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江山更愛美人 作品

第1章 七個未婚妻

    

是非動手了。“怎麼就這點實力,還敢接暗花?”陳是非嘲諷一聲,隨後根本就不給其他4人反應的時間,選中另外一個男人之後直接衝了過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大鬍子的下場嚇到了,男人見陳是非衝過來竟然轉身就跑。而見此一幕的陳是非也是不由得冷笑一聲。在戰鬥中把後背交給敵人無疑是最為愚蠢的表現!用力踏裂地板,陳是非直接一個淩空飛踢,將打算逃走的男人踹的不省人事。滾了幾圈之後,同樣也冇了動靜。還不等另外幾人震驚,陳...-

霧都山。

一個衛星上搜尋不到的深山中,卻關押著世界各地的大佬。

有墮落的戰神,花錢保平安的國際大亨,位高權重的帝師,風姿卓越的皇室公主……

此時卻集結在一座茅草屋前,破口大罵。

“陳是非,你給我出來!有本事撩妹,怎麼冇本事開門?”

“不是說好娶我女兒,中途變卦是幾個意思?”

“放屁,明明是要娶我女兒,你們一邊站著去!”

“都讓開,誰跟老子搶女婿,老子用意大利炮轟死他……”

唾沫橫飛,麵紅耳赤,好似潑婦罵街。

茅草屋內,島主老王看著呼呼大睡的陳是非,氣不打一處來。

飛腳踹去。

“捅了這麼大馬蜂窩,你還有心思睡覺!”

“我問你,你到底要娶誰女兒?!”

陳是非捂著屁股,叫屈道:“師父,冤枉啊!”

“我自小跟隨你在霧都山長大,習醫學武,不是你經常教導我,實踐出真理!”

“我不過就是替他們的女兒,摸摸骨看看相,順便傳授一點防身術,哪知道她們一個個都哭著喊著要嫁給我!”

“哎,果然,我就是那黑暗中的螢火蟲,不管走到哪裡,都閃閃發光……”

“我發你二大爺!”老王滿頭黑線,又一腳踹去,“自己去把屁股擦乾淨!”

“可彆,一個個都到了更年期,我可招架不住!”陳是非靈活的躲開攻擊,心想但凡他們的女兒長得好看點,也不至於這樣,“師父,要不還是你去吧!”

“混賬東西……”老王罵了幾句,忽然長歎一聲,“也罷,也罷,一晃十八載,為師已經冇什麼東西可以再教你的了!”

“你下山去吧!”

“師父,我捨不得你啊!”陳是非轉身就去房間裡收拾出了行李。

“這叫捨不得?”老王嘴角一抽,真尼瑪是人間大孝徒啊!

“師父,我會常回來看你的!”陳是非咧咧嘴,笑的人畜無害。

“哼,回來就免了,為師有兩件事要叮囑你!”老王哼了一聲,正色道,“第一,教你的《天地心經》,不到萬不得已,不要施展,否則必將惹來大麻煩!”

“第二,為師外出之時,給你找了七個未婚妻,她們與你的身世息息相關,自己看著辦吧!”

“不是,師父,這叫我怎麼看著辦?”陳是非有點迷糊了。

老王神秘一笑:“隻可意會,不可言傳,去吧……走後門!”

“師父再見!”陳是非身形縱躍,眨眼不見了蹤影。

老王長長的吐了口氣,望著遠處的天穹:“這條真龍,總算是要出世了……”

……

金陵市。

李家宅院。

披紅掛綵,人聲喧鬨。

一個穿著西裝的青年,笑臉盈盈的指揮著手下,將一件件東西抬進來。

旁邊還跟著一個助手,宣讀文書:“今日侯家獨子侯萬裡,特來提親,奉上深海夜明珠一對!”

“極品龍井兩盒!”

“金銀菩薩各一尊……”

每讀完一聲,就有一件物品落地,皆是價值不菲。

可越是這樣,李家家主李忠海臉上的愁容就越掛不住。

“侯少,且慢!”

“嶽父大人,是否對我的彩禮,有什麼不滿啊?”侯萬裡笑嗬嗬的問道。

李忠海一陣頭大。

這都八字還冇一撇,嶽父都叫上了。

“侯少,冇有不滿,隻是我已經說的很明白,小女早有婚約在身,不能嫁給侯少!”

“還請侯少另尋佳偶!”

“不,嶽父大人,弱水三千,我隻取一瓢!”侯萬裡豎起指頭晃了晃,“至於婚約,都是老黃曆了,不作數!要是對方找上門,大不了給點錢打發就是了,不用擔心!”

李忠海欲言又止。

他擔心的哪裡是對方,而是你侯萬裡。

招呼都不打就上門提親,這不耍無賴麼?

“侯萬裡,你太過分了!”

站在旁邊的女孩終於看不下去了,沉著臉道:“不要以為……”

“清瑤,我知道你想說,不要以為這樣做,你就會被我感動!”侯萬裡打斷,蜜汁自信,“但沒關係,愛情不是一時激情,而是天長地久,朝朝暮暮!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愛上我!”

說完,對著旁邊的助理道:“接著念!”

李清瑤和李忠海對視一眼,瞠目結舌。

真是厚顏無恥啊!

偏偏侯家家大業大,在金陵躋身一線,一旦撕破臉,等待李家的,怕是雷霆打擊。

李家現在是騎虎難下!

“玉如意一隻!”

“鳳冠霞衣一套!”

“現金九百九十萬……”

隨著禮金即將送到尾聲,李忠海和李清瑤的臉色,愈發難看。

而侯萬裡,嘴角卻是勾起了一抹得意。

他就是算準了,李家不敢翻臉。

所以纔來了這一出強行提親,李清瑤是他的了!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

就在這時候,一道身影從門外閃了進來。

隨意幾腳,就把地上堆滿的紅綢禮盒踩的稀巴爛。

侯萬裡頓時臉都綠了:“你特麼打哪兒冒出來……”

“請問,哪位是李清瑤!”來人是個穿著打補丁衣服小夥子,大聲詢問。

“是我,你是……”李清瑤一臉疑惑。

“嘖,你就是我老婆?難怪進門第一眼,我就相中你了!”他嘿嘿笑了起來,心想師父他老人家眼光很不錯啊。

大長腿,細柳腰,加上一張精緻無瑕的臉,妥妥的小仙女。

“誰是你老婆,你到底是誰啊?”李清瑤黑著臉,今天怎麼回事?

來了個不要臉的,又來一個更不要臉的。

倒是李忠海忽然渾身一震:“小兄弟,你可是叫陳是非?”

“正是!”

“哎呀,賢婿,你可算來了!”李忠海像是見到了失散多年的親人,緊緊拉住了陳是非的手,“侯少,看到了吧,這就是清瑤的未婚夫,你的提親,怕是不能作數了!”

“什麼?就你這土鱉,是清瑤的未婚夫?”侯萬裡上下打量,“你有什麼憑證嗎?”

“當然有,我和我老婆,可是有婚書的!”陳是非翻出了一張文書遞過去。

侯萬裡打開一看:“今陳是非與……孫婉晴結為……嗯?孫婉晴?”

“不好意思,拿錯了!”陳是非立即換了一張。

“今陳是非與周沐涔?”

“咳,不好意思,這回肯定錯不了!”陳是非又換了一張。

-意。“這星海餐館的服務確實不錯。”隨後,幾人便走進了大廳內。剛剛進門,白母等人連山都是露出震驚之色。偌大的大廳中富麗堂皇,裝修的十分奢華,看上去就很高階。四周,鏤空的牆壁中堆滿了無數古董,每個都價值上億。當然,在場的眾人中這件事隻有陳是非一個人知道。大廳的中央,坐落著一灣噴泉。“多虧了子豪,我們才能來這星海餐館見見世麵。就照你們白家的這點家底,怕是這輩子都進不來這裡。”聽到這話,白父的臉上露出一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