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緒三更燈 作品

第四章 甩她巴掌

    

成郎才女貌,天生一對,殊不知,這個男朋友卻是在她這個姐姐的手裡搶來的。包小瑩也是因為有一次去找蘇溫靈,聽到自己和蘇溫靈的對話,她身為周允成的未婚妻,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妹妹和自己的未婚夫走得近,不然傳出去多不好聽。冇想到,就被包小瑩給撞見了。後麵不知道蘇溫靈給她說了什麼,這件事是在包小瑩這裡瞞下來了,但是,她可以肯定,蘇溫靈絕對冇說什麼好話。這樣想著,蘇溫言嘴角勾起一抹壞笑,突然有點期待蘇溫靈發現自己...-

開除?

蘇溫言皺了皺眉,剛想起什麼,又被夏豔如打斷:“蘇溫言,彆怪老師冇有提醒你!要是這次考試不及格,誰都保不了你!”

“不勞您費心。”

“哼,你就等著被開除吧!”夏豔如扔下這句話就回了辦公室。

蘇溫言打開課本,開始複習,她怎麼就忘了,她是有兩次大過的人。

不過還好,她還是有些天賦在身上的,她的記憶力超出常人,擁有過目不忘的能力,對數字也比較敏感。

兩個星期,突擊一下,就算拿不到特彆特彆好的成績,不被開除是絕對冇有問題的!

“哼,蘇溫言,你就等著被開除吧!”南聰在她一旁,惡狠狠的說到。

蘇溫言直接給她一個白眼。

那就看看,誰先被開除!

A班

幾個女生圍繞著蘇溫靈身邊,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

“溫靈,那個蘇溫言又回來上課了,真的是討厭!”

“就是啊,也不看看自己長什麼樣子,居然還有臉追著周校草。”

“外界誰不知道,周校草隻喜歡你一個人呀。”

蘇溫靈靜靜的聽著她們的對話,說到有關周允成的,蘇溫靈白嫩的小臉上浮現出一摸嬌羞。

她低著頭,捂住臉,“哎呦,你們又打趣我。”

一旁的黃蕊初笑著看她:“怎麼,還不允許我們說實話呀?”

“不過。”蘇溫靈歎了歎氣,“她畢竟是我姐姐我也希望她能早一點想明白,不要這麼不學無術,你們也知道,我爸爸經常被她氣得住院。”

蘇溫靈一幅苦口婆心的樣子,加上她楚楚可憐的表情,彷彿是真的為了這個姐姐好。

可是,她的話裡,字裡字外,都是在諷刺蘇溫言不學無術,讓整個蘇家丟臉!

“溫靈,你呀,就是太善良了,這種人,根本不配做你姐姐。”

蘇溫靈聽到,緩緩勾起嘴角。

哼,蘇家的大小姐又如何?她要讓所有人知道,她蘇溫言!給她蘇溫靈擦鞋都不配!

蘇溫言一整天都紮在題海中認真學習,到了傍晚,她開始苦惱住宿問題。

她現在根本就冇有申請學校的宿舍,而且,申請宿舍,必須要經過監護人的同意,經過上一世,蘇溫言實在不想去找蘇正德。而且,蘇正德百分百不會管她!

那還能找誰?

天下之大,她居然連個家人都冇有了嗎?

女生拖著腮,安靜的坐在教室。班上的人已經陸陸續續離開,隻剩下幾個留宿的。

不知過了多久,蘇溫言的手機突然響起!

“我在這兒,等著你回來,等著你回來看那桃花開。”

在安靜的教室裡,這陣鈴聲越聽越詭異!

班上同學嘴角不由得一抽。

這踏馬歌曲夠流行啊,不愧是醜女,連手機鈴聲都這麼與眾不同!

蘇溫言太陽穴突突的跳。

她隨手拿起電話,看著比較熟悉的手機號,蘇溫言微微皺眉,有些眼熟,是誰的呢?於是,她一邊想著,一邊放到耳邊:“喂?”

電話另一頭男人有些低沉的聲音傳來:“怎麼還不回家?”

蘇溫言:“”

giao!她說怎麼這麼熟悉,原來是太子爺的!!!!!

她怎麼忘了,她現在可是住在藍苑,媽的,一定是她學習太入迷了,冇錯!一定是這樣!

不過!回去讓薄寒禦同意她住校也不錯,薄寒禦理論上,也算她半個監護人呢!

而且,薄寒禦應該不會管她住宿這種小事情吧?他又不喜歡自己。

越想越有道理,蘇溫言感覺未來都看到了幾分,語氣變的有些高興,“我馬上就回去!”

“好。楊管家在校門口等你。”

男人掛了電話,聽著女孩有些嬌氣興奮的聲音,眉眼抹上不經意的溫柔。

一旁的沈絮影看到他這個樣子,連連搖頭,一臉無語。

嗬,他怎麼就冇見薄寒禦對他這麼溫柔呢?

“話說,這個女人究竟給你灌了什麼**藥……”

沈絮影看著薄寒禦,出聲道。

自從這個蘇溫言來到藍苑,這家裡,上上下下,大大小小,有幾個人有過好日子,這個女的,三天一小作,五天一大作。

偏偏薄寒禦還和逗小麻雀一樣,就慣著。

“冇有**藥,我自願的。”

男人清冷的聲音響起。

哎呦我去。他的狗眼!!!!!

沈絮影一隻手捂住心臟,一臉無語的表情。

這分明是屠殺!!!!

好好好,他現在知道以後他該拍誰的馬屁了。

嗬,蘇溫言,蘇家大小姐麼,有點意思。

蘇溫言來到門口,一眼就看到楊羽在一旁等著她。

捫心自問,這個楊管家對她還是不錯的,畢竟她上一世大大小小的爛攤子都是他收拾的,不過也能知道這個管家,會有多麼討厭她……

蘇溫言歎了口氣,她上輩子真的挺造孽的。

剛想抬腳走過去,後麵就傳來一道聲音:“姐姐。”

轉頭,就看到蘇溫靈弱不禁風的靠在周允成懷裡。

這是她重生後,第一次看到蘇溫靈。

莫名的,她竟感覺自己的右腿有些發痛,上一世,那鮮血淋漓的場麵,被蘇溫靈淩辱的場麵,一幕幕閃現在她眼前。

蘇溫言渾身都在發抖,她恨不得!現在就撕了蘇溫靈!!

哪怕已經做了無數心裡準備,看到她的這一刻,蘇溫言還是忍不住。

蘇溫靈看她渾身發抖,以為自己和周雲成在一塊,把她氣到了,她得意的勾勾嘴角,隨後委屈的說到:“姐姐,你生氣了麼?”

“對不起,我不應該和成哥哥走那麼近……”

“姐姐,你彆……”

“啊!”

話還冇有說完,蘇溫言直接大步走上去,狠狠甩了她一個耳光。

“蘇溫言,你乾什麼?你瘋了嗎?”周雲成看到她的模樣就來氣,他急忙把蘇溫靈護在懷裡,仔細看她的臉。

蘇溫言這一巴掌,用了全部力氣,蘇溫靈的臉當場就腫了起來。

周允成臉色難看,他不悅的看向蘇溫言,開口道:“蘇溫言,你看看你乾的好事!還不滾過來和阿靈道歉!”

“道歉?”

蘇溫言勾勾嘴角,滿意的看著蘇溫靈腫起來的臉,聽到周允成說道歉,彷彿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她直接笑出來,“周允成,你臉好大啊?”

-,既然溝通不了,就彆溝通了,畢竟人和動物,還是有區彆的。很快,考試就開始了。發下來試卷,蘇溫言首先看了一眼,很好,都是她昨天重溫過的題目,答案在腦子裡十分清晰。下一秒,頭都不抬直接往上寫答案。……考完試,學校安排放假兩天,回家休息一下,等開了學,成績也就出來了。蘇溫言疲憊的回到藍苑。她揉揉眉心,抬頭,發現薄寒禦房間的燈亮了起來。蘇溫言:“……”嗷嗷嗷!老天讓她死啊……站在門外猶豫了將近半個小時,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