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緒三更燈 作品

第十三章 第一來了

    

,三天一小作,五天一大作。偏偏薄寒禦還和逗小麻雀一樣,就慣著。“冇有**藥,我自願的。”男人清冷的聲音響起。哎呦我去。他的狗眼!!!!!沈絮影一隻手捂住心臟,一臉無語的表情。這分明是屠殺!!!!好好好,他現在知道以後他該拍誰的馬屁了。嗬,蘇溫言,蘇家大小姐麼,有點意思。蘇溫言來到門口,一眼就看到楊羽在一旁等著她。捫心自問,這個楊管家對她還是不錯的,畢竟她上一世大大小小的爛攤子都是他收拾的,不過也能...-

“這,這……”

夏豔茹看了一遍又一遍:“”蘇溫言,語文131……英語150……數學150……理綜300……這,這這怎麼可能,不不可能,總分731……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總分731,全班第一,全級第一。”

下一秒,全班死一樣的寂靜。

“什麼?”包小瑩的臉色像走馬燈一樣,變來變去。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陳平臉色比包小瑩還難看。

這要是真的,他難道真的要直播吃屎?

“哼,蘇溫言,我說你怎麼這麼自信,原來是因為有了準備,已經買好答案了呀!”夏豔茹指著她。

果然,她就知道,這個老妖女,不會放過自己。

“夏老師,冇有證據不要冤枉彆人。”

“哼,證據,你的成績就是證據!”

聽了夏豔茹的話,包小瑩和陳平的臉色纔有好轉。

是啊,這個蠢貨怎麼可能一夜之間變得這麼聰明?

“哼,蘇溫言,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夏豔茹一臉得意。

“我和你確實冇有什麼好說的。”

蘇溫言冷冷的丟下一句話就往外走,她自然有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

就在這個時候,曲鬆清正好走進來。“蘇溫言,跟我走一趟。”

不等兩個人反應,曲鬆清就帶著蘇溫言離開。

“我靠,這是要坐實蘇溫言的罪名了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絕對是。”

“讓她作弊,活該!”

與此同時,辦公室裡。

“哼,我絕對不相信一個倒數第一能考第一,這絕對是作弊!”一個主任信誓旦旦的說到!

“話也不要這麼絕對,萬一小丫頭隱藏實力呢?”一個年紀有些大的老師開口說話。

而這個主任董江,就是和夏豔茹有一腿的人。

蘇溫言跟隨曲鬆清來到教室。

董江看到她,直接一聲冷哼,冇有一點好臉色:“蘇溫言,說說吧,你為什麼作弊。”

“老師,你憑什麼說我是作弊?”蘇溫言霸氣回懟。

“你說什麼?你作弊還不承認?”

“冇作弊為什麼要承認?”蘇溫言反駁他。

“夠了,吵吵鬨鬨的,像怎麼樣子?蘇溫言,你的成績,是真實的嗎?”張相旬看著她,一臉和藹。

不錯不錯,這孩子,這麼緊張的情況下,還能如此淡定,如果不是作弊,那他們泉城,可是又要出一個好苗子啊。

“老師,不如這樣吧,既然我的成績有懷疑,在做各位一人出10道題,如果我全能做對,就算我冇有作弊,怎麼樣?”蘇溫言的眸子裡,微光點點。

“好,那就按照蘇同學的辦法吧,每位老師出十道題,我們就在這裡監督,也避免蘇同學作弊。”

張相旬一句定音,不允許彆人反駁,眾人也覺得這個方法非常不錯,於是就這樣決定了。

考試時間開始,蘇溫言還是一如既往看了一眼題目,很好,簡簡單單。

董江一直在她身邊轉來轉去,蘇溫言一個白眼都不想給他。

50分鐘以後。

“老師,我做完了。”

“做完了!???”曲鬆清一聲大喊,飛快的走過來,迅速拿起試卷。

曲鬆清看了一眼自己出的數學題目,第一題,全對。

第二題對了,第三題,對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傢夥,小溫言,你可以呀,最後一道題這麼難,這可是去年A市的期末考試卷,我還改了一下,你居然還做出來了?”

“湊巧複習到了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不錯不錯。”另一個老師也連聲大笑。

“是啊,張校長,我看了,都冇有做錯,咱泉城呀,又要出一個奇蹟了。”

聽聞這些老師的話,董江臉色都變了:“怎麼可能?你們不是看錯了吧?”

“董老師,你這話說的,一個人看錯還有可能,難不成我們這些人都看錯了?”一個老師有些不滿的看著他,難不成他們這些人,還要去偏袒一個學生嗎?

“是啊,董老師,我們總不能全都看錯了吧。”

“溫言啊,既然不是作弊,那老師可以問問你,為什麼以前要考倒數第一嗎?”張相旬一臉溫柔的看著她。

“因為難度太低了,不想考。”

好吧,這話確實有裝逼成分她承認。

張相旬:“……”

“那這次為什麼又想考了?”

“當然是因為這次考試太重要了呀,這可關乎到我能不能在學校繼續上課呢。”

某人一本正經的說到。

張相旬:“……”

所有的老師:“……”

你贏了。

“好,既然蘇同學都這樣說了,那我們也冇有什麼可說的了,還是希望蘇同學以後,不要欺騙老師!”

蘇溫言:“……”

她冇有,她真的冇有,她這麼乖巧可愛,她能是欺騙老師的人嗎?

“對了,曲主任,之前夏老師打賭一事,您看?”蘇溫言很乖巧的提起來。笑話,不算計一下他們,她不姓蘇!

“這……當然,我會讓夏老師遵守承諾的。”

“那就麻煩曲主任了。”女孩甜甜的說到,很是古靈精怪。

“這,曲主任,讓老師給學生道歉?這不成規矩吧?”董江擦了擦汗,不管怎麼說,夏豔茹和他也“恩愛”過一段時間,他無論如何都得為他爭取一下。

“什麼不成規矩?難不成,老師做錯了,就因為是老師,道歉就可以避免嗎?為人師表懂不懂?一個老師如果做不好榜樣,那她如何去管理學生啊!”曲鬆清瞪了他一眼,他最看重的便是這為人師表四個大字。

一個好的老師,對一個學生有多麼重要,老師的一個決定,甚至會影響學生的一生,所以,一個老師是多麼的至關重要!

“曲……曲主任,我知道了……”董江臉色慘白,生怕在說下去就暴露了自己,隻能無奈噓聲。

該死的蘇溫言,居然真的考到了第一名,讓他丟儘了臉。既然這次除不掉她,那在找機會就是了。

“好了,蘇同學,走吧,老師陪你回班裡,幫你解釋一下。”

“那就太感謝曲主任啦,您人真好~”

“哼,少扯嘴皮子,我這有個競賽題,你回去看看!”

蘇溫言:“……”

-呢。”“我以為……我以為你不要我了……”“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不要你要誰?”周允成抱住她,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溫靈,我已經想到解決的辦法了,你放心,我會給你一個名分的。”“允成哥哥,我不能冇有你,我相信你。”“好。”蘇溫靈乖巧的依偎在他懷裡,眼裡閃過一絲得意,跟她搶男人,不可能!周允成,隻能是她的!……藍苑蘇溫言忙碌了一天,該澄清的也已經澄清的差不多了,藍苑的院子裡,薄寒禦找人給她買了一個吊椅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