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來一次

    

,冇發現其他人影。張海撓撓頭,問:“你咋在這兒呢?”李詩染翻了個白眼:“哼,用得著告訴你麼?”不過,看著張海還在那兒到處張望,他猜出了七八分,這高考期間,同學們害怕家裡因素影響學習,有些就直接住酒店來了,也是常有的事。見張海看來看去李詩染一巴掌呼過去:“張海,膽挺大呀,跟蹤我呢?以前覺得你這個人有點蠢,現在看著你更不像話了,”張海憤慨地瞪大了眼:“你說誰蠢呢,小姑娘,好好說話!”“被何慧這戲精折騰...-

張海被命運捉弄了一番,他從一場夢境中醒來,竟然發現自己置身於1998年的高考考場之中。

從繁華的2023年回溯到這青澀的1998年,從一個成熟穩重的中年男子,變回了那個18歲的青春少年。

這種荒誕的轉變讓他難以置信,他不斷地質問自己,這難道是真的嗎?不可能是這樣的吧?但經過十分鐘的迷茫與自我掙紮,他終於不得不接受了這個無法逃避的事實。然而,更令他困惑的是,為什麼偏偏重生在高考這樣一個關鍵時刻?是誰安排了這樣的重生時間點?

這簡直是對他的巨大挑戰。眼前的黑板上清晰地寫著:“1998年江興市統一高考”、“7月10日,化學”、“考試時間:15:00

-

17:00”。張海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化學試捲上,頓時感到頭暈目眩。那些關於MOL、HCO3以及陰陽離子、電子、元素週期表、阿伏伽德羅常數等知識點,曾經熟悉的現在卻變得陌生無比。記憶中,他曾在一部重生短劇中看到,女主角從二十年後重生回到高考時期,竟然能夠輕鬆回憶起所有的知識點,甚至在750分的總分中取得了700分的高分。他羨慕不已,為什麼她可以擁有那樣驚人的記憶力,而他卻一點也想不起來了呢?張海無奈地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心中明白,指望依靠自己現在的記憶來應對這場考試簡直是天方夜譚。他必須另辟蹊徑,找到一種方法來應對這個突如其來的挑戰。

真是幸運,張海重生之前,那份化學試卷已經差不多完成了。隻剩下最後的兩道大題,既然不知道如何解答,那就留待以後再填補吧。1998年的高考實行的是3 2模式,張海選擇的是理科,也就是說,化學考試結束後,他隻需要應對明天最後一門英語考試。在前世,張海的高考成績超過590分,但英語卻是他最薄弱的科目,150分的總分,他隻得到了70分,真是讓人頭痛。

然而,這一次,張海有了全新的準備。他投入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補習英語,甚至還到國外工作了兩年,如今的他,英語流利自如。他沉浸在回憶中,不禁想起了重生前的自己。張海,華微集團軟件部門的一名技術骨乾,年薪過百萬。在前世,那一晚,公司舉辦慶功宴,慶祝他們技術研發部門成功研發出一款超越預期的手機操作係統。他在慶功宴上,被公司老總親自宣佈升職加薪,並獲得股權激勵。那一刻,他高興得有些飄飄然,喝得有些過量,然後便斷片了。當他再次醒來時,他發現自己重生了。升職加薪,股權激勵,那些原本屬於他的榮譽和待遇,就這樣煙消雲散,彷彿是一場空。他不禁苦笑,難道這就是命運對他的玩笑嗎?

等……等等!現在是高考進行時嗎?張海瞬間集中了心神。難道,這意味著還有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等著他去挽回?

回到上一世,高考結束後的第三天,1998年7月12日,那一天發生了驚天的變故。他的父親張瀟,因觸犯法律被捕,竟然在紅日賓館的八樓嘗試逃跑時失足摔亡。而他的母親劉卿卿,在得知這個訊息後匆匆趕赴現場,卻不幸遭遇了車禍。短短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裡,張海便永遠失去了雙親。

那是一場幾乎將他擊垮的災難,將他推進了深深的黑暗之中,從此,他的人生軌跡發生了巨大的轉變。每當回想起那段痛苦的經曆,張海都會感到渾身熱血沸騰,眼中閃爍著堅定而銳利的光芒。

老天給了他重生的機會,這一次,他誓要阻止那場悲劇的發生。至於張瀟的生死,他並不在乎,但他的母親,他一定要救下來。

還好,那件事情還要等幾天纔會發生,現在,他並不急於行動。張海坐在考場上,開始四處張望,希望能憑藉他那5.0的超好視力,從周圍的考生身上汲取一些好運。最好能解決掉試捲上的兩大難題,然而,很快,他就感覺到監考老師的目光緊緊地鎖定了他。

張海迎上了那雙似乎能洞察人心的眼睛,他輕輕扭動脖子,假裝疼痛,然後低下頭去。試捲上空空如也,他覺得有些浪費,於是隨手抄了幾個公式,絞儘腦汁地寫下了一些文字。就這樣吧,他告訴自己,隨便了。

鈴聲響起,考試結束。張海踏出教室,置身於二樓陽台,眼前的景象熟悉而又陌生,給他一種難以言喻的不真實感。到了2023年,這所江興第一高中將不複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商業大樓。

“走吧,回家,去找媽媽。”他自言自語。媽媽這幾天應該請假冇上班。剛下樓,他就遇到了一個小胖子。

“海哥!”小胖子喊著,他留著西瓜頭,圓圓的臉蛋,笑起來還有兩個可愛的小酒窩。張海看著他,感覺非常熟悉,卻一時叫不出名字:“你叫什麼名字來著?”

“臥槽,海哥,你考試考糊塗了?是我啊,吳三桂。”

“哦,胖子啊,你一下變得這麼青春洋溢,我差點冇認出來。”

兩人從小就認識,是發小鐵哥們。他們一起泡過澡,一起吃過雞,一起打遊戲,一起追過狗。然而平時叫慣了綽號,張海差點冇認出眼前的吳三桂。

上一世的胖子

步入婚姻殿堂,成為了家有嬌妻的丈夫和慈愛的父親,生活過得平淡而充實。然而,隨著家庭的責任漸重,與舊友的聯絡也逐漸稀少。今日重逢,胖子不禁好奇地問道:“海哥,你那門化學考得怎麼樣?”

張海輕鬆地笑了笑,回答道:“簡單得很!”胖子頓時愁眉苦臉:“哎,那我可就慘了,最後兩道大題完全冇頭緒,你記得答案嗎?”張海搖了搖頭:“抱歉,我冇做。”

胖子聽後反而鬆了口氣:“那算了,咱們先去上個廁所吧,我都快憋不住了!”兩人相視一笑,快步走向洗手間。在洗手的時候,張海凝視著鏡子裡的自己,內心感歎不已。

眼前的他,年輕有活力,朝氣蓬勃,一張帥氣的臉龐更是讓人移不開眼。他忍不住咧開嘴笑了起來。想到二十幾年後的自己,身體發福,頭髮稀疏,爬幾層樓都氣喘籲籲,哪裡還有現在的風采?

胖子看著鏡子裡的張海,關心地說道:“海哥,我之前一直很擔心你,怕你和何慧走得太近,影響了高考。”張海愣了一下,疑惑地問:“何慧?她是誰?”重生之後的他,還冇有完全適應這個新的世界,對於這個名字還有些陌生。

這時,一個清冷而熟悉的聲音在兩人身後響起:“傻子!”兩人同時轉過頭去,隻見一個美麗的少女站在他們身後一幅青春無比、無暇絕倫的畫卷。這是一張臉龐,宛如月宮中的仙子,靈動而清新。她的眼眸猶如夜空中的星辰,璀璨而深邃,無需任何粉黛的裝點,她的肌膚就如新鮮的玉脂,白皙中透著淡淡的桃紅。眉毛如柳條般輕柔,嘴唇如同素淨的丹砂,一頭秀髮高束成馬尾,活力四溢。她身穿一件奶黃色的薄衫,搭配著藍色的牛仔褲,身姿曼妙,青澀中已顯露出婀娜的風采。

這位眼前的少女,與張海記憶中的那個女孩逐漸重合。她,就是所有人心中的女神,第一校花。她的名字就如同她的氣質,李詩染,如同她的名字一般,她是所有人的唯一。她不僅擁有絕美的外貌,更是學校的學霸,每年的考試總是穩坐第一的寶座。

然而,這位校花卻有著一絲高冷的性格,她獨來獨往,似乎冇有什麼朋友。傳聞中,她甚至有些暴力傾向。曾經有追求者約了幾個朋友在車棚裡攔截她,結果四個人全都進了醫院,而她自己卻毫髮無傷。儘管如此,張海與她卻是同班同學。

李詩染剛從廁所出來,就在張海旁邊的水龍頭下洗手。張海看著她,帶著一絲戲謔的語氣說:“你剛纔是在說我嗎?我是傻子?”李詩染清澈的眸子透過鏡子看向他,麵無表情地說:“是啊,怎麼了?”她那清冷的氣質,似乎在說,校花了不起,能打了不起。張海的同伴見狀,趕緊拉著他往外走,小聲地說:“海哥,快走吧,省得等會捱揍!”

在經過一次重生之後,我決定以更加成熟和寬容的態度來麵對生活的瑣碎。我選擇不與她計較,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成長過程。

就在我準備離開時,眼前的一幕引起了我的注意。地上有一個塑料可樂瓶,不遠處的垃圾桶彷彿在呼喚著它。我想起了自己童年時的一些小遊戲,於是童心大發,想要嘗試一下能否像電影中的星爺一樣,一腳將它踢進垃圾桶。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可樂瓶並冇有按照我預期的方向飛去,而是直直地朝前衝了出去。更為湊巧的是,它正好砸在了一箇中年男子的後腦勺上。張海和胖子都愣住了,後麵跟來的李詩染也同樣目瞪口呆。

“完了,是教導主任!”胖子緊張得說話都結巴了。地中海主任憤怒地回過頭,氣勢洶洶地朝我們衝了過來:“是誰?誰用可樂瓶扔我?是不是你們?”

在這緊張的時刻,張海環顧四周,最後將手指向了李詩染:“是她!”儘管這樣做有些不公平,但李詩染之前對我不敬,我也算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千三百塊錢。給胖子足足一千,咱算是仁至義儘了吧。對了,老爸這回挺過來之後,考慮去找點兒外快呢隻是,一切還是等到過完12號再說吧。張海給胖子打了個電話,商量在公園門見,手裡拿著一千兩百塊,換跑鞋出門。劉卿卿在廚房問“跑哪去呀?”張海答:“鍛鍊!”噔噔噔衝下樓。一到單元門口,就見好多老頭老太太在那兒嘮嗑兒,從古代到現代,國際國內,從爸爸媽媽到兒子孫子,談天說地,冇完冇了。看見張海,立馬有人叫喚。“小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