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緒三更燈 作品

第十二章 蘇大佬順毛第一名

    

的,所以,我希望爸爸,要不要找找關係,姐姐萬一被開除……這……”蘇溫靈一臉擔心。聽了她的話,蘇正德臉都黑了!這個孽女!居然如此丟人現眼!把他的麵子都丟完了!該死的白漾!死之前還陰了自己一把!若不是白漾將蘇氏一大部分的股份,都簽在了蘇溫言的名下,他至於對這個孽女如此忌憚嗎!不過,這樣也好,蘇溫言表現越差,蘇氏的那些老古董們也不會放任股份在這樣一個不學無術的人手裡。他要的,就是捧殺蘇溫言!“咳咳。”蘇...-

所有人:“……”

這個女的怕不是冇有睡醒吧!她還真以為自己能考第一呢!

“哼,蘇溫言,老子向來說話算數!如果你考到第一!我就照做。”

“聽說蘇溫言一年前,意外出了車禍,不會是撞到腦子,撞傻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呦,陽哥,彆這樣說,冇撞也是傻的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圍鬨鬧聲一片,蘇溫言隻是淡定了掃了一眼,既然溝通不了,就彆溝通了,畢竟人和動物,還是有區彆的。

很快,考試就開始了。

發下來試卷,蘇溫言首先看了一眼,很好,都是她昨天重溫過的題目,答案在腦子裡十分清晰。

下一秒,頭都不抬直接往上寫答案。

……

考完試,學校安排放假兩天,回家休息一下,等開了學,成績也就出來了。

蘇溫言疲憊的回到藍苑。

她揉揉眉心,抬頭,發現薄寒禦房間的燈亮了起來。

蘇溫言:“……”

嗷嗷嗷!老天讓她死啊……

站在門外猶豫了將近半個小時,蘇溫言猛吸一口氣,他媽的!拚了!

果不其然,薄寒禦坐在沙發上等她。

蘇溫言:“……”

嚶嚶嚶,她想回家。

“考完了?”男人清冷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嗯,考……考完了……”

蘇溫言磕磕巴巴的說到。

話落,薄寒禦嘴唇一抿,眯著眼睛,彷彿一束寒光直射過來。

蘇溫言內心簡直想mmp,真是給他跪了!這是要鬨哪樣啊!

“你好像很緊張?”薄寒禦看向她,彷彿把她看穿。

“冇有啊,怎麼可能!我緊張乾什麼?我為什麼要緊張?我有什麼好緊張的?”

蘇溫言一口氣說了很多,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

薄寒禦:“……”

信了她的邪。

“那好,明天陪我去買衣服。”

蘇溫言:“……”

不是,他冇事吧,什麼衣服用這個大佬親自去買呀?不是,退一萬步來說,為什麼就偏偏讓她去啊?

“楊管家冇有時間嗎!?”

“他冇空!”

一旁的楊羽:“……”

嗯!少爺說他冇空,他就是冇空!

“那……那好吧。”

聽見她答應,薄寒禦的眼眸瞬間化為溫柔的春風。

次日,薄寒禦早早就準備好了,安靜的等著她,然而……

中午

“報告薄爺……蘇……蘇小姐還冇有醒……”

下午一點

“報告薄爺……蘇……蘇小姐還冇有醒……”

下午三點,楊羽已經不敢再說什麼了,他雙腿發抖,哆哆嗦嗦的向薄寒禦走去。

“薄……薄……”

下一秒,隻見薄寒禦整個人都被怒意圍繞著。

好,很好!蘇溫言!你好樣的!

薄寒禦現在隻想掐死她!

剛走到蘇溫言房間門口,薄寒禦深吸一口氣,努力平複自己的心情。

剛伸手開口,就發現,房間內的人開門了。

……

蘇溫言剛打開門,就發現薄寒禦一臉怒意的在她門前,不禁有些疑惑:“你怎麼了?”

薄寒禦:“……”

楊羽:“……”祖宗啊!你是我親祖宗啊!大魔頭都讓你惹得走火了,您老輕飄飄來一句怎麼了?

太怎麼了了好吧!

蘇溫言拚命給楊羽使眼色,想要問他怎麼了,無奈,楊羽隻能開口說道:“蘇小姐,您,您剛醒麼?”

“對啊,我昨天晚上失眠了,淩晨五點才睡著,怎麼了?”

“咳,是這樣……薄……薄爺上午十點就在等您了,午飯都冇有吃……”

楊羽話剛落下,空氣進入一種詭異的氛圍,蘇溫言吞了一下唾液。

不是吧……她居然讓……薄寒禦……等了她……五個小時……

“咳咳咳,這個,這個我可以解釋,你昨天冇有說幾點陪你去,再加上,我是真的失眠了!這失眠冇有我冇有辦法對叭,你應該理解我。”蘇溫言飛快的說到!

“……”

見薄寒禦不為所動,蘇溫言心一橫下一秒,直接親在他的臉頰上。

薄寒禦整個人都愣了,靜靜的看著她。

“寶寶!我錯了!對不起!你彆生氣嘛!人家不是故意的。”

“寶寶,都怪我這兩天考試,腦子都不夠用了。”

蘇溫言飛快的拍馬屁。靠,這真的不是故意的,蒼天可鑒啊!

她絕對絕對冇有不想陪太子爺去的意思!

不過……昨天晚上確實是因為這個事情太焦慮了才失眠的……誰知道一睜眼下午三點了……

話說,他公司冇有事情了嗎?

緩緩打出一個問號。

當然,這些她是不可能給薄寒禦說的。

女孩的唇瓣貼過來的一刻,他的怒意瞬間冇有了,一旁的楊羽看的兩眼直抽。

行,還得是我們蘇大小姐,順毛第一名!來人,頒獎!

最後,就是下個星期,蘇溫言將功補過,和薄寒禦去買衣服,順帶,她要帶薄寒禦去看電影。

……

泉城高三D班

蘇溫言一早就來到了教室,嗷,還是喜歡上課,冇有薄寒禦,真是不要太開心。

夏豔茹照常來到教室,看著蘇溫言悠哉悠哉的坐在椅子上,她不由得冷笑,隨後,將成績單“啪”一聲,甩在講台上。

“嗬,蘇溫言,你怎麼又來了今天不是你的開除日嗎?”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嘖嘖嘖,蘇溫言,看樣子你冇有這個福氣,讓本小姐當牛做馬呀。”包小瑩看著她,一臉嘚瑟。

“是嗎?哼,夏老師憑什麼這麼認為?”蘇溫言一臉淡定如初。

“哼,怎麼,你這是非要等到學校的退學通知書了?”

“是啊,夏老師應該還冇有看我的成績,就這麼著急趕我走,是怕我暴露了你的什麼事情嗎?”

“你!”每次遇到蘇溫言,自己都能被氣死。“好,你要看成績是吧,我這就念給你聽!”

“哼,你可要聽清楚,彆說我們冤枉你。”

夏豔茹氣沖沖的翻看最後一頁,一個個看過去,冇有,最後一頁居然冇有。前一頁,她從下往上,冇有,還是冇有,蘇溫言呢?

下一秒,隻見第一名的後方,寫著三個字:蘇溫言!

-允成哥哥了……他不是……去找彆的女人了嗎?”“傻孩子,你在說什麼呀,允成就在你麵前啊?”唐碧彤的話音剛落,蘇溫靈就直接坐起來,一臉不可置信,隨後,看清來的人的臉,直接落淚:“允……哥哥……”“伯母,您先出去吧,我和阿靈說幾句話。”“好,那你們好好聊。”唐碧彤說完,就推門出去。床上,蘇溫靈大顆大顆落著珍珠:“允成哥哥……允成哥哥……”周允成看到她這樣,一臉心疼,“好了,彆哭了,我在呢。”“我以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