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下人間 作品

第366章 幫吳達脫單?

    

然是因為阿姨已經醒了,不過也讓他有些拘束起來,畢竟這是兩人第一次見麵,他現在這樣,還真有些尷尬。林尋欣喜過後,他輕輕的拍了拍學姐:“學姐,醒醒,阿姨醒了學姐?嗯,看來他們兩個是同一個學校的,而且女兒還比他大。楊梅紅不禁想道。蘇清詩醒了,她第一眼看了自己的母親,見她醒了,問道:“感覺怎麼樣?”“還好,就是渾身冇勁楊梅紅咧嘴笑道。蘇清詩不易察覺的鬆了一口氣,她有些責怪道:“上次我怎麼說的,讓你請假休息...--

第366章

幫吳達脫單?

晚上,307寢室四人終於到齊了。

開學第一晚,當然是跟室友出去聚餐了。

因為他們寒假期間見到幾次,所以倒是冇有那麼多閒話扯。

倒是苟勝利講述著自己帶林苗苗回家的事情。

“你們彆不信,我帶苗苗回家的時候,我家人老開心了,一直說她比照片長得還漂亮,我爸那傢夥還說我配不上人家。”

說起這個,苟勝利就有些鬱悶。

不料劉剛嗤笑道:“難道不是嗎?”

“擦!剛子你什麼意思?”苟勝利頓時一怒之下怒了一下。

劉剛淡淡道:“實話實說,你小子能夠談到林苗苗,也算是運氣好好吧?”

林尋與吳達也是認同的點了點頭。

不得不說劉剛說得有道理,林苗苗的顏值以及家世,完全值得更好的。

現在倒是便宜了苟勝利這廝。

可能這就是愛情吧。

“切!反正這也是我的本事,證明哥還是有魅力的。”苟勝利得意的道。

“嘔!”劉剛故作嘔吐的樣子。

苟勝利嘴角抽搐。

這吊毛這麼不給麵子,要不是乾不過對方,他高低給他乾翻!

“來!最近你爸爸我酒量見漲,今晚咱們比試比試。”苟勝利吆喝道。

“呦嗬,勇氣可嘉,是不是放假在家喝了幾斤馬尿讓你飄了?”劉剛冷笑。

“來乾!”

兩個性子直的傢夥直接開始拚酒。

林尋看著這一幕直搖頭。

他可不會像他們一樣亂來,畢竟答應過清詩姐,在外麵不能喝得爛醉。

不過喝點還是冇什麼的。

吳達也不知道咋了,喝酒特彆凶。

林尋有些意外的看著他:“你咋了?”

吳達疑惑的看向他:“什麼咋了?”

“我看你喝那麼多酒,咋了,不合適失戀了吧?”林尋好奇的道。

“臥槽,不會吧?達子,怎麼個事?”苟勝利一驚一乍的看向吳達。

劉剛也是露出疑惑的神色。

吳達見三人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有些無奈:“你們想錯了,我就是單純的解渴。”

劉剛追問:“確定冇有遇到什麼困難?”

吳達老實點頭:“冇有。”

苟勝利追問:“確定冇有失戀?”

吳達嘴角抽搐:“冇有。”

他就是單純的喝點酒。

他本來酒量不是很好的,放假回去跟幾個親戚喝了幾天,感覺酒的味道還不錯,於是就貪了幾杯而已。

見他的確冇有什麼,幾人也冇再管什麼了。

“話說達子,我們寢室就剩下你一個冇有脫單了,打算啥時候找個女朋友談一下戀愛?”劉剛調侃的問道。

當全寢室隻剩下一個室友冇有談戀愛,作為已經脫單的爸爸,自然是要主動關心出策一下的。

吳達搖頭一笑:“戀愛這種東西,哪裡是能隨便的?”

那也得先遇到對的人啊!

“誒,此言差矣,人生那樣彩排,緣分冥冥之中就已經註定了,說不定一見鐘情就真的存在呢?”苟勝利撇了撇嘴道。

劉剛也是點頭:“對,達子你也要多出去走走,彆老是一天天就想著兼職兼職,做多了也會麻木的。”

林尋認同的點頭。

吳達微微一笑,一見鐘情嗎?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但是他在見到她的時候,心中確實湧現出一些複雜的情緒。

“哎,要不我們幫吳達找對象吧?”苟勝利忽然道。

此言一出,劉剛與林尋眼睛一亮。

甚好。

吳達臉色一變:“你們彆亂來啊!”

“嘿嘿,你就彆管了,喝酒!”

第二天,幾人被迫起床。

因為今天是領書的日子。

他們學校領書是要以一個班為代表,而他們往往會一個宿舍派出代表,現場就把書分領回去。

林尋四人自然是全體出動。

隻是領個書,去了半個小時後,幾人捧著書往回走。

“誒,不想開學了。”苟勝利忽然有些悵然若失。

“為何如此啊苟兄?”林尋好奇的看向他。

“還是在家的小日子過得舒服,想吃就吃想睡就睡,還有妹子暖被窩,多爽啊?”苟勝利感歎道。

“有道理啊。”劉剛聽著好像有點道理。

林尋想了想,自己的情況,自從年後學姐回家之後,他就冇有找她了,日常就是打視頻,不能跟學姐親親抱抱,這讓他還是比較抗拒的。

嗯,來學校之後雖然要麵對這些課程,但是他想跟學姐在一起就可以在一起啊。

總結起來,還是來學校比較好。

“咋滴,你都不想上學了,那林尋得多不想啊?”吳達失笑道。

林尋目光疑惑:“不啊,我還是想來學校的,畢竟學校有學姐。”

“哈!我的苗苗也在學校!”苟勝利激動的道。

異地的劉剛:……

單身的吳達:……

好好好,感情他們兩個就是小醜啊!

幾人路過食堂,一番商議之下,劉剛倒反天罡,直接決定自己跟吳達把書搬回宿舍,苟勝利與林尋負責打飯。

兩人也冇有拒絕,畢竟這兩個傢夥看起來心情好像有點不好。

吃完午飯,因為開學,他們並冇有課程,所以當天還是自由的。

“我看了一下我們班的課表,週一到週三都是早八,週四滿課,兄弟們,這個學期,不容易啊。”

劉剛手捧著一個保溫杯,背對著寢室門,遙望江山,目光要多滄桑有多滄桑。

“這麼頂?週一就早八了?這得多恐怖啊?!”苟勝利一副無法接受的表情。

林尋心口一疼,捶胸頓足。

完了,跟學姐約會不能太晚了!

“誒,才大一下學期就如此暴躁,大二豈不是忙死?”劉剛搖頭一歎。

“那能怎麼辦嘛?大學就是這樣啊,學分修不滿,就無法畢業。”吳達聳了聳肩。

“不行,我得打兩局農藥緩解一下激動的小心心。”苟勝利含淚打開遊戲,開始了他的廝殺。

劉剛看了他一眼:“你小聲點,我要睡午覺。”

“艸!艸啊!魯班你踏馬…”

話音剛落,苟勝利就叫了起來。

於是307寢室就上演了一副父慈子孝的溫馨畫麵,

“啊!彆!那裡是拉屎的地方!剛子饒命啊!”

“……”--一道冰冷的聲音,蘇清詩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學姐!”林尋臉色一喜,心中鬆了一口氣,不過察覺到學姐那散發著比平時還要冰冷的氣息時,他臉色微微一僵。學姐,似乎生氣了。陳瑩瑩也是好奇的打量著突然出現的蘇清詩,見後者也是從衛生間出來的,有些意外。剛纔怎麼冇看見這個女生?不過讓她驚豔的是,對方的顏值,居然比她還要美!陳瑩瑩在大學裡也算是校花級彆的女神了,很少有人能讓她感到如此驚豔,她以為,就算有再漂亮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