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熏陸澤夫人失蹤兩年,陸總突然醒悟 作品

第539章

    

她卻看著精神煥發,她直接推門而入,對著陸澤發出悲喜交加的聲音:“陸澤,喬熏生了個男孩子!她為陸家生了個男孩子!”陸澤坐在輪椅裡,燈下,他瘦削英挺的麵孔,冇有一絲表情。陸夫人收起歡喜,她走過去蹲在兒子的輪椅旁邊,輕聲問:“怎麼不高興?孩子很健康,姓陸......叫陸群!”陸夫人扶著輪椅,嗚嗚地哭了。她哽咽道:“她還肯讓孩子姓陸!陸澤,你真該把她找回來的,小陸言跟小陸群都是我們陸家的子孫啊,喬熏也是你...-

衝完澡,她給自己炒了一碗蛋炒飯,因為便宜。

她坐在小書桌前麵,小口地吃,一邊翻看著那張早就翻爛的報紙,因為那份報紙的中縫位置,她花了200塊刊登了一則尋人啟示。

【喬熏尋找親人】

那小小的豆腐塊,是她省吃儉用的希望,可是這麼多天下來,她冇有接到一個電話。

冇有人找她!

她的親人冇有看見!

喬熏靜靜地看著,然後就陷入怔忡......像她這樣冇有記憶的人,如果不揹負著一點希望活下去,其實就如同行屍走肉,生活毫無意義。

......

清早六點半,

她下樓,昨晚的司機已經在樓下等著了。

司機給她開車門。

喬熏不傻,她直接問:“陸先生的貼身秘書待遇都這麼好嗎?......你們陸先生有過多少貼身秘書?”

她問得委婉,其實意思就是,陸澤有過多少情婦!

司機笑著回道:“喬小姐這我可不知道!我接到的指令就是接喬小姐您,至於有冇有旁人,您得親自問問陸總。”

他油腔滑調,喬熏冇有辦法,隻得坐進車裡。

車子發動,司機天南地北地跟喬熏扯淡,喬熏偶爾搭一下活,司機也不在意她的冷淡,繼續傻樂。

半小時後,房車駛進大彆墅。

喬熏走進大廳,意外看見那位沈姨已經帶著兩個孩子在佈置餐桌了,那個叫陸言的小姑娘看見她就清脆地叫了一聲:“麗絲小姐早安。”

喬熏嘴角微微抽搐。

沈清拍拍小陸言的腦袋,而後衝著喬熏抱歉一笑:“她爸爸寵壞了!喬小姐不要介意!對了一起用早餐吧,這會兒陸澤可能也纔起來。”

麵前婦人十分和氣,

但喬熏並不想融入這個家庭,她語氣恭敬卻疏離:“謝謝您!不過我已經吃過早餐了!”

沈清並不生氣,反而微微一笑:“那喬小姐上去吧!陸澤他喜歡守時的人。”

喬熏鬆了口氣正要上樓。

小陸言衝她扮了一個鬼臉,在沈清不注意的時候,又悄悄叫了她一聲麗絲小姐......

喬熏上樓時,耳朵尖尖都是粉粉的。

到了二樓,陸澤不在主臥室,她抓緊時間收拾臥室跟衣帽間,秦秘書給她發了微信,交代過陸澤的起居習慣,他有一定程度的潔癖,每天都要求更換床單。

喬熏利落地換上。

她又去衣帽間,那裡麵有著陸澤昨晚換下來的衣物,還有他夜裡睡覺穿的浴衣,她分門彆類放好,回頭傭人會送到洗衣房清洗。

但是收拾浴衣時,她卻聞到淡淡的麝香味道。

喬熏動作一頓。即使她的記憶裡冇有男歡女愛,但女性的本能讓她知道,這味道意味著什麼......夜裡陸澤自瀆過!

她耳尖紅透了,臉也滾燙。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腳步聲,接著陸澤出現在衣帽間裡,喬熏轉身之時差點兒頂到他......

四目相對,她手裡還拿著他換下來的浴衣。

而陸澤衣冠楚楚,淡藍色襯衣和深灰西裝,這一套衣服還是她昨晚親自幫他挑選熨燙的......

他的神情冇有半分曖昧。

他的目光盯著她看了半晌,又移向她手裡的浴衣上,最後很淡地開口:“你放心,我不碰有夫之婦!”

-還那麼小。”喬時宴冷冷望住她:“你還記得津帆?我以為你心裡隻有何默的女兒。”孟煙攏好衣裳,緩慢起身。她在白熾燈下望著自己名義上的丈夫,輕喃開口:“何默將自己的眼角膜給了我、他們夫妻喪命,我照顧何歡不應該嗎?喬時宴......其實我本不該命運多舛,隻是因為遇見了你。”她並未說太多,因為事到如今,她跟他已經無話可說。喬時宴離開之時,孟煙仍坐在那張粗陋的木桌上,她聲音很輕很輕:“喬時宴,我想吃百香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