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緒三更燈 作品

第三章 見不得人的事

    

小的爛攤子都是他收拾的,不過也能知道這個管家,會有多麼討厭她……蘇溫言歎了口氣,她上輩子真的挺造孽的。剛想抬腳走過去,後麵就傳來一道聲音:“姐姐。”轉頭,就看到蘇溫靈弱不禁風的靠在周允成懷裡。這是她重生後,第一次看到蘇溫靈。莫名的,她竟感覺自己的右腿有些發痛,上一世,那鮮血淋漓的場麵,被蘇溫靈淩辱的場麵,一幕幕閃現在她眼前。蘇溫言渾身都在發抖,她恨不得!現在就撕了蘇溫靈!!哪怕已經做了無數心裡準備...-

而她,卻是實打實自己考進來的,但是上一世,她一直追周允成,導致她成績一直是倒數第一。

踏馬的,這一次!誰都彆攔著本小姐好好學習!

於是蘇溫言頂著她厚重感的齊劉海,帶著一個書包,走到自己的教室。

本來安靜的教室,一瞬間靜了下來,下一秒,直接爆發出嘲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臥槽,這是誰啊?”

“哎呦呦,這不是醜女蘇溫言嗎?”

“長成這個樣子,還妄想和周校草在一起。”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吧。”

嘲笑聲一聲接著一聲,蘇溫言隻是淡淡掃過這些人,嘴角一抹譏笑。

“蘇溫言,你什麼表情啊?”一個女生叫囂道,正是蘇溫靈的小跟班之一包小瑩。

“嗬。”蘇溫言勾起一抹笑容,麵無表情的看著她:“看垃圾的表情。”

“你!”包小瑩臉上被氣的青一塊紫一塊。

蘇溫言不搭理她,直接去了最後一排,反正,前麵也冇有她的位置。

拿出課本就開始準備學習。

“艸!蘇溫言,誰允許你做老子旁邊的?”南聰剛回到教室,就發現這個醜女在自己座位旁邊,於是,裡麵氣勢沖沖的看向她:“給我滾!”

周圍全是看好戲的同學,眼神裡的幸災樂禍遮都遮不住。

蘇溫言慢慢抬頭,眼裡閃過一抹厲色,不耐煩的開口:“怎麼?位置是你排的?不願意坐就滾啊,狗叫什麼?”

“嘶。”

蘇溫言話剛說完,就發現南聰楞在哪裡,他是南家的小少爺,平常囂張跋扈慣了,而蘇溫言也是他經常欺負的對象,可是,按照平常,她早就嚇得乖乖去一旁坐著了。

今天怎麼這麼反常,南聰看著她,忽然又想到什麼,隨後開口道:“蘇溫言,你就裝吧,周允成今天和蘇溫靈表白了,你難受壞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還不快給我讓開啊!”

下一秒,蘇溫言直接站起來,課本猛的扔在桌子上,發出一聲爆響。

周圍人被嚇了一跳。

奶奶的,重活一世,這輩子,誰都彆想給她氣受!

蘇溫言看著他,緩緩開口:“怎麼?高小暖的孩子讓你給流掉了?話說,你也很棒哦,一邊做著蘇溫靈的舔狗,一遍搞大彆的女人的肚子?”

女生聲音有點冰冷,眼底笑不達意用手指著他:“這麼臟,蘇溫靈可是不會要你哦。”

她也是憑藉上一世的記憶知道,南聰私下特彆混亂,一邊默默喜歡這蘇溫靈,一遍搞大了無數女人的肚子高小暖就是其中一個。而南聰,最煩的就是彆人說他這個事情。

果不其然,南聰臉色變的很難看。

而周圍同學也議論紛紛。

“天啊,看不出來,南聰玩這麼花啊?”

“不過蘇溫言怎麼知道的?”

“還搞大了彆人的肚子。”

一瞬間,周圍同學看著他的眼神瞬間有些鄙夷。

“蘇溫言,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南聰氣急敗壞的看著她。

呦,這就急了,跟姐玩,你還太嫩了弟弟。今天玩不死你,老孃不姓蘇!

“啊……我說錯了嗎?”蘇溫言故作驚訝到“可是我親眼看見了呀,高小暖去了醫院,不然,大家也可以去她的班裡看看,她有冇有來上課。”

“蘇溫言,你給我閉嘴!”

在他們眼裡,蘇溫言是腦子不太正常,還蠢得可以的白癡,一個白癡怎麼會說謊?

一瞬間,大家看南聰的眼神更加鄙夷,好像在看什麼噁心的東西。

“好了,你們再吵什麼?”一道女聲透過門傳進來。

夏豔如不耐煩的看向班級,一眼就看到頂著一頭狗啃劉海的蘇溫言。

夏豔如忍下心裡的噁心,對她厲聲說到:“蘇溫言!又是你!每次都是你!你要乾什麼?天天不學無數,就知道乾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見不得人?

蘇溫言直接笑了,她這個好老師,光是和主任偷情,就被她看見了好幾次,也不知道是誰乾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不過也難怪她討厭自己,畢竟她最愛的學生可是蘇溫靈,隻不過,她命不好,被分到D班這個最差班。

加上她和蘇溫靈當時為了周允成,吵的熱火朝天,夏豔如不討厭她纔怪,隻怕夏豔如現在心裡,想的就是怎麼把她開除!

想到這裡,蘇溫言看著她,開口道:“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看樣子,夏老師很瞭解,怎麼?您做過?”

“你放肆!!”夏豔如自然聽出來她話裡話外的嘲諷,知道她在說自己偷情一事。

“蘇溫言!你的家教就是這樣嗎?不僅逃課不學習,現在害乾頂撞老師,你想被開除嗎?”

嗯,她的家教還真不怎麼樣,畢竟親爹和妹妹都能弄死自己的女兒和姐姐,她的家教能好到哪裡去?

“嗬。”蘇溫言冷笑一聲:“夏老師這麼厲害嗎?一句話,想開誰就開誰?都不需要經過校長和校領導的批準?”

“不知道的,還以為學校是你家開的呢?”

“蘇溫言!”

“老師?還是您和校領導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所以您的權利才這麼大呀?”蘇溫言故作無辜的看向她。

“你!”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可是老師,我怎麼會乾這種事情?”

夏豔如被氣的兩眼冒金光,渾身顫抖的看著她,蘇溫言真怕她一口氣上不了,直接被氣死。

“哦,老師彆這麼大反應呀,不知道的同學們,還以為你心虛呢,下次可不要說這麼讓人誤會的話了。”

夏豔如被她噎的說不出來話,有些奇怪這個蘇溫言,怎麼感覺好像不一樣了?以前和軟柿子一樣,任人拿捏,現在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懟她。

但她也怕蘇溫言真的把她偷情的事情抖出去,她狠狠的瞪了蘇溫言一眼,彷彿要把她吃了。

蘇溫言無辜的摸摸鼻子,心裡卻暗暗冷笑,看樣子,這夏豔如是鐵了心跟她過不去了,不過,她也不怕,畢竟,她的手裡,還有一些私人物料……

夏豔如緩了緩情緒,又開口道:“還有兩個星期,就是學校的摸底考試,這一次,校方規定!但凡是成績不及格,還有被記過兩次打過的同學,都將被開除。”

-口。隨後又問她:“你住宿嗎?”“住的。”“幾個人?”“就我一個。”蘇溫言點點頭,和她想的差不多,畢竟她是童星出身,**太多,肯定不會和彆人一個宿舍。“那我們先去你宿舍整理一下?”蘇溫言看著她,又看看她們全身上下濕透了的衣服。不處理一下怕是要感冒了。“好,我知道一個小路,你跟我來。”唐心帶著她抄小路以最快的時間來到宿舍,關上門之後,唐心遞給她一個毛巾。兩個人衝了個澡之後,唐心給她拿了一套睡衣和一套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