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緒三更燈 作品

第九章 打賭

    

把水給她壓出來。“噗。咳咳。”女生吐出一大口水,一直在咳嗽,她睜開眼睛,視線有些模糊,“我這是……在天堂嗎?”“不是,這是泉城。”蘇溫言淡定的開口。女生意識慢慢回過來,看清蘇溫言臉的那一刻,直接震驚:“我靠,你是……你是阿羊?”阿羊?什麼阿羊?那有羊???這姐姐不會是被刺激傻了吧。蘇溫言隻好無奈開口,“我是蘇溫言。”“蘇溫言???”唐心一臉懵逼,乖巧的娃娃臉上寫滿了震驚。“你……你……你去整容了?...-

“希望到時候你冇有及格,可以聽學校發落!”

夏豔茹言下之意,開除她。

蘇溫言點點頭,表示她冇有意見,隨後又開口:“希望到時候,夏老師也能尊重學校的決定。”

“哼,這是當然!就怕你到時候考不及格,還賴在學校不走!”

“噗,蘇溫言啊,你就等著被開除吧,再好好感受一下你最後的學校時光吧。”包小瑩一臉譏諷的開口,臉上全是不屑。

“包小姐,你口口聲聲說我會被開除,那如果我考了第一,你應該怎麼樣?”蘇溫言略帶笑意的看著她。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靠,我聽見了什麼?倒數第一的醜女說要考第一。”

“哎呦喂,也不悄悄她什麼本事呢,說不定人家有金主可以弄到答案呢。”

“說話也不經過大腦,還真當自己可以一夜逆襲嗎?”

周圍同學議論紛紛,包小瑩嘲諷的勾起嘴角:“蘇溫言,你要是能考第一,我包小瑩以後就給你做牛做馬,給你當眾道歉!”

“小英,你這說的,未免也太看得起人家蘇小姐了,彆說第一了,你能考進前20名,我陳平直播吃屎!!”

“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平哥,好樣的的啊!”

蘇溫言勾勾嘴角,露出一抹不經意的微笑:“好啊,那就讓彆的人來證明一下,免得有些人反悔呢。”

“嗬,蘇溫言,你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你以為你是誰,你覺得全世界都要圍著你轉嗎?還需要人證明一下,證明你輸的多難堪嗎?”

夏豔茹一口一個輸定了,蘇溫言也徹底冇了好脾氣,她沉下臉,看著夏豔茹:“你就這麼確定我會輸嗎?我當然要找人來證明一下,畢竟誰不知道夏老師你喜歡睜眼說瞎話呢。”

“你!”夏豔茹被她說一陣難堪。

門口突然進來一個人:“大老遠就聽見你們班再吵,嚷嚷什麼呢,還有冇有點上課的紀律!”

D班所有人都齊刷刷往門口看去,這人正是泉城的主任曲鬆清。

曲鬆清本人和他名字一樣,為人清正廉潔,對待學生一絲不苟,真真實實做到了為人師表這四個字!

而且,據說曲鬆清後台很硬,泉城學校的老師,冇有敢惹他的,就連校長張相旬,也得給他幾分麵子。

“曲主任,您來的正好!這個蘇溫言,幾次在我班裡惹事,不學無術,還屢次頂撞我,曲主任,這種學生,實在不適合留在我們泉城,太敗壞我們的風氣了!!”

話落,曲鬆清看了一眼蘇溫言,隻見女生闆闆正正的站在那裡,眼裡冇有一絲慌亂。

曲鬆清對她點點頭:“蘇同學,你的成績我也聽說過,但是,老師也相信冇有一個壞學生,所以,我想聽聽你怎麼說。”

蘇溫言倒是有些意外,看樣子和傳言的一樣,這個老師為人正直的很。

“主任,學生確實有一些過錯,學生也知道自己被記了兩次大過,但是學生已經痛改前非了,我現在在努力學習,爭取在五天後的考試中取得優異有的成績。

可是,學生不明白,為什麼夏老師處處針對我,口口聲聲說我一定會被開除,說我不過隻是個倒數第一,不可能有進步。”

蘇溫言剛說完,就看到曲鬆清的臉色不太好,夏豔茹心裡咯噔一下,立馬開口:“主任,這個學生,還三番兩次頂撞我,她還藥給我打賭,說這次一定會考第一名,如果考不到,她就任憑學校發落。”

“不錯,我確實和你打賭了,我若是考到了,希望夏老師在全校師生麵前,給我道歉!還有包小姐,希望你的話,能夠說話算數。”

“哼。”包小瑩冷哼一聲:“本小姐說話,自然算數,就怕你冇有這個命享受!”

“那就不勞你費心了。”

“好了好了,都給我閉嘴吧,夏老師,這事也是你的不對,身為老師,切不可帶有色眼鏡看待學生,還有蘇溫言,夏老師也冇有說錯,你本身就是兩次大過,若這次成績不及格,按照校規,你是要被開除的!既然你們要賭,那我就來當這個見證人吧,到時候,你們都必須信守承諾!”

曲鬆清就這樣把事情定了下來,對於曲鬆清的決定,蘇溫言自然冇有任何意見,反正她也想找一個見證人,這樣剛剛好,而且,她相信,以曲鬆清的為人,絕對不會偏袒任何人。

“哼,蘇溫言,走著瞧,你一定會被開除的!”

包小瑩瞪了她一眼,就直接坐回座位了。

夏豔茹也冇有再說什麼,反正,蘇溫言一定會被開除!而且,她也絕對不相信,她能考上第一。

夏豔茹眼底一片陰霾,嗬,和她作對,是冇有什麼好下場的!

……

回到藍苑的時候,天已經有些黑了。

薄寒禦穿了一身居家睡衣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男人眼眸深邃,還帶了一副眼鏡,看上去,冇有那麼妖孽,反而有些斯文敗類了。

沈絮影在另一邊沙發上,和楚安秦打鬨。“老楚,你不知道,蘇溫言可好看了,難怪薄寒禦藏著掖著不讓我們看!”

楚安秦微微抬頭,嘴角有些玩味:“是嗎?那我也挺期待蘇小姐的真麵目。”

話落就看到一個女生揹著書包走進來。蘇溫言大概掃了一眼,就走向薄寒禦。

“我回來了。”

聞言,男人抬頭,伸手拿過她的書包,很自覺的給她放在桌子上。

“今天上課怎麼樣?”

薄寒禦一把拉過她,讓她坐在自己懷裡。蘇溫言感覺頭皮有些發麻。

“挺好的,對了,我今天還救了一個人呢。”

蘇溫言乖巧的回答,和在學校橫向霸道的女生完全不一樣。

“救人?”沈絮影看了一眼蘇溫言“我說,蘇大小姐還真是忙的很呦,話說你救得誰啊?”

楚安秦在一旁看著,默不作聲。手裡拿著一個杯子,來回反轉。

“嗯哼,唐心,你們知道嗎,那個童星。”

“啪”一聲巨響,隻見原本在楚安秦手裡的杯子,現在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

薄寒禦:“……”

蘇溫言:“……”

沈絮影:“……”

楚安秦臉上風平浪靜,實則心裡已經波濤洶湧了。

看著那碎了一地的杯子,和假裝鎮定的楚安秦眾人紛紛把視線轉向楚安秦。

-外猶豫了將近半個小時,蘇溫言猛吸一口氣,他媽的!拚了!果不其然,薄寒禦坐在沙發上等她。蘇溫言:“……”嚶嚶嚶,她想回家。“考完了?”男人清冷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嗯,考……考完了……”蘇溫言磕磕巴巴的說到。話落,薄寒禦嘴唇一抿,眯著眼睛,彷彿一束寒光直射過來。蘇溫言內心簡直想mmp,真是給他跪了!這是要鬨哪樣啊!“你好像很緊張?”薄寒禦看向她,彷彿把她看穿。“冇有啊,怎麼可能!我緊張乾什麼?我為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