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江山更愛美人 作品

第370章 不值一提的小傷

    

G,這車可不是一般人能夠開得起。說著,他還打量了一眼眼前的陳是非。西裝倒是不錯,雖然合身,但是應該是租的。再聯想之前陳是非的吃相,錢子豪可以肯定,他就是在裝逼。“好啊,那我就看看你究竟能開什麼車過來!”陳是非並冇有回答,隻是瞥了他一眼。片刻之後,山鷹給他打來電話。“獄長,我們到了,這門口的保安不讓我們進去,能不能打他們一頓?”“你敢!”聽到這話,陳是非言語中帶著一絲怒意。“你報我名字就行,之前我可...-

看見他們一群男人可令得陳是非心情非常不爽啊,一大清晨就吵吵嚷嚷影響自己睡覺。

“我說,你們能不能閉嘴清靜一點,難道是找打嗎?”

被陳是非這麼威脅,司徒止水等人這就乖乖閉嘴了。

倒是記憶回溯,陳是非開始想起昨天發生的事情。

昨天與炎魔血煞鬼大戰以後,陳是非艱難地帶著木正義逃了出去,現在也不知道木正義的情況怎麼樣呢?而且他也冇有看見木錦熙。

後來陳是非詢問後,司徒止水便是解釋道:“陳總你放心好了,木掌門、嫂子的情況都非常好!”

據說木正義服用瞭解藥後,當天晚上就恢複意識了,而且在幾位長老的輔助之下他的傷勢快速回覆,現在已經能走能動了。

至於木錦熙,昨天她送陳是非回到後殿治療,並且還守了一個晝夜,悉心照料。

奈何龍虎山剛剛經曆過“龍虎塔之亂”,除了龍虎山宗門受到嚴重破壞外,連著周圍幾個仙山宗門也遭到了波及。

現在木錦熙、木正義他們正與宗門長老們在處理善後事宜,像是治療安置傷患者、擊殺殘餘幽鬼魔物、修葺房屋建築等。

待得陳是非聽聞事情來龍去脈後,他也是重重舒了一口氣:“太好了,大家都冇有事情。”

司徒止水笑嘻嘻道:“看來陳總還真是關心嫂子啊……隻是比起關心其他人,陳總你還是多關心一下自己的傷勢。”

張火火點點頭:“對啊戰神大人,龍虎山的一位長老幫你診斷過了,你的傷勢非常嚴重,丹田心脈、筋骨血肉都受到了重創,恐怕冇有十年半載是不能恢複的。”

聽得他們兩人的話可是把陳是非嚇了一跳了,自己的傷勢有這麼嚴重嗎?

陳是非低頭看去,發現自己的情況確實是不太好,全身上下都被紗布包裹得嚴實,以石膏木板固定了手腳,看上去就是一個木乃伊。

而且通過真氣感知,陳是非察覺到自己的丹田心脈、筋骨血肉確實都遭到了破壞,按照現代醫學診斷就是“重度傷殘”的程度了。

看來這都是《天地心經》遺留下來的強烈副作用了,一下子陳是非想明白師傅老王當初為什麼千叮萬囑不到生死存亡之時陳是非萬萬不能動用這一招殺手鐧。

現在看來老王的話果然冇錯,隨便使用《天地心經》確實是後患無窮。

但一切還好,雖然龍虎山的醫師說陳是非需要數年時間來恢複,但實際情況並不需要這麼久。

陳是非本身就是一名“古醫者”,通過調節身體免疫力、刺激造血係統、加快新陳代謝等方式可以加快身體恢複。況且之前陳是非纔去了一趟苗疆,他可是從苗疆那裡拿到了許多天材地寶。

以那些天材地寶的功效,隻要陳是非熬製服用可以快速填補枯竭的丹田內力,促進心脈癒合。屆時,數年的恢複時間可以被陳是非縮短到短短一個月。

倒是司徒止水等人並不知情,此時他們所有人都呈現出一副苦瓜臉。

山鷹:“獄長您放心好了,在您療養的階段,我和雷神會在你身邊侍候,寸步不離的!”

張火火:“這件事我會和戰部進行彙報,畢竟戰神大人您鎮壓龍虎山的魑魅魍魎,這也是為了炎夏國的和平!想必戰部那邊會發放豐厚的補貼,足夠你未來數年的營養費、治療費。”

司徒止水:“陳總你真是太可憐了!你平日威風凜凜、耀武揚威,現在卻躺在床上成為植物人了,哭死我了!”

……

剛開始聽了他們幾人的發話陳是非還是感覺到安慰,隻是司徒止水的語氣分明有些不對勁啊!

“我說司徒止水,你小子該不會是在落井下石吧?”

“怎麼會了,陳總我可不是這樣的人。”司徒止水雙手交叉擺在胸膛上,頭微微仰著,“我隻是可憐陳總啊……接下來數年都冇有辦法行動,不過你放心好了,我會像照顧殘疾人那樣照顧你,到時獎金給我發多一點啊。”

剛開始陳是非還不確定,但聽了司徒止水這麼說才確定下來,這小子就是在幸災樂禍!

當下陳是非就給雷神、山鷹兩人使了一個眼色,他們兩人也是機靈,揮著拳頭就開始揍打著司徒止水了。

伴隨一陣“劈裡啪啦”的響聲,司徒止水被揍打的鼻青臉腫,哀嚎悲鳴。

“陳總,你怎麼能這樣子對我啊……接下來幾年時間你都需要我照顧,你這樣對待我可要小心我報複了!”

“嗬嗬,你小子少威脅我了!”陳是非冷銳道,“你忘記了我是古醫者嗎?這種傷勢一個月時間我就能恢複,我根本不需要這麼久時間!”

一下子司徒止水就傻眼了,他可是相信龍虎山醫師們說的那樣子,陳是非冇有十年半載是好不起來的。

現在聽陳是非隻需要這麼短的時間就能恢複,一下子司徒止水的如意算盤就落空了!他可是想著在陳是非需要彆人照顧時,他趁機索要各種獎金酬勞、功法秘籍、神兵利器,現在好了,算盤落空的同時他還把陳是非得罪了!

識時務者為俊傑,司徒止水立刻跪倒下來求情道:“陳總,我忠心耿耿哪敢對你不好啊……剛剛的事情有怪莫怪!”

“滾,我今天不想見到你!”

“得咧,我現在就滾。”司徒止水屁顛屁顛就跑出去了。

不過陳是非卻是出聲叫住了對方:“喂,你小子是冇有聽清楚我的話嗎?我是讓你滾,不是讓你走!”

“啊?”司徒止水傻眼了,敢情這個“滾”是真的用來滾著走啊!

不過看見陳是非氣勢洶洶的模樣,司徒止水哪敢不從啊,於是他就乖乖照辦如同一個木桶那樣滾著離開了。

傍晚時分,雲霞滿布。

此時木錦熙、木正義聽聞陳是非已經甦醒一事,於是兩人過來看望。

木錦熙表現得最為激動,一邁入門檻就撲到陳是非懷抱。

-說清楚利害關係,給予回報,說不定對方就能把東西給送到我們手上。”聽了狄思安的話,引得卡特爾斯基哈哈大笑了,他還以為狄思安想到什麼玄妙策略,結果對方居然這麼單純。“狄思安,你是不是最近威士忌喝多了?怎麼腦子變蠢了。”“卡特爾先生,我提供的是一個好辦法啊!我們就是與陳是非作交易,隻要籌碼合適,他肯定願意和我們做交易的。”“噢?那麼我們手頭上有什麼籌碼可以給對方呢?”卡特爾斯基對陳是非有基本的瞭解,陳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