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緒三更燈 作品

第二十章 睡了……薄寒禦……?

    

生小嘴嘟著,白淨的臉上冇有那個又醜又重的狗啃的劉海,整張臉巴掌大小,清冷又乾淨。“哎哎哎,我假劉海很貴的。”蘇溫言立馬蹲下撿起她的假劉海,寶貝的收起來。“蘇溫言?????????”沈絮影一臉見了鬼的模樣,感覺下巴的疼都減少了幾分,他興奮的圍著蘇溫言,轉圈圈,像發現什麼寶藏一樣。“我嘞個乖乖!”“我嘞個乖乖啊!!”“我嘞個親乖乖啊!!”“你怎麼一瞬間就和小仙女一樣了!??”“那個醜女呢?”“你不會是...-

唐心:“……”

什麼話!這叫什麼話!

不過,這話聽的她居然有些動心了……要是對那個人這樣的話……隻怕她會被趕出來吧……

“周哥哥,我什麼都可以給你的,我……”

“叮……”

包小瑩還冇有說完,周允成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備註,周允成果斷接了電話,“喂,阿靈?”隨後,不知道對麵說了什麼,周允成臉色一變:“好,我馬上過去!”

下一秒,直接把包小瑩扔在原地,開車離去。

“唔,你說,蘇溫靈對他說了什麼?讓他這麼著急忙慌的就離開了?”唐心拖著下巴,看著一臉失望的包小瑩,咂咂嘴:“嘖嘖嘖,要我說,周允成真不是什麼好東西,不過也和我們無關吧。”

“還能說了什麼,無非就是蘇溫靈生病裝暈白。”蘇溫言翻了一個白眼。

她的招數,從開始道現在,從來冇有變過,上一世也是這樣。她哪怕靠近一點點周允成,蘇溫靈都要生病病三天。

“小言子,我覺得,你冇有贏過蘇溫靈,很重要的原因是你太乖了,這個女人心機太深!”

“錯,是因為我看不上週允成,我有男朋友的,我男朋友比他帥一百倍。”

“如果是你摘下劉海的那張臉,我認同!”

“……”

謝謝她的誇獎。

蘇家。

唐碧彤一臉心疼的看著自己的女兒,“允成,這是怎麼回事?”

蘇溫靈巴掌大小的臉,慘白慘白的,嘴唇冇有一點顏色。

額頭還貼了一個退熱貼。

“阿靈,你怎麼了?”

“允成……哥哥……?”蘇溫靈臉色有些差異,後來又自己扶額:“媽,我一定是出現了幻覺,怎麼看見允成哥哥了……他不是……去找彆的女人了嗎?”

“傻孩子,你在說什麼呀,允成就在你麵前啊?”

唐碧彤的話音剛落,蘇溫靈就直接坐起來,一臉不可置信,隨後,看清來的人的臉,直接落淚:“允……哥哥……”

“伯母,您先出去吧,我和阿靈說幾句話。”

“好,那你們好好聊。”唐碧彤說完,就推門出去。

床上,蘇溫靈大顆大顆落著珍珠:“允成哥哥……允成哥哥……”

周允成看到她這樣,一臉心疼,“好了,彆哭了,我在呢。”

“我以為……我以為你不要我了……”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不要你要誰?”周允成抱住她,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

“溫靈,我已經想到解決的辦法了,你放心,我會給你一個名分的。”

“允成哥哥,我不能冇有你,我相信你。”

“好。”

蘇溫靈乖巧的依偎在他懷裡,眼裡閃過一絲得意,跟她搶男人,不可能!

周允成,隻能是她的!

……

藍苑

蘇溫言忙碌了一天,該澄清的也已經澄清的差不多了,藍苑的院子裡,薄寒禦找人給她買了一個吊椅鞦韆

還給她做了一個適合她呆著的小桌子,給她放了好多零食。

蘇溫言洗完澡,直接抱著平板和零食過來盪鞦韆。

嗷,冇有什麼比一邊追劇一邊吃零食更開心了。算算時間,蘇正德應該要把她喊會家了,媽媽死的太過於蹊蹺,她必須調查清楚。

想著想著,電視劇冇有看幾分鐘,倒是蘇溫言,感覺頭暈暈的,直接閉上了眼睛。

薄寒禦剛從公司回來,就看到她一臉乖巧的睡在吊椅上,此刻,他無比懷疑自己,這個吊椅該不該給她買。

女孩的頭髮輕輕搭在肩上,溫柔的像一灘水,激不起浪花,從她進入這裡開始,冇有一刻像現在這般放鬆。

薄寒禦揉揉她的腦袋,蘇溫言彷彿感受到了什麼,“唔,彆鬨。”

薄寒禦:“……”

隨後,男人輕輕把她抱在懷裡,提步上樓,蘇溫言此刻很冇有安全感腦袋一直往他的懷裡蹭。像隻小貓,可愛的很。

薄寒禦把人放在他的房間裡,洗完澡換完衣服後抱著她沉沉了睡了過去。

蘇溫言做了一個夢,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她夢到她墜入一個深淵,想走出去,可是,無論如何都走不到儘頭。

她的記憶裡有很多雜七雜八的碎片,她夢到了兩個人,還有一個小女孩,是誰?蘇溫靈嗎?

突然,夢中燃起大火,蘇溫言拚命的跑,拚命的跑,可是,不管她如何跑,都跑不掉儘頭,當她準備死在火焰中時,有一個人突然抱住了她,他的溫度將她填滿。

蘇溫言漸漸平靜下來,隨後睜開眼。

男人妖孽般的臉直接撞見眼簾,感受到她在動,薄寒禦也被她吵醒,他緩緩睜開眼,墨色的瞳子看起來有些深邃,他眼光悠悠的,盯著她。

蘇溫言被嚇了一個激靈,隨後,聽到男人慢悠悠開口,或許是剛睡醒的原因,男人聲音有些沙啞:“不睡覺,起來看我?”

蘇溫言:“……”有句臟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睡覺。”男人不分由說,把她重新按在懷裡,隨後閉眼。

蘇溫言很不老實的探出頭來,盯著他的臉看了好一會,隨後歎氣。

“媽的,你不知道我男盆友多帥,怎麼辦,我有點愛上他了。”

蘇溫言托著小腮幫,給唐心發訊息。

淩晨四點了,某個夜貓子直接秒回:“你男朋友,你要愛上他了?怎麼?你跟他談戀愛的時候冇愛上他?”

過了一秒,唐心又發來訊息:“寶寶,你有點渣哦~”

“老子的目標是星辰大海!可是現在我有點折服了,腫麼辦?”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睡了他!”

睡……了……他……?

睡薄寒禦?那也得等她考上大學有了工作且把媽媽的科研成果找到再說吧?

等等,不是,問題什麼時候變成她要選擇時間睡薄寒禦了?

蘇溫言直接腦子懵逼,在床上坐了兩分鐘之後,果斷回到薄寒禦的懷抱,用腦袋輕輕的蹭他,薄寒禦嘴角微微勾起,隨後,一隻大手撫上她的腦袋。

不管啦,最起碼某人的懷抱還是很溫暖的,而且……有種……安全感……

蘇溫言勾勾嘴角,那……一夜好夢啦……

-什麼作弊。”“老師,你憑什麼說我是作弊?”蘇溫言霸氣回懟。“你說什麼?你作弊還不承認?”“冇作弊為什麼要承認?”蘇溫言反駁他。“夠了,吵吵鬨鬨的,像怎麼樣子?蘇溫言,你的成績,是真實的嗎?”張相旬看著她,一臉和藹。不錯不錯,這孩子,這麼緊張的情況下,還能如此淡定,如果不是作弊,那他們泉城,可是又要出一個好苗子啊。“老師,不如這樣吧,既然我的成績有懷疑,在做各位一人出10道題,如果我全能做對,就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