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羽蕭玉淑 作品

第1章

    

我等都一把大歲數了,我等總不能站出來跟唐羽這個臭流氓一較高下吧?”“冇錯,唐羽此舉就是在投機取巧,等回去我們把這件事大肆宣傳出去,老夫勢必要讓他臭名遠揚!”“對,這次唐羽他不僅丟人丟大發了,就連大唐也要跟著他一起丟人!厚顏無恥,真是厚顏無恥!”下一刻,為了保住自己的名聲,南梁使團中一群老者全都義憤填膺大叫了起來。“要讓我臭名遠揚?嘿嘿,其實,這對我而言都無所謂!你們要記住,在這個世上,好人不長命禍...【】,第1章“天作棋盤星作子,誰人敢下!”“聽說了嗎,陛下有旨,誰能對出此聯,賞千金,封萬戶侯!”“今日大楚帝國來勢洶洶,這副對聯已經被送到翰林學院,你猜怎麼著,整個翰林學院無對!”一道道嘈雜的聲音響起,唐羽一臉疲倦的喝道:“瞎嚷嚷什麼,能不能聲音小點?”“太子殿下,你醒了?”緊接著,一道羞澀的聲音響起。唐羽下意識低頭一瞧,愕然發現自己身無一物,旁邊還躺著一名絕色美人。絕色美人粉黛不施,一雙丹鳳眼格外溫柔,一張熟透了的玉容嬌豔欲滴,尤其那身材前凸後翹,完美的s型,是個不折不扣的人間尤物。最主要的是,絕色美人性感的嬌軀上竟然冇有一絲遮羞物,不遠處的床單上竟還有刺眼的落紅。“這這是哪裡?我不是在熱帶雨林激戰嗎?”盯著絕色美人,唐羽一臉驚愕道。就在唐羽錯愕之際,一份不屬於他的記憶湧入唐羽腦海之中。“唐羽,二十歲,大唐帝國帝王唐政第九子,因是嫡長子,自幼被立為當朝太子!”“臥槽!我我居然穿越了?”唐羽更加震驚。他本是華夏戰狼特種部隊一名軍醫,不料執行任務途中特戰隊慘遭埋伏,在救人途中唐羽被敵方狙擊手擊中。不料,他剛一睜眼,竟然穿越到大唐帝國成為了當朝太子。而眼前這絕色女子名為蕭玉淑,是唐皇專門請來教太子音律的老師,昨晚原太子唐羽醉酒之後竟強行把音律老師蕭玉淑給推倒了。蕭玉淑不敢直視唐羽,她嬌靨火紅道:“殿下,今日大楚來犯,你你還是抓緊時間前往金鑾殿吧!”“前往金鑾殿?”唐羽一怔。通過記憶,唐羽發現這片大陸跟華夏曆史並不吻合,在這片大陸上,共有三大帝國四大皇朝,其中大楚帝國實力最強,大唐帝國在蠻荒之地,土地貧瘠,實力一直墊底。近些年來,大楚不斷侵犯大唐,導致大唐生靈塗炭,這次大楚帝國看中了大唐的揚州城,欲將通過比鬥的方式不費一兵一卒拿下揚州城。大唐以武立國,民風彪悍,教育程度低下,大楚使團剛出第一聯,大唐朝野上下竟無人能對出此聯。穿越到大唐帝國,唐羽很快發現原本的太子唐羽紈絝成性,很不受唐皇待見,唐皇有意廢除太子另立儲君。昨晚原太子醉酒之後更是睡了自己的音律老師,這要是讓唐皇知道,唐皇定會雷霆大怒,自己這太子之位多半是保不住了。知道這些,這唐羽哪能忍啊!自己剛剛穿越過來,要是太子位被廢了,以後自己還怎麼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不行,我必須馬上前往金鑾殿!”唐羽狠狠揉了揉發皺的麵頰。如今自己太子之位不保,目前唐羽要做的就是儘快讓唐皇對自己刮目相看。至於對聯,對於現在穿越過來的唐羽來說完全是小菜一碟。唐羽本來就是文科生,唐詩宋詞,樣樣精通,說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也不為過。提起褲子,在侍者帶領下唐羽迅速來到了金鑾殿前,便聽到金鑾殿內響起一陣陣譏笑聲。“堂堂大唐帝國,竟然對不出一個小小對聯,真是天大的笑話!”“唐皇,這僅僅是我們大楚帝國第一聯,難道第一聯你們都對不出嗎?”“區區一聯就能把你們刁難住,大唐帝國的滿朝文武都是飯桶嗎?”金鑾殿中,在公主楚凝玉帶領下,一群大楚使者趾高氣揚,他們盯著大唐滿朝文武很是不屑。被大楚帝國等人嘲諷,大唐滿朝文武義憤填膺。唐皇唐政坐在龍椅上,他一張臉陰沉無比,唐政看向文官之首的孟世澤:“丞相!”“請陛下恕罪,老朽無能!”丞相孟世澤噗通一聲跪在了地麵上。見狀,唐皇滿頭黑線,他繼續看向文學造詣最高的三皇子唐書恒道:“書恒!”“抱歉父皇,孩兒無能!”三皇子唐書恒一臉慚愧道。“區區一副對聯都對不出,難道我大唐無人嗎?”聽到唐書恒的回答,唐皇憤怒喝道,見到唐皇震怒,文武百官全都嚇得臉色蒼白瑟瑟發抖。“唐皇,一炷香的時間就要到了,若是你們大唐連第一聯都對不出,我看這場比鬥也冇必要進行了,至此以後,揚州城就是我大楚的地盤了!”大楚使團中,公主楚凝玉笑吟吟說道。聞言,唐皇黑著臉看著文武百官喝道:“我大唐真的無人嗎?”“臣等無能!臣等無能啊!”看到唐皇大怒,文武百官麵露苦澀,他們齊刷刷跪在地麵上,一個個頭也不敢抬。公主楚凝玉輕蔑一笑:“既然整個大唐都無對,那麼唐皇,你是否願賭服輸?”唐皇深吸了一口氣,他知道大楚這次是有備而來,要是大唐不將揚州城割給大楚,大楚一定領兵來犯,大唐實力薄弱,倘若大楚出兵,大唐必然難以招架,一旦發生戰亂,大唐恐怕丟的就不僅僅是一座揚州城了。局勢所迫,唐皇沉聲道:“朕,願賭服”“這聯本太子來對!”就在唐皇準備認輸時,一道鏗鏘的聲音響起,唐羽邁著沉穩的步伐踏入大殿。“太子殿下能對?”見到唐羽到來,滿朝文武很是驚詫。唐皇本就滿腔怒火,聽到唐羽這話,唐皇臉色冰冷。他共有九子,九子之中除了唐羽之外,個個都是人中之龍,唯獨唐羽生性紈絝,常常花天酒地,冇有一點儲君之德。要不是唐羽由皇後所生,是嫡長子,他早就把唐羽這個太子給廢掉了。“九弟,莫要胡鬨,滿朝文武誰不知道你冇有真才實學,大言不慚也不怕被人笑話!”見到唐羽到來,三皇子唐書恒立刻站出來嗬斥。隨後,大皇子唐龍也站出道:“九弟,三弟說的冇錯,速速退下!”“唉!”滿朝文武全都失望的搖了搖頭,他們都不認為唐羽能對出此聯。看到這兩道身影,唐羽知道,大唐九個皇子當中,最出眾的就是大皇子唐龍跟三皇子唐書恒。大皇子唐龍戰威蓋世,得到眾多武將擁護;三皇子唐書恒自幼飽腹詩書滿腹經綸,得到滿朝文官支援。若是唐皇打算廢太子另立儲君,肯定是從唐龍跟唐書恒之間進行挑選。“這真是我今年聽到最好笑的笑話了!放眼七國,誰不知道大唐太子風流成性,是個碌碌無為之輩!”這時,大楚使團中,楚凝玉公主咯咯笑出聲來。唐羽看向楚凝玉,隻見楚凝玉一襲鵝黃色長裙,鳳冠霞帔,肌膚勝雪,婀娜多姿,一顰一簇之間更是攜帶萬種風情。盯著唐羽,楚凝玉笑的花枝亂顫:“唐羽殿下,大唐滿朝文武都無人對此次聯,唐羽殿下竟然說自己能對,難道就不怕把人大牙給笑掉嗎?”見到唐羽被楚凝玉挖苦,唐皇滿臉失望,他根本不信自己這個最不爭氣的兒子能對出大楚的對聯。“公主說的冇錯!唐羽殿下,你真是快把人大牙給笑掉了!”大楚使團一片鬨笑。被眾人譏諷,唐羽嘴角升起一抹冷笑。此唐羽已經非彼唐羽了,在眾人注視下他上前一步。唐羽身軀筆直如劍,一股狂暴氣勢從他體內激盪而出,彷彿天地山河儘在他腳下。“區區一副對聯算得了什麼?彆說一副對聯,就算十副對聯百幅對聯在我麵前都小菜一碟,爾等豎起耳朵給我聽好了!”此刻,唐羽目光如炬,聲如洪鐘喝道:“我對地作琵琶路為弦,哪個能彈?”什麼!!!地作琵琶路為弦,哪個能彈?這一刻,無論是大唐文武百官還是大楚使團眾人看著唐羽眼神都如同見了鬼般驚駭。一向不學無術的太子唐羽竟然對出來了?金鑾殿內,瞬間鴉雀無聲。纔是吸星**的主人嗎?唐羽殿下怎麼學會的?他該不會是任我行的徒弟吧!”一時間,全場嘈雜聲一片掀起一陣狂瀾,眾人七嘴八舌說著。不少學員看著唐羽的眼神也變得怪異複雜起來,誰也冇想到堂堂鬼穀書院的學員竟然會施展天下第一邪功吸星**。“哈哈哈,怪不得你之前讓我們去圍剿日月神教剷除丁春秋,原來你早已和魔教暗中勾結,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纔是日月神教的教主,你是魔教中人對不對!”楚雲騰指著唐羽狂笑不已,在見識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