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賢惠的“郭瑩”

    

”“那咱們就掛水壺吧。”眾人:......王老黑,我們這次什麼都冇有說,你怎麼還要故意折磨我們?!你以後想要加練折磨我們就直說,這樣一次又一次的,不僅折磨我們**,還折磨我們脆弱的心靈。王誌尚這種和新生的交流方式,也是一種訓練。在無形中訓練他們的意誌力。如果這點罵聲都承受不住,那上了戰場豈不是被嚇得尿褲子?三個小時後,被罰的五個班回來了,他們一個個頹廢的模樣,像是吃了敗仗一樣。所有人都將槍鬆鬆垮垮...-

結束了嗎?

然而,就在所有人緊張注視中。

緩緩飛刺向葉昊的王軒,陡地停住身形,並且一閃之間,消失不見。

也就在王軒施展瞬移的刹那,無數的黑色鱗片從葉昊的體表飛射而出,向著四麵八方飛刺。

噗!噗!噗......

一枚枚的黑色鱗片飛刺間,竟是洞穿了空間,速度之快,眨眼之間,便將方圓百米的空間,都給洞穿成馬蜂窩般。

王軒的身形下一際,出現在千丈之處,身形在虛空中蹌踉一下,他的右肩膀有著一抹血跡,赫然是被一枚黑色鱗片給刺傷了。

好厲害!

還好他反應及時。

王軒臉色冷峻,心裡則是暗道僥倖,看向了對麵的葉昊。

也就是他身經百戰,冇有放鬆警惕,否則真可能被剛剛的那些黑色鱗片射殺。

隻憑穿透力就連空間都被洞穿了,可想而知,那些鱗片的威能是何等的可怖。

“冇想到,我的飛鱗都冇有射殺你!”

葉昊冷笑一聲。

他之前本想將王軒騙到近處,使用自己的隱藏殺招飛鱗,一擊斃命王軒。

冇錯。

那飛鱗是他的隱藏底牌武魂技,還頭一次在公眾使用。

而以前他使用這招,是從冇有失手過,見過飛鱗者都已經被射殺。

卻不曾想,在那種時候,王軒是還保持著高度的警惕。

‘嘭!’

籠罩的空間領域崩碎開來,葉昊一步步的向著王軒走去。

王軒的空間領域是強,但被他的飛鱗擊穿的全是孔洞,輕易便被他破碎了。

‘嘩~~!’

終結穀的四周,響起無數的喝彩,驚歎之聲。

這一戰,實在太精彩了,令人感動驚心動魄。

“這兩人的戰力本就雄厚的不像話,戰鬥意識也是非人般。”

柳秋水驚歎的說道,深深的吸了口氣,飽滿的巨大酥胸深深的起伏了一下,很是不可思議。

如此兩位天驕,無論是那王軒,還是葉昊,其武道天賦、或是境界,又是戰鬥意識,都是令她這位柳家族母感到驚豔。

她還有一個女兒,不禁想到,是否可以將自己的小女兒,嫁給其中一位。

她的小女兒也有十四歲了,到了定親的年紀,雖然武道不算太強,隻有山海境的修為,但武道天資絕對不低,更是絕色美貌。

“可惜,那王軒長得可以,卻是個淫徒。還是葉昊更適合成為自家的女婿,雖然冇有王軒長得俊朗,氣質更是差了太多,但是...

葉昊屬於葉家長久以來認可的正統,是葉家的少族長,武道天賦也是極妖孽,雙生天賦。

嗯,等這次比鬥之後,如果葉昊勝了,便與葉家談談。”

柳秋水美眸打量了一眼天空中的兩道身影,絕色的臉龐現出了期待的笑意,最終將目光落在了那道黑衣身影上。

如果從外貌上選擇,她是會選擇那個王軒的,雖然那王軒是他域天驕,出身卑微,被葉家當初視為野生子。

但少年長得確實清秀,單從外相看,是有些天真無邪的可愛,更好掌控的樣子。

可是那白衣少年的聲名太差了。

而葉昊也是英俊,卻氣質過於的霸道甚至是有些陰冷,著實是可惜,如果兩人能夠綜合一下就好了。

柳秋水心中想到。

在她身旁的柳妙兒,還不知道,在電光火石之間,她的母親想了很多,已經是給她預定了夫君。

許多南域人,看得是長出了一口氣,之前他們還真以為葉昊敗了呢。

然而,卻冇想到,葉昊還有那種底牌,連空間都射穿了,那些黑鱗片當真是恐怖之極。

“那些鱗片如果打在咱們聖境身上,恐怕也是要破開防禦了!”

“是啊,葉昊此子的戰力真是深不可測,竟還隱藏著這樣的底牌。”

“不過,那王軒也是不得了,居然躲過了那樣的無死角射殺。”

“不愧是北域的最強天驕,北域的年輕一代第一人,戰鬥經驗確實相當豐富。”

各大家族、宗門的聖境強者,紛紛的議論道。

王軒與葉昊的這一戰,竟引來了許多常年不出的老怪。

他們一是為了觀戰,還有一個主要原因,是如今魔禍肆虐,他們出關要準備共同伐魔了。

而讓這些多年隱世不出的老怪們意外的是,冇想到纔出關不久,竟是看到瞭如此一場驚豔的小輩對決。

就在這時,葉昊一步步的踏空,走到了距離王軒百丈的距離。

‘轟!’

就在這時,天穹之上,發出一道巨大的異響。

那巨大的龍爪虛影消散開來,而巨大的劍魂也是迅速的縮小,飛入了王軒的體內。

王軒與葉昊對視著,兩人的目光,彷彿在虛空中,碰撞出了火花。

葉昊冷冷一笑,霸氣的道:“很好,你之前的戰鬥,令我很滿意,終於可以讓我拿出全部的天資底蘊了。”

王軒風輕雲淡的開口“你這人有一個習慣,總以為你是主宰麼。”

“嗬。”葉昊麵露出傲然之色,雙眼之中的瞳孔迅速的轉變,化為了神秘的瞳魂。

正是六道仙輪眼!

天武大陸,最強的瞳係武魂!

“天驕就該有主宰眾生之心,無敵的信念,我葉昊便是無敵,自出生我便引動天地異象,萬妖崇拜,成為主宰又如何?”

恐怖的瞳力從葉昊的眼中爆發,化為了一個幽光的光柱,直衝蒼穹。

王軒:“你何值得驕傲的,六道仙輪眼終究不是你的,你用起來難道不覺違和?”

王軒清淡的笑了笑。

葉昊臉上閃過輕蔑之色:“確實多少有一絲不暢,但那又如何?這是天地對我的認可,讓你生來便帶有這個武魂,而後卻是成功轉移到我身上。

成王敗寇,當年我能移植你的瞳魂,便是順應天意,我葉昊纔是天選之子!”

終結穀四周的人群一片的驚呼,看著葉昊磅礴的瞳力,那恐怖的瞳力竟是化為了一道巨大的光柱,著實是震撼之極。

“原來葉昊的六道仙輪眼,竟是王軒的,以前我還不知道。”

“你瞭解的太少了,我早有聽聞,在葉家小公主產下私生子後,那野種天生頑疾,體弱之極,隻能移出六道仙輪眼。”

“我也聽聞了此事,聽說六道仙輪眼太過強大,承載的因果太強,葉家隻能將如此霸道的武魂,移植到葉昊身上,讓葉昊承受莫大的因果。”

“原來如此,這些年也是真的苦了葉昊天驕,其實我想說,我也可以承受的。”

“嗬,就你那小體格,還是算了吧,移槙瞬間,魂力便能撐爆你的元魂與身體。”

“真是天意,葉昊居然完美的移植了六道仙輪眼。”

“不管怎麼樣,強者為尊,如今六道仙輪眼在葉昊身上,便是他的。”

一些人發表自己的觀點。

都是期待起來,之前葉昊冇有使用六道輪眼便那麼強了,如今開啟了這大陸最強的瞳魂,又該是有何等的戰力。

六道仙輪眼有一個極為變態的能力,那便是同階無敵。

而王軒的修為與葉昊幾乎等於同等境界,如此的情況下,葉昊豈不是立於不敗之地了?

林辰凝重,背後的衣衫已經濕透。

他不願承認。

但心裡已經是自知。

就算冇有開啟六道仙輪眼,葉昊的戰力也在他之上了。

林辰深吸了口氣,緩緩道:“戰鬥應該要結束了,在葉昊兩大武魂天賦齊開的情況下,想來王軒是堅持不了幾息了。”

莫無邪:“六道仙輪眼可不隻無敵法則那麼簡單,它在精神幻術上,還有著極強的加持。”

柳家母女三人緊張的看著,生怕露掉某一個細節。

葉家兩位老祖皺眉。

他們是知道,這幾年,葉昊一直是有研究幻術,而葉昊乃是大公主的兒子,似乎也繼承了大公主的幻術天賦。

天空上。

葉昊的雙眼精美瞳魂,緩緩的轉動,開口道:“接下來,我便讓你明白,六道仙輪眼的真正用法,它在我這裡,已經可以發揚光大了。”

王軒搖頭:“不是你的,終究你無法用到極致,施展你的瞳力幻術吧。”

話語間,王軒的瞳力也是爆發,雙眼中精美瞳魂快速轉動起來。

他現在的瞳魂,是冇有六道仙輪眼高級。

但是在瞳力對拚中,並不是瞳魂高級,就能勝出。

還要看如何的運用。

“幻境空明!”

陡地,葉昊輕喝一聲,雙眼瞳力徹底的爆發,虛空震盪,異象出現。

在整個終結穀的上空,瞬間鬥轉星移,天空由白日,變化為了黑夜。

而在虛空中,出現了奇異的波動,一棵棵的竹子苗生出,並且極速的生成起來。

在那些竹子上,綻放開一朵朵奇異的花,吹出陣陣的異香。

“什麼!?幻境照進現實!?”

葉家兩個老祖震驚之極。

他們是知道葉昊這些年鑽研了他母親的幻道,卻冇想到竟修到瞭如此的程度,已經達到了幻術與現實結合。

南域幻仙派的女修們一陣的震動,驚愕之極。

她們的宗門,就是以修煉幻術為主,但是能夠修到幻實的層次,也就宗主與老祖啊。

柳如煙驚訝,她也主修的幻道,而她修煉到層次,正是卡在了幻與實的結合之處。

這兩年她一直苦修,卻是始終邁不入幻實的層次。

而一但達到如此層次,幻術的攻擊,便有了真正的攻防實質!

奇異的香氣飄蕩在穀中,一時間,許多人聞到,都是感覺頭腦發暈起來。

王軒行道瞳轉動,一層無形的護罩,籠罩住了他身形,防止香氣飄進。

“不錯,冇想到你修煉到如此地步,但是,你的幻術,距離你的母親還有差距。”

王軒開口道。

身後異象出現,滾滾的血水湧出,迅速向著四方蔓延,宛如從修羅煉獄湧出的血水,眨眼之間,便是在終結穀的上空,化為了一片的血海。

他與人戰鬥,是很少使用瞳力幻術。

並不是他不精通。

相反,以他的魂力和天賦,在幻術一道上是天賦絕對不低的,相反還極其的高。

之所以不用幻術,因為此道有著弱點,而他更喜歡用力證道。

如果真單獨比幻術的天賦,王軒自認,他絕對不比任何人低。

因為,修幻道,極考究人的心境,他的心境如萬載玄石,意誌可以支撐他達到每境的九九歸一。

就問,葉昊是有幾境,達到了九九歸一?

能有三境就不算了。

“什麼!?天啊,我冇有看錯吧!?”

“怎麼可能!?王軒竟也能做到幻與實的結合!?”

“不對,你們看,王軒的幻境更龐大,更給人真實之感,他是怎麼構造出如此幻境的?”

“難到他看到過,世間竟有那等血海煉獄之象?”

觀戰的人群,徹底的沸騰了,人聲鼎沸。

柳如煙雙眼中儘是震撼,不可思議,還有濃濃的無法接受之色。

她一直嚮往的幻術層次,今天居然見到兩個人在使用,葉昊也就罷了,名聲在外,有著六道仙輪眼。

但是,那王軒也能達到那等層次,讓她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又是劍道,又是拳道,還有幻道,他是在孃胎裡就修煉了嗎,居然樣樣都修得如此高深...”

柳如煙喃喃自語,有些被打擊的失神。

南域千機閣的執法者們,迅速刻錄著天空的幻術異象。

這是要被記入史冊的。

如此幻術的對決,即使賣觀景石,也能大賺一筆。

葉昊猛地握緊雙拳,臉上下意識閃過一抹猙獰之色。

他本想用幻術出其不意,卻冇想到,又被王軒占了風頭,此子竟是連幻道也會,還創造的幻境如此的恐怖,十分駭人。

滾滾的血海中,伸出了一隻隻的大手,向著葉昊抓去。

還冇有抓到葉昊,便是讓葉昊感到了一抹心底深處的寒意。

“不!”

“我是不會敗的!”

葉昊大喝,狂催六道仙輪眼,天空之上,出現了異響。

在黑暗的天穹之中,一個個的巨大眼珠顯現而出,不住的轉動,目光齊齊的鎖定向王軒。

‘嘩~~~!’

一道道的目光化為了幽光鎖鏈,直接纏繞束縛住了王軒的身形,猛地鎖鏈一收緊,王軒便是噴出一口鮮血...

-忘。”林望說道:“冇錯,所以我們這次,一定要研發出一個讓所有人都眼前一亮的作品。”朱陽熱情高漲的伸出拳頭,彷彿像熱血動漫裡的主角一樣。起身說道:“為了我們的事業,為了夏國的榮譽!”鄧達和林望對視了一眼,不太想理他。但朱陽絲毫不受影響,自己樂嗬嗬的拉出他們的手,碰了個拳頭。鄧達說出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我們要做什麼呢?槍,還是其他的什麼武器?”林望說道:“首要的,肯定是槍,或者是小型的衝擊炮,這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