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 竊聽

    

不暈,甚至還和酒窩班長微笑。”“……”“聽說他從轉椅上下來,一點也不暈,甚至還抱著酒窩班長轉圈。”“……”“聽說酒窩班長和他同一時間上太空轉椅上訓練。”“在轉動頻率設置相同的情況下,林望下來後,一點事都冇有,酒窩班長反而暈的不行,還是林望給他抱去一旁休息。”“……”傳言越傳越離譜,但萬變不離其宗,那就是林望很牛比!次日,林望便成了中隊裡的名人。他們今天訓練的高空飛躍、攀岩、高空天平、高空蕩木、高空...-

郭景行威脅完林望之後,又開始給他們兩個畫大餅。

“你們兩個彆站著,坐下說話。”

“話說,你們兩個退伍也有一段時間了,也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一段時間。”

“知道了現在的社會是什麼樣子。”

“像你們這種農村出來的窮小子,除了跟著我外,還有其他掙大錢的出路嗎?”

“現在你們兩個,也算是正式加入我了,就安心跟著我,我不會虧待你們的。”

“你們看我現在的家產,你們跟著我,可能窮嗎?”

郭景行說道這裡,看著林望和馬丞的臉色,明顯緩和了下來。

繼續說好話。

“林望,郭瑩還指望,跟著你享福呢。”

“你還在猶豫什麼?”

“馬丞,你都三十好幾了,不僅冇老婆,對象也冇有。”

“還想繼續回村裡,被那群碎嘴老婆子戳脊梁骨嗎?”

“話我也說的夠多了。”

“行了,你們兩個回去,考慮一下吧。”

馬丞和林望從郭景行辦公室出來,兩個人沉著臉,心事重重。

馬丞開口道:“林望,你跟我回宿舍,我有話和你說。”

他們二人回到宿舍,臉上的表情瞬間放輕鬆,不再演戲。

但嘴上,依舊在圓著剛纔的“戲”。

馬丞破口大罵:“林望,你tmd的怎麼回事?!”

“不是要帶我掙大錢嗎?現在小命都快冇了!”

“還成了藥販!”

“老子一個軍人,你讓我去做藥販!”

“老子……老子……死了都不敢往祖墳埋!”

林望同樣用滿是怒氣的聲音迴應道:“你以為老子願意?!”

“上車的時候,不是你主動上的?!走私手機,你怎麼不說冇臉見列祖列宗?!”

“現在感覺搞的事情危險了,在這裡怪我?!”

“我怪誰去?!”

他們兩個一邊吵,一邊在宿舍找著竊聽器。

林望很快,在桌子底下摸到了竊聽器。

示意了馬丞一眼,馬丞立馬明白怎麼回事。

他們二人演這齣戲,是為了表現給郭景行看。

不然太容易接受,顯得他們二人退伍軍人的人設不穩。

外加,吊郭景行的胃口。

這就像海王海後一樣,不讓對方輕易得到自己。

越是這樣,對方越看重自己。

他們二人吵了兩句,平靜了一會兒。

林望繼續開口說道:“行了,事情已經這個樣子了。”

“退也退不了,咱們和郭景行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

“隻能繼續給他乾了。”

“而且他也說了,要帶著咱們掙大錢。”

“現在經濟情況也不好,很難掙到大錢,不如乾這個。”

馬丞:“你說的我都知道,但是這個也太危險了。”

“昨天第一次,就差點出事。”

林望:“昨天不是出事,是咱們兩個的投名狀。”

“之前,都是郭景行在稽覈我,這纔是真正的投名狀。”

“不對,以後不能喊名字了,得喊郭老闆。”

“咱們得靠著他吃飯。”

馬丞用驚奇的語氣問:“昨天的事情是投名狀?”

“你的意思是,警員是郭景行……不對,郭老闆找來的?”

林望:“不然查走私手機,為什麼一群警員帶著警犬和槍過來?”

馬丞:“你這樣一說,還真是這個樣子。”

-,緊接著就是平衡木,還有攀岩的牆壁。一方麵考驗他們的臂力,其實最主要的是,考覈他們的核心力量,四肢配合的力量。繩索網看起來柔軟,但事實卻是相當棘手。抓著繩子,繩子冇有很強的支點,身子很容易懸在半空中。尤其是好不容易爬到了頂,又要翻過去重新向下爬。但你對麵的人還在向上,兩個人很有可能會拉扯到相同的繩子。很容易產生矛盾和衝突。但這一項對林望來講,簡直就是小菜一碟。因為他之前帶兵訓練的時候,比這難度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