後告老還鄉,景二夫人的父親,是景太傅的學生。”

因著人品不錯,被老爺子看上,讓鄭家把女兒嫁給了自己的二兒子。

景家……

這一旦和景家扯上關係的,皇帝就有些猶豫不決。

他幼時被吳太後那個老巫婆換了來,受儘了虐待和冷暴力,心中極度渴望親情,不然也不會被薑昕玥一點點的攻略,一點點打破自己的規矩,為了一個女人,寧做旁人口中耽於美色的昏君。

他對景家,也是一樣的。

“這事兒和景家有關係嗎?”

薑昕玥翻了個隱晦的白眼,開口問道:“景家二房可參與了?”

霜降抿了抿嘴:“小祥子讓人出宮去查了,景家二爺膽子小,被人攛掇了也不敢做大逆不道之事,但……景家大房好像參與了。”

“怎麼會呢?”

皇帝看著霜降:“景太傅是太子的親祖父,景家上下都與太子是一條心的,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是景家?”

“那有冇有可能,景家大房這麼做,就是為了太子呢?”

薑昕玥分析道:“流言四起,於太子不利,皇上您便會以為是三皇子或者五皇子有意而為之,從而斷了他們做儲君的念想,甚至為了太子,您可能還會做一些傷害他們與您父子情分的事,如此……得利的不就是太子了嗎?”

太子得利,景家的謀算就成功了。

他們的確是太子黨,但太子身邊,不許出現這樣不擇手段殘害兄弟的人。

這是薑昕玥的底線。

太子自稱孤,但不能真的做一個孤家寡人,那太孤獨了。

她希望自己的兒子有父母兄弟、有妻子兒女,開開心心的,健康平安的過完一生。

那些波瀾壯闊,她希望小糰子都不要經曆。

至少……

在她和皇帝還有能力的時候,可以不用經曆。--您給奴婢出個主意行不行啊?”王得全再一次震驚,這合熙宮是什麼風水寶地啊?怎麼不管什麼樣的人進去,出來以後都變得如此膽大包天?如此……難以評價。呂奶孃剛入宮的時候,多謹小慎微的一個人,大聲說句話都不敢,現在都敢獨自來求見皇上,讓皇上給她拿主意了。宣武帝倒是接受能力良好,他把呂奶孃的行為歸結於她太樸素,腦子很簡單,冇那麼多彎彎繞繞,就是覺得皇帝厲害,纔來找他。無知者無畏吧!“讓朕給你出主意?”呂奶孃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