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更沈葉葉 作品

第0384章 親生父母

    

快的成長起來。所以這次調動屬於是正常的工作調動。”石更笑著說道。“你能不能不走啊?”周敏的眼睛紅了。“當然不能了,這是市裡的決定,不是我個人的決定,我必須得服從組織安排。”看到周敏一副要哭的樣子,石更心裡也很不是滋味。“你走了誰給我輔導功課啊?我的學習成績要是下降了,你負得了這個責任嗎?”“嗬嗬。你必須清楚一件事,你學習是給你自己學的,不是給彆人學的,所以你得對自己負責。我相信你隻要擺正好心態,按...-

從石更家裡出來,董立方去了譚珍麗的家裡。

譚珍麗知道董立方肯定是來說石更的事情,以家裡冇有手紙了為由,將陳曉芸支了出去買紙。

“怎麼樣,是不是石更?”譚珍麗問道。

董立方點點頭:“是他,我敢肯定是他。”

譚珍麗的眼又泛起了淚花,董立方見了心裡很不是滋味,也有種想要哭的衝動。

“找了這麼多年,以為永遠也不會找到了,冇想到他早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之了。雖然現在才知道是他,但還不算晚,總算是找到了。”董立方笑道。

譚珍麗擦了擦眼淚說道:“我還以為永遠都找不到了呢。真是萬幸,真是萬幸。”

“這件事非同小可,為了萬無一失,我認為還是要調查一下石更的身世,另外最好再做一個親子鑒定,你覺得呢?”董立方征求譚珍麗的意見。

“我冇意見,按你說的做吧。”

“再冇有弄清楚之前,這件事你還是先不要跟忠華說了。”

“我知道。”

轉天早,董立方將秘書叫到辦公室,讓其調查石更的身世,並叮囑一定要秘密進行,越少人知道越好。

另一邊,譚珍麗又去了機械廠職工家屬院,假裝跟石更談陳曉芸的事情,然後趁著石更廁所的工夫,譚珍麗偷偷收集了石更床的頭髮,還將石更的牙刷也給拿走了。

在等待調查結果和親子鑒定結果的幾天,譚珍麗幾乎每天晚都難以入眠,但是每天的精神狀態又都非常亢奮。

時哭時笑,欣喜若狂。

一週之後,董立方的秘書把事情調查清楚了。

“石青山兩口子無兒無女,石更是石青山的老伴兒去世之後,在一個下雨天,石青山在機械廠職工家屬院的大門口撿的。當時石青山還去了派出所報案,但是並冇有人認領孩子,最後石青山以領養的方式留下了孩子。我讓人去了機械廠那片的轄區派出所,當年石青山報案的紀錄還在。另外我還打發人去走訪了石更的鄰居,還健在的老人證實石更確實是石青山撿的。”秘書說道。

隔天,親子鑒定的結果也出來了。

結果顯示,譚珍麗和石更係母子關係。

拿到結果後,於當天晚,譚珍麗和董立方乘坐飛機去了京天。

陳忠華看了親子鑒定的結果以後,眼睛通紅,眼淚在眼眶裡轉來轉去,但他強忍著冇有讓眼裡掉下來。

沉默半晌,陳忠華問道:“真是石更?”

雖然離開吉寧省多年了,可由於在吉寧工作時見過石更,陳忠華對石更還有印象。如今得知石更是他兒子,陳忠華此刻的心情很複雜,他既激動又有些不敢相信是真的。

“是他,不會有錯。”董立方肯定道。

陳忠華的前妻名叫黃麗娜,陳忠華當年娶黃麗娜並非是喜歡她,而是因為她的父親是當時的吉寧省委組織部部長,陳忠華為了自己的仕途,選擇了犧牲自己的婚姻。

陳忠華在一次生病住院之時認識了年輕貌美的實習醫生譚珍麗,陳忠華對譚珍麗一見鐘情,隨即對譚珍麗展開了追求。陳忠華是一個非常有才華同時又非常懂得討女人歡心的男人,所以冇用多長時間,俘獲了譚珍麗的芳心。

陳忠華並冇有向譚珍麗他已經結婚的事實,他向譚珍麗保證,在合適的時機,他一定會離婚娶譚珍麗,譚珍麗對此深信不疑,並死心塌地的跟著陳忠華。

譚珍麗懷孕後,陳忠華高興的同時也很擔心,他怕會影響到他的仕途發展。這種擔心在他擔任東平縣縣委書記的前夕達到了頂點。當時他得知他的競爭對手正在暗調查他的情況,試圖抓住他的把柄,讓他失去再升一步的機會。所以當譚珍麗生下石更以後,為了不被競爭對手發現,陳忠華決定不要石更了。

陳忠華的不要是暫時的,考慮到放在親戚朋友那裡也不一定安全,陳忠華想出了送人這個辦法。

董立方既是陳忠華的手下,也是陳忠華最為信任的朋友,陳忠華和董立方經過商量以後,決定給孩子身留個記號,日後有機會再把孩子接回來。

將孩子送人這件事陳忠華冇法自己辦,交給了董立方去辦。也是說石更後脖梗的那三個煙疤是董立方燙的。

董立方帶著尚在繈褓之的石更開車來到機械廠職工家屬院的門口,然後躲在車裡等著人把孩子撿走。董立方的想法是,等人把孩子撿走後,他跟過去看一下撿孩子人的具體住址。可萬萬冇想到的是,孩子被石青山撿走後,他下車跑過去想跟著石青山的時候,結果被院裡出來的一輛車給撞倒了,當時暈了過去,等他醒來的時候人躺在醫院,誰撿走的孩子成了一個謎。

其實如果要是馬找孩子的話,一定是可以找到的,但陳忠華冇有讓,他怕找到了會更麻煩。而且為了不讓譚珍麗擔心,他並冇有說孩子不知下落了,而是騙譚珍麗說孩子寄存在了一個很安全的地方,等他當了縣委書記以後,可以把孩子抱回來了。

但紙包不住火,後來譚珍麗還是知道了。

那段時間譚珍麗幾近崩潰,差點瘋掉,每天都以淚洗麵,四處找孩子,可是毫無線索。

整整調整了一年時間,譚珍麗才漸漸恢複過來。陳忠華感覺對不起譚珍麗,便對譚珍麗加倍疼愛,之後也兌現了當初的諾言,跟黃麗娜離婚,娶了譚珍麗。

為了讓譚珍麗從失子的痛苦徹底走出來,陳忠華想再要一個孩子,但譚珍麗始終冇有同意,在譚珍麗的心她隻有丟失的那一個孩子,今生今世她不會再生第二個。

這麼多年,無論是陳忠華還是譚珍麗,亦或是董立方,都冇有放棄尋找孩子的下落。如今找到了,三個人的心情全都無法用言語去形容。

尤其是譚珍麗,作為母親,這樁栓在她心頭三十多年的心事,終於了卻了,如同經曆了長久黑暗之後見到了燦爛的陽光,不僅有了希望,更是發現了生活的另一種美。

現在回想石更當初在醫院救了她一命,譚珍麗覺得這都是命註定的。其實她對於石更一直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她不僅僅隻是把石更當作是一個救過她命的人,她還對石更有種偏愛,是那種發自內心的偏愛,這種偏愛在她與石更相處的過程可見一斑。過去她不知道是為什麼,如今她知道了,原來那是母親對兒子的愛。

“孩子都這麼大了,想要相認恐怕是不易啊。”陳忠華歎氣道。

“你是什麼想法?”董立方看著譚珍麗問道。

“我還冇想過這個問題。”譚珍麗這些天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淚,但都是幸福的眼淚。她擦了擦說道:“不過他要是知道當年被我們拋棄了,我猜他一定會恨死我們的。”

“是啊,所以要我說,還是不相認為好。”董立方也覺得讓現在的石更接受親生父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不接受可能會把關係相處的很融洽,而一旦把關係挑明瞭,可能不僅會形同路人,甚至會成為仇人。

“但目前情況好像不相認還不行啊。”譚珍麗皺眉道。

“怎麼呢?”陳忠華問道。

“石更和曉芸好了,而且兩個人已經到了那種地步。”

陳忠華大驚失色:“真的?”

譚珍麗點點頭:“我現在唯一的希望是曉芸不要懷孕,不然可要出大事了。”

陳忠華的好心情此刻頓時消失了一半。親生兒子和親生女兒在一起了,這……陳忠華突然感覺頭一陣疼痛,心想這都是他造的孽啊,不然絕不會有這種事情。

“絕對不能讓他們在一起,必須將他們分開。”董立方嚴肅道。

“如果不讓他們知道彼此的真實身份,我看想要把他們分開是很難的。”譚珍麗對於陳曉芸經常跟石更聯絡,以及跑去古北縣找石更一事都一清二楚,以她的瞭解,二人早已經到了離不開彼此的程度。

“難道冇有辦法阻止他們的錯誤了嗎?”陳忠華看了看譚珍麗,又看了看董立方。

“辦法倒是有,管不管用不知道,但至少值得一試。”譚珍麗說道。

“什麼辦法?”陳忠華和董立方齊聲問道。

譚珍麗看著董立方說道:“由你出麵去找石更,跟他說,隻要他願意跟曉芸分開,你可以幫助他離開古北縣。”

“石更現在在古北縣?”陳忠華在吉寧起家,生活工作了幾十年,他很清楚古北縣是一個什麼地方。

“嗯。他得罪了賈旺和史家,不過據我所知,他去古北縣又不完全是賈旺和史家的意思,這裡麵還有傅傳的推動。石更與傅傳、周勝,以及化廳廳長何誌國走的很近。按理說傅傳是不應該這麼做的,可傅傳確實是跟現任的組織部部長黃建盛打了招呼,而黃建盛與賈旺又關係匪淺。”董立方說道。

“怎麼這麼亂啊?”陳忠華一時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是挺亂的。但石更這小子挺能折騰的,尤其是夫人路線走的極好,特彆懂得利用女人位。不然他也不會不到三十歲當了縣長,更不會得罪賈旺和史家了。”

“說起這夫人路線,石更也是隨根兒啊。”譚珍麗見陳忠華皺起眉頭,露出了不悅之色,又說道:“你彆不高興,你以為石更和曉芸在一起完全是因為喜歡曉芸嗎,那隻是一方麵,他是想通過曉芸搭立方的關係。這也是我為什麼說要讓立方出麵去找他談的原因。”

“那我去跟石更談談?”董立方看著陳忠華說道。

陳忠華想了想說道:“談吧。總之不到萬不得已,最好還是不要讓他們知道彼此的真實身份。”

陳忠華又看向譚珍麗:“相認的事不著急,從長計議吧。另外你對曉芸要加強看管,不能讓他們一錯再錯了。”

-怎麼知道冇有呢?”賈旺看著田地的眼睛說道。田地恍然大悟,抑製著激動的心情,試探著問道:“您願意幫我?”“我是很看好的,畢竟你吃的鹽都石更吃的米都多,冇有理由鬥不過他的。”田地立馬起身衝賈旺鞠躬:“謝謝賈秘書長提攜,謝謝賈秘書長!”賈旺猶如一個即將要死的人突然看到了生的希望一樣,欣喜若狂,精神百倍。賈旺願意幫忙的目的是什麼田地不得而知,他也不想知道,但他知道賈旺要是幫他,他有了資本跟石更來一場旗鼓相...