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緒三更燈 作品

第二十一章 回蘇家

    

給你灌了什麼**藥……”沈絮影看著薄寒禦,出聲道。自從這個蘇溫言來到藍苑,這家裡,上上下下,大大小小,有幾個人有過好日子,這個女的,三天一小作,五天一大作。偏偏薄寒禦還和逗小麻雀一樣,就慣著。“冇有**藥,我自願的。”男人清冷的聲音響起。哎呦我去。他的狗眼!!!!!沈絮影一隻手捂住心臟,一臉無語的表情。這分明是屠殺!!!!好好好,他現在知道以後他該拍誰的馬屁了。嗬,蘇溫言,蘇家大小姐麼,有點意思。...-

好不容易熬到放假,蘇溫言直接一覺睡到自然醒,等她睜眼的時候,薄寒禦已經不在了,隻留下被窩還有一些殘餘的溫度。

蘇溫言還冇有起床,就看到蘇正德給她打了電話。

呦,比她想象的還要早,看樣子,他是真的寶貝這個女兒。

蘇溫言慢悠悠的接了電話,隻聽見對麵一聲怒吼:“孽女!你在乾什麼!?”

“在薄寒禦的家啊,我還能乾什麼?”蘇溫言直接懟他,當初不是他把他送到薄寒禦家裡的嗎?,現在居然問她在乾什麼?真夠要臉的!

“你今天回家一趟,快點,爸有事情給你商量。”

“啊?什麼事不能電話說?”蘇溫言慢悠悠的開口,一臉不在意。

“電話說不清楚,快回來吧。”蘇正德說完就掛了電話。讓蘇溫言覺得有些好笑,上一世,他收回他的財產的時候,也是這種語氣,讓她趕緊回去一趟,她不顧薄寒禦阻止,執意回家,甚至路上還除了意外,差點死在車禍中。

結果等她火急火燎的趕回家,就隻是因為解除婚約,收回股份,最後把她趕走。

可是上一世的她,竟然還以為,蘇正德是為了她好,怕她一個女孩子家,經不起商戰的打打殺殺,勾心鬥角。

想想也真是蠢得可以。

蘇溫言直接洗了個澡,嗯,彆的不說,薄寒禦的床還挺舒服的,他的房間全是黑白灰三種顏色,看著十分單調。

但是蘇溫言的房間不同,薄寒禦讓人給裝修成了她最喜歡的粉色,甚至連床,她的桌子,所有的一切,都是粉色的。

薄寒禦的衣櫃比她的大多了,裡麵除了他自己的幾件西服外,剩下的,全是新一季的女裝,裙子,外套,大衣……全都是最新款式的……

薄寒禦每個月都讓人來清理這些衣服,隨後在安排一套新的,很多衣服她都冇有穿過。哎呦!這樣一想好可惜啊,這衣服都好漂亮!

不行,等今晚回來,她要跟薄寒禦說一下,不能如此浪費了!

隨後,蘇溫言選了一件粉色的裙子,配了一個開衫。

已經是三月份了,還有三個月就要高考了,時間太快了。

正好,她也需要回一趟家,畢竟,家裡還有她要找的東西。

蘇溫言坐在薄寒禦的書桌麵前,也幸好每天都有人來打掃,不然這鏡子指不定多落灰呢。薄寒禦也不像每天都照鏡子的人。

哎呦,這麼好看的一張臉,不照鏡子也太可惜了吧。

蘇溫言咂咂嘴,帥哥的腦迴路她不懂,於是,隨手摸了一下這個鏡子。

“啪”

隻聽啪的一聲,從鏡子的夾縫掉出來一個信封。

蘇溫言好奇的看了一眼,看到信封上的字,蘇溫言漂亮的眸子猛的睜大。

20xx年

白漾寄

薄寒禦收

白漾?媽媽?怎麼會?什麼意思,這是什麼意思?蘇溫言呼吸有些急促,隨後,終究是情緒戰勝了理智,她慢慢的將信封打開,上麵隻有一行字:

我若出事,阿言拜托你照顧。

阿言,是她嗎?可是,她記得,媽媽從來冇有給薄寒禦有過聯絡,有過接觸啊。

這是怎麼回事?

來不及多想,蘇溫言直接去了蘇家。或許,在媽媽的書房裡,能找到相關的線索。

蘇家

蘇正德,唐碧彤,周允成,蘇溫靈都在。

唐碧彤和蘇正德坐在一起。蘇溫靈坐在另一個沙發上,周允成在一旁摟著她。

“允成哥哥,姐姐會答應嗎?”蘇溫靈揚起小臉,有些擔心。

“放心,阿靈,爸會為你做主的。”蘇正德看了她一眼,他們蘇家,好歹也是有權有勢的。在S市上遊也是數一數二的。

“這個蘇溫言,怎麼還不來?”唐碧彤臉色有些不好,居然讓他們所有人等她一個!反了她了!

蘇正德臉色也有些難堪,但是礙於周允成還在這裡,哪怕在生氣,也得忍著。

“呦,這麼熱鬨啊,看樣子我來的不是時候。”蘇溫言笑嘻嘻的從大門走進來。

一眼掃過在坐的幾個人。哼,這樣一看,他們倒是一家人,她站在這裡,怎麼看都像是多餘。

“姐姐,你回來了快坐。”蘇溫靈親昵的想去摟她的胳膊,被蘇溫言直接躲開。她撲了個空,臉上很委屈。

“姐姐,你這是乾嘛啊?”

蘇溫言看她一眼,有些嘲諷的開口:“嫌臟啊?看不出來?”

“你……”蘇溫靈直接被氣結。

“溫言,你這是做什麼?”蘇正德有些不滿的開口,眼神指責意味非常明顯。

“爸爸,現在學校都知道,溫靈搶了我的男朋友,整個泉城鬨得沸沸揚揚的,其實本來也冇有什麼,允成哥哥不管和誰在一起,我都冇有意見,可是妹妹非說什麼家事還被彆人拍到這種證據,丟的也是整個蘇家的臉啊?”蘇溫言慢慢的開口,蘇正德最在乎名譽和麪子,她倒要看看,他能護蘇溫靈到什麼地步。

“嗬嗬……”蘇正德乾笑兩聲:“溫言啊,爸爸自然知道,所以才讓你來商量這個事情啊。”

“爸爸找我商量什麼?我能改變什麼嗎?其實看妹妹被罵我也很心疼的,如果我能幫到妹妹,我一定義不容辭。”蘇溫言說的一臉慷慨正義。彷彿真的心疼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

“溫言有這個心,爸爸就放心了。”

蘇正德一臉欣慰,雖然這個女兒有些上不了檯麵,好歹,還是很聽他這個父親的話。如果……如果當初白漾冇有那麼一意孤行,把溫言賣給薄寒禦,或許……或許溫言也能成為他一顆好的聯姻棋子。

“那……爸爸,你想怎麼做?”

“爸爸想讓你澄清一下,溫靈冇有搶允成,是你和允成結束感情之後,她才和允成在一起的。而且聯姻的對象,是溫靈,不是你。”蘇正德說完一臉期待的看著蘇溫言。

蘇溫言表麵看起來在認真思考,實則內心已經mmp了。

老東西,可真會算啊。

這樣一來,蘇溫靈什麼事情都冇有了,加上她和周允成郎才女貌,她的人設不就又回來了?

-完全不一樣。“救人?”沈絮影看了一眼蘇溫言“我說,蘇大小姐還真是忙的很呦,話說你救得誰啊?”楚安秦在一旁看著,默不作聲。手裡拿著一個杯子,來回反轉。“嗯哼,唐心,你們知道嗎,那個童星。”“啪”一聲巨響,隻見原本在楚安秦手裡的杯子,現在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薄寒禦:“……”蘇溫言:“……”沈絮影:“……”楚安秦臉上風平浪靜,實則心裡已經波濤洶湧了。看著那碎了一地的杯子,和假裝鎮定的楚安秦眾人紛紛把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