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江山更愛美人 作品

第367章 天地心經的威力

    

恭敬。這樣的大人物會配一個鄉巴佬演戲嗎?自然不會。“我是誰?我是陳是非!”對於王雲天的怒吼,陳是非隻是簡單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哦對了,你動了明浮公司的生意,我要你用你的集團來賠!你想對李家下手,我要讓你下半輩子躺在床上度過!”陳是非一詞一句的開口。每說一個字都讓王雲天臉色慘白一分。隻見,王雲天額頭青筋暴起!“哈哈哈哈,我王雲天從手無寸鐵混到今天,你以為我是白混的嗎?陳是非是吧?方夜是吧?既然想動...-

就是不知道“操縱屍體”這個辦法能不能行得通,不管如何炎魔血煞鬼還是需要嘗試一次。

“好了,去死吧……”炎魔血煞鬼右手一晃,紅光閃爍,一把由血液凝聚而成的劍刃就握在他的手掌心。

炎魔血煞鬼握著血刃劍就要刺穿陳是非的心臟,以了斷對方性命。

殊不知在炎魔血煞鬼剛要做出“刺”的動作時,陳是非身上猛然爆發出凶悍的真氣,白色的流光在他體外縈繞閃爍,威嚴震懾。

這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呢!炎魔血煞鬼心裡驚駭,他不知道陳是非做了什麼東西,但為免夜長夢多他迅速握著血刃劍刺下去!

陳是非卻是先一步用雙手握住了對方的腳,猛一發力,炎魔血煞鬼的身體重心偏轉摔倒,而對方那刺出來的攻擊自然也打偏了。

趁著這時陳是非一記鯉魚跳躍就站起來並拉開了與對方的距離。

待得炎魔血煞鬼重新站起來時,他發現陳是非整個人都變得不同了,陳是非身上的真氣氣息更為強悍,體外白光閃爍,如同天神降。

“人類,你到底是了什麼招數?”炎魔血煞鬼警惕地問。

“我不過是使用了壓箱底的絕招……原本我師傅一再吩咐我不能動用此秘訣,但冇有辦法了。”

陳是非自幼就跟隨老王學習一獨門功法,名為《天地心經》。

過去不管經曆如何慘重的戰鬥陳是非都冇有使用過此功法,撐死他就使用《天心經》,奈何現在的情況與過往不同。

除了麵對深不可測的炎魔血煞鬼外,周圍還有一大堆魑魅魍魎。陳是非既要保證能營救出木正義,又要成功封印龍虎塔,這難度可想而知了。

唯一的辦法就是使用《天地心經》了!

陳是非默唸口訣,天地心經的清泠之力正在填充全身,屆時他那損傷的肉身機能正在得到修複,力量上湧,真氣凝視昇華。

待得蓄勢完成,陳是非右手一揮軒轅劍,冷嗬嗬地笑道:“炎魔血煞鬼,真正的戰鬥現在纔開始了!你剛剛不是說我弱嗎?現在我就讓你看看我到底有多強!”

話音一落,陳是非雙步如同離弦之箭朝著炎魔血煞鬼疾衝而去,手握一劍直接就刺向炎魔血煞鬼的胸膛。

炎魔血煞鬼自然不敢輕敵了,步伐如同木樁立在地麵,雙手猛的一合就按住了對方的劍刃,本以為自己的力量可以抵擋陳是非的進攻,但他還是想的太簡單了!

軒轅劍縈繞著銳利劍氣,火光縈繞,哪怕擅長使用火焰的炎魔血煞鬼接住這軒轅劍仍然被燙傷。

受不住軒轅劍的劍氣威力,炎魔血煞鬼鬆手了,而這一鬆手陳是非的劍刃迅速刺入擊在其胸膛上。

“鏗”的一聲,炎魔血煞鬼穿著的火焰鎧甲被劈開,鱗片破裂,皮肉劃傷,殷紅液體隨著陳是非劍刃的刺入而飛濺。好在關鍵之時炎魔血煞鬼以一手按住對方劍刃另外藉著腰部力量迴旋轉動,得此他避開陳是非刺穿自己的心臟。

隻是陳是非的攻擊並冇有這麼簡單,在對方偏開自己的劍鋒後他再次揮著軒轅劍瘋狂劈砍,每一道劍招都蘊含著無限深意,劍氣銳利,火焰繚繞。

炎魔血煞鬼雙手大開大合,一道火紅色的火焰氣旋就圍繞著他的身體,當陳是非的劍刃攻擊紛亂劈落下來時全部都劈在了炎魔血煞鬼的火焰護罩上。

奈何炎魔血煞鬼的火焰護罩撐不了多長時間,陳是非使用了《天地心經》後力量大增,伴隨著神器軒轅劍的威力,其劍招威力已然可以構成致命傷害。

現在一劍劍火紅色的弧光劈下,炎魔血煞鬼的火焰護罩如同玻璃般出現裂縫了,恐怕撐不住兩個呼吸的時間整個火焰護罩都會破開。

炎魔血煞鬼心裡十分驚駭,他當真是小瞧眼前這個人類了,本來以為對方實力平平並不比木正義強上多少,但現在打起來時居然還能成功壓製住他。

“人類,我認可你的實力!那麼我也全力以赴!”炎魔血煞鬼雙手作出了一個三角形的印記,體外繚繞著熾熱的火焰氣旋,伴隨著他不斷施法,那火焰扭曲幻化成一條火焰巨龍的模樣。

火焰巨龍栩栩如生,體型龐大,高溫熾熱,當炎魔血煞鬼右手一揮那頭火焰巨龍居然朝著陳是非衝過去了。

敢情這就是炎魔血煞鬼的殺手鐧吧?看見這樣的殺招陳是非確實是驚住了,火焰巨龍由真氣幻化而成,身長二十米,整一個龍虎塔樓層都充斥著它的火焰。

“真是一個瘋子……就不管其他人的死活嗎?”陳是非懊惱地說著。

這火焰巨龍屬大範圍攻擊,不管能不能殺死陳是非,其蔓延出來的火焰氣浪都能給其他魑魅魍魎造成巨大的創傷。

或許在炎魔血煞鬼看來,塔樓裡的魑魅魍魎並不是他的夥伴,他也就不會顧及其他人的生命呢。

陳是非深呼吸一口氣,這就要使出殺招了!

軒轅劍劍招,第二式,火焰一字斬!

陳是非雙手持劍,體內大量的真氣如同湍急的流水不斷朝著軒轅劍中集中,劍鳴陣陣,劍氣四射,待得陳是非運氣完成後猛地就朝前方一劈。

頓時由軒轅劍中射出一道寬約六米長的火焰劍弧,銳利滲人,真氣迸射,沿途之處地麵龜裂砂石飛濺。

在下一個鼻息,火焰劍弧與火焰巨龍發生碰撞了!

兩道巨大的能量體“轟”的炸開,火浪滾滾,氣息湧動,熾熱的高溫火焰瞬間就遍佈在整個龍虎塔一層樓內。

陳是非也料想不到與炎魔血煞鬼的火焰巨龍對碰會有這樣劇烈的反應,當下他把體內剩餘的真氣抽出來凝聚出一道白光保護罩。

光罩如同半透明的玻璃,厚一米,密密實實地籠罩在陳是非身上。

火焰餘波四處衝撞時並冇有擊中陳是非,反而被白光保護罩給擋下來了,就是其他魑魅魍魎冇有這麼幸運。

近百隻守護在封印台的魑魅魍魎都挨中了餘波攻擊,地麵震動,瓦礫塌陷。

-不會告訴你。”“那你說說,你如何知道帝王之石在我手上的?”“當然是我們組織的情報部門調查出來的,他們怎麼調查的我不知道,但很確定帝王之石就是在你的手上!”卡特爾斯基說的話簡直和冇說一樣,陳是非花費了時間心裡前去套話結果根本套不出有價值的事情。倒是卡特爾斯基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發出“叮叮”的聲音。待得卡特爾斯基接完電話後,他臉色陡變,並以一種凶橫的目光盯著陳是非:“都說了讓你好好服從我們,結果你在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